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唯一的支撑

第一百四十二章 唯一的支撑

    杰森看见这样的宋荷,并没有因为宋荷说要离开殷郑而觉得有半点开心,甚至杰森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这不过就是宋荷对于自己伤心欲绝的一种妥协。

    “你想好了吗?”杰森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还会重复问一遍宋荷,好像怕宋荷返回似的。

    但是事实就是上,杰森真的就是害怕宋荷返回,害怕宋荷将来会有一天,在离开殷郑之后,问杰森曾经为什么不来阻止她。

    宋荷不知道要怎么说,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杰森这样询问一句,甚至宋荷在杰森的询问之后,确实是犹豫了。

    宋荷不由得在心中苦笑——瞧瞧,她就一直是这么一个没有用的人,如果当初不是因为嫁给了殷郑,宋荷或许就还会在宋家忍受苏雯和苏朵母女两个人的为难,对于苏朵抢走了自己的初恋这件事,如果没有嫁给殷郑,或许宋荷就只有躲在宋家自己那间逼仄的小房间中,痛哭流涕罢了。

    但是这件事——殷郑和孙意然的事情,宋荷知道自己不应该再想,甚至这不过就是所有男人共有的毛病。

    什么一生一世的爱情,就连殷郑都在欺骗自己。

    宋荷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因为外遇苏雯,从此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再疼爱宋荷,对母亲苛刻严厉,一点小事就可以让他大发雷霆,宋荷有时候想,或许死亡,对自己的母亲而言,其实也是一种解脱,但是对于自己,就是无穷无尽的折磨。

    原本宋荷以为殷郑爱她,她可以摆脱父亲和母亲的命运,她能够和爱自己的男人一生相守,然后有一个可爱的孩子,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很完满了。

    直到孙意然出现。

    孙意然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打破宋荷美梦和期待的现实,带着血淋淋的痛戳进宋荷心中,非要把宋荷最后一点对于生活卑微的祈求,用现实和实际,告诉宋荷,不要痴心妄心,不要痴人说梦!

    现在宋荷醒来,但是可笑的是殷郑竟然还以为她是闹脾气——‘不要闹了,宋荷’,宋荷脑海中不断的回想着这句话,然后就像是筋疲力尽似的,蜷缩起自己的身体,抱住她身前现在仅仅只是属于她自己一个人的孩子,疲惫的闭上眼睛。

    “让我自己想一想。”宋荷连说话的声音都听起来极为的有气无力。

    杰森没有再做什么回应,宋荷仅仅只是感受到杰森干燥温暖的手掌又一次拂过宋荷的长发,那一点点的温暖,随着杰森的手掌离开之后,迅速的褪去,宋荷就连一点想要挽留的力气都没有了。

    病房的门悄无声息的被关上了,宋荷躲在自己制造的小天地中,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无能为了,也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不能够逆转的命运。

    宋荷想,或许天生吧……自己天生就不是一个能够得到幸福的人,所以所有的人都能够轻易离开她、抛弃她。

    “那你呢?”宋荷在自己唯一能够给予自己的安静并且安全的保护中,在被被子遮住了光线之后黑暗的环境中,哽咽颤抖的开口问道:“你以后会不会也会离开妈妈?”

    孩子还不能够说话,宋荷得不到答案,并且也并没有指望现在就能够得到一个答案,甚至现在的宋荷,压根就不知道,她肚子里面的这个孩子能不能保住,还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这个孩子现在几乎是宋荷全部的唯一的支撑,在宋荷的世界中,殷郑已经是抛弃和背叛了她,但是这个一直被她羡慕,或者说是嫉妒的孩子却没有,即使在自己没有好好保护它的时候,这个孩子都没有离开自己,所以对宋荷而言,她已经决定了要将这个孩子生下来,但是宋荷不知道,未来肚子里面这个孩子到底会不会有父亲。

    或许不会吧……

    宋荷在心中不由得自嘲着想到,甚至宋荷还时不时的回想起当时孙意然给她说的那些话。

    听孙意然的意思……宋荷不由得在心中猜测起来:‘孙意然的意思是会一直在殷郑身边,哪怕就是一个小三,孙意然都不会介意,只要宋荷默认孙意然同意她的存在就行。’

    想到这里,宋荷不由得露出一个冷笑——不会的,孙意然不会这么简单就能够满足。

    她在和殷郑结婚之前,在宋家不就一直生活在因为这句谎言而造成的悲剧中吗。

    苏雯当年也是也是用这句话糊弄自己的母亲,宋荷不由得想起自己那个脾气软弱但是爱父亲如命的母亲,宋荷不止一次想过,或许就是因为母亲的软弱,才最后造成了她年纪轻轻就离世,把自己一个人抛下的悲剧。

