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宋荷的决定

第一百四十八章 宋荷的决定

    殷郑看着整个人的状态都已经趋近于亢奋而癫狂的宋荷,他看着宋荷眼中狂热的火光,忽然心中产生了一种因为太过于复杂而就有些难以言喻的痛苦。

    男人在心中不断的自问自省:‘到底和宋荷在哪一个部分出了问题?以至于宋荷现在竟然对他这么的排挤抗拒?’

    殷郑往前靠近宋荷走了几步,但仅仅就是这几步,也都足够让宋荷一双眼睛中持满了警惕,整个人都十分戒备的看着试图想靠近自己的殷郑。

    “你要做什么?”宋荷紧紧的盯着殷郑,在殷郑伸出手想触碰她的时候,宋荷就像是看见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似的,想都没想就伸手打开了殷郑的手。

    殷郑这回是终于被这样的宋荷弄的有些生气了,男人紧紧皱着眉头,他看着宋荷的双眸中也渐渐有隐约的怒火开始跳动起来:“宋荷,你到底想怎么样?”

    宋荷听见殷郑说的这句话,就仿佛像是听见了一个多么可笑的天大的笑话一样,将宋荷逗的瞬间‘咯咯’笑个不停,但其实这会儿宋荷已经很不舒服了,小腹熟悉的坠疼的感觉让宋荷的心口上遮着一片阴霾,在宋荷不断收紧着捂着小腹的手的时候,宋荷的脸上也不断的发白,甚至到最后,整张小脸都在不断的冒着冷汗,惨白到面无血色。

    殷郑全部的注意力都基本上是被宋荷现在完全和平时不一样的态度所吸引到了,宋荷原本的脸色就因为贫血,经常发白,所以殷郑这时候也并没有注意宋荷的这点异常,只是一味的责怪宋荷,说道:“我不过就是问问你,这个孩子留不留下,你何必发这么大的脾气?!”

    宋荷知道殷郑明明心中就不是这么样的,她也彻底厌烦了殷郑这样遮遮掩掩的态度,干脆就一点都不留情面的将殷郑心中想的,宋荷就都帮他说了。

    “殷郑,你心里就不是这么想的,为什么还是要骗我?!”宋荷停下了刚刚抑制不住的笑声,就像是瞬间收敛一样,在宋荷的脸上这时候连一点笑意都是看不到的。

    “我——”殷郑心里却是是抱有着一些私信,但是在殷郑的观念中,宋荷和孩子并不是一个对立面,为什么不仅是杰森,就连宋荷——孩子的母亲,都非要印证在她们之间做出一个明确的选择?

    殷郑渴望一个家庭,所以在殷郑看来,这个孩子的到来就是将殷郑自己心中最不能丢舍的、最为渴望的愿望完成了,所以才会因为父爱与感激,对这个孩子有着一种超乎寻常的喜爱。

    但是现在殷郑却发现,仅仅只是自己是这样的想法,宋荷完全就是和他有着相反的想法——宋荷因为孩子的到来,时时刻刻担心受怕,生怕她因为殷郑太过于关爱孩子,所以将她遗忘了。

    这种想法,从前殷郑察觉的时候,只不过以为就是宋荷没有做好当母亲的准备,甚至觉得还有一些可爱,想着宋荷竟然还能和孩子争宠。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这种不被人能够理解的想法,确实就是宋荷心中一直就无法摆脱的阴影和内心深处的恶魔。

    甚至午夜梦回之间,宋荷被梦中殷郑带着孩子离开,冷冰冰抛下自己的梦惊醒之后,宋荷常常就会一夜无眠,看着熟睡中的殷郑,然后感受着殷郑就连睡觉,都还要把自己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的温热感觉。

    每次到这个时候,宋荷就会恨不得第二天就去医院,背着殷郑先把这个孩子打掉——她太想知道了,殷郑到底是喜欢谁?是她宋荷,还是她宋荷肚子里面的小孩。

    但是每每到了天明,宋荷心中的恶魔能够偃旗息鼓一些后,宋荷就会心软,于是每天开始,宋荷就这么周而复始的,把自己困在一个无比矛盾并且痛苦的假象之中。

    孙意然的挑衅不过就是压死宋荷的最后一根稻草。

    其实孙意然这件事情放在平时,宋荷压根就不会在意,毕竟这种戏码,苏朵曾经可真的是给她表演出太多太多了,宋荷已经太习惯这种套路,要是放在没有怀孕之前,或者是没有殷郑这么宠爱自己就是因为自己怀孕的想法产生之前,宋荷就根本不屑于和孙意然生气。

