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救赎与毁灭

第一百六十五章 救赎与毁灭

    在宋荷竭力的自我控制中,杰森很顺利的走到了宋荷的身边,他安静的蹲下身,看着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宋荷,深邃的双眼中闪烁着心疼的光芒。

    杰森看着眼前的宋荷,很明显,这几天殷郑并没有将宋荷照顾好——宋荷的身上还穿着一件已经被揉的皱皱巴巴的棉布裙子,上面甚至还能够看见明显的饭菜汤汁的残留,连宋荷平时一向都会精心保养的那头油黑的长发,现在也杂乱成一团,或者是一缕。

    宋荷这几天过的很不好,这是一件很明显的事实。

    也正是因为看见了这个事实,杰森才终于完全的坚定了自己刚刚在内心深处,自己悄悄做出的决定。

    他再也不会因为殷郑和宋荷,所谓的婚姻,向殷郑退让或者妥协半步了。

    “宋荷,别怕,是我。”杰森抬起手,语调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柔,他在宋荷的躲避下,还是坚定的接触到了宋荷的发顶,然后顺着头发生长的方向,十分认真和仔细的抚摸着宋荷。

    很显然,这种安抚还是很有作用。

    宋荷就在杰森这样耐心的安抚中,一点一点的卸下了自己的防备姿态,只见宋荷僵硬的身体渐渐的柔软了下来,肌肉松弛下来的同时,宋荷也终于绷不住的,哀哀的啜泣起来。

    宋荷的眉头皱成了一个紧紧的结,她闭着眼睛,并且垂着脑袋,低低的哭出了声音,那声音不大,但是分明是如怨如诉,让杰森原本就疼惜宋荷的那颗心,更加剧烈的泛起疼痛来了。

    “不用害怕,我来了。”杰森没有说‘不要哭’之类的话,甚至对于杰森而言,他还更加希望宋荷能够大声的哭出来,比起现在这种小声的,低沉的抽泣,杰森反而希望宋荷能号啕大哭出来才好。

    那是一种宣泄,只有那样,宋荷才能释放一些这几天以来,积压在她心中的苦闷。和所有不好的负面情绪。

    但是宋荷并没有按照杰森希望的那样,她一直都是低着头,细微的颤抖着肩膀抽泣,抱着膝盖,任由脸上的泪珠从她尖巧的下巴上汇聚成重重的一滴,然后坠落在她的棉布裙子上面。

    没过多久,宋荷腿上的布料,就已经湿了好一片了。

    “杰森……”

    宋荷就这样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一般凄凉的哀鸣着,她不敢大声,就怕惹怒了不知道在家里什么地方的殷郑,就害怕自己的哭声惹恼了殷郑,从而又一次彻底的剥夺了她摆脱这个牢笼的机会。

    所以当宋荷觉得自己心里的情绪,已经随着眼泪被发泄出去一点之后,宋荷吸着鼻子,静静地缓了一会儿情绪,才闷声闷气的开口叫了一声杰森的名字。

    杰森听见宋荷叫他,紧忙开口应声,道:“什么?”

    面对已经如此战战兢兢的宋荷,杰森知道自己现在不论说什么都没有用,只能让她感受到安全感,才是将宋荷从这个可怕的噩梦中拯救出来,最有用的办法。

    于是杰森在回答了宋荷的呼唤声之后,伸出自己一双手臂,一点都没有犹豫的面向宋荷,杰森前倾身体之后的瞬间,就将宋荷娇小的身体拢进了自己的怀抱中,那双有力的手臂让宋荷能够感觉到温暖,也能够感受到自己是在被杰森保护着的。

    杰森开口说道:“安安不怕啊,我在的,在你身边。”

    宋荷听着耳边熟悉的声音,感受着杰森专门传递给她的善意和依靠,一个惶恐不安的心,渐渐竟然也平静下来了。

    她的一双眼睛在这几天里面都哭肿了,眼睛几乎就只能有一道缝隙的视线,尽管宋荷知道自己现在肯定是很难看,但她也完全顾不上这些什么难看好看的了,现在的宋荷只想离开这里,走出这个被她视做噩梦一样的卧室,以及殷郑为她搭建的这个如同囚笼一样的房子。

    “杰森……”宋荷在杰森怀中缓了好半天的情绪,但还是不由自主的会发抖,连说话都会上下牙齿磕碰在一起打架,就像是感觉被丢进了冰天雪地的地方似的,冷的宋荷浑身发抖,宋荷抬起头,眼中充满着哀求之色,说道:“带我走吧,带我离开这里,行吗?求求你——”

    杰森被宋荷眼中近乎是卑微的祈求神色灼伤,眼中不由得显露出疼惜的神情,杰森感受着心中疼痛的同时,伸手一把将宋荷搂进了自己的怀抱中。

    宋荷的泪水沾湿了杰森身前的衣服,让杰森心口中翻涌着汹涌复杂的情绪,以至于当他开口说出话的时候,声音都不由自主的发紧:“我带你走,我一定会带你走的!”

