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抉择

第一百三十九章 抉择

    杰尼今天跑的可算是够本儿的了。

    他觉得凭着自己今天跑步的这个速度,绝对能够赶超刘翔,成为新一代短跑跨栏冠军。

    杰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等气息喘匀了,才对杰森说:“我刚才在医院看见陈澈了。陈澈你知道的吧——殷郑的那个秘书!”

    “赶紧,重点。”杰森不耐烦的说。

    杰尼翻了个白眼,心里腹诽他不把事情经过说清楚,杰森怎么能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呢?

    但是杰尼腹诽归腹诽,也是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的,现在可不是他们兄弟两个打嘴仗的时候。

    于是,杰尼说:“她显得特别慌乱。我猜,是宋荷出事了。”

    “什么?!”

    杰尼只听到自己的哥哥这么低喊了一声,等他再抬头,想对杰森嘱咐什么的时候,就只能够看到自己的亲生哥哥留给他的高大而伟岸的背影了。

    并且,这个背影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变小。

    杰尼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吐槽了一句:有了女人就不要自己的弟弟了。

    随后,他对刚才做出自己能够赶超刘翔的判断,有了一丝动摇。

    杰尼一边摇着头叹着气,一边跟上哥哥的脚步,去手术室那边看看情况。

    杰森和杰尼两兄弟赶到手术室的时候,就见手术室门口,正有一个年纪六十上下的老年人给陈澈正说着什么,老人身边还有一个大妈,随着老人一边说,一边抹眼泪。

    如果不是因为杰森认识陈澈,肯定就会当作是一般病人家属,病人在手术中,手术室门口这种哭哭啼啼的凄凉气氛是经常会有的,杰森平时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这会儿因为手术室中的人或许就是宋荷,杰森第一次感受到了那些病人家属们忐忑不已的心情。

    手术室门口忽然出现了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肯定是第一时间就被注意到了。

    所有人的视线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部都落在了杰森和杰尼两个兄弟身上,而陈澈,难得有一丝慌乱神情的脸上,在看见杰森的下一瞬间,就毫不犹豫的迈步直直的冲着杰森走了过去。

    “宋荷在手术室。”陈澈知道现在时间耽误不起,而眼前现成的医生,总比他们站在门口干着急的好,所以陈澈看着杰森,语气中难得的带着一种请求的示弱,说道:“能不能麻烦你进去帮我看看情况,我实在是联系不上**,没有他签字,你们同事不给宋荷手术。”

    现在每浪费一分一秒,也就是在耽误宋荷和他肚子里的孩子的生命。

    身为医生的杰森又怎么会不明白这一点呢,于是就见杰森一点犹豫都没有的点头说道:“好,你们等我进去看看。”

    快速的说完这话之后,杰森就一点都不耽误的往医生通道那边走,无菌手术室,尽管杰森再紧张焦急,也是需要按照规定,消毒杀菌之后才能进手术室中。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就在陈澈已经感觉到有点六神无主的时候,穿着手术防护服的杰森就从手术室中走了出来,他带着口罩,头发也被发套包裹着,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就很沉重。

    陈澈看见杰森露出了这种表情之后,心中就不由得一阵紧张,甚至心中已经像是预感到什么似的,半天张不开嘴说话。

    杰森看见这样的陈澈,也就明白不用自己多说什么了。

    “你还是快点联系殷郑吧,殷郑是宋荷的丈夫,只有殷郑有权利能够在知情书上上年签字。”杰森只要想起刚刚在手术台上面看见的宋荷,气就不打一出来,这会儿终于压抑不住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陈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从老管家和她说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陈澈就知道自己当初和殷郑做错了,因为他们都没有想到,那个女人的贪婪,能够让她竟然能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杰森不说话了,但是脸上看上去还是阴沉的,他仅仅的盯着陈澈看了一会儿,然后一言不发的坐到了旁边的等候椅子上,对杰尼说道:“去我科室,让他们自己安排好今晚上的排班,我要在这儿等着。”

    “好。”杰尼的预感很准,果然还真的是宋荷出了事情,但是……

    杰尼一边回答着杰森说的话,一边左右看了两圈,也没有找到殷郑的身影,按理来说,这很不应该的。

    难道……杰尼在心中暗搓搓的想道:‘难不成是殷郑抛弃了宋荷?所以宋荷出了意外才被一个人送到医院抢救,但是殷郑却一直没有出现。’

