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打赌

第一百五十二章 打赌

    对于宋荷忽然这样莫名的并且是毫无预兆的露出的笑容,殷郑非但没有因为宋荷终于笑了而感到一些轻松,甚至是更沉重了,因为宋荷从来没有对他露出过这样冷漠并且古怪的笑,一次都没有过。

    面对这样的一个笑容,殷郑心中忽然惴惴不安起来,他忽然感到彷徨——现在的宋荷到底在想什么,宋荷她到底是想要什么?

    殷郑在心中自问,但是并没有自答上来。

    他忽然有一种对宋荷,以及对自己和宋荷之间的感情,前所未有的感觉到迷茫,殷郑现在甚至都不敢肯定,自己是否是真的懂宋荷,但是现在,显而易见,这是一个否定的答案,

    殷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宋荷总是执着于将孩子和她自己区分看成两个独立的个体,甚至因为自己最近表现出关心在意孩子而上升到怀疑自己对她的感情。

    感情最经不起猜忌,饶是无坚不摧的如殷郑这样的男人,在宋荷日复一日的猜疑和反复中,都有些觉得疲惫了。

    男人甚至都不知道,他自己还能支撑多久,只要一想到这里,殷郑就感觉到自己那颗心脏总会冷不丁一滞。

    殷郑自问,他这一辈子活到今天,生命中仅有的最重要的三个女人,如今只剩下宋荷在身边,生死是最无能为力的一件事,所以在母亲和林雪去世之后,殷郑后悔莫及中才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殷郑知道,他是一定不会放任宋荷离开自己的——宋荷是他黑暗冰冷的生命中,唯一愿意,也是唯一能够温暖他的热。

    他看起来高高在上,但是仔细数一数,好像什么都已经拥有的生命中,似乎又是什么都没有。

    亲情——殷郑只要想到这个词语,就忍不住想要发笑,至少在殷家,他从未感受过什么是真正的亲情,殷家就像是一个等级森严的旧社会,他的爷爷忙着在儿孙之间不断制衡,他的父亲曾经忙碌于不同女人的床榻,他的后妈和弟弟对他拥有的东西豺狼虎豹一样眼睛放着绿光一样觊觎着。

    正是这样一个物质富裕但是精神和感情上双重贫穷的原生家庭,造就了殷郑铁石心肠的性格,他步步为营的生活注定是让他没有办法轻易相信一个人,甚至母亲和林雪的去世,已经让殷郑对亲情和爱情有了一种绝望。

    直到宋荷走进殷郑的生命中,殷郑先是冷眼旁观着,但是宋荷用她最真挚的感情打动了殷郑,殷郑仅仅只是稍微感受到了一点温暖之后,就知道自己不能放开宋荷了。

    但是现在,唯一可以温暖殷郑余生的光与热,都即将熄灭了,甚至凶手就是给他希望的那个女人。

    殷郑分明的感受到心中除了爱之外,还有怨恨,这两种极端的情绪在殷郑心中搅成一团,让殷郑时而心疼宋荷,又时而恨不得把宋荷从社会中彻底抹去,被自己彻底占有。

    “你笑什么?”殷郑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毫无涟漪,他侧过头看向宋荷嘴角边那已然高高悬挂起来的冰冷并且涵盖了嘲讽之意的笑容的同时,感受着自己的心其实也在一点点的冷去。

    “笑你。”宋荷言简意赅的说道,但同时也在心中紧紧的跟着补了一句说:‘也在笑我自己。’

    殷郑没有明白这两个字的真正意思,于是问道:“什么?”

    这回,殷郑抛出的问题没有得到立刻的回答,宋荷落在殷郑脸上的目光突然恍惚了一瞬,不知是不是殷郑的错觉,他似乎还从中看到了温柔之意,但很快,这抹让殷郑期待的温柔便从宋荷那双明亮的双眼中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她清秀妍丽的脸上,显露出的清晰的嫌恶之色。。

    宋荷伸出手,纤细的指抚摸上殷郑下巴上凌厉的线条,冰凉的指尖就像是一抹锐利的刀锋,在殷郑的颌骨之间游走,慵懒的动作中,是一种宋荷少有的妖冶妩媚。

    窗外 阴沉的光线透入轿车中,为殷郑俊朗的五官施加了一种隐约而模糊的温柔,宋荷心中留恋几分,也知道,仅仅只能是这一点时间了。

    宋荷知道,自己和殷郑最大的鸿沟就是在于,殷郑渴望的是家庭,而自己渴望的是眼中只有她一个人的殷郑,这听起来很矛盾,但是宋荷明白,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迟早……迟早宋荷就会违背自己和宝宝的约定。

    宋荷痴痴看着殷郑,在不断拉近的距离之间,感受到自己的呼吸和殷郑急促的呼吸渐渐的融为一体,像是马上就会有一个缠绵的吻了,她才终于肯回答殷郑的问题:“我笑你,愚蠢透了!”

