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疯狂与失控

第一百五十五章 疯狂与失控

    那串脚步声最终是停在宋荷的身后的位置,宋荷和对方仅仅只隔了一层门板的距离,宋荷无比肯定外面的人就是殷郑,她对殷郑的脚步太熟悉了,熟悉到在几个人之间,她都能分辨的出来哪个是属于殷郑的脚步声。

    现在,宋荷和殷郑就隔了一扇门扉,她不知道殷郑要做什么,实话说,宋荷现在也并不关心殷郑要做什么了。

    一扇门,以及转了几圈之后就锁起来的锁芯,彻底将宋荷对于殷郑最后一点留恋和不舍,彻底的摧毁了。

    必须离开这里,离开殷郑——这是宋荷现在心里唯一的想法。

    他们不能再这样纠缠了,殷郑已经开始做出让宋荷心中惶恐事情,甚至已经开始软禁她了,宋荷不敢想,如果不走,未来,他们两个彼此之间究竟还要、还能互相折磨对方多久。

    或许……

    宋荷忽然呵笑了一声,带着一种满是嘲讽的意思,想道:或许会折磨到她也疯了,两个人才会就此罢手。

    殷郑做得出这种事。

    宋荷现在对时间几乎已经没了概念,她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当听见身后的锁芯开始传来转动的声音的时候,宋荷几乎是立刻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

    她屏住呼吸,双目紧紧的盯着那扇门,从开启了一个缝隙的距离渐渐扩大,然后停在一个略宽的位置上。

    宋荷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完全不敢眨眼的静静看着眼前的动静。

    殷郑将门打开到一个恰好的,能够看清卧室里面动静的宽度,但是令他惊讶的是,室内似乎就像是没有人一样,无比的安静,在二度确认之后,殷郑瞬间变了脸色,他猛地将门打开,大跨步的往房间里面走进去,准备看看宋荷在哪里。

    而门背后的宋荷,她在静默中一直屏息以待的,就是这个时机!

    当殷郑彻底将门打开冲进卧室查看,慌乱之中的男人完全没有注意到门背后的异样,宋荷抓住了这一瞬间的机会,以前所未有的一种极度敏捷的手脚从门背后蹿了出去,她顾不上肚子里的孩子却下意识的伸手去捂住自己的肚子,怕慌乱中磕碰到了,而反手拉上门的时候,宋荷下意识的去看已经站在卧室中央的殷郑……那一瞬间,殷郑脸上的表情,几乎让她陌生到感到了恐惧。

    殷郑原本帅气俊朗的五官,此刻阴沉森然,有一种几乎要杀人的目光,凛冽的直直冲入宋荷的眼中,让她瞬间有种被捂住口鼻的窒息感。

    在宋荷的记忆中,殷郑从来看向她的时候会专注而温暖的眼睛,哪怕是最开始两个人相处,殷郑的目光顶多就是冰冷而毫无感情的,但是此刻他那双眼睛几乎就是通红的。

    这样的殷郑,让宋荷在感到恐惧的同时,只想要赶紧逃离。

    于是,她遵照着自己的身体本能,往外逃,离开这里,离开殷郑——这是宋荷现在全部的想法。

    但是,事实总是不会尽如人意。

    当宋荷忽然被身后一双有力的手臂圈住腰际的时候,恐惧与惊慌,让她下意识的发出一声巨大而凌厉的尖叫声。

    但是,身后的男人并没有因为宋荷如此惊惧而对她生出一点点的仁慈。

    殷郑仍旧是以一种不容拒绝的属于男人的蛮横力量,将宋荷困锁于自己的怀抱之中,任由宋荷无论如何踢打,甚至是撕咬圈搂住她的这双臂膀,殷郑都没有松开半分力气。

    “宋荷,你逃不开的,别做梦了!”殷郑在宋荷分离的挣脱中伏凑在她耳边,声音冰冷而残忍。

    他注视着宋荷在自己的怀抱之中崩溃大哭,泪水落在男人的手臂上,像是火星一样,燎的他皮肉都痛。

    “殷郑——”

    男人听见宋荷一边哭,一边大声喊道,先是带着恳请求饶的口吻,而随着殷郑始终如此禁锢着她,一点都没有松懈下来,那声音就渐渐带上了怨恨和痛苦。

    声嘶力竭。

    但殷郑却一点都不在乎,他只在意现在宋荷是否会在他的身边,甚至他下午在宋荷午睡之时,看着宋荷沉沉睡着的容颜,已经想好了一切。

    从此以后,宋荷恨他也好,怪他也罢,或者就此彻底漠视他也行,但只要宋荷这个人在他身边,殷郑就觉得足够了。

    ‘你不爱我,我来爱你就足够了。’

    殷郑抚上宋荷的睡颜,随着每一寸的移动,殷郑眼中的难舍和犹豫都消失一些,以至最后,当殷郑的指尖贴在宋荷红润的嘴唇上的时候,他的眼中只剩下了决绝。

    下午,当日落的余晖落下去之后,殷郑站在半开半合的门外,看着沉睡尚未苏醒的宋荷,心中只有唯一一个念头:‘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这是殷郑的执着,也是殷郑对宋荷的执念。

