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心如死灰

第一百四十九章 心如死灰

    宋荷从前觉得殷郑是自己的救星,是自己以后生活中所有的依靠和支柱。

    但是现在她的指靠已经不远再为宋荷遮风挡雨了,甚至在宋荷最脆弱的时候,还将这些风风雨雨都降落在宋荷的头上,让宋荷一个人去支撑。

    “殷郑……”宋荷的嗓音听起来,因为一直憋着一口哭音,从而听起来无比的沙哑沉郁,嗓音不自觉的颤抖之间,宋荷看着殷郑的脸上渐渐已经失去了全部的感情。

    心如死灰,大概也就是现在宋荷这样了吧。

    真的是没意思透了。

    宋荷在这一瞬间,忽然就不愿意再继续纠缠下去了,还有什么意思呢?因为孩子就开始相互纠缠羁绊,但是宋荷要的不是这些啊!

    宋荷哦要的是殷郑真真正正的爱她!

    当心中所有的念想都已经被打碎的时候,宋荷已经不愿意再和殷郑多说什么了,毕竟宋荷并不愿意和殷郑连分开都筋疲力尽。

    “殷郑,你走吧。”宋荷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极了,她甚至都不愿意再去想殷郑刚刚说她狠心这句话,甚至宋荷已经破罐子破摔了——她狠心吗?既然殷郑这么觉得,那就是她狠心吧。

    殷郑看着宋荷,还想继续说什么,并且这样的表情也显露在了脸上。

    可是当宋荷忽然看见殷郑露出这种似乎有不同的意见,甚至是因为宋荷决定不要孩子,而试图说点什么改变一下宋荷的想法,宋荷忽然就恼怒了起来。

    “殷郑,你有完没完?”宋荷忽然收不住了自己的眼泪,在殷郑面前泪如雨下,心中所有的情绪在宋荷的大脑中搅和一团,让宋荷顿时觉得脑袋疼痛不止。

    她睁着一双还在不断流着眼泪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殷郑喊道:“最大的受害者是我!是我!殷郑你到底凭什么说我狠心?你又做了什么?你除了在我身上不断的把刀子捅进来,让我受伤,让我痛苦之外,你还做了什么!”

    殷郑震惊于宋荷忽然之间的爆发,并且在宋荷的质问中,殷郑哑然。

    但是宋荷的质问还没有结束,宋荷就像是要用这些话,用这些话中的每一个字,把殷郑狠狠的伤害一遍,才能抚平自己的疼痛和痛苦。

    宋荷泪流满面,但是看着殷郑的脸上,除过眼泪,就只剩下了满满的恨意:“殷郑,你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你的初恋、你的过去、那些环绕着你和我的危险情况,你一个字都不提,你以为这么做是为了我好吗?”

    “还有你和孙意然的事情,你以为我真的会相信孙意然那些鬼话?如果我相信的话,你觉得我现在还会愿意见到你吗?——或者说你以为现在你还会见到我吗?!”

    “殷郑,我不是傻子,我不问不是我没有感觉到,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因为爱我,愿意和我分享,或者说,我们一起承担这些。”

    直到最后,宋荷终于问出了一直藏在心中不断质疑,不断让自己心中怀疑的想法。

    宋荷紧紧的盯着殷郑问道:“殷郑,你到底爱不爱我?”

    而在宋荷这句质问之后,回以宋荷的,只有沉默。

    宋荷不愿意再继续追问了,甚至宋荷已经知道殷郑沉默的原因,所以她爬上病床,伸手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脑袋。

    殷郑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而不过片刻,病房的门又被打开了,随后,宋荷就感觉到有人在轻轻的拉扯着她捂住自己的被子。

    宋荷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杰森,一瞬间,原本以为都已经哭干了的眼泪又再度从眼中滑落下来。

    此时的宋荷就如同一个被人抛弃的孩子似的,只能用号啕大哭和泪水诉说心中难以言喻的悲痛。

    杰森仅仅只是刚一走近宋荷,就立刻被宋荷抓住了手腕,力道之大,连一向能够忍痛的杰森都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她蹲下身,伸出另外一只比较自由的手臂,紧紧地搂住了宋荷,反反复复中能够重复一句话:“没事啊宋荷,我在的,有什么事情我们都能够一起解决,你别怕。”

    杰森将这句话岔开,东一句西一句的拼补,试图让宋荷能够觉得安定一些,但她实在又不知道应该再怎么劝解。

    这个事实简直就是一个可怕的恶魔,带着要摧毁宋荷的力量降临在宋荷的身上,连杰森这种一向都不相信天命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在心中问道:‘上帝啊,你这是要彻底毁掉宋荷吗?’