    随着杰尼脑补出了一场豪门恩怨之间,杰尼还是继续做了自己哥哥的跑腿的,任命的去帮杰森交代他们科室同事下午的事情。

    时间像是在这个时候被拉到无限漫长的地步,在手术室门口等待的每一个人,都不知道里面的宋荷到底是什么情况,王阿姨一边默默流泪,一边十分虔诚的开始替宋荷念经,陈澈则是不断的拨打着殷郑的电话,但始终都还是那一个状态。

    最终,手术室的人不能再继续等下去了,推着宋荷出来了。

    杰森看着推床上面无血色的宋荷,心中感到无比的痛苦,但是在场的也只有杰森一个人是学医的,是内行人,尤其跟着出来的医生还和自己的关系不错。

    于是杰森现在最主要的还是要问清楚宋荷的情况。

    “李医生。”杰森走上去和原本要给宋荷主刀的医生打了一声招呼,然后也没有过多客套的开门见山的直接问道:“我朋友的情况怎么样?”

    李医生见是熟人,也就没有什么可说可不说的了,毕竟都是医生,相对普通的病人家属,杰森肯定会更加能够理解,于是李医生也一点不隐瞒的回答道:“很难得的,你朋友的孩子求生**听强烈,这么长时间了,还是有胎心的。”

    “但是……”医生总是喜欢跟给出一个转折,李医生也并不例外。

    “你朋友血型很特殊,身体也比较弱,尤其还有挺严重的贫血情况。”说着说着,李医生的眉头就不由得渐渐皱了起来,看着杰森,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继续说道:“所以我还是建议病人家属商量一下,看看这个孩子是流掉还是保住。”

    说完,李医生就像两边看了看,然后疑惑的眼神又落在了杰森的身上:“病人家属呢?”

    杰森很难解释为什么殷郑今天到现在还没有出现的原因,干脆就找了一个很合理的理由,回答李医生的问题:“她丈夫出差去了,所以今天不舒服,送到医院来,我就也紧赶慢赶的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哦……这样啊。”李医生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然后又嘱咐了杰森一遍:“记得要赶紧让病人家属商量商量,再晚一点,孩子就算是想保,也都不可能了。”

    杰森听完这户,心情沉重应了一声,然后就很快的跟着推床往宋荷的病房中去。

    进了病房之后,杰森看着一直在昏迷的宋荷,眼神中充满了痛苦,原本他想宋荷跟着殷郑是幸福的,自己能够看到幸福的宋荷,那就足够了。

    但是现在,显然宋荷在殷郑身边过的很不好!

    什么君子风度,什么宋荷幸福就好——杰森简直是后悔的肠子都要青了,他也算是看出来了,殷郑并不珍惜宋荷,那么既然如此,自己又为什么要眼睁睁的看着宋荷待在殷郑的身边受苦受折磨?!

    就在杰森思绪混乱的时候,陈澈一直无比安静的手机突然之间就响了起来,陈澈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去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名称——是殷郑。

    陈澈在滑动接听的时候,手指都不由得颤抖着,一方面是她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和殷郑说出这件事,另一方面是,陈澈简直不敢想象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印证会有什么反应。

    陈澈颤抖着手接通了电话,手机刚刚放在耳边,就听见殷郑低沉的声音透过听筒传进了陈澈的耳中,声线平稳,像是一点都不知道这件事情。

    “有事?”殷郑说出来的话简单利索,直接就问陈澈。

    陈澈这个时候反倒还希望殷郑能够多磨蹭一会儿,但是显然殷郑并没有如陈澈所愿,所以被问道最关键问题的陈澈,最终还是一咬牙,狠狠心说了出来:“宋荷出事了,孙意然今天来找宋荷,把绯闻的事情故意透露给看了宋荷,然后孙意然走了”。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包含了太多的起承转合,殷郑听着听筒中陈澈的声音,忽然觉得陈澈的声音时近时远,让他听都听不清楚。

    于是殷郑十分不确定自己刚刚听到的事情是真的发生了,并不是他幻听。

    为了确认自己是正确的,殷郑开口问陈澈:“宋荷出了什么事?”

    但显然陈澈没明白殷郑的意思,以为殷郑是在问她现在宋荷的情况。

    陈澈开口,声音无比沉重:“宋荷情况不好,医生说孩子的情况很不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