    但是孙意然就是这么无比的恰到好处的出现在了宋荷的心志最摇摆不定的时候,在孙意然的刺激和暗示之中,宋荷原本最近就开始容易胡思乱想的脑子,这会儿就不由自主的想到如果说殷郑只是为了要一个孩子的话,那么她宋荷可以,孙意然就也是可以的,殷郑身边的女人那么多,就有那么多的女人也都可以……

    所以宋荷的情绪起伏才会那么大,才会一时之间因为太过于激动的情绪而动了胎气。

    这些心里话,宋荷不知道应该怎么和殷郑说,并且宋荷也知道,就算是她告诉了殷郑,印证也不会觉得这是一件大事,顶多就是安抚几句,甚至殷郑还会奇怪宋荷为什么会想自己只是想要孩子。

    所以,既然殷郑不能理解宋荷,宋荷觉得又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的将自己这些不能够被殷郑理解的想法还要告诉殷郑呢?

    所以,原本这些想在心里藏一辈子的话,今天终于在殷郑一句‘要不要留下孩子’的问题中,彻底将宋荷的情绪激荡起来了。

    殷郑仅仅只是说了一句‘我’,就被宋荷毫不留情的打断了。

    “你永远都是凭着你自己想的来猜测我的想法,你什么时候真的在乎过我真正的想法?!”

    宋荷看着殷郑,尽管宋荷并不想将这些话说的有这么埋怨的口吻,但是宋荷禁不住心中对殷郑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还是产生了一种很难过很痛苦的情绪,说话之间自然就不自觉带上了一种埋怨。

    殷郑听宋荷这么说,瞬间就产生一种根本不能够理解明白的想法,甚至于男人的脸上登时就有了一种完全不能够明白的表情,看着宋荷说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有不在乎过你!”

    殷郑觉得自己已经对宋荷很好了,因为爱宋荷,所以只想将宋荷放在一个十分安全的地方,让宋荷能够高高兴兴的过每一天,难道他做的这些就都是错的了吗?!

    一时间,两个人都因为不够理解对方的想法而开始对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和想法,宋荷只觉得殷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警告自己不要打掉孩子。

    这么一想着,宋荷脸上忽然就露出了一种冷然的表情,尽管心中并不是这么想的,宋荷在心里悄悄的对着肚子中的孩子道了个歉,然后看着殷郑,决然的说道:“既然你今天非要从我这里得到一个答案,那我就给你一个我的答案。”

    殷郑看着宋荷脸上的表情,顿时又一种不好的预感,甚至殷郑现在就想给宋荷说:‘不要了,这个答案你不用告诉我了。’

    但是殷郑又偏偏是一个天生不会退缩的人,所以尽管心中预感很不好,并且宋荷现在脸上的表情格外的冷漠,但是殷郑还是看着宋荷,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自己想清楚,决定是你做的。”

    宋荷听见殷郑这句话,心中顿时怆然一片,她感觉自己真的因为殷郑这句话,被殷郑一脚踢下了悬崖下面。

    既然如此……

    宋荷心中很快的做出了一个决定,并且在殷郑等待的眼神中,宋荷的目光也逐渐从怨怪的情绪渐渐坚定起来,好像已经完全的下了决心。

    “殷郑。”宋荷看着殷郑,脸上什么情绪都已经看不到了,现在的宋荷脸上只有一种冷漠到近乎冰冷的麻木。

    宋荷一字一句的对着殷郑说道:“我决定了,我不要这个孩子,既然它已经威胁到了我的生命健康,那我为什么要留着它?”

    到了这一步,宋荷心中觉得嘲讽的是,自己竟然还是放不下殷郑,甚至还给殷郑留了最后一点几乎。

    随着宋荷上一句话说完,宋荷紧接着就对殷郑说道:“我觉得你也是这样想的对不对?”

    与此同时,宋荷的心脏在快速跳动的时候,狠狠的收缩了一下,让宋荷猝不及防的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明,但是十分巨大的痛苦。

    “你说是不是?”

    宋荷将自己这一点小小的希望都藏在自己冷漠的面孔下面,那仅剩的一点对于殷郑而言小小的希望都随着宋荷这一句问话,轻轻的说给殷郑听。

    但是显然殷郑已经被宋荷给出的这个答案惊讶到连这么明显的宋荷留给他的唯一机会都没有发现。

    只见殷郑脸上随着宋荷话音刚落,就开始震颤起来,殷郑的整张面孔上面都带着一种明显的不敢置信:“宋荷……你竟然这么狠心?”

    ‘啪——’

    宋荷听见有什么东西碎在自己的心中,带着一切都已经来不及的绝望感,将宋荷一下彻底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