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打开的门

第一百六十四章 打开的门

    在杰森的目光中,殷郑又变成了从前那个沉着睿智的,好像什么事情都可以依靠,并且能够让人安心的男人,但是杰森已经在心中做出了决定,从今天开始,自己绝对不会再和宋荷相关的任何事情上向殷郑做出让步。

    杰森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为殷郑和宋荷这件事情感到一点庆幸,因为就现在宋荷和殷郑的情况来看,两个人之间这一步的坎,不好迈的过去。

    但其实也不仅仅只是杰森这么觉得,甚至就连殷郑自己都是这样觉得的。

    “我先避开,你送宋荷去医院吧。”

    殷郑目光清冷的看着杰森,尽管殷郑心中很不愿意,但是不得不说,现在不让宋荷看见他,其实就是最正确的选择,毕竟作为这场噩梦的执行者,难保宋荷看见殷郑不会出现情绪失控的情况,而现在,宋荷最不能够经受的,就是再度情绪失控。

    不论是殷郑还是杰森,都要为宋荷肚子里的孩子想一想。

    显而易见,杰森也是很同意殷郑的这种做法,他伸手接过殷郑手中的钥匙之后,看了一眼那片薄薄的锁片,想了想,还是一时心软,开口询问殷郑:“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殷郑的脸上出现了一种明显犹豫的神情,但仅仅也不过就是几秒中的时间,杰森眨眼之后,那点犹豫就已经从殷郑的脸上褪去了。

    “没什么了。”殷郑说的很干脆利落,杰森实在是看不出一点之前在殷郑脸上出现的犹豫和彷徨,就好像刚刚那样的殷郑,不过就是杰森幻想出来的似的,殷郑一直都是现在这幅冷静并且冷漠的模样。

    殷郑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一定是会让宋荷短时间之内没有办法原谅自己,但是殷郑也并不准备就因此同意让宋荷离开。

    一码归一码,殷郑可以承认这件事的错误,但是归根结底说道宋荷要离开他,那么殷郑就永远都是一样的态度。

    杰森对着殷郑点了点头,示意殷郑可以离开了。

    然而殷郑并没有立刻就迈开脚步,他还是看着杰森,像是确实是有什么话,但是不好说似的,就在杰森因为着急开门而准备催促的时候,殷郑终于结束了心中的天人交战,开口说道:“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找个心理医生,帮宋荷做一下心理疏导。”

    杰森知道殷郑是指的什么事情——不仅仅是疏导由殷郑一手造成的今天杰森看到的这场悲剧,还有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就连杰森都能够看出来的,宋荷积郁的心理状态。

    “好。”杰森答应道。

    在这个时候,因为宋荷,明明是两个彼此对立的男人,却意外的有着相同的看法,殷郑想让杰森帮忙做的,其实也正是杰森准备要给宋荷安排的事情。

    宋荷现在的确是很需要一位心理医生了。

    殷郑看见杰森答应了自己提出的要求,仿佛就像是再也没有一点拖泥带水的犹豫似的,转身利落的迈开脚步,走廊上的地板和殷郑的皮鞋鞋底撞击出一阵远远离去的声音,而门后的宋荷,在听见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之后,明显的,浑身都松弛了下来。

    杰森看见殷郑从自己的面前走开、下楼,直到杰森再也没有听见殷郑的脚步声之后,杰森才深深的吸了一口,随后又缓缓的吐息出去,仿佛在给自己一个心理建设,杰森害怕打开门之后,看见的宋荷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状态。

    他捏着那片薄薄的钥匙片,然后捅进了那扇大门上小小的锁眼中。

    杰森并不熟练这扇门的构造,所以在扭转的时候,杰森第一次还转动错了方向,不知道是出于紧张,或者是别的什么样的情绪,杰森那双一罐用来拿手术刀的手,竟然抖的厉害。

    他努力尝试了好几次,才终于找到了真正打开这扇被反锁上的大门的途径,他听见自己手中的钥匙片在向右旋转了两拳之后,锁芯里面传来一声清脆的‘咔嗒’的声音。

    杰森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抖,随即,他伸出手,轻轻的将面前的那扇门,推开了一些缝隙。

    门后面的宋荷,其实早就在杰森将钥匙插进锁芯中的时候,就像一只惊弓之鸟似的,下意识的先费力的撑着腰捂着肚子,从地上爬了起来,往卧室中的床上逃去。

    尽管宋荷之后,这次开门的人不再是殷郑,甚至,这次的门打开,就不会再将她反锁上,但是宋荷还是受不住心中的恐慌,只觉得躲藏起来,离那扇要被打开的门越远越好——她下意识总是会觉得,这扇门不论被从面打开几次,最后都还是会将她再一次锁住的。

