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束缚爱情

第一百五十四章 束缚爱情

    关于殷郑那句‘谁来放过他’的问题,宋荷并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并且能够让殷郑能够接受的回答,时间忽然在两个人之间无比的漫长起来,就像再也无法跨越过这件事情似的,也像是进入了一个亘古久远的死循环中,让殷郑和宋荷始终不肯为对方而作出一些妥协与让步。

    殷郑在安静的车厢中听着宋荷沉默并且压抑的呼吸声,像是带着一种绵长的痛楚,撕裂的他的心一样,他渐渐在这份痛苦之间,感受到了一些别样的东西,似乎心中有什么原本就很坚固的东西,在他的心房中开始崩毁,与此同时,殷郑也听到自己心底深处,有一声接一声困兽挣扎着咆哮的声音,似乎他心中压抑已久的某样东西,正在伺机而动,准备从他的掌控中脱离。

    殷郑不再催促宋荷现在就给他一个答案,但与此同时,殷郑也不愿意再等待,或者说是期盼宋荷能够给他一个答案,他只是沉默着重新将轿车发动起来,载着宋荷又再度驶入市区道路上川流不息的车流中去。

    等宋荷从刚刚殷郑带给她的恐惧的情绪中缓解出来的时候,殷郑已经驾驶着轿车再度开出去了好一截路程,宋荷先是下意识的往车窗外面去看,道路两边的建筑物总是有一种令宋荷压抑的感觉,她呆愣的看了一段时间,才后知后觉的开口询问殷郑,道:“这是去哪里?”

    宋荷的声音里听起来已经没有了刚刚那些激烈的挣扎和痛苦,同时也没有再对殷郑显露出厌恶或者嘲讽,仅仅只是一种疲惫萎靡的无力,但却让殷郑听起来格外的刺耳。

    “回家。”殷郑不准备再和宋荷多说什么,其实就是害怕再多说下去两个人又开始发生争执,但是殷郑现在的语气因为不稳定的情绪而听起来无比生硬,并且没有一点温度。

    听见这样的回答,宋荷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像是瞬间被狠狠的掐住,绵长的痛感从宋荷的心脏处传来,但是宋荷仍旧不甘——她不愿意自己的命运交给殷郑摆布,不愿意被殷郑捆绑。

    宋荷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具能呼吸说话有行为能力的行尸走肉而已,她的灵魂死在了什么时候,宋荷自己都说不清楚,她只能长长的吐出来一口埋在心里的叹息,就像是这句身体最后的一丝微弱的挣扎。

    宋荷将头贴向了车窗,安静的闭起眼睛的同时,满面疲惫的说道:“我没有家。”

    或许是最近和宋荷发生的争执太多了,也或许是殷郑已经习惯了被宋荷用语言上的机巧折磨,殷郑在听到宋荷说出这句话之后,竟然没有感觉到任何情绪上的波动,连呼吸都是很正常平和,在这一点上,就连殷郑自己都感到无比的惊讶。

    殷郑并没有理会宋荷最后一句暗含针对和讥讽的话,仍旧是将高性能的轿车驾驶的十分平稳,一路在车辆之间稳稳当当的穿梭着,也不知道过去多久,在宋荷因为安静而昏昏欲睡的时候,她忽然听见耳边传来‘噔’的一声,车门锁打开的声音。

    宋荷就像是被电到一样瞬间直起了身体,然后她转过头,看着面无表情的殷郑对她冷冰冰的吐出几个字。

    殷郑说:“你可以下车了。”

    听见这种好像就是陈述事实一样的话,宋荷却明白这不仅是一句这么简单的陈述,除此之外,殷郑更有别的深意,她掀起眼皮,目光冷而清冽的注视着殷郑,看了他半天之后,才轻轻的弯起嘴角压出一个冰冷的笑容,语带讽刺的开口说道:“殷郑,强人所难很好玩吗?”

    说完这句话,宋荷也不等看殷郑的反应,只是很迅速的打开车门,从复式别墅的车库中走进去,她看着一楼熟悉又陌生的装修,真的正如殷郑所言,是‘回家’。

    佣人们看着原本是住院却忽然回来的女主人宋荷,仅仅就凭着宋荷向来温和的面色现在却意外冰冷,就有了几分猜测,而随后紧跟着进门的殷郑脸上面无表情但是无形中散发的摄人气势,就完全证实了佣人们关于男女主人之间现在并不愉快的猜想,于是很会看眼色的这些佣人便立刻毫不犹豫的有多远躲多远了。

    随着殷郑回来,宋荷就不愿意在一楼带着了,她现在身上负担渐渐也明显了,一直在车上坐着,腰上早就不舒服了,于是宋荷就立刻扶着楼梯扶手,一步一步的往二楼走,一边上楼,一边墙上自己和殷郑那些看似幸福的合照都在戳着宋荷的眼睛,让她觉得讽刺,最后索性干脆就撇开头一张也不看,专注的爬楼梯。

