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误解

第一百四十三章 误解

    宋荷终于在肚子中孩子的安抚下,觉得累了,她沉沉的闭上眼睛,陷入一场睡眠中,或许是因为肚子中的宝宝已经答应了宋荷的原因,这一回,宋荷睡的无比踏实,因为她知道,不论自己要不要离开殷郑,或者说是殷郑会不会离开她,对宋荷而言都已经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了。

    而病房外面,气氛显然是并不如病房中那么静谧了。

    王阿姨和老管家都没有离开,陈澈更是因为殷正在这里而不能离开的。

    三个人就眼睁睁对看见殷郑先是满面愤怒的从病房中出来了,而随着殷郑从病房中出来,王阿姨和老管家就瞬间围了上来。

    殷郑的母亲去世的早,殷郑几乎是这两个人一手带大的,所以在感情上面,殷郑对老管家和王阿姨就犹如一种亲人的感觉,而现在,原本准备发火的殷郑看着老管家和王阿姨脸上,因为这件事产生的愧疚和那些纵横交错在眼角和眉头上的皱纹的时候,殷郑还是憋住了一肚子的火气。

    殷郑只不过就是想把心中的愤怒发泄出来,而正巧今天,也并不是一个会让殷郑感到愉快的日子。

    满心怒火而无处发泄的殷郑,只有一拳头一拳头的砸上医院走廊上的墙壁,用巨大的痛感,才能够麻痹住心中的愤怒,从而不至于伤了两个老人的心。

    陈澈看着失去理智的殷郑疯狂砸着墙壁的行为,尽管老管家和王阿姨都一边哭着一遍阻拦,但陈澈没有。

    因为陈澈想起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偏偏就是林雪的忌日。

    所以陈澈就很快的明白了为什么殷郑出去没有带手机,为什么一直都联系不上殷郑,因为往年这个时候,殷郑几乎是要花一整天的时候,去林雪的墓园中,在林雪的墓碑旁边,枯坐一整天。

    那一整天中,谁都没有办法联系上殷郑,而渐渐摸清楚规律的陈澈,有心的找到了这其中的原因,后来每年的今天,陈澈都会主动的将殷郑的行程排开,然后任由殷郑想在墓园中待多久就是多久。

    这似乎已经成了一个殷郑和陈澈之间最默契的秘密。

    所以陈澈也就自然知道了,这个秘密,或者说这件事,为什么殷郑一直避而不谈,不论是老管家、王阿姨还是杰森询问起来的时候,为什么殷郑始终都是绕开了这件事。

    这件事不能告诉宋荷,陈澈心中无比明白,但是陈澈心中同样也明白,解铃还须系铃人,宋荷在意的,恰巧就是这件事。

    就像是走入了一个死胡同里面似的,殷郑不能说的心口上的创伤,却正是宋荷在意的事情。

    ‘唉……’陈澈在心中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就听见了病房的门再一次想起来的声音,她转过身,就看见了从病房中走出来的杰森。

    杰森脸上的表情真的是太差了,就像是即将雷雨的天空似的,阴沉的都像是能够滴下雨水,而她那双深邃的属于混血儿的好看的眼睛,此刻已经燃烧起凶猛的怒火,在杰森的眼睛中不断的跳跃燃烧。

    陈澈看见气势汹汹的杰森,立刻静敏的走上去,眼睛里都带着明显的防备和谨慎,她紧紧的盯着杰森,说道:“**现在情绪不好,你最好有什么事情明天再和**说。”

    杰森在心里一直压抑的火气就像是被陈澈这一句话点燃了似的,‘噌’的一下就冒了出来,带着一种恨不得将眼前的女人千刀万剐的恼怒,紧着嗓子说道:“这里没有你的事情,走开。”

    陈澈从来不是一个能够轻易放弃的人,从她一个女人还能当上殷郑的私人助理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陈澈这个人的脾气,基本上就死男人的硬脾气,经常秘书办公室里面的人,都对陈澈又一种又敬又怕的感情,有的时候还会称陈澈是‘男人婆’。

    所以面对杰森在自己面前这样都傲慢,陈澈一点惧意都没有,甚至还主动扬了扬眉头,挑衅似的看着杰森的双眼,说道:“但我个人认为,比起我,你似乎才是更没有资格站在这里的男人。”

    陈澈气人的本事和殷郑是如出一辙的,仅仅一句话,就将杰森气的无话可说。

    陈澈也确实没有说错,毕竟对宋荷和殷郑来说,陈澈还算是殷郑的私人助理,负责管理殷郑私人生活上的事情,但是对于杰森而言,杰森顶多就算是宋荷的朋友,在这么多事情上指手画脚,甚至是给发表观点,已经不是一个朋友可以做的了。

    但是显然杰森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甚至杰森因为这句话,更对陈澈不满。

    “我和你主子说话,你总是站在这里挡着路做什么?”

