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再起争执

第一百六十一章 再起争执

    杰森在殷郑第一天将宋荷带出医院之后,但是晚上没有回来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奇怪了,毕竟现在殷郑对宋荷,或者说是宋荷的身体无比上心,任谁都能看得出来殷郑对宋荷肚子里面的孩子,关切的过分。

    所以杰森觉得殷郑就算是带宋荷出去吃个饭,无论如何晚上都还是会把宋荷送回医院的,可是没有。

    杰森为第一天殷郑没有送回宋荷找了个借口,或许是两个人已经和好了,宋荷想家,殷郑带宋荷回家去住了一晚。

    可是,第二天,第三天……杰森每过一天,心中的不安就越多一天,他已经习惯了宋荷有事会来找自己,自己永远不会主动去打扰宋荷的生活,并且杰森一直坚信,不论殷郑是看在孩子的面上,还是真的爱宋荷,都不会伤害宋荷,所以杰森一直都没有主动联系宋荷。

    直到第五天,杰森才觉得事情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甚至宋荷病房中的东西都没有变动,仅仅只有宋荷和殷郑就像是凭空失踪了一样。

    杰森主动给宋荷打电话,但是接电话的人却是殷郑。

    电话中的殷郑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冰冷,杰森以为是殷郑介意自己给宋荷打电话,为了不要节外生枝,杰森在向殷郑确认宋荷是安全并且是健康之后,得到了殷郑的肯定回答后,就没多说什么挂断了电话。

    可是,杰森心中的不安并没有因为殷郑这句话而又一些放松,甚至是不知道为什么而更加紧张了。

    他耐着性子又等了几天,终于,在今天下班之后,杰森实在是因为过于担心宋荷,决定来上门看一看宋荷。

    可是接待杰森的并不是宋荷,而是殷郑。

    两个人一见面,杰森就开门见山的说自己是来找宋荷,但是殷郑并没有因此松口,只说宋荷睡着了,而后面,不论杰森怎么表示自己要见宋荷,都被殷郑不着很的用看似恰当的理由驳了回去。

    杰森至此,才真的完全确定殷郑家里有什么猫腻,尽管宋荷在,也一定不是心甘情愿留在这里的。

    杰森转过头,目光中满是怒火,看着眼前紧闭的,无论怎么扭都明显是已经反锁的门,杰森心中升起一股说不清的气恼。

    他那么喜欢宋荷,喜欢的连稍微让宋荷难过一些都做不到,但是殷郑却在这里,仗着宋荷对他殷郑的爱意,就这么有恃无恐的伤害宋荷?

    既然如此,自己一直以来的退让,到底还有什么意义?!

    杰森冰冷的双眸紧紧的盯着殷郑,眼睛里面燃烧着明显的怒火,他对着殷郑压着嗓子,带着一种警告意味的说道:“钥匙给我。”

    这应该是杰森和殷郑认识以来,第一次如此针锋相对,尽管从前杰森和殷郑因为共同喜欢宋荷,对彼此抱着的态度都是相看两厌,但是至少不会是现在这种仿佛一触即发的战争一般的紧迫感,两个男人的双眼中都带着一种敌视的目光,相互无言的看着对方。

    这是一种无声的对抗。

    殷郑用他的沉默,来表示自己的拒绝,而杰森,则是用她的沉默,表达着自己的坚持。

    殷郑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在这一刻,因为杰森的出现和宋荷的哀恸而有一丝半点的心软,他知道自己应该为了他和宋荷的以后,不能做出半点让步。

    与此同时,杰森也在无比后悔,为什么宋荷对他说要他带她离开的时候,杰森自己会是无动于衷,甚至出于一种殷郑和宋荷还没有完全离婚分手,所以自己不应该介入的心态,劝说宋荷好好和殷郑沟通。

    沟通?!

    杰森现在只要想起自己之前说的这两个字,说的这句话,就觉得可笑至极!

    殷郑完全就是存着没有打算和宋荷好好沟通的心思,用强迫的手段,把宋荷留在他的身边。

    这个男人简直自私的可怕!

