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动胎气

第一百三十七章 动胎气

    王阿姨走进小厅中,看见的就是宋荷满头冷汗,面色惨白的捂着肚子缩在沙发角落里面。

    看见王阿姨的宋荷就像是见了救星一般,宋荷张开没有一丝血色的唇,语气轻弱,若果不仔细听,王阿姨根本都听不到。

    王阿姨顿时大惊失色,连托盘都拿不稳。

    “哐——”的一声随着托盘掉到地上,摔碎的茶杯茶具中,王阿姨神情紧张的扑倒沙发边,一定都看不出来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人能够灵活做到的。

    王阿姨这会儿心疼的就像是看见自己亲生的闺女儿被人虐待了似的,一张老脸也和宋荷一样,没有一点血色,眼眶通红,就连说话都是颤抖的:“小荷啊……你这是怎么了呀……小荷你可不敢有事呀,你别吓唬阿姨!”

    宋荷想给王阿姨说一句别担心,但是因为小腹中升起的疼痛一阵接一阵的强烈,甚至渐渐还有一种往下坠的感觉,宋荷这会儿心中慌乱,脸色简直就像是一张白纸一样,没有力气也没有心情能够照顾上眼前已经五十多岁的王阿姨。

    “啊——”宋荷吃不住肚子里面的疼痛,忽然尖声但是又很低弱的唤了一声,这一声简直叫的王阿姨的那副老心肝儿被针扎似的疼。

    她就是个老糊涂!怎么能把宋荷和那个女人单独放在一起,她哪怕叫人上来送茶点都可以怎么就这么大意的自己下去取了?!

    王阿姨在心中不住的埋怨自己。

    再说,王阿姨也是个生养过孩子的女人,这会儿看见宋荷这幅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宋荷现在分明就是动了胎气,王阿姨一点都不敢让宋荷移动。

    “阿、阿姨……”宋荷感受到自己隆起的肚子一阵一阵的发冷,女人的天性,也让宋荷隐隐约约的明白了什么,宋荷伸出手,紧紧的抓住六神无主的王阿姨,尽管现在宋荷已经痛的浑身都在发抖,但是宋荷还是强憋着一口气,对王阿姨说道:“阿姨,打电话,给医院打电话!”

    说完这句话之后,宋荷忽然觉得双腿之间一阵温热,她那双好看的眼睛一瞬间瞳孔放大,眼中泛起惊惧的光芒,低下头,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己的双腿之间——宋荷的两腿内侧依然淌落下红色的血,正顺着宋荷的腿往下流。

    宋荷一直强撑着的精神仿佛被这一幕彻底打碎,她再也忍耐不住似的,就像是一个在冰天雪地中挨冻的人一样,开始浑身不由自主的打颤。

    而事实上,宋荷也确实觉得越来越冷了,尤其是她的小腹,那小小的撑起的一团,从前都是很温热的感觉,但是现在宋荷却清晰的感受到那里越来越冰冷。

    宋荷平时再怎么坚强,毕竟也是个女人,现在的情况更是危及了她肚子里面的孩子,不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宋荷都觉得是无比的惶恐,她在这个时候,不由自主的开始又些怨恨起殷郑了。

    ——为什么在她备受折磨的时候,殷郑不在她的身边?为什么在她这样切身的在感受着失去孩子的痛苦的时候,殷郑却能够逃脱过这种感情上的绝望?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宋荷在悲痛欲绝的同时不断的质问着自己,但是她自己无论质问多少遍,都没有办法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能够告诉宋荷为什么。

    而王阿姨,在宋荷叫她去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

    就在王阿姨准备安慰一下宋荷别怕而低下头去看宋荷的时候,就见宋荷双腿之间那两股如同潺潺细流一般的血注,正从宋荷的双腿之间缓缓的淌了下来,就像是两条嫣红的细细的蛇一样,蜿蜒而下,汇集在宋荷脚边米白色的地毯上。

    王阿姨这会儿感觉魂都没了,脚下虚软的跌跌撞撞的就往楼下跑,边跑王阿姨还边高声叫着管家的名字:“老周!你快!快给阿郑少爷打电话!”

