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六十章 不速之客

第一百六十章 不速之客

    ‘我和你,开始的时间不对。’

    宋荷的声音轻轻扬扬的飘荡在夕阳下的风中,吹进了殷郑的耳中,男人看着坐在夕阳下面的宋荷,忽然不由自主的就想去伸手碰一碰宋荷,或者是牵住宋荷的手,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宋荷看起来太过于单薄,就像是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要在风里被吹散了似的。

    殷郑的心口忽然之间猛的一跳,一种强烈的不安的感觉就好似要从殷郑的心口中跳出来似的,让殷郑在感到慌乱的同时,又感受到了那种无尽的,无法缓释的疼痛。

    他觉得宋荷这句话就好像诀别,但明明宋荷的自由都被他掌控着,宋荷又能跑到哪里去?殷郑觉得自己现在是杞人忧天了,宋荷要离开的心思,就像是一张巨大的网,笼罩出一片分明的阴影遮在殷郑的头上、心上,让殷郑束手无策的同时,也只能用这种强迫的手段阻止宋荷。

    “走吧,起风了。”

    殷郑听到了宋荷刚刚的话,但他还没明白宋荷的意思,以为宋荷不过就是抒发罢了,所以他强行压下心里的不安,在宋荷身边低声开口。

    显然宋荷也明显的看出来了殷郑是没有听懂自己说的话的意思,其实宋荷也没有打算让殷郑明白她这话,就让殷郑当作是自己有感而发的也好。

    宋荷低下头,嘴唇边抿出了一个苦涩又苍白的笑容,随着殷郑说完话之后,站起了身,然后慢慢转身,一声未出,走路的步伐悠悠缓缓,殷郑在刚刚看着宋荷转身的时候,看见她侧过身的同时,小腹处那已经衣服都遮不住的肚腹的隆起。

    ‘那下面还有一个生命。’殷郑提醒着自己,提醒自己宋荷因此就不会离开的理由:‘那是我的孩子。’

    宋荷知道殷郑一直在自己身后看着她,从前这种目光会让宋荷觉得这是殷郑将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的体现,但是现在,宋荷却觉得如芒在背的难受,如蛆附骨的恶心,她在殷郑的注视下,不由自主的就慢慢僵住了身体,连走路都显得有些不自然了。

    这会儿从花园中回来的宋荷,就像是一个放风结束的囚犯,从明亮通风的花园里又回到了自己二楼那件昏暗的卧室中,就连自由,都成了需要用时间计算的东西。

    宋荷坐在床上的时候,下意识的就用双手捧在了自己圆鼓鼓顶出来的小腹两侧,浑身的体态行动都有了一种孕妇的感觉,这是宋荷天生骨子里面的母性始然,总会下意识的小心的保护住自己的孩子。

    殷郑站在门口,看着宋荷坐在床边上,明明两个人从前恩恩爱爱,好像这辈子都分不开了似的,但是谁想到,不过就是一个转瞬,却忽然出现一道鸿沟,挡在了殷郑和宋荷面前。

    他等着宋荷走进自己的卧室,殷郑就在外面把她的卧室门关上了,然后还是照旧的那一套——反锁,离开。

    宋荷站在一片阴影中,看着又被彻底关死的门,终于决定再也不留恋了。

    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和周围所有的事物都隔了一道透明的屏障似的,又感觉自己明明好像就在这些事物之中,但是魂儿都已经飞走了,飘到了自己都找不到的地方去。

    宋荷听见门锁干脆利落的声音在耳边一直回荡着,但是明明殷郑都已经从卧室的门口离开了好一阵了,宋荷知道是自己的心里作用,但是不论怎么说服自己,就是没有办法将耳边这个窸窸窣窣的上锁门声停掉。

    清晨的明亮的光芒穿刺进宋荷的眼皮中的时候,喧闹声吵醒了沉睡中的宋荷,她坐起身,从睡意朦胧中慢慢脱身,随后清醒中,宋荷听到了外面似乎有什么争执的声音。

    她凝神静听,但几乎没有听几秒钟,宋荷就如同触电一般的从床上蹦起来,疯了似的连鞋都顾不上穿,就冲着卧室门口跑过去。

    然后她就开始疯狂的拍门,试图让外面的人能够听到自己的声音,大声喊道:“杰森!!是不是你?救救我!快救救我!”

    也不知道是因为心急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宋荷竟然一边拍门,一边哭了出来。

    但是,让宋荷失望的是,无论她如何拍,甚至是锤门,始终都没有听见杰森走近她卧室门外的声音。

    “杰森……你救救我!救救我啊!!”