    但上帝没有回答杰森的疑问,只是带着恶意的笑容,看着备受折磨的宋荷走到几乎精神崩毁的状态。

    宋荷不知道在杰森怀中哭了究竟有多久,她整个人现在几乎都是没有意识到,只能够凭借本能去躲避那些上天施予给她的折磨和痛苦。

    当宋荷再抬起头的时候,杰森看到宋荷的眼中,闪烁着近乎失智一般空洞的目光。

    “杰森……”

    宋荷好像已经自我恢复了一样,甚至连说话都听起来正常无比,连一个颤音都没发出,十分平静的看向眼中充满着担忧的杰森。

    忽然,只见宋荷毫无预兆的抿着嘴轻轻笑了一声,似乎是已经彻底接受了命运给她的不公允,她对杰森说道:“我想好了。”

    杰森看着这么平静的宋荷,即使她脸上的表情再怎么淡定,杰森也都知道,并不是这样的,宋荷心中不平静——她还一直攥着杰森的那只手像是在用着全身的力气一样,紧紧的收拢着,捏的杰森都觉得她的手腕青白,带着血液不流通的麻木。

    杰森似乎有预感,她刚准备开口说点什么,就被宋荷打断了,宋荷的脸上露出一种虚幻的笑容,说道:“我要和殷郑离婚。”

    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就已经决定了宋荷和未出生的孩子的命运,以及宋荷和殷郑未来的命运。

    杰森清楚现在的宋荷是没有任何理智的,她只是遵从本能的去趋利避害,想尽可能的减少一些自身的痛苦,但是杰森是有理智的,他现在十分肯定,不能让宋荷这么做。

    “宋荷,你听我说。”

    杰森试图和宋荷沟通一下:“你现在不要做决定,这件事太仓促了,你肯定没有准备好的,就算是要离婚,也不急于这一时,你再好好考虑考虑,行吗?”

    随着杰森的话音落下,宋荷就好像一个要糖果吃的孩子并没有得到允许,吃到心心念念的糖果一般,脸上瞬间变了颜色,就连那双原本看似波澜不惊的眼睛,都瞬间迸发出激烈反抗反抗的光芒。

    “不,不是的。”宋荷试图说服杰森听从自己的决定:“我很冷静,我真的想好了,我要离婚,我不想在让殷郑和我有一点瓜葛了!”

    杰森看见,宋荷的眼中那些激烈的近乎疯狂的光芒中还有挣扎,她瞬间明白了宋荷的意图——宋荷就是要这样不断的自我暗示,自我催眠,才能够说服自己,放弃殷郑。

    但同时,让杰森束手无策的,是他毫无能力,能够去说服现在已经彻底失去理智的宋荷了。

    宋荷见杰森沉默下来,以为自己说动了杰森,她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看着杰森的眼睛中都充满了无比的认真:“我不会后悔啊,为什么要后悔,离开……离开殷郑,我就能够解脱了……”

    “真的……能够解脱了……”

    但宋荷说着说着,又忽然哽咽起来,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明明已经决定好了的事情,但是为什么,说给杰森听的时候,自己的心竟然感觉到一种仿佛是要被撕裂开的疼痛?

    宋荷觉得自己要疯了,或许真的疯了才好,才不会在这种现实和幻想中游移不定,徘徊不前。

    “宋荷,不要这么说。”杰森打断了宋荷不断重复,与其说是说给杰森听的话,还不如说是她自己催眠自己的话,杰森轻轻的搂抱住宋荷,道:“你现在需要好好睡一觉,等你睡醒了,想说什么都可以,我都听你说。”

    甚至杰森还一边回忆着从前她的保姆哄她睡觉时候的动作,抱着宋荷,手掌贴在她的后背上轻轻的有节奏的拍打着。

    宋荷却是是累了,从昨天到现在,她内心没有一刻是轻松过的,于是,宋荷也真的就随着杰森的拍哄,渐渐情绪安静了下来,像个孩子似的,一开始极度不愿意配合而大大的睁着眼睛,到最后终于是扛不过睡意,闭上眼睛睡去了。

    杰森一直等到自己的胳膊都酸麻了,在确定宋荷彻底熟睡之后,杰森才敢站起身,脚下极轻的,不敢发出一点声响的离开了宋荷的病房。

    杰森努力的极轻的关上了宋荷的病房门,随后,一声叹息,沉沉的从杰森的口中倾吐出来,杰森不知道自己应该对宋荷和殷郑这件事抱着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但是杰森明显的很清楚,自己的心中,除了一点跃跃欲试之外,杰森更多的是担心宋荷的心理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