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五十章 针锋相对

第一百五十章 针锋相对

    宋荷从前从来没有觉得殷郑时间很多,是很闲的,但是自从昨天和殷郑不欢而散之后,今天几乎不到十点的时候,宋荷就看见殷郑推开了病房的门,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走了进来。

    甚至在殷郑走进门的时候,宋荷都不由得有点疑惑——到底是殷郑脸皮太厚,还是昨天的事情不过就是自己的一个臆想?

    但显然,宋荷精神状况还没有崩溃到彻底出现幻觉,所以当殷郑坐在宋荷病床边不远的沙发中,并且和她一句话都不说的时候,宋荷就知道昨天她和殷郑的争执,肯定是绝对存在过的。

    毕竟这无与伦比的尴尬气氛,就已经够让宋荷明白过来了。

    但是殷郑却好像又并没有生宋荷的气,因为到了中午的时候,殷郑甚至还放下了手里的工作,看着宋荷问道:“你中午想吃什么?”

    明明昨天还是针锋相对的两个人,一夜过去之后,就连宋荷都有点不敢相信殷郑竟然还能够这么心平气和的和自己说话。

    宋荷昨天也吵累了,毕竟现在宋荷的身体不好,总是这么吵架,宋荷知道自己的身体也受不了,毕竟宋荷虽然告诉殷郑自己决定不要孩子,但是宋荷也已经和肚子里这个没有出生的孩子约定好了,所以孩子是会留下的。

    但是显然松鹤已经决定好了,这个孩子是不会让殷郑知道的,甚至宋荷已经在心中开始规划起离开殷郑的事情。

    宋荷不愿意把自己的一生都浪费耽误在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身上,并且还要为这个男人付出自己的一生年华,即使宋荷有时候也会扪心自问自己这样是否是太过于自私了,但是几番思量之后,宋荷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

    但是现在,殷郑毕竟是先和自己说话了,宋荷也是在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再和殷郑大吵大闹一场,她太累了,一点心思都不想浪费在这种让自己伤筋动骨的事情上面。

    “带我出去吃吧,我不想在医院待着了。”宋荷想了想,还是对殷郑这么说了,毕竟在医院待着这几天,宋荷觉得心里挺压抑的。

    殷郑没想到宋荷竟然会说和他出去吃,但是还是很快就答应了。

    宋荷坐进殷郑车上的副驾驶的时候,感觉好像上回坐在殷郑副驾驶上面的时候还像是昨天一样,但是今天宋荷坐着,总觉得哪儿哪儿都不对劲。

    于是宋荷基本上从坐进殷郑的车里之后,就一直没有出声,宋荷也找不到什么想说的话,直到殷郑先对松鹤开口了。

    “你彻底想好了吗?”

    殷郑提出了一个宋荷很不想听到,也很不想聊到的话题。

    “昨天不就已经想好了吗。”尽管宋荷心中情绪很复杂,但是宋荷还是伪装着自己,让自己看起来就像是漫不经意一样的,说出了这句话。

    “吱——”轮胎摩擦着地面响起了尖锐的摩擦声,宋荷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前倒去,然后在殷郑猛的将车刹住停靠在路边之后,宋荷只觉得自己被身边的男人有力的双臂捞着坐直了身体,然后这个男人就以一种十分迫人的气势威压了过来。

    宋荷的双眼中顿时溢满了恐惧的神色,这种神情刺痛了殷郑,也激怒了殷郑。

    他们之间若即若离,时好时坏的感情让殷郑心惊胆战,甚至昨天在睡前他都不由自主的担忧,会不会一觉醒来,宋荷就会已经离开,所以殷郑才会把公司的公事带到医院去处理,其实说白了就是为了看着宋荷罢了。

    宋荷以为自己把想离开的心思藏的很好,但是殷郑毕竟能管理殷氏这么长时间,观察能力和洞悉人心的本事,可不是一般二般的厉害。

    殷郑在担心宋荷会离开的忐忑中几乎一夜无眠,他的脑袋里面一会儿冲进来自己和宋荷的过去,一会儿又冒出来杰森对宋荷的殷勤,这种忐忑不安的情绪彻底被无限的放大,他觉得今天宋荷突然提出来要和他出去吃饭,其实就是宋荷要离开自己的前兆。

    “你怕什么?”殷郑凑的更近了,在嘴唇若即若离的碰触之间,他发出沉郁的声音,质问宋荷,道:“是我对你不够好?你为什么还怕我?!”

