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错误的时间

第一百五十九章 错误的时间

    狼狈、凄惨。

    宋荷在一次放空出神之后,摸着自己的脸忽然低声的笑了出来,她想,这应该就是殷郑想要的,对于宋荷试图想要离开他的报复。

    宋荷在和漫长的时间斗争的时候,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不断的开始回忆,回忆她和殷郑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回忆殷郑从前对她的点点滴滴。

    最令宋荷愤懑羞愧的是,尽管现在殷郑已经这样对她了,宋荷仍旧是不舍得忘记那些殷郑给她的美好的回忆。

    一边回忆那些美好的宋荷,一边又觉得自己下贱,然后停下回忆。

    可基本上这样强行的停止,只会维持几分钟,宋荷就会又开始回忆,然后这一系列的事情,就像是被谁在恶作剧了似的,让她不断的循环在这件事情里面。

    她几乎是执着的有些反常了,也越来越安静,越来越平静。

    宋荷终于还是选择安静的蛰伏起来,并且预备找个时间,就此离开,所以,当殷郑在晚上送来饭菜的时候,宋荷这回并没有选择掀翻了那些品相很好的菜色。

    她知道自己是需要一些能量补充的,以至于不会在逃跑的时候,被殷郑轻而易举的就抓住。

    殷郑看见宋荷对于吃饭这件事上态度的改变,心里实打实的高兴了一下,但是显然,殷郑毕竟是管住了殷氏这么多年的领导者,所以对于宋荷开始吃饭,殷郑也仅仅只是高兴了一下,心理上并没有放松什么警惕。

    于是,竟然真就如此,日复一日,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沟通的,宋荷被殷郑囚禁起来了。

    而两个人开始说话,也是这件事发生之后的第八天。

    殷郑一直很有耐心,在商场上能够站到殷郑这个位置上的人,除过格外幸运的那些幸运儿,几乎都是靠着自己一手打拼出来的,所以,在耐心和等待这件事上,殷郑有着超乎常人难以拥有的耐心。

    殷郑现在是彻底安心了,宋荷被他锁在身边,真就如他意料之中那样,虽然一天比一天消沉,但是与此相对的,是宋荷在精神消沉的同时,也越来越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了。

    直到第八天,当殷郑照旧去把晚饭送到宋荷的房间的时候,宋荷开口说话了。

    宋荷看着端着晚饭进门的殷郑说道:“我吃完晚饭,你让我下楼去院子里面坐一坐。”

    这仿佛是个交换条件似的要求,但换来的是殷郑的沉默。

    宋荷知道殷郑在想什么,于是很快的接着说道:“我不跑,你可以坐在我旁边。”

    这回,殷郑比上一次沉默的时间短了点,最终,宋荷看到殷郑微微的点了点头,表示可以。

    得到了殷郑同意的宋荷,掩住心中的那些激动,不动声色的从托盘里面取出殷郑给她准备好的晚饭,面无表情的一口菜一口米饭,比平时吃饭速度更快一些的,吃完了殷郑给她准备的晚饭。

    当殷郑开始收拾残羹剩饭的时候,宋荷垂眸看了好一会儿殷郑打理着桌面的那双修长干净的大手的时候,原本以为不会有什么涟漪的心情,竟然渐渐酸楚起来。

    那种苦涩的酸意,一下子从心底里涌出来,然后漫上了鼻腔和她的眼睛——宋荷在打翻了殷郑前几天端给她的那碗粥之后,就再也没有哭过了。

    饭后,殷郑如宋荷所言,带着她走进了他们别墅的花园里面。

    宋荷看着那天自己站在窗前一一看见过的景象,修建的干净整洁的灌木和草坪,以及休息用的座椅和遮阳伞。

    这会儿太阳正在下山,温度正好,宋荷就坐在阳伞下面的椅子上,看着天边的云,从白色渐渐变成红色。

    时间在有风有云,或者是有殷郑的陪伴之间,忽然过的尤其的快,宋荷闭上眼睛仔细去听,还能听到不远处,马路上面汽笛的声音。

    这个时候,宋荷才觉得她自己,其实还是活着的。

    “回去吧。”

    殷郑似乎已经习惯了将宋荷锁在四周都是墙的地方里,才能感到踏实。

    男人在日落之后,立即站起身,对着还坐在椅子上没有动静的宋荷说道:“天要黑了。”

    宋荷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的,还是静坐着,闭着眼睛,要不是能看到她上下起伏呼吸的胸膛,殷郑都觉得这是出了什么问题。

    “殷郑。”宋荷像是享受够了这个花园的美景,她慢慢的睁开眼,抬起头,以这些天以来,最最平和的眼神和语气,开口唤着殷郑的名字。

    男人听到,也随之应声:“嗯?”

