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意外

第一百六十七章 意外

    杰森一路从卧室跟着宋荷出来,当宋荷一只腿迈出卧室门口的时候,杰森分明的看见,宋荷的两条腿都在颤抖。

    直到最后第二条腿也紧接着迈了出来,整个人从卧室中走出来的瞬间,宋荷就像是一片凋零的落叶似的,整个人都站立不稳,彻底顺着门框就往下滑落。

    杰森原本流露着欣慰神情的脸上神色猛然一变,惊呼道:“宋荷?!”

    他伸出手臂, 紧接着几个大跨步之后,将快要摔倒在地上的宋荷紧紧的护在怀中,让宋荷免于摔伤,或者意外。

    宋荷瘫软在杰森怀中,一点力气都使不上了,整张小脸惨白的看着杰森,脸上露出一个努力撑出来的笑容,她看着杰森说道:“你能带我走了吗?”

    尽管这句话听上去轻飘飘的没什么力气,但是在杰森听来,却像是一把重锤似的,砸在了他的心口上,让杰森一瞬间,心中情绪复杂而酸涩。

    “可以。”杰森的声音都听起来有点发颤,他点头,十分肯定的对宋荷说:“我带你走。”

    宋荷现在的状况完全没办法走路,但不知道为什么,宋荷却仍旧还是坚持着,非要自己下楼,走到大厅,

    她一边走,就好像一边在忍耐着什么苦楚似的,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宋荷是在是有点受不住了,当路过沙发的时候,宋荷便抓住了沙发扶手歪倒进去,她现在坐着都觉得有点喘不上来气的憋闷,后腰也酸疼。

    于是,宋荷不得不佝偻起身体,侧过身蜷缩进沙发里。她把不舒服表现的很明显,想借此让杰森赶紧带着她从这里离开。

    “宋荷。”杰森的声音从头顶上降下来,和从前一样,流露出十分关切的情绪。

    “……嗯?”半晌宋荷才从喉咙里挤出来一个字,她感到越来越明显的不舒服,从整个腰腹部位。宋荷缓缓撑着沙发扶手站起来,她想将自己现在的情况告诉给杰森,让他送自己去趟医院,或许是出于母亲的本能,宋荷觉得自己现在必须要去医院,她直觉,再晚一些,孩子还能不能留下来,都是一个问题。

    脱力和晕眩直冲脑门的瞬间,视线里一片漆黑,宋荷双腿一软,甚至来不及拽住身边像个柱子一样的杰森,就重重的坐在地上,连带着扫翻了桌子上的茶具。

    杰森紧忙弯腰去查看,宋荷倒是没被茶几的尖角磕伤,只是整个人像是喘不过气似的佝偻着背,胸腔剧烈起伏。

    “宋荷,听得清我说话吗?”杰森试图想去把宋荷扶起来,手刚刚挨上她身上的棉布裙子,才察觉衣服已经吸了许多冷汗,黏在宋荷身上。

    杰森把双手抄在宋荷腋下,想让她能坐回沙发里,宋荷却忽然猛地直起脊背,屏着气浑身上下都僵硬的挺着,甚至连她的手都返扣住杰森的手腕,指甲深深的掐进肉里。

    “呃……”

    小腹猛然搅拧着爆出坠疼,让宋荷浑身疼的直打哆嗦,过了好一阵才敢慢慢卸下力气。宋荷不安的低头,杰森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她两 腿 之 间,红色的血蜿蜒成一股细流,顺着大腿内侧往下淌……

    宋荷脑子里乱作一团,她感觉不到疼,分明又捂着小腹直发抖,连牙关都开始打颤,她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的看向杰森,眼圈通红,眼泪大颗大颗往下落,却咬着唇欲言又止。

    “我们去医院!”杰森当机立断,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充分的发挥出了一个医生该具备的应急素质,杰森弯下腰搂住宋荷的腰背和膝窝,将她抱起来。

    或许是宋荷疼的恍惚,她被抱进怀里的时候看到,杰森那张充满了焦急表情的脸在她的眼前晃了晃,仅仅就是眨了眨眼睛的功夫,宋荷再睁开眼,看见的竟然成了殷郑。

    宋荷知道这是自己恍惚的幻觉,但是宋荷也并没有拒绝这个时候出现的幻觉,她正因为孩子而觉得难受,因此觉得殷郑出现的理所应当,她希望抱着她一脸焦急表情的人,其实就是殷郑。

    杰森将人塞进副驾驶里,然后利落的踩了油门把车开上路。

    宋荷抱着肚子蜷缩在副驾驶座上,她又冷又疼,咬紧牙关硬撑着两分理智不让自己在杰森面前哭出来。

    杰森侧着眼看了她一眼,尽管想要努力维持自己的冷静,但是杰森清楚的感受到了心口那颗砰砰乱跳的心脏。

    他一边注视着眼前的路况,一边开口问道:“你最近吃饭了吗?”