    面对殷郑的质问,宋荷此刻却无心顾及,她满脑子都是殷郑始终不会顾及她的身体状况,和她在一起就是因为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这种想法,于是,很快的,宋荷的双眼中,除了恐惧,更是蒙上了一层厌恶。

    而在宋荷始终保持的沉默中,殷郑终于耐心告罄,他将宋荷的娇软的身体禁锢在座椅之间,然后不断靠近宋荷,试图擒住那两瓣嫣红的唇。

    “你要这样强迫我吗?!”

    忽然,宋荷像是受不住了似的,双眸之中涌出许多泪水,看着不断向自己迫近的殷郑大声的喊了出来

    宋荷的话成功的阻止了殷郑下一步的动作,并且为宋荷现在已经这样抗拒自己,而惊愣。

    “强迫?”殷郑将身体撑起一些,附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在座椅中默默的泪流满面的宋荷问道:“为什么……是‘强迫’?你和我是名正言顺的夫妻!”

    面对殷郑的疑问,夏难啊只是艰难的扯起唇角,露出一个讽刺绝望的笑容,她原本最是明亮的那双眼睛,此刻被泪水浸染,充斥着无尽的痛苦与哀伤。

    这个充满了讽刺意味的笑容,不知道是在讽刺殷郑,还是宋荷对于自己的自嘲,或者二者都有。

    “你什么都不记得,就会把痛苦留给我。”宋荷哽咽的声音幽幽的流淌在安静又充满了悲伤氛围的车厢中,她慢慢调转着视线,终于肯正视殷郑,开口道:“哦?夫妻?”

    尽管宋荷现在满脸泪水,但是回以殷郑的话却带着一种刺耳的嘲讽:“你现在记得我们是夫妻了?我以为你心里就只有你的孩子!”

    ‘孩子?’殷郑飞快的在脑海中想着宋荷这话的意思,很快就露出一种十分不能够理解宋荷的表情,粗声粗气的说道:“你为什么就非要在你和孩子中画这么一个清晰准确的分界线?孩子是你的,也是我的,我当然在意!”

    殷郑觉得自己不过就是人之常情罢了,自己想要拥有一个圆满的家庭,明明可以帮助殷郑完成梦想的宋荷,却偏偏就要在这个时候钻牛角尖,甚至是放弃孩子。

    尽管殷郑还记得杰森说的那些话,但是殷郑多少也是抱持着一种怀疑的心态——宋荷的身体和贫血这种事,真的会有这么严重的影响?

    一夜未眠,殷郑这会儿忽然感受到大脑太阳穴‘突突’跳动的疼痛,这让殷郑不由自主的拧紧了眉头,看起来就像是十分不耐烦的样子。。

    殷郑深邃而内敛的双眸中明显的露出怒意,他完全不敢相信,宋荷竟然是这么的钻牛角尖!

    宋荷明显看到了殷郑眼中的神色由惊讶变作茫然,随后是分明的震惊,到最后就是明显的厌烦,她脸上讽刺的笑容更大了一些,眼中的绝望也更多了。

    宋荷声音冰冷的问道:“那我呢?你有没有想过,我会因为这个孩子,在生产的时候面临什么危险吗?你有没有想过,我会因为这个孩子在生产的时候死去?!”

    宋荷的情绪又一次开始不由自主的激动了起来。

    随着这一声询问,片刻之后,宋荷就感受到了身上的重压和威迫都消失了,殷郑已经规规矩矩的坐回了驾驶位置上,正满面歉疚神情的看着她。

    “别这么看着我。”宋荷也一同坐了起来,她又将目光投向车外,不肯去和殷郑对视,甚至拒绝殷郑的歉意。

    而这一次,殷郑再不敢强迫宋荷了。

    “对不起……”良久,殷郑低沉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像是拿着一块石头在地上来来回回的搓磨,发出了无比沙哑的音色。

    宋荷觉得自己的心口像是被扎入一把绣花针一样,不足以致命,但是这种痛楚,随着宋荷每一次呼吸,每一回看见殷郑,都会觉得一种绵密的疼痛,椎心蚀骨。

    “没什么对不起的。”宋荷像是厌烦了窗外的那些景色一样,终于回过头来,目光对向了殷郑,四目相对之间,宋荷卷起嘴角,露出不以为意的笑意。

    随后,殷郑就听见宋荷清清淡淡的声音,飘进他的耳朵里面。

    “我们结婚,本来就是一桩交易,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

    所谓文字能杀人,语言最诛心,宋荷觉得自己心胸狭窄极了,她咽不下那一夜的气,就非要在今天,在殷郑最清醒的时候,让殷郑也明明白白的体会一把。

    她看向殷郑,眼睛中出现的不是男人俊朗且五官深邃的面庞,而是昨天宋荷看到的,是在大骂着自己自私的殷郑。

    宋荷现在已经分不清楚殷郑到底是在说实话还是在说假话,猜来猜去真的太累了,宋荷觉得自己已经不像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