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独占欲

第一百五十三章 独占欲

    她已经知道了殷郑看似面无表情的脸孔下面,压抑的痛苦和失落,这个男人,最开始遇见的时候,是多么的高傲,像是一切事情都不放在眼里,带着一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凛然气度,踩在商业圈中称王称霸。

    但是现在,竟然因为她——宋荷,而说,我们来打赌。

    自己究竟给殷郑带来了多大的痛啊,才能让这个自尊自傲的男人,说出这种将我们的未来交给命运的话。

    生死有命,听天由命。

    在宋荷恍惚之间,忽然,应该是在面临危险而格外敏感的第六感的提醒下,宋荷猛的醒过神来,当她回神之后,几乎是就要立刻惊叫出声——前面不远处,大概两百米的距离出现了一辆大型货运车,而殷郑驾驶着轿车,丝毫没有一点想要避让的意思,甚至连脚上的油门都没有松开。

    “——殷郑!!!”

    宋荷猛然间尖叫出声,随着声音发出的一瞬间,眼泪再也隐藏不住,汹涌的从眼眶里面奔涌而出。

    她看着殷郑带着一股绝然的气势,奋不顾身的驾驶着身下的车往前冲,而宋荷眼中,此刻就只有殷郑冷若冰霜的脸庞,以及他忽然转过眼,目光灼灼的看着宋荷。

    殷郑蜷起唇角,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对宋荷说道:“你不猜猜结局吗?”

    同生还是共死,或者……你死还是我亡?

    宋荷已经来不及去想殷郑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只能感受着车子飞快的时速,和眼前越来越近的货车。

    殷郑的声音始终盘旋在她耳边,令宋荷在感受到死亡降临的恐惧之间,忽然生出一种不舍——不是恋世,而仅仅只是不舍,这应该是她最后一次听到殷郑的声音了吧。

    “——不要!!”

    宋荷猛的积蓄起力量,大声喊道:“我不想要你死!!!”

    这是面临生死存亡之间,宋荷对殷郑说的唯一一句真话,也是唯一一次如此坦荡直白的将自己对于殷郑的爱意剖现出来。

    ‘我和你的结局?’

    宋荷在大喊之后,忽然松出了一口气,仿佛一直以来压抑的和介意的,都已经得到了解脱。

    她最后看了一眼殷郑,从眉毛到下巴,从肩膀到手臂,每一个地方都认真而快速的看了一遍,随后她闭上眼睛,在汹涌滚落的泪水之间,露出了一个安静而恬然的笑容。

    失去了视觉之后,车子飞速的移动感觉更加强烈,但是现在的宋荷却一点都不害怕了。

    ‘为什么要害怕?’宋荷在心中反问自己,‘殷郑在这里啊。’

    只要殷郑在,她就能够什么都不畏惧,因为她知道,殷郑能像一座巍峨的大山一样,容她依靠,给她庇护。

    宋荷闭上眼睛,等待着预期来的撞击和疼痛……

    撞击和疼痛没有来,宋荷闭上眼睛没有看到,当她大喊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殷郑眼中流露出了一种煎熬与矛盾。

    但是就在最后一个时机的时候,殷郑还是猛的一下把油门松开,狠狠踩住了刹车的同时,有力的双臂转开了方向盘,将自己的车切进旁边的车道上。

    猛然之间,宋荷听见耳边响起橡胶轮胎摩擦地面的尖利刺耳的声音,还有无数车流中的喇叭此起彼伏的声音。

    猛烈的摩擦声之后,宋荷在颠簸里再次向前冲去,但这次,宋荷撞上的不是坚硬的车窗玻璃,而是一面柔软又干燥温暖的手掌心。

    是殷郑的掌心。

    宋荷睁开眼,在两汪眼泪之后,她看向殷郑,尽管泪眼婆娑模糊,让她看不清殷郑的表情,但是现在宋荷已经完全顾不得管这些。

    尽管殷郑什么话都没有说,没有解释他自己为什么突然像是疯了一样试图开车去撞货车,也没有解释为什么在最后最紧要的关头上放弃了。

    车速慢了下来,他们两个平安无事,毫发无伤。

    宋荷感受到殷郑的手掌是在颤抖的,无端的,宋荷忽然理解了殷郑的心情——他也在害怕,或者说,是在后怕。

    “殷郑……”

    宋荷努力好几次,终于能够发出一点声音,这点声音听起来嘶哑、颤抖,甚至就是几个音节生硬的拼凑在一起。

    但随着这个名字轻轻的被宋荷呼唤出来,殷郑猛地抽出他垫在宋荷额头上的手掌心,而宋荷也像被电击了似的,猛然的坐直了身体。

    她扭头看向殷郑,尽管眼泪就像是水龙头被扭开一样,无法控制的不断的流出眼泪,但是至少宋荷能够好好的开口说话了。

    宋荷像是缺氧一般,一边大口的深深呼吸,一边哽咽着破口大骂:“你、你疯了是不是?!殷郑……你想死,别拖着我啊!!!”