    所以宋荷也知道自己一定不能步自己母亲的后尘。

    想到这里,宋荷忽然感受到手掌下那一团隆起,忽然有了一点轻微的动静,像是孩子在认同宋荷的话似的,轻轻的动了动手脚。

    就这么一点轻微的动作,已经让宋荷突然之间感受到一种被认同的愉悦感。

    “你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尽管宋荷知道这样很傻,但是宋荷还是忍不住想要和肚子里面的孩子达成一个共识似的同盟,于是宋荷原本搭在腹顶上面的手掌,触碰上刚刚孩子动作的地方,然后,她眼中含泪,却抿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宋荷在无人处,向她还没有出世的孩子做出保证:“我以后不会轻易就伤害你了,我会学着做一好妈妈,你相信我一次,以后就算是我一个人,我也会照顾好你的,我会……我会把我全部的爱都给你。”

    “我们约定好,行吗?”

    宋荷闷闷的声音从被子下面小声的散发出来,病房中并没有人,却反倒是这样,才越显得宋荷的孤独和落寞。

    宋荷努力的和孩子商量着:“你要是同意的话,你就踢踢我。”

    为了明确的等到孩子一个回应,宋荷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立刻的安静了下来,手上一动都不敢动的贴着自己的肚子,闭上眼睛紧张的等着孩子的回应。

    一秒两秒……甚至半分钟都已经过去了,宋荷感觉到自己的肚子里面还是没有一点点的动静。

    有一种莫名但是巨大的失落感瞬间从宋荷的身体中汹涌出来,从宋荷的每一个毛孔中溢出委屈的情绪。

    这种情绪让宋荷没有一点准备的,忽然之间情绪全面崩溃掉。

    “……你回应我一下,就一下,都不行吗?”宋荷轻轻的用手贴着自己的鼓鼓囊囊的腹部,带着恐惧又带着无限的期待,希望里面那个仅仅只有几个月大的孩子,能够给她一个自己想要的答案。

    但是一点都没有。

    泪水瞬间倾落,宋荷的脸上像是下了一场暴雨似的,豆大的泪珠儿从她脸上淌落,接连不断,随着她低低的啜泣声,哀怨的飘在病房的每一个角落中。

    宋荷觉得可能整个世界都要抛弃她了。

    她好不容易从父亲出轨、母亲离世的恐惧中走出来,因为唐祁一直无微不至的陪伴,所以宋荷以为唐祁就是以后要和她一辈子在一起的人了,但是后来唐祁竟然也出轨了苏朵。

    而当宋荷好不容易能够从唐祁这个深坑中爬起来,搭上殷郑伸出的那双看似援助的手,听着殷郑这么久以来对她日日夜夜的无微不至和所有的甜言蜜语,宋荷以为自己这次是真的可以有幸福了,但是,好像老天爷就是喜欢捉弄人。

    宋荷睁着眼睛只会流泪的双眸中,已经没有一点精神,暗淡无光。

    慢慢地,宋荷眼中露出了一个极尽嘲笑的笑容,想着过往种种的殷郑,然后又想起孙意然,想起殷郑出轨……宋荷甚至都想质问一声,她到底是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每次都在她以为能够唾手可得幸福的时候,现实就永远要将她狠狠打醒?!

    甚至宋荷无比绝望的想,或许她就天生不应该得到幸福!

    宋荷手掌下的肚子始终没有一点动静,里面的孩子像是睡着了似的,任宋荷怎么呼唤,都是无动于衷。

    那双原本暗淡无光的双眸忽然露出一股轻嘲的神情,宋荷在黑暗中睁大了一双眼睛,,却是正准备说什么都时候,忽然感到自己的肚子被轻轻的从里面踢了一脚。

    那种微弱的力量,在这个时候,在宋荷心中只有绝望和黑暗的时候,却像是唯一的一点亮光似的,照进了宋荷的心里。

    “你是不是同意了?”宋荷哭着,带着一腔的不敢置信和迫切,生怕刚刚自己只不过是出现了幻觉。

    而这会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母子之间真的有心有灵犀这种事情,又或许是宋荷太绝望了,她的孩子也感受到了母体的悲伤和难过,于是不舒服的在宋荷的疑问中,比前两次更明显而大力的一脚踹上了宋荷的肚皮。

    就连宋荷搭在肚子上的手,也都感受到了这股力量。

    宋荷不由得喜极而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