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林雪的弟弟

第一百四十四章 林雪的弟弟

    ‘你什么意思。’

    杰森回想着刚刚殷郑说的那些话,一瞬间只觉得可可笑——这个男人,到底是应该说他神情还是应该滥情?

    杰森回想着自己的姐姐,忽然感觉到为自己的姐姐感到不值,自己的姐姐这辈子唯一喜欢过的男人,到底最后将她放在了什么位置上面?

    他忽然就很想求证一下,总不能让自己的姐姐即使走了,也因为这件事始终抱憾终身。

    “殷郑。”杰森面色冰冷的看着殷郑,脸上在闪过浓重的嘲讽之后,忽然带着一种极度的平静,看着殷郑,问道:“你还记的林雪吗?”

    林雪——

    殷郑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僵硬起来,甚至殷郑都不由得开始好像是因为想到了什么似的,喉结上下都滚动着,殷郑带着一种莫名的忐忑和紧张,语气防备的看着杰森问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这是殷郑的一个秘密,甚至到现在除了陈澈之外,唯一知道的就是宋荷了,林雪是殷郑一直不肯愿意面对的现实,但那个早已经不在人世的女人,又好像是颗种子,落进了殷郑的心中,就此就生根发芽。

    即便现在殷郑已经承认自己爱上了宋荷,但是对于林雪,那个女人已经在殷郑的心中生根发芽了,殷郑剜舍不掉——或许说,殷郑如果彻底将林雪聪自己的心中抹杀,那就是将曾经的殷郑也一起活生生的抹杀了。

    殷郑在从杰森的口中听见这个名字之后,一瞬间的怔忡之间,殷郑脸上忽然显出一种十分暴怒的情绪,他往前,一步一步的仅仅逼迫上杰森。

    殷郑一向冷漠的双眼中闪现出像是狼一样的凶光,紧紧的盯着杰森,就好像只要杰森给他的答案并不是殷郑想要的,殷郑就会将杰森连皮带骨的撕碎。

    这样的殷郑浑身上下都带着一种不容许别人轻易冒犯的威严,也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冷漠,但是他的怒火又是真实存在在眼中的,甚至都像是要在空气中燃烧起来似的。

    “杰森,你到底知道什么?”殷郑一步一步的紧紧逼上杰森,在杰森有点惊讶的目光中,殷郑表情阴沉,看着杰森的目光就十分的不善。

    殷郑口中冷冰冰的吐出的话语,就像是一根一根冰针,扎在杰森的心上,也扎进杰森的耳膜中,让杰森一瞬间分不清,今天他自己到底是为了谁动怒的?

    但是显然,在场的人都不能够给杰森一个完整正确的答案,所以杰森只能够从殷郑的一言一行中,感受着殷郑心中真实的想法。

    但是并不够——杰森知道,眼前的男人是多么难搞,所以杰森并不愿意将自己真正的身份暴露出来,只有在说出这个身份之后,杰森觉得自己才能够找到真正的原因。

    “你难道忘了吗?”杰森似笑非笑的表情落在殷郑的眼中,显得刺眼极了,但是显然殷郑已经完全顾不上此言不刺眼,或者殷郑已经完全顾不上现在到底是在哪里,是不是应该说这些事情。

    殷郑显然在今天,因为林雪的忌日和宋荷住院的事情备受打击了。

    殷郑这个人看起来像是永远都坚不可摧似的,但是只有和殷郑最熟悉的人,才知道殷郑其实并不像是表面上面看起来的那样冷漠并且不近人情。

    其实正相反,正是因为见过从前的殷郑,后来看见冷若冰霜的殷郑,杰森几乎是不敢相信。

    但仅仅一面之缘之后,杰森就一直忙碌在工作中,至多后来真正的和殷郑接触去来,那时候殷郑尚且还不知道自己是喜欢上了宋荷。

    杰森用一种旁观者的态度一直看着殷郑,一边为殷郑并没有像他想象中的那样,因为自己的姐姐去世,而痛不欲生,一边又因为殷郑不知道珍惜宋荷而觉得十分生气。

    杰森就在这种矛盾的心情当中,艰难的挨着每一天。

    后来杰森也努力的想让自己释怀——如果殷郑能让宋荷幸福的话,殷郑能够知道珍惜宋荷的话,那么其实也不错。

    杰森看着经历坎坷之后,终于能够相守的殷郑和宋荷,尽管中间许多事情的具体发展情况,杰森并不清楚,但是对杰森这个旁观者而言,宋荷总是因为殷郑被牵扯进许多莫名其妙的事情中,甚至杰森每次见到宋荷,都觉得现在宋荷并不幸福。