    很快,宋荷感受到了自己冰冷的手被一双温暖的手掌包裹着,她低下头,就看见杰森将她的手包裹进自己的掌心中,然后带着一股力量,牵扯着引领着,要让宋荷站起来。

    “宋荷,你听我说。”

    宋荷被杰森拉起来,她这会儿不知道是因为情绪太过于激动,还是最近这段时间都没有好好吃东西的缘故,整个人完全站立不稳,几乎是要完全依靠在杰森怀里,借着杰森托扶的力气,才能够勉强的站着。

    杰森的声音在宋荷的头顶上响起来,带着一种让宋荷能够镇静下来的力量:“我可以带你走,甚至你要去哪里,我都可以带你去,但是——”

    随着杰森说到但是这两个字的时候,他慢慢的松开了扶着宋荷的手臂,宋荷就在一瞬间摇晃着,整个人的重心就往杰森怀里跌。

    但是显然杰森并没有打算去扶着或者接着宋荷,他仍旧是往后退,宁可看着宋荷因为双腿没有力气而慌乱的护着自己的肚子,万分狼狈的撑在床沿边,也没有再伸出援手。

    杰森咬牙狠心不肯再去帮助宋荷站起来,甚至连宋荷抬起头面露恳求的神情都当作视而不见,他几乎是以一种冷酷的、十分坚决的态度,面对宋荷。

    他开口,对着宋荷说道:“但是,只有这扇门,你要自己走出去,你必须自己走出去。”

    这扇门——是殷郑施加给你的阴影和梦魇,你必须依靠你自己的力量,哪怕跌跌撞撞的往外爬,都要靠自己出去。

    杰森是医生,尽管并非是专攻心理学方面的医生,但是但凡从医,基本的心理学常识都是要学习的,所以杰森知道,就算宋荷不说,但是她心里还是有一片挥之不去的阴影。

    殷郑这一次做的太过火了,即使杰森不清楚殷郑和宋荷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了解为什么殷郑和宋荷会在孩子的这件事情上面,发这么大的分歧,但无论原因,结果都是殷郑和宋荷都很明显的已经在对彼此的折磨中,心理上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创伤和问题。

    殷郑如何,并不是杰森最关心的,甚至杰森相信,就算自己不去提醒,殷郑显然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不然他不会向杰森请求帮宋荷找一个心理医生。

    而殷郑的心理问题……

    杰森在心中冷笑一声,那个男人,就算是为了要阻止宋荷离开他,为了防止杰森他和宋荷或许可能会发生出什么火花,都不会允许自己的身体出现什么纰漏。

    杰森在看着宋荷的同时,分神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姐姐林雪,林雪出事的时候,杰森记得自己和杰尼还是在念大学的阶段,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所以杰森和杰尼为了减少林雪的负担,平时课外都在做兼职赚生活费、预存下学期的学费。

    有时候,杰森自责后悔,要是他能在休息的时间里抽出一点时间陪陪林雪,或许林雪就会告诉杰森她最近遇到了一些麻烦。

    甚至连杰尼都不知道,其实在林雪出事的那天,他接到了林雪打来的电话。

    杰森还能够清楚的回忆起那通电话中的每一个细节,他听见林雪像是在路上走着,很急的声音,因为林雪就连说话都带着急促的喘息——事后杰森觉得,那或许是林雪因为发现了危险而紧张。

    他记得电话中林雪问他,能不能接她回家,因为很晚了,林雪说她害怕。

    但是杰森却因为自己即将临近的期末考试拒绝了,甚至还有点不耐烦的说道:“你打工的地方不是离家很近吗?走快一点不就好了,我还要看书考试,很多东西都没背,这科挂掉,我就没有奖学金了。”

    随后,电话中除了沉默之外,就只有林雪急促的呼吸声,好像林雪真的听了杰森的话,跑走,或者跑起来了。

    很短的沉默之后,杰森就听到林雪轻软的声音,对杰森说:“我没关系了,你好好温习喔,拜拜。”

    然后就是挂断的忙音。

    这是林雪打给杰森的最后一通电话,那一句‘拜拜’成为了永别。

    杰森在自我的悔恨中度过了很多年,直到遇见了宋荷,他才一点点感到自己能够解脱出来,所以现在,杰森完全不会允许殷郑彻底毁了宋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