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走出去

第一百六十六章 走出去

    宋荷看着杰森脸上的表情,怔愣了很久,好像没有明白杰森在说什么话似的,根本没有听懂杰森的意思,也好想仅仅只是不明白杰森为什么要让她这样做。

    她现在的脑子几乎算得上是一片混乱了,宋荷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想什么,只觉得自己的脑海中有很多零零碎碎的东西,分不清具体是什么,也好像是什么都有。

    其实现在宋荷脑海中那些零碎的片段,也确实是什么都有。

    比如宋荷会一会儿想到自己第一次见殷郑时候的样子,那时候殷郑看起来讨厌极了,但是却并没有现在这么让宋荷觉得痛苦伤心。

    又比如宋荷眨眨眼,就能够记起,当初自己在宋家,孤苦伶仃的被苏雯和苏朵母女欺负的境地。

    每当宋荷想到这个画面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的感觉,是殷郑帮她摆脱了烂泥一样的生活,可每次当这种想法不过才刚刚探头探脑的冒出来之后,宋荷心脏上就会被猛的揪住,发疼。

    宋荷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想,不应该觉得殷郑是她的救世主,甚至宋荷知道,自己应该去憎恶殷郑,这样才能够在她离开的那天,走的潇潇洒洒,不会再有一丝一毫的留恋。

    可是人生苦楚,爱别离,宋荷这样一想,又会不由自主的为她自己的将来感到彷徨和迷茫。

    宋荷呆呆的坐着,直到杰森等不下去了,伸出手碰了碰宋荷,她才颤抖着,就像是大梦初醒了似的,猛的一下从出神的状态中醒了过来。

    “宋荷,站起来,我带你走。”

    杰森看着跌在地板上兀自出神的宋荷,她的双眸中看起来已经没有一点可以称之为怜悯的神情,这让宋荷在被杰森注视的时候,才稍微的感受到心里舒服很多。

    至少宋荷对于杰森,并没有什么太排斥的感觉,她知道,杰森才是真的能把她从这里救出去的人。

    “杰森,你能带我去哪里?”宋荷抬起头,双眸中充满了希冀的看着杰森。

    “你想去哪里都可以,只要你能站起来,然后从这个房间里面走出去就行。”杰森的语气听起来是轻描淡写的。

    杰森知道,现在就只有自己能够拯救一下宋荷了,很显然,现在的殷郑是不要指望了,甚至殷郑自己都被困囿在他自己为自己建筑的樊笼之中,找不到一个出口。

    殷郑这回没有把宋荷肚子里面的孩子弄掉,或者把宋荷弄死,都已经是谢天谢地了——杰森恨恼的在心中想着。

    所以,他并不指望殷郑能做点什么,现在宋荷这么排斥殷郑,甚至殷郑出现,杰森完全可以想象到,就只能让宋荷在情绪上面更加崩溃罢了。

    “宋荷,所以你竟然是遇见打击之后,就一蹶不振了吗?”杰森看着宋荷没有一点反应的脸上,随着自己说话之间,终于有了一些肉眼可查的情绪的变化。

    只见宋荷原本麻木空洞的双眼,随着杰森这话说完之后,有一阵的时间,宋荷双眸中都在闪烁着分明的、摇摆不定的光芒,这种光芒就像是好不容易还残存在宋荷心中的那一点火光,在宋荷的努力维持下,才没有被殷郑摧毁掉。

    而现在,杰森就像是一股风,宋荷等来了杰森就她,也等到了杰森这股风吹亮了她心中唯一仅存的希望。

    宋荷跌坐在地上,看着杰森的表情由一开始的祈求恳请,渐渐先是变成怔愣,但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宋荷脸上怔愣的颜色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与杰森近乎相同的坚毅的神色。

    ‘是的………’杰森在心中悄声地对自己说道,总不能因为在黑暗无光中生活一段时间之后,就再也没有办法看见光亮了吧。

    宋荷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所以现在宋荷绝对不能倒下,就算是为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宋荷都不能这么轻易的说放弃。

    杰森很快就看见宋荷有了动作。

    只见宋荷双手撑在自己的双腿两遍,一个健康的人很容易就能够做到的动作,对于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的宋荷来说,并不容易,甚至在宋荷现在怀孕的状况下,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宋荷很努力的尝试了好几次,但是都是徒劳无用的,她原本惨白的脸上,因为着急,出现了一种病态的潮红。

    这种变化,就让杰森看的有点心惊胆战了。

    “好了……好了宋荷。”杰森这时候有点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他不应该这么强迫宋荷,至少应该在宋荷身体是营养充分的前提下,再辅助宋荷从阴影中走出来。