    宋荷的脸上猛然露出一个凌厉的眼神,眉间眼角都像是被山巅上最冷的冰雪覆盖,没有一点对于殷郑的留恋,仿佛他们天生就是一对敌人,生来相遇,就是要像现在这样,用极端的手段,伤害对方。

    或许相遇是对的,又或许是错的。

    宋荷现在不愿意在意、纠结这个问题,她只想赶紧离开殷郑的视线,所以她必须要让殷郑彻底的为她感到绝望。

    那只原本摩挲在殷郑下颌骨线条上的嫩白的手指忽然牵掐住了殷郑的下颌,宋荷以前所未有的强势姿态,漂亮的眉眼中凝聚起沉沉戾气,直视着殷郑。

    “别对我白费心思了。”宋荷努力想让自己想点殷郑坏处,但是越是这样,就越想到的是像一座巍峨的大山一样,挡在自己身前,给予自己保护的殷郑。

    能给她安全感的殷郑,愿意温柔对她的殷郑……这简直让宋荷太过于留恋了。

    可宋荷知道,已经错的太多了,歧路走得太远,不论是对自己还是对殷郑而言,都不是一件好的事情,所以她只能伪装坚强,假装自己根本就不屑一顾。

    “殷郑,从一开始我们不就是各取所需么?我不过就是为了利用你,帮我斗垮苏雯苏朵,把曾经伤害我的人都狠狠整治了。”宋荷狠下心肠,试图让她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更冷漠一些,“你就这么爱我的啊?心甘情愿肯给我当枪使……那既然这样……”

    宋荷又露出一种无辜思考的表情,但很快,她又开了口,言语之间恶意满满:“既然这样,只要你说你愿意我把孩子打掉,如果你做得到,我就相信你爱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

    ‘对不起啊宝宝……’

    宋荷强装的冷漠和恶毒像是一扇屏障,挡住她真正的内心,她在心中痛哭流涕,为自己的自私。

    出乎宋荷预料的,是殷郑在宋荷做完这一切之后,并没有表现出很明显的怒意,甚至是平静的过分。

    但很快的,宋荷就知道了真相。

    殷郑不是毫无感觉,也不是很平静,甚至是因为太过于气怒,到了一个殷郑从未有过的怒意高度,反倒是会显得冷静。

    殷郑在宋荷说完话之后,什么都没有说,他只是转过头,松开了禁锢宋荷的双臂,然后踩住了油门,瞬间,轿车就毫无预警的冲上了行车道。

    宋荷甚至因为轿车发力过猛,而狠狠向前面撞去,这一次,宋荷结结实实的撞上了挡风玻璃,再也没有殷郑伸出手,用他干燥又温暖的手掌帮她挡住额头上的撞击。

    可这会儿,宋荷显然顾不上伤怀,因为她分明的看见,仪表盘上面,殷郑轰下油门带来的汽车时速——这并不是一个正常的起步时速,能够在路上出现的车速。

    “殷郑!”宋荷快速的抬起头,看着殷郑直视前方,冷峻的侧颜,大声喊道:“你疯了是不是?!”

    殷郑没有回答宋荷,他仍旧是死死踩着油门,掌控着方向盘,任由他们坐的这辆性能极好的小轿车像疯了一样往前直冲,开出一种飙车的速度。

    “殷郑!!你发什么疯?!”宋荷不敢去碰殷郑的方向盘,于是她只能试图以自己的声音唤回殷郑的神智,但是显然,宋荷刚刚给予殷郑的刺激太大了,以至于这会儿,殷郑几乎是带着一种决然的气势,要和宋荷有一个彻底的了断。

    “宋荷,我们来打个赌。”

    与殷郑疯狂的车速不同的,是他的声音,平稳而冷静,要是仅仅只听声音,根本就听不出来这会儿的殷郑已经把他驾驶的轿车开出了飙车的时速,在公路上像是一个发疯似的在车流中穿梭。

    宋荷脸色惨白,并没有接话。

    殷郑目视前方,一点余光都没有留给宋荷的说道:“今天要是我死了,你自由。你死了,就是我自由。要是你和我都死了……”

    一声轻浅的呵笑声从殷郑的鼻腔喉间散发出来,冷冷清清的飘散在气氛紧张的车厢中,宋荷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她知道殷郑没说完的是什么。

    ——要是你和我都死了,就一死了之,也算是放过了彼此。

    仅仅三句话,就已然将殷郑心中的绝望淋漓尽致的展现在宋荷眼前。

    宋荷哑然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这一瞬间宋荷甚至都感觉不到飙高的车速在危及她的生命,仅仅只因为男人流露出来的绝望,而心生闷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