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你同我痛

第一百五十一章 你同我痛

    变得不像自己——这是宋荷最不能够接受的事情,甚至宋荷最害怕的事情还想也开始发生了。

    宋荷害怕自己因为爱上一个男人,最后委曲求全自己。

    两个人,明明相爱,却非要一次又一次的相互试探,试探他是爱自己还是爱孩子,试探她会不会离开自己的身边。

    殷郑沉默下来,他周身都萦绕着一种沉郁的低气压,但宋荷仿佛丝毫不受干扰,也并不怯畏于这股从殷郑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

    也不知道究竟时间过去了多久,或许仅仅只是几个呼吸之间的差距,又或许是很久,宋荷终于打破了沉默,说道:“把车门锁打开。”

    说这话时候的宋荷,脸上已经没有了泪意,只是语气之间尽是疲累。

    殷郑几乎是立刻回应了宋荷的话:“你要去哪里?”

    男人那双向来幽深镇静的双眸中布满了防备与警惕,一下就将宋荷心中最后的防线击溃了。

    “我去哪里需要一五一十向你报告吗?”宋荷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火气,她并不想和殷郑吵起来,但语气听起来依旧十分生硬:“殷郑,你一定要这么霸道吗?”

    吵架往往都是开始于不肯服输的一句压一句,殷郑和宋荷也没有例外。

    殷郑像是被‘霸道’这个词彻底激怒了,他眼中飞快的闪过各种情绪,却最终让宋荷看清的,是一种无言的阴厉。

    殷郑说道:“我要是真的霸道,就不会只问你去哪里,而是现在就开车,把你带回去绑在床上,一日三餐我喂给你吃,不允许任何人接近你。”

    那种阴测测的,被男人压抑着的语气,无端就让宋荷心中快要凉透了。

    宋荷也是一个倔强脾气,她看着面前的殷郑阴沉的脸色,故意挑衅似的,抬起了下巴,脸上有一种真实现实的冷漠。

    “殷郑,你痴心妄想什么呢?”宋荷语带嘲笑,尾音扬起的音调里,是将这句反问句变成肯定句的转折。

    宋荷双眸中的神光微沉下来,语气也极为肯定,她说:“我迟早会走,总有一天,会走。”

    ‘走’这个字就忽然像是一把利剑似的,不仅戳进了殷郑的胸膛中,他觉得还戳进了自己的眼睛里。

    不然此时的殷郑为什么竟然会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酸涩感,让他感受到之后,甚至眼眶发热。

    但殷郑从不会如此轻易就将决定自己和宋荷的未来的把控权交出去,尽管现在殷郑也没能占到什么上风,但至少势均力敌的……互相伤害。

    宋荷要走,殷郑不肯,于是相互拉扯之间,彼此握在手的武器,就毫不留情将对方一次次的捅了个对穿。

    以至于现在,殷郑与宋荷两个人,浑身上下密布着对方留给自己的伤口,浑身浴血。

    殷郑攥紧了汽车的方向盘,整条手臂上青筋暴露。

    随后,殷郑忽然沉笑了一声,眼中闪烁着阴沉而危险的凶光,但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却又意外的,语调温和。

    殷郑望向宋荷说道:“你大可以试一试,我会打断你的腿,让你哪里都去不了。”

    那一瞬间,宋荷觉得殷郑疯了。

    宋荷和殷郑陷入了一种难以言明的沉默中,安静的车厢之中只剩下两个人彼此频率不同的呼吸声。

    忽然,宋荷动了。

    她像是被这种沉默击溃了最后一道心理防线,不断的去扳打开车门的开关,但是车门仍旧是纹丝不动的紧 合着,挡住了宋荷离开的去路。

    “殷郑!!”

    在努力尝试数次之后,宋荷终于力竭,她绝望的看着那扇强行将她和殷郑放在一起的车门,随后恼怒的回过头,怒视着殷郑喊道:“你还要干什么?你到底要把我逼到哪一步,你才能觉得满意?”

    殷郑从没有见过宋荷情绪起伏这么大,这几乎是认识宋荷以来,她第一次用这样仇视的目光和敌对的态度面对他。

    几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宋荷和殷郑,就成了这种分开就互相牵挂,但是在一起又彼此痛苦的地步。

    殷郑伸出手,可摊开的手掌还没有伸到宋荷面前,就被她狠狠的一掌打开。

    ‘啪——’

    拍打声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与其说是拍在了殷郑的手上,还倒不如说是打在了殷郑的脸上,响亮、干脆、果决。

    这让殷郑顿时失去了理智,那些怒火‘轰’的一下高涨起来,冲破了殷郑的防线,几乎是以一种无比迅猛的势头,冲出来,毫无理智的涌入殷郑每一根血管与神经中,将他全部的理智焚烧殆尽。