    杰森再度靠近宋荷,但是这一次,却是被宋荷制止了。

    宋荷抬起头,双眸中带着一种不肯服输的倔强,看着杰森说道:“你别碰我,我要自己站起来。”

    就连宋荷都知道,这一刻,重新站起来从这个房间中走出去,对宋荷自己而言,究竟有多么的重要。

    并且宋荷也在经历过殷郑赋予她的这段搓磨之后,彻底明白了,自己不应该再试图依靠别人——不论是殷郑也好,还是杰森也罢,更或者还有别人,宋荷都不应该再指望着这些人对她伸出援手。

    其实也并非是不会再有人肯帮助宋荷,仅仅只是宋荷明白了,当她自己是一个家庭,或者一个男人的附属品的时候,那么她对殷郑来说,就是可以任他捏扁揉搓的。

    哪怕是现在这个时候,宋荷也一点都不怀疑殷郑是想和宋荷好好过日子的态度,但是,就算是宋荷太贪心了吧,她觉得就有这些,还是不够的。

    宋荷要的,是殷郑百分之百对她的关注和倾注给宋荷百分之百的爱。

    而对于宋荷的要求,甚至宋荷自己都完全不需要听殷郑的答案,就已经能够断言,殷郑做不到了。

    从当她在病房门口听见一扇门之隔的外面走廊上,杰森将宋荷的身体情况说清楚之后,询问殷郑保不保孩子,要是保孩子,宋荷生产的时候很容易出现危机情况的时候,宋荷从殷郑的沉默中,就已经知道答案了。

    殷郑的犹豫,就是给宋荷最好的答案。

    尽管宋荷已经和肚子里的小家伙约定好了,她将会做一个好母亲,但是那一刻,宋荷还是不得不承认,她有一瞬间是真的想毁约——她后悔了,不想留下孩子了。

    可是后来发生的一切,和殷郑整天无休无止的争吵或者冷暴力,紧接着随后宋荷被殷郑软禁在家里,几乎在宋荷人生最低潮和最底谷的时候,殷郑都没有陪伴宋荷的时候,只有这个几次三番想被宋荷抛弃的孩子,时不时的,会在宋荷肚子里像条小鱼儿似的游动一下。

    每每这个时候,宋荷庆生的念头,就会被新生命的震撼到,从而打消了那种愚蠢的念头。

    在杰森的注视中,宋荷终于很努力的,甚至说是狼狈也不为过的,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她下意识的先伸手捂住自己的肚子,在感受到因为自己刚刚猛烈自己下动作之后,被惊扰到的胎儿。

    宋荷现在安抚肚子中的胎儿,也已经是个中老手了,所以很快的,宋荷就搞定了不满被闹醒而在宋荷肚子中微微游荡的孩子。

    起身之后安抚好肚子里的孩子之后的宋荷,已经不能用狼狈来概括了,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蓬头垢面。

    宋荷原本就有很严重的贫血情况,尤其在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仅仅只吃少量的,能够维持生命存**征的食物的宋荷,脸上刚刚那种因为焦急而产生的病态的潮红也已经从宋荷的脸上退去了。

    现在的宋荷,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重病患者似的,因为饱受病痛折磨而浑身就像是从水里面捞出来似的大汗淋漓

    宋荷摇摇晃晃的站直了身体,在杰森担忧的注视中满满的伸出手,她先是紧紧撑着床沿,随后又顺着床的边缘,扶着墙站定,而后就开始一点点的挪移着,往门边走去。

    刚开始宋荷走路看起来格外艰难,像是双腿没有力气,走几步就会不由自主的停下来歇一歇,但是很快的,当宋荷觉得自己缓过来一些之后,就会再次慢慢的,扶着墙往外走。

    杰森一直紧紧的跟着宋荷,在每一次宋荷快要摔倒的时候,杰森都会很很快的稳住宋荷的身体,避免让她摔着,也避免了孩子出现危险。

    而每次当杰森护住宋荷之后,宋荷也会尽力很快的从杰森怀中重新站起来。

    杰森看见宋荷的目光一直灼灼的盯着卧室的门口,就像那里才是希望似的,但其实对宋荷而言,也确实就是这样,卧室打开的门,就是宋荷的希望,曾经就算是生活再艰难,被苏雯和苏朵再怎么刁难过,而自己的亲生父亲始终冷眼旁观的时候,宋荷都没有觉得人生是暗淡无光的,但是这回,殷郑让宋荷彻底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无人回应的绝望。

    宋荷觉得,只要她能从这里走出去,就能够逃开殷郑留给她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