    甚至有一种强颜欢笑的感觉。

    但是杰森不能就这么太过于坦率的去问宋荷,因为杰森知道,不论他询问多少次宋荷,得到的答案永远都会是:‘殷郑对我很好,我很满足现在的生活,你不要担心。’

    杰森明白,在宋荷的心中,自己始终就是一个 朋友罢了,没有人愿意将自己最难堪和痛苦的事情告诉给仅仅只是朋友的人,尤其宋荷还是这么一个倔强并且坚强的女人。

    杰森在殷郑越加阴沉的目光中忽然走神了,因为杰森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将宋荷拯救出来,并不是说身体。

    如果仅仅是针对在‘离开殷郑’这件事情上,杰森就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将宋荷的心拯救出来——不会因为生活中没有殷郑儿觉得活不下去,也不会因为想起殷郑就要痛哭流涕。

    他说句实话,还是害怕将来宋荷会有一天,离开自己,甚至是宋荷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以刚刚在病房中,面对宋荷的请求,尽管杰森心中尽管犹豫,但是最后还是没有一口答应下来的关系,

    选择权应该交给宋荷,离开或者是继续留下——杰森在心中这样告诫着自己,他不应该因为自己一时之间的冲动,做出以后让大家都后悔的事情。

    殷郑的质问仿佛还在耳朵中盘旋着,杰森像是这会儿才反应过来似的看着面无表情殷郑,但是尽管殷郑脸上看起来十分的从容不迫,但是杰森清楚的能从殷郑的双眼中看见那些一簇簇燃烧起来的火,像是要从殷郑的眼睛里面冲出来似的,气势汹汹的对着杰森。

    “这是我的事情,不论是宋荷还是林雪,和你有什么关系?!”殷郑努力保持着最后一点清醒的理智,尽量不让自己在这个情敌面前,或者说不让自己在众目睽睽下失态,他压低着声音,就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雄狮,用低沉的如同滚雷一样的声音,警告着对面对自己并不友善的敌人。

    杰森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似的,,甚至在殷郑说出这话的时候,下意识的因为觉得可笑而嗤笑了一声。

    殷郑不知道是因为杰森这样轻蔑的态度而觉得愤怒,还是因为被这一声短促的蔑笑所彻底的激怒了,总之在杰森这声短暂的气音结束之后,殷郑就觉得自己全部的理智,都被杰森这样的挑衅而销毁。

    男人觉得自己的心中就像是升起了一团火焰似的,发出‘噼啪’声,蹿上了自己的脑海中,将所有的理智全部都焚烧殆尽了。

    “我觉得你应该清楚一件事情。”殷郑眼中阴沉的像是暴雨将至的天穹似的,沉压着很多复杂的情绪,在殷郑的眼睛中搅绕起来。

    他一步一步走向杰森,然而令殷郑气恼的是,杰森像是完全无所谓似的,并没有将自己对于他的威压看在眼中,甚至就像是不知死活一般,紧紧的盯着自己的双眼。

    殷郑这一刻就像是一头怒发冲冠的狮子,在同类侵占了自己的领地之后,发出了勃然的怒意,并且试图将这个胆大包天的入侵者驱逐出去。

    但是,显然现在,怒意同样让杰森没了什么多余的理智,他看着紧紧逼压上来的殷郑,两个男人互不相让的紧盯着对方。

    殷郑看着近在咫尺的这个可恶的入侵者,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将自己要说的每一个字,用一种挤着,从牙缝齿间硬逼出来的样子,开口继续说道:“你不应该有这么强烈的优越感,你以为你是什么?救世主吗?你已经做的太多余了。”

    殷郑看不惯杰森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男人当然是能够看懂男人的眼神的,连宋荷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殷郑就已经看出来杰森对宋荷不轨觊觎的那点心思了。

    所以殷郑一直对这个每次借着宋荷去检查的时候就嘘寒问暖无微不至的男人已经厌烦到了极点。

    偏偏宋荷还要觉得这个男人是个好人——见鬼的好人。

    殷郑在心中狠狠的咒骂,他猛然揪住了杰森的衣领,将杰森原本平整的白大褂抓出许多折痕。

    “我警告你,宋荷是我的太太,你这样和教唆宋荷出轨有什么区别?!”殷郑对着杰森发出了自己最后的警告,他阴沉的眉眼中,将自己所有的气势都毫不犹豫的散发了出去,他盯着杰森像是无所畏惧的眼睛看着,说道:“离宋荷远一点,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但是今天,杰森显然已经打定了主意,没准备让殷郑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