    “那你又要把我逼到哪一步?”殷郑看着现在已经如此排斥她的宋荷,心中无比难过,像是被千刀万剐一样,甚至,殷郑觉得,真正的千刀万剐都会比现在遭受这种心灵上的折磨来的更好一些。

    殷郑黝黑的瞳孔中,像是酝酿着一场雷电暴雨的中心,尽管平静,但宋荷直视着,就觉得心中无端不安。

    他们相互相互质问彼此,但对于对方的质问,又始终自己都无法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所以宋荷只能逃避,而殷郑则是用他一贯的手段,强迫着将自己和宋荷捆绑在一起。

    这是一个注定没有结果的争吵,尽管宋荷和殷郑都心知肚明,但是却都无法控制自己,将全部的坏脾气都展露出来,然后刺伤对方。

    “宋荷,你还要我怎么做?”殷郑那双看似波澜不惊的双眼之下却又是压抑着那些惊天翻浪的情绪,他看着宋荷,甚至希望宋荷能够给他,或者说是他们两个人,指出一条明路来:“我因为你,任何一个正常的父亲都会盼着一个有自己血脉的孩子诞生,这难道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

    殷郑不能决定自己的原生家庭,所以殷郑就只能努力的把自己的家庭过好才行,他想要一个幸福美满的一家三口的日子有什么错吗?为什么宋荷就非要苦苦逼着自己在她和孩子之间做出一个选择?难道他和宋荷就不能拥有一个孩子?

    于是,毫无办法的殷郑只能苦口婆心的说道:“任何家庭,结婚之后丈夫和妻子都会期待一个新的生命来到自己的家庭中,不是吗?”

    殷郑说到这里,顿了顿,尽管心中无比希望宋荷是这样想的,但是殷郑还是带着一种试探的目的,往后接了一句:“我只是第一次做父亲,很期待这个孩子而已,并没有重视孩子超过重视你。难道我和你就不能有一个孩子吗?”

    宋荷原本是不想再回应殷郑一句话的,但是殷郑似乎天生就有这种能力,对于殷郑没说出一个字,宋荷眼中就多出一分绝望。

    直到最后,殷郑那句带着试探意味的询问,落进宋荷的耳中。

    “为什么要有孩子?”宋荷忽然失控一般的大声反驳道:“为什么你说我们要留下孩子就要留下?既然你已经想好了,又为什么还要来问我,作出一副尊重我决定的样子?!”

    这一刻,宋荷早已经泪流满面,在殷郑的注视下,双眸泪光粼粼。

    她几乎快要咬碎了一口白牙,糯米似的小巧的牙齿在她的下唇上留下清晰的牙齿印记,甚至有些地方已经因为宋荷太过于用力,而磕破了。

    “殷郑,我宁可不做你的妻子,我也不要这一辈子就和一个只看重孩子的人一起生活!”宋荷拧着双眉,她胡乱的抬起手将脸上的泪说擦掉,带着一种赌咒发誓一般的语气和殷郑说道:“我不会留下这个孩子!绝对不会的!”

    殷郑几乎是不敢相信,这样的话会是宋荷说的出来的。

    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算是足够体贴宋荷了,恨不得把宋荷放在温室中,或者是把宋荷保护在自己的怀抱中,让宋荷对外面的风风雨雨一无所知,这样才能够每一天都过得幸福。

    但是,他千算万算,就是完全没有想到,宋荷不要这样,甚至是不屑于过这样的生活,宋荷就要自己去感受风雨,就是要在给殷郑看见家庭和和满满的希望的时候,然后把一盆冷水从殷郑的头上浇下来!

    “宋荷,你太让我陌生了……”

    殷郑眼中忽然沉寂了,那种隐藏在眼底的喧嚣也都一同寂静了下来,带着一种绝望的情绪,满满当当的填满了殷郑的一双眼睛里。

    这让宋荷都无法再去直视殷郑。

    她努力试图告诉自己,自己并没有那么爱殷郑,努力说服自己不要被殷郑现在看似痛苦的样子欺骗了双眼,殷郑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孩子,宋荷一点都不愿意去想起曾经殷郑对她的温柔和体贴,那都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但是现在越想恨殷郑,出现在宋荷脑海中的殷郑的样子,始终都是那个尽管在外冷酷,可是对自己一直很好的殷郑。

    宋荷想,她的人生,怎么就忽然这么艰难了呢。

    尽管心中思绪万千,但是宋荷脸上始终是一副冰冷而没有人情味的表情,她忽然稍稍偏开了一点头,歪着脑袋,看着殷郑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