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心生退意

第一百四十一章 心生退意

    殷郑知道宋荷在为甚么生气,于是殷郑开口解释道:“我今天有点事情,出去的很着急,我……手机落在办公室里面了。”

    但是这并不是宋荷想听到的话。

    “那殷总可真是太不当心了。”杰森帮宋荷整理了一下她的输液管,调了调滴液的速度,不咸不淡地在宋荷开口之前,将对这个理由的不满表达了出来。

    殷郑碰了杰森的一个软钉子,却深知此刻决不能恼,他只是盯着宋荷,等她的回复。

    “殷郑,你总是有能力,让我又失望又绝望。”

    宋荷即使现在再不愿意看见殷郑,但也仍是直视着殷郑,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像是要让殷郑明白自己的痛苦:“你要让我怎么样呢?把你当成我唯一的依靠,然后你再抽身离开,另寻新欢?看着我伤心痛苦,你是不是内心很满足——啊,这个女人现在因为我在受折磨。”

    宋荷也想努力冷静,但是却一点作用都没有,甚至越说情绪就越激动:“如果你是这么希望的话,那我恭喜你,做到了!满意了吗?殷郑!”

    重重一句质问之后,宋荷将头转向了杰森的方向,彻底不愿意看见殷郑。

    宋荷坐在病床上,想着刚刚殷郑进门之后说的第一句话,不疼不痒,甚至看不出一点心痛,这种想法简直是将一颗火种,堪堪悬在宋荷这堆干柴上。

    殷郑在宋荷的质问中一直是沉默的,直到宋荷最后一句话说完已经很久了,殷郑都始终没有开口说出一句话。

    事实上,印证不知道应该怎么向宋荷解释自己这么久联系不到的原因,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宋荷,他和孙意然之间的前因后果——太复杂了,殷郑在心中开始酝酿起一些腹稿,想和宋荷解释清楚。

    但是就在殷郑还没有说话之间,杰森反倒是接了话,只见原本安安静静的杰森忽然挑唇一笑,说道:“殷总真的是惜字如金,自己的老婆孩子都已经面临生命危险在手术室中躺着,殷总却不知道在哪里快活风流,就连自己的小情妇上门挑衅都不知道。”

    杰森觉得自己不应该说这些,至少不应该说的这么刻薄,但是随着杰森开口说话,他就忍不住想用这么恶毒的话去攻击殷郑,而再睇下眼去看向宋荷的时候,杰森的眉梢眼角里却是毫不掩饰的宠爱,这些落在另一个男人眼中,简直刺眼极了。

    这就像是一个男人当着自己的面向自己的老婆献殷情,而自己居然还没有办法命令宋荷不许和杰森来往,也对杰森看向宋荷的时候那些觊觎的想法无能为力去阻止。

    杰森弯腰去看身去看宋荷手背上的针管情况,伸手轻轻摸了摸,就换来宋荷一点压低了声音的轻呼:“有点疼,不会是跑针了吧?”

    这不是打情骂俏,还有什么是打情骂俏?!

    殷郑看着杰森和宋荷两个人之间的互动,心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亮起的那颗火星终于又悄然地落了下来。

    殷郑已经很努力了,但仍旧实在压不住自己的脾气——或者说,他今天已经算是超常发挥才维持了涵养——他上前一步,紧紧地攥住了宋荷的手腕:“宋荷!不要闹了好不好!”

    宋荷扬了扬眉,殷郑悲哀地发现即使宋荷只是这样一个小小的神情变化,也美得令他心折。

    只听宋荷却是冷冰冰的开口说道:“闹?我怎么敢和你闹。用身体和爱情好不容易交易来的婚姻,我可不能一不小心就闹没了,毕竟后面等着上位的人还有一大把,我可不能掉以轻心。你说是不是?殷总。”

    殷郑看着眼前这样的宋荷,他的嘴唇微微张开一瞬,但很快又闭上了,紧紧的抿着,压出一条平直的唇线,锋锐凌厉。

    但他不想在杰森面前失了气度,失了身份,以及一个男人的尊严。

    “宋荷。”殷郑的语气中有点耐心告罄的意思,他紧紧的盯着宋荷的脸,说道“不要闹了。”