    最后一句,宋荷几乎是吼着说出来的,尽管这仍旧也是她的违心之言。

    殷郑像是什么都听到一样,像是也看不到宋荷的眼泪一般,双目幽沉的看着前方挡风玻璃外面稀疏的车流。

    他知道宋荷在说话,但是具体在说什么,殷郑想听一听,但无论他怎么努力尝试,都是徒劳无用,耳边仅仅只有宋荷模糊的说话声音。

    宋荷在生死边缘徘徊一圈之后,彻底在这些无尽的压力下,崩溃了。

    她捂着脸坐在副驾驶上痛哭出声,那些被她压抑在心里的苦恼和痛苦,都在这一刻倾泻 出来,她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全,只有眼泪,像是流不尽似的,从捂着脸的指缝中滴下来,落在她的牛仔裤上,晕成一个又一个大小不一的深色的圆圈。

    车厢里流淌着悲伤和压抑的气氛,像是凝固着两个人的情绪一样,让殷郑和宋荷一直沉默着,都无法开口说话。

    也不知道究竟过去了多久,宋荷觉得这一段时间,漫长的像是经过了一个世界,殷郑终于有了点动静,他抬起那双已经不会颤抖的手,把握在方向盘上,慢慢的将汽车往路边可以停车的地方开。

    直到汽车终于停靠在路边的停车区域后,宋荷也已经整理好了情绪,她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的那堵墙体,忽然之间开口说道:“你还想撞上去吗?”

    殷郑听见这句话之后,明显的双手又一次紧紧的抓了一下方向盘,是在控制他自己的情绪,宋荷明显的听到殷郑的呼吸又快又急促,他宽厚的胸膛上下不断的起伏着,这是殷郑第一次如此的失控,完全丧失理智的暴怒。

    殷郑一直没有看宋荷,因为他害怕自己倘若看到了宋荷脸上露出一点能让自己不悦的表情,他又做出什么失去控制的事情。

    又隔了一阵之后,宋荷才听见殷郑的声音,冰冷的,就如同宋荷第一次见到殷郑的时候。

    殷郑说:“宋荷,你一定要激怒我吗?”

    宋荷明显的愣了一下,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殷郑这是什么意思了,宋荷脸上的泪痕都没干,但仍旧摆出一种是似乎就要和殷郑决裂的姿态,嘴角轻轻的露出一点意味不明的笑。

    宋荷也没有去看殷郑,低下头,紧紧的盯着自己放在腿上的一双手,那双手手指都在颤抖,像是还没有缓过来一样。

    “殷郑,你放过我。”

    宋荷的长发散落下来,挡住了她的脸颊,让她脸上所有的表情都埋进了一个深暗的阴影之中,模糊不清,她声音很低,很慢,但是却将无法坚持下去的疲惫展示的清清楚楚。

    殷郑的胸口猛然一僵,像是从没想过宋荷会说出这种话似的,转头看着宋荷的眼睛中都透露出了不敢置信。

    放过……她?

    殷郑双目闪烁着极为震惊的光芒,这从来就不是喜怒不显于色的殷郑会流露出的情绪,但是,殷郑只要在宋荷面前,才会变成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

    这个让他有如此巨大改变的女人,现在却说,让他放过她。

    “宋荷……”殷郑的声音也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他紧紧的抓着方向盘,五官的线条在紧绷的表情之间锋锐无比,眉眼凝重而带着压抑的怒火,殷郑说道:“你让我放过你,那谁来……放过我?”

    男人周身散发着一种怒极却又在极力克制的情绪,他嗓音都是憋哑的,听的宋荷心中酸楚难耐。

    殷郑像是提出了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并且急需要宋荷为他解答一般,他转过头,眼神幽沉而执着的盯着宋荷的侧脸,那目光太过于坦率直白,以至于宋荷承受不住的将头别开,用额头顶着车窗玻璃,整个脸埋进的昏暗之中。

    宋荷心中五味杂陈,一时间心乱如麻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殷郑的话。

    的确,宋荷承认的确是她自私,她只会考虑着自己的感受,一遍又一遍的恳求殷郑放开她、放过她,她能感受到痛苦觉得悲伤。

    但是……殷郑同样也会。

    宋荷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双眼含泪。

    是的,自私的是她,是她不能接受有人分散殷郑对自己的爱,哪怕是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孩子都不可以,或许是受伤太多,或许是被抛弃太多,宋荷已经不愿意接受殷郑因为孩子,分散掉对她的爱。

    自私的是她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