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孩子的去留

第一百四十五章 孩子的去留

    在殷郑沉沉的威压下,就连周围的老管家和王阿姨都不由得吓的变了脸色,陈澈一直一言不发的紧紧盯着现在的局势,时刻准备着在两个人真的打起来的时候,陈澈能够保证自己第一时间上去阻止——至少保证殷郑不会再被揍两拳。

    而杰森,像是一点都没有感受到从殷郑身上散发出的这些威逼的气势,甚至在殷郑话音落下的时候,无所畏惧的挑了挑眉毛,脸上现出一种完全没有将殷郑放在眼中的无所谓。

    接着,就在殷郑彻底被激怒准备动手的时候,杰森却卡在前一刻,凑近了殷郑一些,紧紧的盯着殷郑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殷郑说道:“让我来猜一猜,今天你做什么去了。”

    杰森的眼中闪露出一种明显的十分恶意的神情,就像是手中握着一把刀,已经盯准了殷郑的弱点的时候,甚至还要提前和殷郑打一声招呼,说一句:‘我要把刀捅进去了哦。’

    果然,仅仅只是一个呼吸之间,殷郑就听见杰森说道:“你今天是去了墓园吧?也难为你,每一年都要故作深情,跑去祭奠你已经死亡的爱情。我应该说你深情吗?还是应该感谢你年年都会去祭奠我的姐姐?”

    杰森尤其是在‘姐姐’这两个字上面,着重的咬紧了发音。

    并未出乎杰森的意料,殷郑就像是忽然人掐住了脖子似的,眼瞳先是紧紧的收缩起来,然后殷郑忽然整个人的呼吸都粗重了起来,像是完全不敢置信的露出惊愕的表情,紧紧的盯着杰森发呆。

    他忽然想到了,曾经的林雪确实是说过,她有一对双胞胎弟弟,因为念大学而且还要兼职,所以很少回来。

    ——所以,林雪的双胞胎弟弟其实就是杰森和杰尼?!

    殷郑像是一时之间完全没有办法消化这么巨大的一个消息,他幽深的双眼中,原本的阴沉不知道什么消散掉了,就只剩下满满的错愕,以及因为杰森的话,而被戳到痛处的痛苦。

    在一阵极静中,杰森饶有趣味的看着面前的殷郑脸上变化的表情,甚至嘴边已经满满的显露出了明显的嘲讽的笑意,浅浅淡淡的浮现在杰森的唇角边。

    而就连杰森都没有预料到,殷郑猛的忽然暴怒起来,一把将杰森擂掼在对面的墙壁上,然后殷郑精壮的手臂紧跟着压了上来,一点都没有留情,就带着男人天生骨子里面的暴力因子。

    “你到底是从哪里知道这些事情的?!”

    殷郑现在看起来整个人都可怕极了,眼眶都是通红的,赤怒的瞪着一双眼睛,还是不相信杰森说的这件事,不相信林雪就是杰森的姐姐,比起这些,殷郑就是希望杰森不过是一个小人罢了,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多方打听知道的真相。

    但是殷郑心中分明连自己都无法欺骗——这世界上就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杰森和杰尼也是双胞胎,并且杰森还能够准确的说着这么多信息。

    殷郑知道这件事对自己来说有多么重要,所以这么多年以来,知道这件事情真相的人屈指可数,仅仅三个人——殷老爷子、陈澈和宋荷。

    男人在心中快速的筛略了一遍,然后紧紧瞪着杰森,沉声说道:“是不是宋荷告诉你的?!”

    只有……尽管殷郑也不愿意这么想,但是只有宋荷能够知道这些事情,并且有可能在苦闷的时候,告诉杰森。

    但是就在殷郑这么想的时候,他心底中忽然想起了一个声音:‘你不应该这么想,你竟然还在怀疑宋荷?!’

    但是现在,这好像就是唯一一个能够让殷郑能够接受的理由,同样也是唯一一个能够缓解一些殷郑心中痛苦的理由。

    殷郑告诉自己心中的那个声音:‘我不会责怪宋荷的,真的……’

    这就像是一个荒唐的理由和借口,殷郑非要把自己催眠进去一样。

    理所应当的,殷郑的这句话,也是彻底的将杰森激怒了。

    只见原本并没有什么反应的杰森,忽然在殷郑的牵制之下开始反抗起来,并且随着殷郑殷郑为了控制杰森,两个大男人就从动口彻底变成了动手,并且明显势头是越演愈烈。

    殷郑还记着杰森刚刚照着他脸上来的那两拳,所以这会儿动起手来,完全没有一点想着留情的余地。

    男人之间的打架都是越打越不肯服输,原本陈澈看见殷郑和杰森动手里,就立刻冲上去打算制止两个人,但是陈澈完全没有想到,她仅仅只是走了两步,就已经被殷郑发现了意图。

    “滚一边去!”