    杰森的语调森冷,言下之意就是将陈澈当作是了一个跟着殷郑屁股后面乱转的看门狗罢了,语气之轻蔑,几乎就连杰森,都从没有用这种语气和别人说过话。

    陈词幽深并且冰冷的双眼中豁然冒出一股怒火,但是,就在陈澈准备发火的时候,殷郑却开口了:“陈澈,你让他过来。”

    殷郑开口,陈澈无法,只能做出一句话的口型,不紧不慢的表达给杰森看,杰森看着这个一向是喜怒不显于色的私人助理,忽然这么大的脾气,甚至还对自己说了这么一句警告之言,杰森不由得嘴角挑起,露出一个并不在意的轻蔑表情。

    两个人之间产生的汹涌暗流,在身后的殷郑没有看到,但仅仅只是看见杰森脸上露出这种表情,就知道陈澈一定是和杰森发生了什么冲突。

    但是现在这些都不是殷郑最关心的,殷郑关心的是宋荷好不好,以及……以及孩子好不好。

    当杰森走到殷郑的面前,看着殷郑脸上被自己制造出来的左右两边脸颊上都存在的伤,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阵痛快,刚刚杰森下手根本就没有收力,完全是一点都没有留情,专门是用手上凸起的关节往殷郑脸上照着砸的。

    所以现在殷郑的脸青青紫紫,甚至还红肿了,再没有所谓的什么殷郑总裁高高在上的威风气势,甚至是说狼狈也不过分。

    杰森打量着殷郑,然后很快的脸上就露出了一种满足感,这种满足的高兴杰森一点都不想遮掩起来,全部十分恶劣的表现在了自己的脸上,让殷郑看到的瞬间,心中也不由得被激起了血性。

    王阿姨说宋荷刚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忙着推宋荷去病房,所以并不知道手术室的医生是怎么说的,唯一知道宋荷情况的人,就是杰森。

    尽管殷郑再不想询问杰森,但是事关宋荷和孩子,也就不是殷郑愿意不愿意的事情了。

    “宋荷的医生怎么说的?”

    殷郑懒得和杰森客套,两个人都已经把互相彼此不待见这件事快要摆在脸上了,还何必装模作样再对着杰森客气两句?更何况殷郑一点都不怀疑,就算他肯为了宋荷和孩子向杰森低头客气一两句,杰森也绝对不会识时务的,甚至还有更多恶劣的话也不一定。

    所以殷郑干脆就最简单直接的表示。

    而杰森,在听见殷郑说话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这话听着极其的硌耳朵,仿佛杰森就是殷郑的手下似的,必须要听着殷郑的吩咐和命令,将宋荷的情况如实转告。

    毕竟杰森还在意着刚刚殷郑在病房中对待宋荷的态度——几乎是以一种很不耐烦的口吻喝斥着宋荷,让她别闹了。

    杰森看着面色冷若冰霜的殷郑,忽然不明白为什么不论是自己的姐姐还是宋荷,都能够对这样一个没心没肺、铁石心肠的男人爱到死去活来。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你这种人还能活的这么好,而爱你的人,都在替你受罪。”杰森冷不丁的,像是前言不搭后语的对着殷郑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在殷郑渐渐露出疑惑的眼神中,杰森冰冷的扯着嘴角,唇线挑出了一个凌厉的,没有一点感情的笑容,就像是仅仅不过时为了嘲笑殷郑罢了。

    “你什么意思?”本来今天就是殷郑脾气最差的一天,现在不仅是宋荷,还有眼前的这个杰森,都在不断的挑战着殷郑的耐心。

    其实,到现在,殷郑对宋荷出事这件事都没有很强烈的真实感,因为每一年,殷郑都是沉浸在林雪去世的事情中。

    殷郑知道,虽然承认这件事却是很残酷,但是事实确实就是他因为宋荷的出现,已经不再爱林雪,所以今年对于林雪的去世,殷郑抱持的是比以往都要愧疚的负罪感——因为他殷郑的一时犹豫,林雪当时那么年轻的一条生命,就没有了,而林雪那么多可能的人生,也就没有了。

    所以在和陈澈通电话的时候,殷郑其实整个人都处在一种迷乱恍惚的情绪下,所以在殷郑听起来,宋荷是因为知道了自己和孙意然的绯闻而动了胎气。

    殷郑这样以为,所以殷郑才会对宋荷有这么大的反抗情绪觉得不耐烦,才会说出‘不要闹了’这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