    她上楼,回到自己的卧室中,然后关门拉窗帘,动作一气呵成,就好像还是平时那样的习惯,但和平时终究还是有了一些细微的差别,就比如以往宋荷就会将床头的小灯打开,因为殷郑通常这时候都不在,但是宋荷还是会坚持给殷郑留一盏灯,可是今天,宋荷就没有这么做了。

    宋荷家就只是拉上窗帘,然后上床,拉过被子蒙住自己,让自己躲进黑暗中,才觉得稍稍有了一些安全感。

    其实在进被窝之前,宋荷几乎是用了全部的意志力,克制着自己不要去打开床头那盏小灯,宋荷做到了,但做到的同时,宋荷也感觉自己筋疲力尽。

    终于在温暖昏暗的环境中,宋荷感受到了困意来袭,她不肯再多想其他,放弃这难能可贵的睡意,于是一点都没有犹豫的放松着身体,沉沉的睡去了。

    这一觉,宋荷难得睡的分外踏实,连一个多余的梦都没有,直到再醒过来,她都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窗帘再次被她自己拉开,外面已经是夜幕即将来临的时候,红光晚霞都在窗帘撤走之后瞬间扑撒上宋荷姣好美丽的脸庞上,她望着窗外,怔怔出神。

    宋荷的思绪像是一只失去了控制的野马一样,撒开了蹄子乱跑乱撞,让她一会儿想起了初见殷郑的时候,殷郑那副冰冷又拒人千里之外的冷血样子,下一个瞬间,宋荷脑子里面的那匹马的马蹄子,又踢上殷郑带她看日落余晖,宋荷想起了那个仿佛天上星星都坠落进去的海。

    许多许多回忆……甚至到最后,连宋荷自己想着想着都惊讶起来——她和殷郑竟然一起经历过了这么多事情,高兴快乐或者愤怒争执,如同一锅乱炖,七七八八的都混在宋荷的生活里。

    但看着看着,宋荷忽然就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可具体是哪里出了问题,宋荷也说不上来。

    这种与平常的不同,让宋荷心脏无端一紧,不安和忐忑也莫名的袭上宋荷的心头。

    宋荷的目光安安静静的落在窗外殷郑买的这栋别墅花园外面……装饰用的篱笆灌木都修剪的整整齐齐,阳伞、小桌椅也都还是原来的位置。

    但是,宋荷心头就是笼罩着一种莫名的、不详的预感。

    她沉默的思索了很久一段时间,忽然浑身像是过电一般的打了一个冷颤,反应过来之后的宋荷,猛地转过身,就往卧室门口跑去,这一刻,宋荷一点都不像是怀孕几个月的孕妇,她几乎是用一种扑上去的姿势,以双手握住了卧室房门的门把手,拧动。

    事实如同宋荷所想那样,也似乎超出了她的预料之外,宋荷疯狂的扭动着自己卧室的门把手,但无论几次,无论多么用力,她始终无法撼动半分。

    ——她被锁起来了!

    这个想法清晰的出现在了宋荷的脑海中,与这个想法同时出现的,还有下午殷郑坐在驾驶座上,冷静而面无表情的侧脸。

    殷郑那个时候说了什么……

    宋荷苍白着脸,双手还是握着自己房间的把手,但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顺着门扉滑落了下去,她脸上还有身上,开始大量的冒出冷汗,几乎没有多久的时间,宋荷看起来就像是从被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我会把你锁在家里,绑在床上。’

    ‘我们来打个赌。’

    ‘你真的想惹怒我吗?’

    ‘……’

    殷郑的话,像是播放电影似的,一句接一句从宋荷的脑海中冒出来。

    当时的宋荷,完全没想到,殷郑真的会把这些手段放在她身上,也完全不会想到,殷郑真的能够狠心这样对待她。

    宋荷靠在卧室门口这扇被从外面锁上的门,脸上分不清是汗还是泪,她只觉得自己累到连呼叫都做不出来,只能闭着眼睛,痛苦的将脸埋进曲起的双膝之间。

    “殷郑……”宋荷无声的念出殷郑的名字,她的啜泣声随着张开的唇形,一点点的散溢出来,“这里太安静了,我怕。”

    宋荷觉得今天真是无比漫长了,时间像是在恶作剧一样,非要将一秒变成一个小时,她在抬起头之前,以为窗外一定是彻底黑了,甚至安慰自己,明天……等明天殷郑消气了,她就会被殷郑放出去。

    但是宋荷忘了,殷郑是要让她永远的待在她身边,而不是一朝一夕,或者十天半月。

    就在宋荷怔愣发呆的时候,一阵脚步声,极有规律的由远到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