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男人的对决

第一百六十二章 男人的对决

    杰森的声音带着愤怒回荡在这座房间中,也回荡在殷郑的耳边。

    殷郑看着杰森那双深邃的眼睛在自己的视线中明亮的像是要蹿出火苗一样,但是也正是这样,杰森为宋荷做的这些,又让殷郑觉得碍眼无比。

    宋荷不仅仅是只有他,还有杰森也喜欢宋荷,那是不是离开自己之后,宋荷就会选择对她更体贴和温柔的杰森?

    殷郑一想到这里,浑身就止不住的在打冷颤,就像是只穿着单薄衣衫在寒冬腊月中行走一样,这种感觉的体会就更加让殷郑不愿意放弃宋荷了。

    所以,当杰森吼出的那句话重重的落下之后,殷郑的脸上和眼睛中,刚刚出现的一些动摇,就瞬间都消失了。

    杰森看见殷郑又变成了像是毫无知觉和认知一般,眉宇之间都充斥着一种明显的冷漠和冰冷,这种感觉让杰森不由得心火再生,这一次,杰森压根就是一点都没有留情面的,伸手就将殷郑一把推到对面的墙壁上,两手紧紧揪住殷郑的衣领,双眼之中顿时爆出怒火。

    “殷郑,你他妈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现在的杰森几乎已经把自己全部的涵养都抛开了,整个人也如同一头狂怒的狮子一般,散发着威迫的气势,和殷郑四目相对中,杰森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就是你爱宋荷的方式?把她关在一个小房间中,每天就这样看着?”

    殷郑一句话都没有说,自然也没有反驳杰森,甚至殷郑知道自己的反驳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以说服杰森的力度,就连殷郑自己想想,都觉得可笑。

    怎么说?怎么和杰森解释?

    他不准备关宋荷一辈子,只是让宋荷习惯了现在这种情况之后,他就会放宋荷从这间房子中出来。

    还是殷郑他应高告诉杰森,宋荷怀着自己的孩子,不会离开,他不过就是想让宋荷能好好的休息休息,甚至昨天下午,他还和宋荷去花园里面坐了一会儿。

    可是最终殷郑什么话都没有说,男人就是不愿意配合杰森,不肯在杰森的言语刺激之间有一点动摇和情绪反应。

    殷郑现在就像是一个抓住了稻草,并且坚信稻草能把自己救起来的溺水的人,但是殷郑忘了,很多像他这样抓住了稻草的人,最后都没有活过来。

    殷郑在挣扎的同时,宋荷也在挣扎,她的痛苦在被殷郑关起来的这么多天里面,日益积累,就像是一场雨水之后,阴暗的角落里面长出的苔藓,不去理会,那么哪些苔藓就会一直不停的、疯狂的生长。

    宋荷黑了,筋疲力尽之后,宋荷只能够靠着门板哀哀的喘息和低声哭泣,她如同小兽一样的呜咽声,透过门板传进殷郑和杰森的耳中。

    殷郑已经习惯了宋荷的哭喊声,甚至在这一次听见宋荷的哭声之后,殷郑甚至没有什么表情和反应,仅仅只是冷着脸,仍旧是一言不发的保持沉默。

    而杰森不同,杰森几乎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过宋荷这么哭过,那么细弱的,就像是卡在了嗓子里面的哭声,随着宋荷抽泣的声音,一声一声的传进杰森的耳朵中。

    杰森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被人用一把刀,在那些柔软的肉上来回割磨。

    杰森简直要恨死自己的优柔寡断了,从来就只会事后后悔,永远看着宋荷因为殷郑而遭受痛苦和悲伤,但是却始终无能为力。

    杰森不止一次后悔过,当初自己要是能够坚定一些,就算是宋荷拒绝自己,他也不应该就此退出,那么现在,宋荷或许就不会被殷郑困在这间房子中,就不会孤苦无依!

    “殷郑,你还有没有心肝?”杰森看着殷郑,愤怒让这个一直都很矜贵高冷的男人失去了一贯对自己严格的自控能力,抬手又是狠狠一拳,一点都不客气的砸在的殷郑的脸上。

    “你就是这么对你的老婆?对你的孩子的?”杰森这一刻,无比憎恶殷郑的不知足,失去理智让杰森现在说话都净挑着能扎疼殷郑的话说:“我可真是替我姐姐和宋荷悲哀,竟然会爱上你这这种男人!你这种人,就应该尝一尝被别人抛弃的痛苦,就应该一辈子没人爱你!”

    “殷郑,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你先宋荷要离开你的事实你都你接受不了,就只会用这种手段强迫宋荷留在你身边,你还能做什么?”