    没有一个疑问的声调,不是询问,也不是请求。

    宋荷没有回应,仅仅只是闭上了眼睛,将自己眼眸中深刻的绝望遮住,一声不吭。

    时间漫长,宋荷侧躺着紧闭着眼睛,她没有回头去看,但是宋荷心里清楚知道,殷郑已经离开了。

    宋荷简直就像是因为殷郑的离开而被强迫着抽去了一口气似的,浑身上下忽然没有一点力气,连那双很明亮的眼睛,都没什么精神的耷拉着。

    尽管宋荷没有说一个字,但是从她的眼神和表情中都透露分明的无精打采,以及了无生气。

    她做的这么明显,自然这一切都会被杰森看在眼中,男人琥珀色的眼睛像是夏季最温暖的一块蜜糖。

    它们那样专注的注视着宋荷,那样灼热,以至于宋荷不得不抬起头,看着杰森露出一种不明所以的疑惑情绪。

    “打点滴很疼吗?”杰森这样问宋荷。

    宋荷心中不明所以,只能顺着杰森的问题思路摇了摇头,说道:“不疼的,只是有一点手冷而已。”

    “既然没有觉得疼……”杰森的声音在句尾有一个拖沓的延续,那双琥珀色的眼眸深沉了,像是蜜糖被埋进了土里,“又为什么哭?”

    这样的杰森,宋荷从没见到过。

    她认识的杰森,尽管一开始像是冷冰冰的,没有什么感情似的男人。

    但是不知道这是从哪一天开始的,宋荷感觉到杰森对自己的态度变了,变得永远温柔,永远像一个不会离开的人,待在宋荷永远能够找到杰森人的地方,带着一种像是要扎根在这块土地上的姿态,守望着宋荷。

    杰森可以是风、是雨、是阳光,悄无声息而又无时无刻的陪伴,但杰森不会是空气。

    至少,杰森永远都不是宋荷的空气。

    人活着,可以不要风,不要雨,不要阳光,但是不能不要空气。

    人离开空气会死掉——宋荷的空气,是殷郑。

    宋荷听见杰森说的话,第一感觉是怔愣的,有点不知所措的伸出手,宋荷摸到自己的脸上,那些湿润的泪痕,这一瞬间宋荷心中忽然有一道声音,轻轻的对着宋荷呢喃道:‘是的,离开殷郑,她会死掉。’

    但她也许,也应该死掉才对。

    宋荷看着眼前的杰森,即使能够明白杰森的这些用意,但是宋荷并没有那种立刻就能够开始一段新生活的勇气。

    宋荷的脸上泪痕犹在,但是她看着杰森的眼神始终冷静且湛静,几乎没有任何音调起伏的说道:“我要走了。”

    与宋荷相同的,杰森的眼睛没有一刻能够从宋荷的脸上移开。

    这么久以来,杰森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宋荷,并且也在不知不觉中,杰森习惯了用这样远观的姿态去关心和爱护宋荷。

    但也有午夜梦回的时候,杰森只能够在尼古丁的帮助下,努力的去平复那些燥郁的心情的时候,他就会不由自主的突然想一想:‘是否自己当初强横一些,霸道一些,今天的宋荷,是不是就有可能已经能够离开殷郑了?’

    但杰森通常又会很快的将这些假如从脑袋中抹去,因为他根本做不到。

    他可以对任何一个人冷酷,可以漠视任何生命的衰老与离开,但是唯独在面对宋荷,杰森永远也做不到袖手旁观。

    杰森看着夏安安的如今憔悴的面庞,脑海中忽然想起第一次见到宋荷的时候。

    那一天的宋荷还是一个自信并且爱笑的姑娘,在殷郑的公司里面隐姓埋名的坐着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职员。

    那一天的宋荷用自己脚上那双精致美丽的高跟鞋的细,与和办公大楼里千篇一律的地板合奏出了一段旋律,杰森还看见宋荷的裙摆在行走之间,像被微风吹拂的花朵一般,摇曳生姿。

    “还要回到殷郑身边吗?”杰森还是不肯甘心,他隐晦的提醒宋荷,说道:“你难道能够抹去挡在你们之间的孙意然吗?”

    杰森的提醒像是一把针,撒进宋荷的耳朵之中,扎的她一时间哪里都是尖锐的疼。

    精巧的高跟鞋停止了走动,花朵一般的裙摆不动了,合奏的旋律也消失了。

    杰森的回忆戛然而止,他眼前看见的又是已经被爱情折磨的遍体鳞伤的宋荷,以及宋荷憔悴的不再光洁明艳的好容颜。

    “我做不到无视孙意然的存在,我也做不到忽视殷郑和孙意然对我的伤害。”宋荷沉默了好一阵,才慢慢的开口说道。

    她仍旧还是美丽而年轻的面庞上,忽然流转着一种由内而外散发的坚韧与强大。

    宋荷原本那双灿若星辰一般的眼中,有什么东西快速的在宋荷的眼眸之中划过,但是却是一闪而逝,竟然连杰森都没有捕捉到。

    而那情绪随着渐渐与宋荷眼中原本的宁静融合之后,宋荷的眼中又是那片幽静安宁了。

    宋荷看着杰森,冷静的说道:“所以我要离开殷郑,你帮帮我!。”

    斩钉截铁,铿锵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