    一时之间两个人僵持不下,而隔了一扇木板之后的卧室,也没有了宋荷哭喊的声音,死寂一样的沉默。

    “杰森。”

    终于,殷郑开口了,他看着杰森,眼里面有一种说不清明的古怪和冷漠,那是杰森从没见过的殷郑——至少殷郑从没有用这样的目光去看过杰森。

    但是现在,被殷郑用这样一种诡异的目光注视着的杰森,心中忽然就有一种莫名的忐忑。

    殷郑的目光落在了杰森身上,他并不惧怕,但是杰森却因此,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凉了下来。

    男人先是叫了杰森的名字一声,随后等了好久,殷郑才张开嘴,继续说道:“这是我的家事。”

    你的,我的。

    殷郑仅仅就用了一个词语,将杰森和他以及宋荷分的清清楚楚。

    甚至是以这句话,明确的告知来杰森,不要多管闲事,不要横插一手。

    震惊和不敢置信从杰森的脸上显露了出来,杰森原本因为要去开门而略略弯下的腰直了起来,当杰森站直身体之后,他转过身,看着殷郑的脸上,之前那些震惊和不敢置信都已经被杰森很快的整理好了,脸上仅仅只有一种从容。

    “我当你刚刚什么都没有说。”

    但尽管杰森看起来十分从容镇静,可他说话中,还是不自觉的带上了一种因为忍耐着愤怒而颤抖的嗓音,杰森看着殷郑开口说道:“你把钥匙给我,有什么问题,我替你和宋荷好好说。”

    杰森很少会说这种软话,一直以来,他和殷郑相处的模式,都像是普普通通的情敌一样,杰森苦恼着殷郑和宋荷有着受到法律保护的婚姻,他只能秉持一种君子一般的态度,不对殷郑和宋荷之间做出干涉,因为在杰森的道德认知中,这么做,无疑就是破坏别人的家庭。

    但是,尽管是情敌关系,尽管彼此见不得对方,杰森至少觉得他还是有资格,在殷郑和宋荷之间做一个沟通的,如果能够不用武力和强制手段就能够解决这件事情,杰森还是愿意选择一种平和的手段。

    毕竟,杰森知道,宋荷已经承受不了再多的、任何一点的伤害了,杰森就算心里甚至有想杀了殷郑的冲动,他也为了宋荷而宁愿忍耐。

    然而,显而易见的是,殷郑并没有一点想要让杰森插手的想法,仍旧是固执的说道:“杰森,不是什么事情你都能解决的,这是我和宋荷之间的家事。”

    甚至殷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还不由自主的在一些字词上面加重了读音,带着一种明晃晃的警告。

    “殷郑!”杰森彻底被殷郑的这种情绪惹怒了,他一步步走近殷郑,帅气的五官上面因为怒气而变得有些无法控制,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殷郑,试图想要开口说点什么,但无论张开嘴几次,连一句都没办法对殷郑正常的说出来。

    杰森在这个时刻,实在是觉得眼前的殷郑是已经疯了。

    杰森和殷郑偏偏都是倔强的人,一时半会儿两个人始终是僵持不下,谁也不肯让谁一分。

    杰森一点都不愿意看见宋荷和殷郑两个人变成现在这副样子,明明前不久他看见来医院做检查的宋荷,尽管身体还是虚弱的,可是他能从宋荷的脸上看见对现在生活的满足和幸福,杰森也是因为看见了宋荷现在过的很好,才放心的。

    可是杰森完全不明白,不过仅仅就是半个月左右的功夫,怎么宋荷和殷郑就到了这种地步?!

    “杰森。”

    殷郑甚至这个时候已经在觉得杰森是多管闲事了,于是一段僵持之后,殷郑开口对杰森下达了逐客令:“外面天色不早了,你应该走了。”

    分明就是对杰森的到来不欢迎的殷郑,在说完请杰森离开之后,杰森脸上的表情就是彻底的冷了下来。

    “啪——”

    杰森忽然走上前几步,照着殷郑面部表情的脸上就是狠狠的一记狠拳,声音沉重的就连卧室中的宋荷都听见了。

    杰森愤怒的声音从门板的一端传到门板的另一端,宋荷听的清清楚楚,杰森带着颤抖的愤怒嗓音,说道:“殷郑,你他妈醒一醒!你离开宋荷会死掉吗?你这样是要逼疯她,还是要让宋荷死在你面前?!”

    杰森的怒喊声,像是一记惊雷,炸响在殷郑的头顶上方,仿佛像是兜头给殷郑浇了一盆冷水似的,让殷郑这段时间几乎已经完全崩毁的理智,总算清醒了一些。

    或许殷郑需要的,不是宋荷的反抗,因为只要宋荷越表达出对殷郑的拒绝和反抗,殷郑就会觉得他自己的理智就会多崩毁一分。

    但是现在,杰森的一拳,比宋荷无数次打在殷郑身上的巴掌和拳头都管用,也或许是杰森明白殷郑心里最恐惧的那一部分,所以,杰森的质问,才能让殷郑清醒过来一点。

    “殷郑,你不能这辈子都把宋荷锁在这个房间里。”

    打了殷郑一拳之后,杰森看着殷郑没什么气怒的反应,反而眼睛渐渐还有些清醒一些了,于是杰森接着说道:“你忘了你承诺我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