    “你怎么不想想宋荷为什么要离开你?还不是因为你从来从来,就没有好好珍惜过她吗!”

    杰森的话一句接一句,让殷郑听在耳中,却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是一个靶子,杰森的一句话就好似一支箭,精准无误的射中他自己的靶心。

    在杰森像是要对殷郑的那颗心进行凌迟的时候,殷郑忽然动了,他就像是一个常年被冰封的人一样,在自己的意识回笼之后,所有的感知都清明了。

    除了痛苦之外,甚至殷郑都对自己竟然能够对宋荷做出这种囚禁的事情而感到惊讶——他竟然真的亲手,一点都没有犹豫的对宋荷做出了这么残忍的事?

    宋荷在卧室中,将杰森说的话听的一字不漏。

    杰森说的每一个字,都牵引着宋荷心脏上传来一阵密密麻麻绵长的疼痛,就像是承受不住这种特痛似的,宋荷捂着心口哀哀的哼咛着哭了出来。

    毫无疑问,殷郑是听见了宋荷的哭声的,这回,殷郑不再是无动于衷了,杰森久看见殷郑的双眸中闪烁着明显的光亮,犹豫也从殷郑的眼中冒了出来,就像是宋荷的哭声因此终于唤醒了殷郑的理智一样。

    杰森感觉到或许可能还有一些转机,尽管不知道殷郑到底是为什么竟然能够真的这么对待宋荷,但是,看见殷郑眼中流露出犹豫之后,杰森就知道,殷郑对宋荷还是心软的。

    而与此同时,耳畔都是宋荷凄凉的哭声的杰森,突然做出了一个很重大的决定。

    杰森觉得自己不能够再畏首畏尾,就算殷郑还是宋荷法律意义上面的丈夫,杰森也不想再因为顾虑这种事情,而让宋荷真的就和一个能够对她这么狠心的男人度过一辈子。

    除了宋荷之外,在此之前,杰森并没有真真正正的喜欢过一个人,所以杰森想,不管如何,也应该为了自己,为了自己来之不易的喜欢,搏一把。

    甚至杰森都不知道,除了宋荷之外,他到底还会不会、能不能再爱上别的女人。

    “殷郑,爱的爱不应该是束缚住宋荷的一把锁。”杰森看着殷郑眼中的犹豫,趁着这时候又赶紧开口说道:“宋荷还怀着孩子呢,你把宋荷一个人锁在屋子里面,出点事情怎么办?你想过这些吗?”

    殷郑耳边都是杰森劝解的声音,但是殷郑能听进去的其实也不多,大部分就像是一阵风似的,从殷郑的耳朵里面飘进去,又再飘出去。

    “杰森,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殷郑一只垂的眼皮冷冷的抬了起来,杰森终于从殷郑的双眸中看见了除过冷漠之外,别的情绪,尽管这些情绪有因为看见杰森的愤怒和复杂,但是森倒是觉得就算是发火或者是暴怒,那也比刚刚始终就是无动于衷的殷郑好很多。

    殷郑的脸上被杰森揍了几拳,现在看起来青紫一片狼狈不堪,殷郑就像是没有感受到一点痛感似的,在杰森的注视中,殷郑缓缓开口:“我承认我是对不起你姐姐,但是杰森,我已经努力做了我能做的所有的事情了。”

    “至于宋荷,她是我的,你永远都不可能。”

    殷郑对着杰森说话的语气,仿佛就像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帝王,对着他的臣民宣布法令一般,没有一点可以允许杰森置喙的余地。

    杰森没想到殷郑还会再提起自己的姐姐,因为杰森也注意到了,不管是几天之前姐姐忌日的时候,还是刚才,杰森在提起林雪的时候,殷郑都是先会下意识的狠狠的收缩一下眼瞳,随即就是转开视线,不肯和杰森对视。

    杰森作为医生,上学的时候也选修过有关心理方面的课程,而殷郑这种表现,就是典型的逃避,所以当殷郑真的说起林雪的时候,这对于殷郑,或者是对于宋荷心里的一个隐患而言,反倒是安全了。

    殷郑能够说出林雪的名字,能够想到之前和林雪的往事,而不是一味的沉默不语然后逃避,其实对于殷郑来说,也正是一种放下。

    杰森忽然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情很矛盾,他知道自己的行为或许能够称得上是在破坏别人的家庭,但是杰森觉得殷郑对宋荷,只是一味的支配,这样的男人,并不值得宋荷相伴一辈子。

    于是,面对殷郑的威压,杰森这回一点都没有避开的意思。

    他回以同样坚定并且冰冷的目光,看着殷郑说道:“宋荷并不是一个附属品,或者一个物品,所以她只能是她自己的。”

    “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