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四十章 绝望

第一百四十章 绝望

    殷郑赶到医院的病房外面的时候,见到的就是泪流满面的王阿姨、满面愁容的老管家、强作镇静的陈澈和一脸怒容的杰森。

    每个人的表情看起来都各不一样,但是却都那么可笑的让殷郑能够明白,宋荷的情况确实是不好。

    殷郑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走路的时候,眼前都是花的,他感觉自己像是走在一团棉花上面。这也是殷郑第一次知道,自己竟然能够这么脆弱。

    “你这个混蛋!”杰森首当其冲的冲了上去,他那张混血儿的深邃无关中,毫不掩饰的显露着他自己对于殷郑的不满和气愤。

    杰森揪住了殷郑的领子,然后在殷郑都没有反应过来的速度下,狠狠的一拳挥在了殷郑的脸上。

    然后在陈澈的阻止下,属于杰森的愤怒的声音就传进了殷郑的耳中:“你去哪儿了?你老婆要手术没人签字,你这个做丈夫的干什么去了?和你的情妇在一起恩恩爱爱吗?!”

    杰森几乎要气的口不择言了,但是他一点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愤怒中的男人显然很有力气,接着,就见杰森快速的挣脱了陈澈的控制,冲向因为自己一拳而站立不稳靠着墙的殷郑,又是毫不犹豫的照着殷郑的肚子一拳下去。

    疼痛之余,殷郑只有强行忍耐,从口中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声。

    但是现在殷郑一点都没有把心思放在和杰森打斗的事情上面,看起来失魂落魄的殷郑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脚下跌跌撞撞的就要往病房走。

    这回出现拦住他的,是老管家。

    “阿郑少爷,宋荷太太还没醒过来呢,医生特意嘱托了,要宋荷太太醒过来之后,才能探视。”年迈的老管家像是经历过这件事情之后迅速衰老了一样,脸上的皱纹挤压着,每一条都藏着浓厚的惆怅。

    门外没有声音了,所有人都突然安静下来,像是只能够等着宋荷醒过来。

    宋荷是在晚上醒过来的,她感觉自己睡了长长一觉,醒来之后下意识第一眼就去看自己的肚子——还在!

    这一瞬间,宋荷才真是松了一口气。也是这一瞬间,宋荷才知道自己并没有自己想的那样,不喜欢这个孩子,她喜欢它的。

    “你不想走吗?”宋荷想起自己昏过去之前和肚子中的孩子说的话,随后她轻声的,带着一些劫后余生的喜悦,说道:“那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宋荷以为这是老天爷给她的暗示,或者说,宋荷以为这是她和这个孩子的缘分,这个孩子还没有出生,就一副倔脾气,即使宋荷对它并不好,还嫉妒它,但是这个孩子还是没有舍弃她,竟然在这一刻成了唯一能够温暖宋荷的存在。

    杰森像是知道宋荷醒了过来似的,安静的出现在宋荷的病床边,宋荷看了看杰森的身后,并没有殷郑。

    宋荷实在太累了。

    她的神经似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不曾放松过,殷郑、苏朵、孙意然、王茵、绯闻、和她糟糕透了的感情。

    这些东西仿佛一团疯长的刺棘一般纠缠在一起,中间包裹着她左胸那块砰砰跳动的肉 团。

    唯有在这个时候,在无人打扰的时间里,在一个温和的人的身边,这团乱麻才能稍微消停一点,让她得到片刻的松快。

    杰森放在她发顶的手极稳,且温暖,带着不容置疑的笃定和安慰,与这样的一个男人相处是很舒服的,宋荷的精神陷入了难得的平静。

    她沉浸在这种舒适里,停了一会儿,才像是梦游骤醒般的,想起来刚刚杰森嘴巴张张合合,似乎说了什么,宋荷绞尽脑汁的想了半天都没有想起来杰森说的话,然后她才不情不愿地又问了杰森一遍:“你刚刚和我说了什么?”

    杰森脸上没有一点不耐烦,那双像是深海一样深邃湛静的眼眸闪动着温柔的波光:“宋荷,你和我走吗?”

    在今天这场荒唐之后,在小三上门,耀武扬威的都像是没有把宋荷看在眼中之后,这个提议充满了诱惑力。

    如果能快刀斩乱麻彻底地和殷郑划清界限,长期以来折磨着她内心的一重枷锁就能取下来,她可以分出更多的精力放在其他的事情上。

    但是……

    宋荷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她感受到在重重被子遮盖下,那个已经能够冲出衣衫的遮掩显示着它的存在的肚子——这是她和殷郑的孩子。

    痛苦或者伤心或许三五天就会消失,但她身体里的这个暂时还没意识到生命体可不会,并且将会一直存在。

    “离开殷郑之后呢?然后怎么样呢?”宋荷眯着眼睛,压下心里莫名而来的不适,翘着嘴角懒洋洋地开了个玩笑:“杰森医生愿意带我远走高飞么?”

