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困顿与矛盾

第一百五十六章 困顿与矛盾

    殷郑觉得自己是真的疯了。

    当宋荷在卧室中睡着之后,殷郑走进了他们的卧室中,一片昏暗的房间中,殷郑就坐在宋荷的床边,看着眼前沉睡的女人,久久的沉默着。

    他想起他们的曾经,从针锋相对、相看两厌,到后来彼此相爱,殷郑不知道他和宋荷之间为什么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也不明白,并且始终都不理解,为什么宋荷自从怀孕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就像一只惊弓之鸟似的,一点点动静,就会引来宋荷的担惊受怕。

    甚至到现在,已经演变成了宋荷开始介意孩子的出现,以及猜疑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

    殷郑也觉得累了,甚至不想再多费口舌不断的向宋荷解释。

    所以,当殷郑坐在床边,看着沉睡中的宋荷,脑海中忽然就蹦出了一个十分可怕的想法,甚至在这个想法出现之后,殷郑也真的这么做了。

    他给家里的全部佣人放了一段假期,十天。

    殷郑想,十天,应该足够他把宋荷要离开自己的心思磨没了。

    别墅太安静了,宋荷一觉醒来之后,觉得不同以往的,就是因为太过于安静了,就像是除了自己之外,完全没有人在这里。

    人在面对危险的时候,总是能有一种超常的直觉,宋荷看着没有佣人工作的花园,在那一瞬间,忽然想起殷郑对她说的那些话,一瞬间,宋荷除了感到寒冷之外,就是直觉的知道,殷郑真的已经如他所说,将自己囚禁在了这里。

    而现在,殷郑看着床上满面泪痕的宋荷,从她绝望的脸以及痛苦的双眸中,殷郑看见了自己心中那个蠢蠢欲动的恶魔在叫嚣,在教唆——留下宋荷,这样是对的。

    “这么久了……”殷郑的语气和眼神,就像是寒冬冷月里深夜的风,冰冷刺骨,深深的扎进宋荷的欣赏,男人低下身体,像是一个巨大而恐怖的阴影,将宋荷整个人都笼罩起来。

    她听见殷郑说:“这么久了,宋荷,你的心竟然还不在我这里。”

    宋荷在殷郑给予她的绝望和如同深渊一样的痛苦中,只能失语一般的只懂得来回摇头,她双眸之中盈满了眼泪,在殷郑冰冷的注视中试图让殷郑明白不是他想的那样,她只是……只是因为太爱殷郑,才反而和谁都不愿意共同分享殷郑,哪怕是他们的孩子都不可以。

    而现在出现在宋荷眼前的男人,尽管五官眉眼都是殷郑的样子,但是宋荷觉得太陌生了,殷郑是从来不会用这样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她的殷郑,不是这个会散发着阴森冰冷的气息的男人。

    “殷郑……”宋荷双眸中的冷意反衬出殷郑脸上的可怖,恐惧在宋荷心中像是疯狂生长的野草一样,她抖着嗓子喊出了殷郑的名字,而随着这一声呼唤,宋荷眼中的泪珠就像是承受不住似的,终于滚落了下来,泅湿了她的枕巾。

    但尽管如此,宋荷也仍旧是固执的没有避开殷郑的目光,在殷郑沉郁的注视中,宋荷隔着泪幕,并没有躲开,甚至是笔直的迎着殷郑的目光,开口说道:“殷郑,你到底是爱我,还是爱你的孩子?又或者仅仅只是为了要我这个身体,替你生下孩子罢了?”

    随着宋荷每说一个字,或者一句话,宋荷自己都分明的听到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她知道,那是过往的那些,殷郑给她的柔情似水的温情,是曾经每一天的美好。

    但是现在,那些宋荷曾视如珍宝的回忆,都在殷郑这像是要毁灭一切的束缚中,化为齑粉。

    宋荷知道,一切都毁了——是殷郑毁了他们,也是自己毁了他们。

    在宋荷的质问中,殷郑幽沉的双眸之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异色,可随即,殷郑阴郁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个浅淡的笑容。

    那个笑容就像是仅仅只是留于表面的,仿佛此刻若是有风,就能把殷郑脸上的这份笑容立刻吹散了。

    殷郑嘴角边微微翘动着零星一点,但是这看在宋荷眼中却是无比的可怖而危险。

    男人终于开口说道:“就算我说我爱你,你也不相信,为什么还要问呢?所以现在还有什么区别呢。”

    面对眼前就像是恶魔一样的男人,宋荷听着他的声音,就开始浑身止不住的发抖。

    但是殷郑不肯放过宋荷,甚至他心中竟然有一种奇异的扭曲的快感,想要因此折磨宋荷、惩罚宋荷,并且让宋荷知道,她是逃不开自己的。

    冰冷阴沉的男人撑伏着自己的身体,将他的气息吹落在宋荷的颈边和耳边,但凡那些气流所经过的地方,都让宋荷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栗,皮肤上面泛起许多细小的鸡皮疙瘩。

