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林雪与宋荷

第一百六十三章 林雪与宋荷

    杰森的话并没有说完,他扭过头,看了看身后锁着宋荷的那扇紧闭的房门,然后又转过头,看着殷郑,才不紧不慢的开口:“但是,宋荷未来要和谁过一生,那就是宋荷自己决定的事情了,当然,我并不介意那个人是我。”

    殷郑听见杰森这句话,脸上浮现出冷笑的同时,也毫不相让的开口说道:“杰森医生,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杰森甚至很干脆的打断了殷郑的话,十分直白的说道:“首先,殷郑,你要确定宋荷不会和你离婚。”

    杰森这话一出,就像是踩到了殷郑的痛脚一般,让殷郑一个大男人,瞬间脸色大变。

    “杰森,你不要以为你是林雪的弟弟,我就会对你一忍再忍!”殷郑脸上的表情终于变成一种正常的愤怒,和一个正常男人面对情敌的挑衅时所表现出来的反应是一样的。

    仅仅只有殷郑、杰森和宋荷的别墅中,几乎安静的是落一根针都能够听见,男人沉重的,就像是雄狮一样低沉的粗喘声回荡在这个过分安静的房间的走廊上。

    宋荷看不到外面殷郑和杰森是怎样的在针锋相对,走廊上面,杰森听见殷郑说出的话,忽然毫无预兆的笑了起来,杰森甚至觉得殷郑这句话说的可笑至极。

    “殷郑,如果我想让你为我姐姐的死负责,那么你就不会是现在才知道这件事。”杰森用一种很明显的讽刺的口吻将事实说出来:“你可是殷郑,殷氏的总裁,我如果想要利用你对我姐姐的愧疚心理,早就已经对你提出很多要求了。”

    殷郑看着杰森,他像是从一种深度的麻木当中清醒过来了,一直对外界毫无感知的男人,终于至少能够感受到此刻的杰森是已经出离愤怒的状态了。

    这几天,殷郑之所以能够如此冷漠的对待宋荷,其实基本上是在一种过度刺激之后,封闭了自我内心的一种应激保护反应。

    殷郑内心之中最恐惧的,大概就是在得到并且付出了爱情之后,宋荷会在某一天的早晨,在他还没醒来的时候,就像是出门晨练一般,但唯独与平常不通的是,宋荷会彻底不再回来了。

    所以当宋荷在车里故意激怒殷郑的时候,当殷郑甚至选择开车撞墙恨不得干脆就此一刀两断的算清感情的时候,殷郑在那一刻,就已经被宋荷刺激的失去了理智。

    身体出于自我保护而封闭了殷郑对于外界的感知,于是,对于宋荷,殷郑只是本能的觉得不能够离开她,也不能够允许她离开自己。

    杰森看着殷郑渐渐清明过来的眼神,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由得也为将来殷郑和宋荷担忧起来。

    毕竟仅仅只是现在,宋荷才生出以后会离开殷郑的念头,被殷郑发现而已,就起了这么大的冲突,杰森完全不敢想,将来这一天真的来临,那么宋荷将会面对什么样子的殷郑啊。

    但是,这时候杰森也没办法去想那么多,毕竟眼下还是先把宋荷接出来再说。

    “钥匙。”

    杰森完全没有打算再好好和殷郑说话了,毕竟在杰森看来,殷郑现在心里上面已经是极度不正常的状态,没必要和他商量。

    于是杰森干脆用了一种命令的口吻,直接对殷郑说,这在平时,几乎是不可能,也不会有人这样敢去做的。

    殷郑听见杰森命令的口吻,仍旧是站在原处并没有什么动作,杰森在殷郑这里也耗了不少时间了,饶是一个脾气再好的人,在殷郑这种软硬不吃的态度下,都会感到烦躁。

    “殷郑,我觉得你应该不想再有任何什么别的负面舆论评价了吧?”杰森最后几乎是用一种交易的态度和殷郑说话:“你把门打开。”

    杰森这一下午的时间也不是白白浪费的,至少他的拳头不仅把殷郑打醒了,还让杰森说话好使了很多。

    殷郑眼中闪过一瞬的犹豫,但就在殷郑显露出不想给杰森钥匙的时候,忽然殷郑的脑海中闪出了宋荷被自己压制在床上的时候,眼中流露出的无助和绝望。

    男人想起那个眼神,就觉得是被一把刀子捅进自己的心窝里面,瞬间疼的难以自拔。

    恢复了一些理智的殷郑想想过去的几天,他垂下眼睛看着手中的钥匙,几乎不相信这就是自己的凶器,他就是用这么一片薄薄的钥匙,把宋荷锁了这么久。

    “殷郑,你究竟还想让宋荷被你锁多久?!”杰森看见殷郑又开始愣神,不由得高声喊道:“你脑子糊涂也给我有点度!你是不是忘了你看见我姐姐去世时候的样子了?!你是不是还想再感受一次痛失所爱?!”