    杰森抚摸着宋荷那一头长发的手稍一停顿,继而又恢复了之前的动作。

    他不再望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的殷郑,杰森收起了眼中那抹挑衅,转而是低下头,懒洋洋逗猫似的拨弄着宋荷的发丝,语气里仍然带着他一贯的气定神闲,像是诱哄又像是许诺:“你明知道我从来不会拒绝你,只要你开口。”

    随着杰森这一句话将将落下,他又略一停顿,话中随即带上了明显的嘲弄,嗤笑一声之后说道:“我不是会让自己妻子感到不愉快的……废物。”

    殷郑站在半开的病房门口,随着时间每一分钟每一秒的流逝,都感到他自己的眼中的怒火更胜了一分。

    殷郑忽然觉得,即使在他和宋荷感情最融洽的时候,也不曾像眼前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一样,如此的轻松恣意,他甚至很少见宋荷对着自己露出这种隐含调侃和促狭的笑容。

    殷郑耳边嗡嗡响着房间里面两个人的对话,眼前明明半开的门像是变成了一堵墙似的,既让殷郑忽然没有力气推开,又成了殷郑能够听清楚宋荷和杰森两个人讲话之间的障碍。

    并且,他忽然不由自主的从心中冒出了一个令他难过的想法——宋荷面对他的时候,何曾卸下过自己那一身的防备?

    不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殷郑一直没有发现,直到现在,看见能够用如此轻松的态度面对杰森的宋荷,殷郑才看出来,宋荷一直在自己面前故作的坚强和不需要依靠的疏远。

    直到此刻,殷郑他方才清晰地意识到,不论是为了宋荷好还是为了孩子好,殷郑的隐瞒和王茵,又或者还有孙意然的所作所为,这些残酷的行为所导致的,不仅仅是宋荷心头熊熊燃烧的刻骨仇恨,更是他们之间横亘着的那条巨大的无底裂痕。

    还能弥补吗?

    还有办法吗?

    这一刻殷郑的内心既痛又怕,他像一个握着小小匕首的无力稚子,却面对着世界上最难缠可怖的巨兽。

    它名叫宿命。

    即使如此,他仍旧保持着坚不可摧的冷静神情,不躲不闪迎着杰森的目光走到了宋荷的病床前站定——无论殷郑与宋荷之间感情如何,是喜是忧,是吵是合,这些都和杰森没有任何关系。

    杰森算什么?殷郑的目光沉沉的落在杰森的脸上,眼中浮现出一抹明显的优越感,殷郑心中所想,杰森不过就是一个外人。

    他绝不能给杰森任何趁虚而入的机会,破坏他和宋荷之间的感情和婚姻!。

    “宋荷。”殷郑的声音听起来低沉而温和,甚至脸上还露出了一点笑意,不愿意在杰森面前将自己的气势煞去:“你好点了吗?”

    但其实,如果现在殷郑能对宋荷解释一下孙意然的事情,而不是这样不冷不热、不痒不痛的一句‘你好点了吗’,或许宋荷并不会感到绝望。

    宋荷原本在谈话中换了换姿势,她从平躺变作侧身背对着门口,面向杰森。

    宋荷她原本天生就很瘦弱,肩骨高高支起,背影显得纤细而娇气。

    在殷郑出声后,宋荷她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缓慢地转过身体,又艰难的坐起身直起身体,而杰森一直都用手护着宋荷,直到最后宋荷真的坐好了,杰森的手才滑落至宋荷的肩上,仿若安慰一般的,轻轻的拍了拍便收回去。

    而当宋荷面对殷郑的时候,她的眼中已褪去了所有脆弱,只是一个转身的时间,她改换成了一个强大的战士,被冷漠的尖刺严密地武装了起来。

    “怎么?殷总忙完您重要的事情了?”宋荷脸上都是满不在乎地讥讽,但她还要笑着说道:“我真是荣幸,自己能在您百忙之中得到您这位丈夫,这么一点点宝贵的时间。”

    换做以前的殷郑,绝对想不到自己能在情敌的面前如此隐忍地耐下性子,但自遇到宋荷之后,他破过的例已经多得自己都数不清了。

    甚至在此刻,他还因为殷郑提到的‘丈夫’两个字,而暗爽了一下,就算杰森舌灿莲花,宋荷的无名指上戴着的,仍然是他殷郑的结婚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