    宋荷就像是看到了一根稻草的溺水的人,在杰森仿佛从天而降的时候,疯狂起来。

    她是真的不想就此被殷郑圈禁一辈子,宋荷知道殷郑绝对会这么做,但是她不想也不要被殷郑圈在这如同牢笼一样的房子里!

    渐渐的,宋荷没了力气,靠着门滑坐在地上,她也同样没有了叫喊的力气,只能满面虚汗的大口喘气。

    她耳朵和脸颊贴着门,在外面寂静的环境下,明白了什么叫从天堂跌到地狱的失落感。

    杰森……杰森走了吗?

    宋荷整个人脱力的挨着门板靠着,甚至连哭泣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哀哀的呜咽,就像是一只伤重的小兽。

    可又过了一会儿,宋荷却忽然浑身僵住了,她像是不敢置信似的,原本虚弱无力靠着门的身体,几乎整个都要压在门板上面。

    外面有动静!

    这回宋荷不再大叫了,她伏在门板上,听着外面的动静。

    “殷郑,我看你是疯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到底做的这是什么事儿?!”

    宋荷听出来了,这确实是杰森的声音。

    一瞬间,宋荷又想立即爬起来拍门,但是,当她的手将将抬起来,准备狂砸门板的时候,忽然又停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宋荷忽然心中觉得,她应该再听一听。

    于是她遵循自己的想法,附耳贴在门板上,继续听着外面的说话声音。

    宋荷错过了殷郑的回答,但是紧接着,杰森愤怒的声音又再度的响了起来,带着一种恼怒和不可置信的惊诧,对着殷郑骂道:“你他妈有病去医院,谁给你的权利这么做?!”

    “她是我的妻子。”

    这回是殷郑的声音了,宋荷听的很明白,而对于殷郑说的‘妻子’,毫无疑问,说的就是宋荷了。

    好奇心让宋荷暂时决定不要闹出什么动静,毕竟杰森是真的来了,这样的话,如果杰森要带走自己,殷郑也应该不好阻拦的。

    就在宋荷在想怎么才能让杰森发现自己,并且愿意带走自己的时候,杰森又忽然爆了一句脏话,随即和殷郑说话的语气还是生硬而带着数丈的怒意。

    “她是你的妻子,但不是你的犯人,殷郑,你总裁做的太久,难道就把每个人都当成你的下属了?要往东就往东,要往西就去西,连禁闭都要关了!”

    “殷郑,你这样,迟早宋荷不会和你过下去的!”

    杰森义正严辞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说在了宋荷的心上,与此同时,宋荷终于听到了一种还算熟悉的脚步声,快速的由远及近。

    但很快的,这个脚步声,就被身后另外一重更快更急的脚步声追上了,门外似乎产生了一些肢体摩擦,因为宋荷挺到杰森随即很快的,厉声说道:“你这是要和我动手?殷郑,你他妈谈恋爱给你脑子谈废了?”

    “杰森,我无意冒犯你,这和你没关系,你最好现在就回去。”

    殷郑一点不搭理杰森说了什么,就是要让杰森赶紧走人,毕竟他也看出来杰森对他软禁宋荷这件事,十分不满意。

    杰森对殷郑的警告完全的嗤之以鼻,完全是一点都没有想听下去的意思。

    “我今天要是不走呢?”

    宋荷听到杰森短短的沉默了一下,然后很快的便反唇相讥的问道:“是不是我今天不走,你殷郑是不是还要和我再打一架?”

    这回,沉默的换作成了殷郑。

    杰森没有再搭理殷郑,直接就一边喊宋荷的名字,一边往卧室那边的方向走。

    宋荷这回再也不看形式了,毕竟这对于她而言,完全就是一个太过于珍贵的机会了,甚至可能是唯一一个能离开这里的机会,宋荷知道,杰森肯定能把她带走!

    “杰森!!!”

    宋荷从地上爬起来,疯狂的拍着门,语调听起来异常急促,甚至连满脸的眼泪都顾不上擦,拼命的、声嘶力竭的喊道:“杰森!我在这里!你救救我——”

    门外,听见宋荷求救声音的杰森,猛然的停下脚步,然后顺着声音大小的散发,很快的就准确无误的找到宋荷卧室的位置。

    杰森拍打着门板,厚重而结实的木门隔阂着宋荷原本清亮的声音,让听见这种带着委屈的哭腔的杰森,瞬间就又扭头大骂殷郑了几句。

    殷郑站在杰森身后,而杰森已然将手握在了门把手上,他大力的一扭,但门板却巍然不动。

    杰森被殷郑这种做法彻底惹怒了,他完全想象不到,殷郑竟然真的狠心就这么把宋荷软禁起来,于是杰森扭头,语气冰冷而言简意赅的说道:“你把钥匙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