    木门和门框之间的缝隙越来越大,宋荷双眸中流露出惊慌失措的神情的同时,眼睛里面不知道为什么,盈满了泪水。

    或许是对于杰森能够将她解救出去的激动,又或许是自己终于能得到自由的不敢置信,更甚至还有……

    宋荷不愿意细想更多,因为她知道自己只要细想,不论怎么样,她最后都会像是走了一个圆似的,回到终点,然后想起殷郑。

    现在对于宋荷而言,她最不愿意想起来的人,显而易见的,就是殷郑。

    她缩在床角,就像是一头在危机时刻还要保护着自己未出生的孩子似的雌兽,在关键时刻,没有任何清晰的理智的时候,也只能遵循本能的,护住她身前那团小巧的浑圆腹部,一双眼睛,夹杂着一半恐惧与一半希冀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面前的那扇门。

    很快,一个高大欣长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宋荷的视线中。

    宋荷紧紧瞪着那个出现在自己视野中的身影,几乎就只用了一秒的时间,立刻就辨认出了这个身影并非殷郑。

    她对殷郑太熟悉了,完全不需要仔细去看,只需要一眼就已经足够了。

    宋荷视线中的身影虽然也同样高大,但并不是像殷郑那样,充满了一种掠夺和占有的气势,杰森因为职业的关系,尽管人看上去冰冷严谨,但是骨子里面的杰森其实还是一个温和的男人。

    宋荷的泪水,随着杰森一步一步的走进这间卧室中,终于,她的眼眶就像是承受不住这些泪水似的,纷纷滚落下来,在脸上肆意流淌。

    这几天以来,宋荷被殷郑束缚在封闭的房间中产生的焦躁、厌世、痛苦、孤独和惊畏,随着杰森的出现,终于一股脑的从心中一点都控制不住的奔涌了出来,宋荷觉得自己几乎在看见杰森出现的这个瞬间,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她感觉自己强迫着在脑海中紧绷的那根弦,在杰森打开门的时候,‘啪’的一声,断裂了。

    宋荷的脸色惨白,双眼看着杰森,好半天才有了点神光,这几天里面,宋荷在晚上不开灯,但是看不见周围环境的情况下,宋荷习惯了用耳朵去听。

    甚至宋荷也需要时刻保持她敏锐的听力,才好能够知道殷郑有没有上楼,是不是要来她的房间里。

    所以,她清晰的听见了杰森和殷郑截然不同的脚步声在接近她,尽管宋荷出于一种应激心理,在杰森靠近的时候,内心中就不由得开始充满恐惧和惊慌,她排斥杰森的接近,就如同排斥殷郑那样。

    杰森同样也是心痛不已的。

    当他打开门,看见曾经能够让他为之倾心,并且念念不忘的宋荷,现在就想是一个破旧的布娃娃似的,缩在角落里面的样子,就恨不得再冲下楼,狠狠再毒打殷郑一顿。

    杰森是医生,他当然知道,现在的宋荷,最好是不要贸然接近,并且一定不能够再受任何惊吓。

    所以杰森连靠近宋荷的时候,脚下都是有意识的放的无比轻缓,但是尽管杰森已经格外的小心翼翼了,可还是没能让宋荷感觉轻松一些。

    杰森当然没有错过宋荷双眼中,在随着他们之间距离缩短的同时,不受控制的流露出害怕的排斥情绪和厌恶的眼神。

    这是殷郑留给宋荷最大的创伤——宋荷知道杰森的靠近是善意的,是来解救她的,她感情上都明白这些,但是 生理上,宋荷却是无比的排斥。

    可是宋荷同样也知道,自己不应该拒绝杰森的帮助,甚至现在对宋荷而言,杰森就是唯一一个能够救她离开的人了,所以即便无论心里是如何的厌烦排斥,宋荷也是竭尽全力的,控制住自己不要尖叫,不要表现出抗拒。

    她浑身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起来,眼中恐惧的神情愈发明显了。

    杰森看见宋荷紧紧的盯着他,就像是他曾经做志愿者的时候,一次活动里救助的无家可归的流浪犬一样,明明内心渴望,但是因为害怕被二度伤害,所以眼中恐惧又戒备,浑身颤抖。

    见惯了太多生死的杰森,一瞬间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是被人狠狠的拧了一下,抽搐着爆发出猛烈的疼痛的感觉。

    这样的宋荷,尽管看起来格外狼狈,但是却让杰森无比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