    这是殷郑这么多年里第一次这么严辞厉声的呵斥陈澈,而陈澈听见这一声命令之后,明显眼中一怔,然后按照殷郑的吩咐,回到了原本站的地方,一言不发的看着单打独斗的殷郑和杰森。

    殷郑和杰森就这样旁若无人的在高级单人间病房的外面,彼此都不肯服气对方的使,劲浑身解数的将自己的恼怒往对方的身上、脸上招呼。

    尽管这是高级病房区,入住率并不高,但是还是有一些病人和病人家属的,于是不多时,他们周围已经被一些闻声赶来的病人家属围住了,紧接着医生和护士以及医院的保安就冲了过来。

    原本围观的人看见杰森身上穿着白大褂,以为是医患纠纷,又出现了什么患者家属打医生的事情,站在旁边一边围观还一边要指指点点说殷郑的不是。

    甚至连医院安保过来拉架,一开始都是这么以为的,以至于对殷郑的态度并不是很好——尽管能够住在高级单人病房区,就说明这家人社会地位不低,但往往越是这样的人,就越应该被谴责,因为没有素质!

    安保队长让自己的队员强制将两个人分开,看了看穿着白大褂的那个人,认出了是杰森之后,对殷郑的态度就更不好了。

    “怎么回事?”安保队长对着殷郑还是一脸‘不要仗着自己有钱就胡作非为’的表情,转头就对杰森语气十分温和的问道:“杰森大夫,您觉得哪儿有不舒服的地方吗?”

    殷郑和杰森被这样仓促打断了这场单挑,一时间看着彼此的眼神中都是带着分明的凶神恶煞的眼神,两个男人也都是气喘吁吁。

    杰森知道周围的人都误会了,毕竟不愿意因为和殷郑打架上个新闻头条之类的媒体,所以尽管并不很愿意帮殷郑解释,但在考虑到自己之后,杰森还是说道:“不好意思,我和我朋友因为点事情没有控制好情绪,给你们添麻烦了,没什么大事。”

    安保队长一听,脸上还犹带狐疑的神情,在殷郑的脸上盯着看了好一阵,然后还很不放心的叮嘱了杰森一句:“杰森医生,您要是要什么事情就往护士台跑,我一会儿在那儿啊!”

    面对安保队长的好意,杰森也没有拒绝,只是一边揉着脸颊上被殷郑揍出来的淤青,一边笑着答应并且感谢了几句。

    等到人群疏散之后,宋荷的病房门口又再度的恢复了平静之后,殷郑目光冰冷的注视着杰森,冷冰冰的盯着看了好一阵儿,才开口说道:“即使你是林雪的弟弟,也给我离宋荷远一点!”

    杰森听见这话,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尽管脸上牵扯了伤口很疼,这个笑容就有点扭曲,但是殷郑仍旧从杰森那双眼睛中看到了他对自己说的这句话的满不在乎。

    殷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在这里和杰森白费口舌了,毕竟这个男人就是一个油盐不进,实在也没什么好和杰森再说的了。

    “周管家,王阿姨,你们两个回去给宋荷收拾点日常用的东西过来。”打定主意之后,殷郑就不再理会杰森了,转而扭头吩咐家里人。

    陈澈见殷郑情绪冷静下来了,这会儿也不再和杰森拧劲儿了,于是开口问殷郑:“**,孙意然怎么办?”

    “什么孙意然?”殷郑因为理解错误,并没有意识到真正发生的是什么事情,于是目露疑惑的看着陈澈说道:“孙意然怎么了?”

    陈澈一听这话就明白了刚刚电话中殷郑并没有好好听自己解释这件事情的原委始末,心中叹了一口气,继而很耐心的又再说了一遍:“太太今天突然动胎气,是因为孙意然来找宋荷了,并且把您和她的绯闻假戏真唱的告诉了太太。”

    听见陈澈说了这话之后,殷郑的脸上就是真的彻彻底底的黑了下去,甚至殷郑一时间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低声骂出一句:“这个贱人,我看她是过的太轻松了!”

    话音刚落,殷郑冲着陈澈吩咐道:“先把孙意然去家里的视频给我单独拷贝一份,然后把孙意然控制住,我这边没什么事,你再过来接我”

    陈澈答应了一声之后就转身走了,杰森听着陈澈渐远的脚步声,现在病房门口就只剩自己和殷郑两个人了。

    于是杰森也不含糊了,开口说道:“宋荷的情况不好,她的医生让我问问家属,孩子留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