    宋荷眼中像是沉了一片极其安静的海洋,无风无浪,无波无澜,湛静的凝望着殷郑,接着,她开口,声音缓缓:“我有时候想不明白,到底是我太过于自私,还是你太自私。”

    宋荷的语气就好像是在和殷郑研究一个很正经的问题,这个问题就好像是困扰了她很久一样,让她不得不提出来,和殷郑讨一下。

    殷郑不知道宋荷忽然说这些的用意,只能沉默着,在渐渐暗下来的天幕下,垂着眼看宋荷日渐憔悴的脸庞。

    殷郑想着,曾经这张漂亮的脸上还能够露出明朗美好的笑容,但现在,这张脸上就只有愁苦和对于生活以及人生的绝望了。

    殷郑心中又一次摇摆不定起来,但最后,还是败给了自己的一己私欲。

    他想,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就算现在再把自由还给宋荷,那他不就什么都没有了么,他用放弃宋荷的爱而来的到宋荷这个人,如果还以自由,连宋荷的人,他都会失去了。

    男人的商人本性在这一刻明显的体现了出来,于是他只能强行让自己狠下心去,不要去管宋荷现在究竟是有多么的伤心和痛苦。

    宋荷好像也知道,殷郑是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的,所以她压根就没有抱有什么太大的希望,只不过就是很久没有说话,并且现在想把自己心里想的,都告诉给殷郑听。

    她害怕以后,没有机会告诉殷郑了。

    “殷郑,一开始我们的结合就是合约而已。”宋荷目光冷静,看着殷郑的眼中再也没有从前半点的缠绵眷恋,仿佛眼前的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她挑起嘴角,柔柔软软的露出一个太复杂的笑容,这个笑容中混杂着许多难以描述的感情,甚至让殷郑都没看明白。

    宋荷的目光,在殷郑的脸上和五官上流连着,很仔细的一点点的把殷郑的眉眼都记在心里,尽管宋荷不明白,她明明说了,她恨殷郑,但为什么现在又要这样仔仔细细的去看他,要记住他。

    或许是……

    宋荷在心中开始给自己寻找一些理由。

    或许是殷郑给了宋荷难得的,她梦寐以求的家庭温暖,尽管宋荷来到殷郑的身边一开始并不是出自于自愿的,但是误打误撞的,她却得到了殷郑给她的一个家。

    母亲早逝父亲出轨、苏雯和苏朵的苛刻对待,让宋荷心底里最害怕的就是‘家’这个名词之后所代表的含义和内容,但是殷郑,却在日复一日中,让宋荷感受到了‘家’能给她带来快乐和无尽的希望。

    其实宋荷偷偷想过,自己忍一忍又能怎么样呢?殷郑又不是喜欢上了别的女人,殷郑只不过是将对自己的爱意分给了她的孩子罢了,为什么不能忍受一下?

    但是,从没有好好被爱过的宋荷在心里上已经如同一只惊弓之鸟了,她要的是殷郑百分之百的爱和注视,她害怕自己的忍耐会造成日后的灾难。

    一生太长了,宋荷不敢轻易就能说自己可以忍过这一生。

    她怕未来一日,在她的心里作用下会对自己的亲生孩子做出什么不能预料到的事情,她害怕自己会让殷郑痛心。

    可是宋荷最害怕的,是未来他们在互不理解的共同生活中,变成一对彻头彻尾的怨侣。

    ‘他是你的孩子,是你的亲生骨肉,你为什么会对他不闻不问?为什么对他这么冷漠?!’

    ‘宋荷,你这种人,就不配有人爱你,你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肯去爱,连自己的丈夫都不愿意心疼,你凭什么要求我们爱你?’

    宋荷实在害怕,有朝一日,这个现在还仅存在她脑海中的臆想出来的对话,在她没有离开殷郑的那个未来里终究还是出现了。

    她和殷郑,变成了一对怨偶。

    尽管骂她胆小也好,说她自私也好,宋荷遇见的生离死别太多,她禁不住再有这样一场地震侵袭她的人生。

    宋荷的脑子里五花八门的跑出来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这些想法让宋荷心中思绪纷乱,几乎都没办法再将那些原本想好好和殷郑说的话,继续下去。

    于是,宋荷只能勉强的停下来,然后尝试着用深呼吸平静自己。

    过了好半晌,宋荷的情绪终于平静下来了,这会儿,宋荷才能正常开口,对着还在等她后文的殷郑说道:“但后来,两情相悦之下,你付出的同时我也在付出,所以殷郑,你不能光责备我不负责任,也不能说我铁石心肠。”

    “我只能说,我们开始的时间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