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伪善

第一百四十七章 伪善

    从前宋荷以为自己的命运悲惨极了,母亲去世、父亲出轨,后来初恋情人唐祁还被苏朵抢走,自己嫁给了一个不爱的人。

    但是自从自己是真的爱上殷郑,并且以为殷郑也是爱上自己的时候,宋荷就觉得命运并非苛待她了,甚至还仁慈的能够给自己这么一个如此深爱自己的男人。

    可是在今天,宋荷却觉得一切的谎言和自己以为以为的现实都被打破之后,宋荷再一次感受到了命运给予的自己的残忍,看起来就像是命运不甘于看见宋荷可以这么幸福,于是就再一次出手,对着宋荷伸出自己残忍的手,用一把刀,深深的戳进宋荷的心上。

    宋荷只觉得疼,但是宋荷低头看看,并没有看见什么血流淌出来——这时候宋荷才知道,其实不论是命运的残忍还是殷郑的冷酷,都已经将她伤害的遍体鳞伤了。

    以至于现在宋荷浑身上下都已经没有一块好肉能让他们再对着下手,于是就只有将那些锋利的刀捅进她身体上那些看似已经结痂快要痊愈的伤口中。

    但是当这把刀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扎进来的时候,就能够发现,这些伤口其实并不是结痂痊愈的过程,而是在那些看似快要好了的痂口下面,已经成了脓包。

    所以,宋荷觉得痛的时候,并没有太过感觉到绝望——这些伤口都还没有好,无所谓。

    宋荷觉得自己应该表现出让自己看起来潇洒的无所谓出来才行,这样至少就不会在殷郑面前,显得太过于狼狈。

    “殷郑。”

    宋荷在良久的沉默之后,忽然开口喊了一声殷郑的名字,这一声让殷郑浑身不由自主的微微的僵硬了一瞬间,虽然这点反应看起来太过于微乎其微了,但是在太过于熟悉殷郑的宋荷面前,这些反应就已经是很明显了。

    宋荷甚至有一瞬间,不由自主的想:‘是不是殷郑其实也在害怕自己为此离开?’

    但是这种谦卑的想法,很快就被宋荷自己否定了,毕竟殷郑能够问出这些话,就已经证明了在殷郑心中,他的天平在不断的摇摆不定。

    如果……宋荷心想,但凡殷郑对自己有一点对自己能够超出对孩子的在意,今天宋荷就不会听见这些话。

    但是现实讽刺的嘲笑着宋荷曾经对自己的高估,并且毫不留情的把真相展现给了她看。

    宋荷觉得眼前的男人明明长着和殷郑一样的五官,但是为什么宋荷对眼前这个男人这么的陌生?这个男人似乎已经不再是自己曾经认识的殷郑,这个男人已经不是再愿意对自己展露温柔的殷郑了!

    这样想着,宋荷看着殷郑的双眼中,就已经不由得红了起来,紧接着宋荷开口说话,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是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起来了。

    “你想让我给你一个什么答案啊?”宋荷用自己那双通红的眼睛看着殷郑,并且努力的让自己不要现在就在殷郑面前哭出来,要是哭出来……宋荷觉得就真的是太没有尊严了!

    宋荷,还是孩子。

    这个二选一的问题,不知道是故意为难宋荷,还是在故意为难殷郑,这个问题不断的煎熬着殷郑的心,殷郑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被放在火上、油上煎烤。

    宋荷看着殷郑脸上纠结的神情,在殷郑注视着自己的视线中,宋荷脸上露出一点难言的苦笑,说道:“你不过就是想给自己找一个心安罢了,但是殷郑……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拿我去做那个挡箭牌,让我去承受那些困扰和愧疚?!”

    随着宋荷每说出一个字,以及一句话,到最后就几乎是一种嘶声裂肺一样的质问了。

    宋荷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刀子一样,凌迟在殷郑的心上,在殷郑越发复杂的心情中,宋荷终于忍受不住的低声的哭泣了出来。

    殷郑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所有的事情都好像被自己搞砸了似的。

    “宋荷,你冷静一点。”

    殷郑不知道应该怎么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出口,甚至殷郑觉得这些都是自己的阴影,还是不要说给宋荷一听,甚至是让宋荷与自己一起为难你。

    这会儿的宋荷完全已经开始渐渐失去了理智,甚至就在殷郑越来越沉默的每一分每一秒钟,宋荷都能够听见自己的理智在崩毁的声音。

    直到殷郑终于在宋荷期待的目光中终于开口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但是殷郑明显看到,随着自己这句话说完之后,宋荷眼中那些闪烁着希望的光,忽然一下,就像是断了电似的,一下子失去了全部的原本的明亮光泽,然后就像是黑洞一样,变得死气沉沉,毫无生气。