    杰森一狠心,干脆亲自揭开自己心中,同样也是殷郑心中,最难言的那块伤口,毕竟那是殷郑亲眼看见的、亲身体验到的惨烈。

    在杰森这样一提醒之下,殷郑几乎是瞬间随着杰森的话,就回想到了林雪出事的那一天。

    他还记得那天的夜幕阴沉的格外厉害,殷郑还记着他自己就像是提前有一种预感似的,在那天不论做什么,都是坐立不安的着急,心中满心想的都是林雪。

    殷郑原本是想要逃课去找林雪的,但是学校临时有事绊住了殷郑的手脚,让他不得不在学校将很多复杂的手续处理完之后,才能离开。

    后来很多次,殷郑都在想,那天,他明明在某一个瞬间心慌的厉害——那是不是其实就是林雪向他传达的求救?而殷郑却一点都没有在意,甚至连给林雪打个电话这种简单的事情都没有想到。

    要是当时他能够再仔细、在体贴一些,或许林雪就完全可以免掉那一场灾难,还是能像殷郑记忆中那样,笑的明朗灿烂。

    体贴、温柔……

    殷郑脑海中忽然跳出来这两个词语,就像是一种嘲讽,明晃晃的充斥上殷郑的心头,让殷郑怎么都都有办法压下心里那种仿佛厌世一样的倦怠感。

    他一向自诩手段过人、能力过人,但就是这样的他,一次又一次,总是会让自己喜欢的女人陷入绝望。

    林雪是这样,现在宋荷更是被他亲手推进了绝望中。

    杰森看见殷郑的双眸中溢满了痛楚和矛盾,就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起了作用,于是杰森打算趁热打铁,继续说道:“殷郑,你是不是忘了,我姐姐临死前的绝望了?你想想,宋荷也是这样的心情,就在被你锁起来的这间房间中,一个人孤独的面对黑暗和绝望。”

    “而你——”杰森渐渐加重了语气:“这个宋荷以为是世界上最爱她的男人,现在竟然是唯一堵住她希望的阻力!”

    “不对!”殷郑像是忽然被杰森的某个词眼扎痛了一样,整个人猛的颤抖了一下,随即一双深邃的眼睛都染上了淡淡的的赤红的颜色。

    “不是我!”殷郑低吼道,在杰森的注视下,殷郑那只拿着钥匙的手都不由得开始颤抖起来。

    殷郑就像是被上紧了发条似的木偶,在随着杰森一松手的瞬间,迅速时失控。

    殷郑想起宋荷那双最是开朗爱笑的眼睛,渐渐与记忆中的林雪的眼睛重合在一起。

    男人的脑海中跑马灯似的轮番出现着林雪生前最后看向他的那一眼中的绝望,和宋荷前几天前被自己逼在卧室中的神情,就像一个受惊一样的小兽,蜷缩着凶狠的瞪着想要靠近她的任何人,眼中除了强装出来的凶,还有明晃晃的胆怯。

    甚至连男人自己,都不由得开始反问自己,到底……是在做什么?

    殷郑原本就已经很痛的心脏,一瞬间又像是被捏紧了一样,让他几乎苦难的无法呼吸。

    但尽管他再难受,也知道,自己的这点痛苦,对于宋荷这几天经历的,都太过于不值一提了,殷郑交出了他一直十分珍视的,那个能够困住宋荷的钥匙。

    在垂下眼看过一遍之后,殷郑立刻毫不犹豫的就将那片钥匙放进了杰森向她伸过来的手掌心中。

    杰森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将那片钥匙拿走,一点不敢再耽误下去的把钥匙捅进锁芯中,于是很快的,尚在门板之后的宋荷,就又听到了她极为熟悉的锁芯被转动的声音。

    尽管宋荷知道,这回开门之后,她不仅能够看见杰森,还能重新得到自由,但即便如此,宋荷还是不由自主的随着锁芯扭转的声音,浑身颤抖起来。

    她实在太害怕开门之后,自己只能够看到殷郑,现在殷郑于宋荷而言,恐惧多过于爱他,或者是恨他。

    或许是出于心理作用,宋荷觉得这一回的锁芯扭转的似乎极慢,她屏住呼吸,尽量的让自己看上去不是特别狼狈,但无论再怎么努力,宋荷的眼睛里还是不由自主的蓄积起泪水,并随着她眼睛的眨动,滚落的流淌在脸颊上。

    “杰森……”

    就在杰森将反锁的锁芯扭转开,只差一点就能打开门的时候,殷郑忽然毫无预兆的开了口。

    杰森转过身,看着殷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