    宋荷疲惫的闭上眼睛,只能感觉到心中已经是万念俱灰了。

    ‘殷郑……’

    宋荷在心中悄声的念着殷郑的名字,但无论宋荷叫了多少遍,殷郑始终都没有能够像是一个天神一样,忽然出现在宋荷的身边,将宋荷抱在怀中做她绝望中唯一能够放心依靠的存在。

    在这一刻,宋荷渐渐觉得她更冷了。

    她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双手捧在那鼓鼓囊囊隆起的肚子两侧,那里已经不再像之前一样是软软的暖暖的,宋荷只觉得自己手下的肚子又凉又硬,带着折磨她的痛苦,让宋荷满头满脸的都是冷汗。

    “你是生我的气了吗?”宋荷觉得自己不能睡着,因为宋荷害怕一旦她睡着,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这个陪伴了她好几个月的孩子。

    又冷又累之中,宋荷完全提不起力气说话,但是她总要想一个办法让自己保持清醒,于是宋荷就只能强撑着,和她肚子里面的孩子说话。

    “你是不是因为我总吃你的醋,觉得我太幼稚了?”宋荷想起在此之前,她总是一味的埋怨因为这个孩子,她失去了殷郑全部的百分之百的注意力,每一次殷郑关心孩子的时候,宋荷都会不由自主的怀疑殷郑是不是现在已经更加看重孩子了。

    甚至最近这种奇怪的感觉已经越演越烈——明明宋荷和这个孩子是一个共存的关系,但是殷郑偏差的态度,却总是让宋荷有一种她不过就是一个替殷郑生下这个孩子的工具罢了。

    宋荷叶想嘲笑自己的胡思乱想,但是想想过往殷郑在这一阵对她说的那些话,宋荷就不得不思虑过度。

    ‘孩子今天还听话吗?’

    ‘宝宝现在有多大了?你说它能不能听到我们讲话?’

    ‘我觉得它还没出生我就这么期待它,以后等孩子出生了,我有点害怕自己宠坏这个孩子。’

    ——这些都是殷郑对于孩子的期待或者说是喜爱,宋荷忽然无比嘲讽的想,要是自己是孙意然,好不容易怀上了殷郑的孩子,肯定是无比希望殷郑能够把这么多的注意力放在孩子身上。

    但是宋荷不是孙意然,宋荷仅仅就是简简单单喜欢殷郑的宋荷,她就像大多数女人一样,希望自己喜欢的男人,也能给予她同样的喜欢和关注。

    但让宋荷失望的是,不论是在她怀孕初期孕吐的时候,还是因为怀孕难受而吃不下饭的时候,殷郑一句关心都没有,每天回家面对宋荷的第一句话就是‘今天孩子乖吗?’

    宋荷回忆着怀孕这段时间以来的生活,嘴角冰冷而讽刺的翘起了一个淡淡的弧度,原本明亮的眼睛,现在也黯淡了下来。

    ‘孩子能有什么不好的。’宋荷感受着手掌下越来越冷硬的肚子,在心中想着:‘但是现在孩子真的不好了的时候,你这个自诩最关心它的人,却并不在。’

    宋荷慢慢的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她垂下眼,看着已经能够将她最宽松的衣服挺出一个明显的弧度的小腹,尽管已经因为疼痛而满头冷汗,面无血色,但是宋荷还是努力的露出一个温柔的表情,开口说道:“你一定是因为我总是和你争风吃醋,觉得我这个人以后肯定没有办法做一个好妈妈,所以你现在要离开我了,是不是?”

    宋荷轻柔的声音渐渐夹杂上来哽咽,她双眸中的眼泪,也像是终于承受不住那些囤积的液体的重量,在宋荷眨眨眼之间,就大颗大颗的坠落下来,正好落在宋荷护着的腹部中间。

    楼梯上渐渐传来了吵杂的声音,宋荷知道是王阿姨找人上来了,宋荷这会儿觉得自己已经是强撑到了极限了,筋疲力尽,连抬起眼睛看一看上楼来的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宝宝……”宋荷在那些人彻底过来之前,宋荷最后压低着声音轻轻的说道:“谢谢你,如果你真的决定要走,记得要找一个爱你的妈妈哦。”

    ——谢谢你,让我能够看清我所爱的男人,他对我的真心。

    ——如果你还愿意留下来的话,我会学着好好爱你的。

    宋荷将这些话都藏进了心里,在王阿姨慌乱的声音传进耳中的时候,宋荷彻底的昏了过去。

    救护车一路闪着急救笛声在车流中穿梭,努力以最快的速度带着已经彻底昏迷的宋荷往医院去,而躲在别墅附近并没有真的离开的孙意然,看着担架抬着宋荷上了急救车之后,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孙意然得意于,她的计划成功了,那么接下来,既然殷郑拿她来做挡箭牌,她就和殷郑假戏真做,彻底变成殷郑养在外面的情妇好啦。

    孙意然理了理被风吹的有些凌乱的鬓发,一举一动之间,竟然有了几分王茵的神态。

    已经完全向贪婪和**低下头臣服的孙意然心中想道:‘反正绯闻都已经发生了,还是殷郑自己制造的,那就应该殷郑对她的清白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