    而此刻,当宋荷不断发出一声又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而殷郑始终无动于衷的时候,宋荷所有的,对于殷郑最好的感情,就此都被毁灭。

    宋荷眼中泪光闪烁,但是分明的恨意与怨怪让她那双含泪的眼睛又无比明亮,带着利剑一样的锋芒,脸上所有的痛苦都就此消失,唯有空洞而麻木的冷漠。

    她一双手紧紧的抓住殷郑的手腕,指甲已经随着挣扎将男人的手腕挠破了,这会儿正死死的抠着裸露出来的皮肉,淡淡的血色染上了宋荷的十根手指。

    宋荷在眼中带着决绝的恨意,她的嗓子已经被刚刚的叫喊声弄的彻底沙哑。

    “殷郑,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宋荷嘶吼的声音回荡在殷郑耳边,充满着绝望而无助,但尽管这样,殷郑也丝毫没有放开宋荷的打算。

    煎熬,折磨,痛,却心安。

    殷郑觉得自己或许是疯了,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殷郑就已经预计到,宋荷会有这么大的挣扎与反应,但是他顾不得去在意了,只要宋荷不走,什么折磨都可以忍耐。

    男人以一种强横而野蛮的气势,但他还记得宋荷肚子里面的孩子,所以用一种‘公主抱’的姿势,将宋荷强硬的控制在自己的双臂臂弯中,而宋荷,双脚离地的同时,或许是因为放声大哭有些缺氧,此刻她竟然有一种已经分辨不清什么是现实,或者身边的人到底是否是殷郑的恍惚感。

    前所未有的恐惧填充上宋荷的心,或许将从前宋荷经历的全部苦难都加在一起,都比不上宋荷现在遭受的这种痛苦轻。

    简直如同背叛一样——尽管宋荷知道,一切始作俑者都是她自己,但是,当殷郑这个曾经温柔的呵护过自己的男人,在一觉之后,放佛大变模样一样,残忍而野蛮的剥夺了她的自由,宋荷就觉得有一种受到了背叛的感觉。

    她疯狂的捶打着殷郑坚实的胸膛,男人锻炼紧实的肌肉让宋荷的手都感到了疼痛,但是抱着她的男人,却好像一点都没有感觉似的,大迈步的往他们曾经共同生活的卧室走去。

    当宋荷被殷郑放在床上的时候,宋荷几乎是疯了一样的要从床上跳起来,她要离开这里——这里已经被她视做了地狱一样的房间。

    这一次,被殷郑抓住,只是一件很简单不过的事情,殷郑的手掌就像是一对永远无法解开的手铐,紧紧的箍在宋荷的手腕上,不断的收紧着,不断的让宋荷感受到它们的存在。

    “殷郑……

    宋荷实在是挣扎不动了,她躺在床上,整个人都被汗水覆盖住了,如同才被殷郑从水里面捞出来似的,头发都黏在脸上,整个人无比的狼狈。

    她气喘吁吁,带着哭腔和因为使用过度而嘶哑的嗓音,喊出了殷郑的名字。

    此刻的宋荷和殷郑,就像是两个极端,一个人冷静的看起来丝毫没有情绪起伏,而另一个人,却是格外的情绪激动难平。

    殷郑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就像是眼前不过是个陌生人,他在这一刻,格外理智而清醒,在宋荷试图二次逃跑的时候,干脆而用力的攥住了宋荷两条四处挥舞的手臂,然后带着男人天生的力量,彻底的将宋荷全部的反抗,压制进床铺中。

    “宋荷,没用的。”殷郑眼中没有一点波澜起伏,他看着头发凌乱,满脸冷汗的宋荷,沉声说道:“你再挣扎,也不会逃出去的,就算逃出去,你还能去哪里?”

    此刻,男人如同一头扑食到猎物的雄狮,以绝对压制的优势和力量,居高临下的看着在身下弱小却试图挣扎的猎物,那种势在必得的态度与殷郑垂下来的,冰冷的眼神,都让宋荷看的浑身血液像是凝固了一样冰冷。

    “你还是不是人?”宋荷像是看清了现实,彻底放弃挣扎一样,在殷郑的目光下,扭过头,拒绝和他对视,仅仅只是向他发出一声怨恨的质问。

    “那你呢?”殷郑也在宋荷一次又一次的拒绝和试图逃离中,被彻底惹恼了,此刻的宋荷就像是一个破烂的布娃娃,毫无灵魂的样子看的殷郑脸上像是面具一样冰冷的伪装终于龟裂,他开口说道:“宋荷,我问问你,你还有心吗?”

    ——为什么我每一次对你的好,对你无微不至的关心,在你眼中都可有可无,始终要否定掉我对你的关爱?要猜测我的爱意?

    殷郑觉得他要被宋荷进一步退一步的若即若离弄疯了,那么……既然要疯了,就干脆彻底一些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