    殷郑心中忽然不由自主的感觉有点慌乱,他看着眼前这样的宋荷,就不由自主的想到当初最开始的时候,自己见到的宋荷,也是这样的死气沉沉的,没有一点生机的感觉。

    殷郑觉得自己今天好像真的再一次将宋荷推进了原来毫无希望的深渊之中。

    殷郑又开始语诘,但是看着眼前这个好像忽然又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的宋荷,殷郑实在是觉得有点于心不忍,于是开口说道:“我不是不在乎你,我——”

    “不要再骗我了!”

    宋荷在听见殷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像是所有的情绪都已经崩毁了似的,彻底的失去了和殷郑继续周旋下去的耐心。

    宋荷忽然高声打断了殷郑的话,一点都不留情面的,紧紧的盯着殷郑,甚至连宋荷自己都不知道,现在她的这双眼睛中,竟然明晃晃的显露出了许多明显而尖锐的恨意。

    殷郑看着宋荷眼中这么尖锐的恨意,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下子被刺痛了心脏似的,那个拳头大小似的横在自己做胸腔的肉 团,就像是忽然被外界刺激到了一般,紧紧的收缩成了一团,带着让殷郑自己都没有办法承受的痛感。

    男人脸上不由得因为这种疼痛而皱起了眉,他的双眉之间紧紧的拢鼓成一个结头,好几次张口欲言之间,又偏偏不知道自己应该到底实际上应该说点什么。

    在工作上,甚至是合作交涉上,永远言辞锋利的殷郑,这会儿反倒就像是一个失言的人一般,直到最后,殷郑也就是沉沉的叹了口气,说道:“宋荷,我仅仅只是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但是殷郑没想到的是,一向性格温婉的宋荷,今天竟然尤其尖锐,宋荷就像是最开始出现在殷郑生命中的时候那副冰冷并且尖锐的样子,将自己所有的柔软都包裹在自己强行装出来的冰冷中,带着一种漠然的气势,看着殷郑的同时,嘴角一抿之间,仅仅只是她情绪的变化,就能够将原本会抿着嘴露出一个含羞带怯的笑容,变成一个冰冷的,充满了嘲讽意味的表情。

    “殷郑,你真的是很伪善!”宋荷紧紧的盯着这个自己爱的男人,这段感情,让宋荷现在已经感觉到了一种无端的像是无法浮出水面一样,令人感觉到窒息的绝望。

    宋荷觉得自己要是再不离开殷郑,肯定用不了多久,不是自己逼疯殷郑,就是自己因为殷郑而被逼疯,甚至在宋荷看来,后者的可能明显比前者大很多。

    宋荷一点都不留情的指责和嘲意,一点都不留情面的冲上殷郑的面庞上,让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对宋荷解释这一切的殷郑,在宋荷这个彻底已经对殷郑放弃的情况下,殷郑已然明白,现在不管说什么都已经是没有一点用了。

    “宋荷……”

    殷郑语气中带着一种不知名的请求,甚至不管是从语气还是从态度上面,都带着一种极其微妙的小心翼翼。

    殷郑对宋荷开口说道:“我真的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不知道应该怎么选择,我以为你能给我一个你想要的答案。”

    “胡说!”宋荷这会儿的情绪已然亢奋的到了一个不知名的高度,所有的情绪崩毁的让宋荷就像是一个完全没有理智的人,脸上泪流满面的同时,宋荷整个人都像是止不住的在颤抖。

    “殷郑!”宋荷伸出手指在殷郑的脸上,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愤怒,宋荷这时候已经觉得自己的小腹很不舒服了,但是现在怒气上头的宋荷压根顾不过来了。

    宋荷脸上因为怒气,而整张小脸蛋看起来涨的通红,甚至宋荷的额角都已经因为高涨的怒气而爆出血管和青筋,宋荷愤怒的声音在整个房间中回荡起来:“你就是为了讨一个心安罢了,为什么不愿意承认!我为什么要喜欢上你这种伪善的男人——”

    宋荷在嘶喊的过程中,声嘶力竭的完全就像是一个没有了理智的人,她捂着自己的小腹,脸上因为愤怒和身体的不舒服而纠结成一个复杂的表情,让宋荷在这个过程中,都呈现着一种近似癫狂的状态。

    宋荷觉得自己已经要疯了,或者说,宋荷觉得自己现在彻底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