    但是宋荷偏偏就不肯服输,不肯让殷郑看见自己的软弱,于是她仍旧是倔强的硬撑着,在殷郑的恶劣的惩罚和施压下,开口说道:“有区别,这决定了你还值不值得我继续爱下去。”

    宋荷这句话仿佛就像是一个天大的玩笑一般,让殷郑不由自主的低沉的笑出了声音,男人的笑声在房间中回荡良久,好似十分开心的同时,却让宋荷听起来无比扎耳。

    这是殷郑对宋荷的讽刺,宋荷觉得自己刚刚说的那句话就像是自作多情一样,或许甚至殷郑已经并不稀罕和在意宋荷是不是还在爱自己。

    昏沉的光线中,宋荷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就看见殷郑脸上,即便发出了笑声,也仅仅只是皮笑肉不笑似的,男人强壮的身体就像是一座巍峨的大山,从前宋荷觉得这座大山给她安全感,但是现在,她爱的男人竟然凭着这个优势,胁迫着自己,控制着自己,让不安和忐忑降落在宋荷的心上。

    宋荷在因为殷郑在孩子之间摇摆不定的时候,即便心灰意冷想着要离开殷郑,但是还是偶尔会忍不住心软,她也想这是否对殷郑而言太过于残忍?是否她的离开,会让殷郑原本以为已经走到了光明下的生活再次堕入黑暗中。

    但是人生太长,正如宋荷知道自己不能够忍受殷郑将对自己的爱分给孩子一样,宋荷也确定自己如果勉强下去,未来的生活就只有痛苦和争执,与其这样,倒还不如一刀两断,殷郑的生命中,在她离开之后,或许就会遇到一个性格平和并且大度的女人。

    殷郑需要这样的女人,而不是她这种看似柔柔弱弱,但是却极端倔强的人,宋荷想,她不过是段须臾时光,日后总会有人出现,能够弥补上殷郑心中的空洞。

    这或许就是宿命。

    一开始自己被迫嫁给殷郑,一开始殷郑娶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宋荷给自己生出一个孩子,而现在,他们才是真的走回了正轨上,而中间经历的那些所谓的爱情,不过就是一时失察,绕出的远路。

    这才是……她宋荷和殷郑应该出现的结局。

    宋荷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狠狠的拧着掐着,让她痛苦不已的同时也觉得有一种被命运报复的凄凉,让她看见了真正的冷酷残忍的现实。

    宋荷现在才算是明白了,原来最痛苦的未来,并不是自己和殷郑就此分开,从此天各一方,而是当她还被困在爱着殷郑的这段迷雾中寻不到出口的时候,殷郑已经能够如此残酷而不怜惜的对待她。

    她也想理解殷郑,但是殷郑连自己的心情都不能够理解,那么宋荷又为什么要去明白殷郑呢?

    这样的束缚,无异于明确的告诉宋荷,殷郑要把宋荷的翅膀扭断,让宋荷就此一生,就只能困居于此。

    爱情,或者爱殷郑的心,宋荷都能坦诚的承认,但是对宋荷而言,爱情也并不是她全部的人生,她为什么就要听凭殷郑的话,从而成为一个毫无主见,并且失去了人生的人?

    殷郑埋在阴影中的脸,到底露出了什么样的表情,宋荷看不清楚,她唯一能够看清楚的,就是殷郑那双在阴影中也始终黝黑发亮的双瞳,那里面燃烧着灼灼火光,让宋荷摸不透,也看不明白。

    但是宋荷知道殷郑想听什么,也知道自己说什么能够动摇殷郑的心。

    于是,宋荷看着殷郑,双眸中带着明显的泪雾并且眼眶通红,凄惨又可怜的模样就这样直白的落进了殷郑的眼中,让殷郑有一瞬间的疑惑和彷徨。

    紧接着,殷郑就看见宋荷张开口,他最熟悉的声音从宋荷那张樱桃小口中徐徐吐出,还带着哽咽和颤音,像是掐住了殷郑心弦的一只手。

    宋荷就这样看着殷郑,然后开口说道:“殷郑,你还要我爱你吗?”

    男人如同冰封一样沉寂的眼眸中分明就有了剧烈并且长时间的一段动摇和犹豫,殷郑就像是一头困兽一样,在心中和自己的**疯狂抗争,这种明显的挣扎一点都没有逃过宋荷眼睛。

    忽然,就在看到了挣扎的狼狈的殷郑,看懂了殷郑眼中的困顿和痛苦之后,宋荷觉得,可怕的其实并非是眼前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