    “嗬……呃……吃了。”宋荷觉得小腹又凉又疼,她不敢揉,只能拿额头顶着车窗借力缓解。

    “你自己还是先看看你的脸色,再回答我的问题!”杰森咬牙压着心里莫名蹿起来的万丈怒火,语调却实在因为没忍耐住提高不少,几乎是低吼出来:“你还记不记得你是重度贫血?!”

    “唔……我记得。”最没资格责怪自己的就是杰森,可宋荷也实在分不出力气去和他理论,她出了不少冷汗,头发又被浸湿,黏糊糊的贴在脸上。

    宋荷浑身上下都难受的厉害,索性脖子一扭,彻底转过头闭上眼,只硬邦邦的甩给杰森几个字,“要么不要孩子,要么我就不活了。”

    车子在市区限速的边缘一路飞驰,杰森是第一次在路上把车开的这么霸道,宋荷的话让他感觉哑口无言,只能沉默下来。

    宋荷在车上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儿,再醒过来的时候,竟然感到车内暖和许多。她扭头看了看专心开车的杰森。

    盛夏的高温让他出了不少汗,却仍然因为看出宋荷失血觉得冷,而把暖风打开了。

    “唔……”

    宋荷拧着眉一边不好受的在车座上调整姿势,一边用余光偷偷的看着身边这个男人五官分明的侧脸,宋荷看着眼前面色冰冷,明显就是在生气的男人,时间把杰森这块璞玉打磨的愈加完美,让他褪去青涩,变得成熟而稳重,宋荷知道,这么优秀的杰森一定不乏追求者,她绝对不能耽误杰森!

    杰森所有的改变,宋荷知道,很多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在被殷郑囚禁的这段时间中,宋荷不知道能做点什么消遣时间,所以经常就是会天马行空的乱想。

    宋荷转过头,低低的唤了一声,“杰森……”

    失血和疼痛让她的嘴唇苍白,夜晚的无法安眠给她漂亮的脸庞徒增许多憔悴和萎靡,冷汗从额角滴落,显得那双原本神采奕奕的双眼迷茫而又胆怯。

    宋荷哑着喉咙开口,“杰森……这个孩子,它是不是快要保不住了?”

    她忍着小腹里刮绞的疼,深呼吸过好几次,才能平复下来继续说话,“如果……我是说如果,这个孩子活下来了,你别告诉殷郑……行吗?你……你能不能送我离开这里,殷郑要是追究起来,你就说是我强迫你做的……”

    她以为自己能够狠心去医院打掉这个视如耻辱的孩子,可是当孩子或许真的留不住的时候,宋荷才彻底明白,有多舍不得。

    杰森一直紧绷着脸,从宋荷开口,一直到车里又再度回到无声,他都没有一点回应。

    那因为杰森今天对她的呵护而生出的些微期待,随着开车的男人始终冰冷的表情又跌坠谷底。

    宋荷几乎是要崩溃了。

    她对殷郑的不甘,对离开的不愿与矛盾,以及腹中磨人的疼和可能失去孩子的恐惧一层一层包围住她。

    “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我拿我全部的财产和你换!就和你换一个孩子……行吗?!”宋荷情绪激动的嘶喊起来,眼泪再也无法控制的从眼眶中涌出,她胡乱的用手背抹去,却也没抹几下又猛地捂住小腹往后仰,拽着身前的安全带拉扯,像是要把安全带拽下来一样。

    杰森看到宋荷这个样子,似乎也被吓到了,他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要说点什么,可最终还是一个字也没说。

    宋荷鼓着全身的劲抵抗疼痛,许久,才松了一口气瘫软的歪倒回座椅里。她有气无力的半睁着眼,看到血顺着腿已经在脚下积了一小滩……

    “抱歉……”她用手撑着座椅,试图想调整成一个不会让血弄在车上的姿势,“还是把你的车弄脏了。”

    杰森皱着眉,硬朗的五官都透着不耐烦,在红灯跳转绿灯的瞬间,他轰下油门,从嘴里扔出两个字甩给宋荷:“别动。”

    杰森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烦躁不已,或许是看见宋荷连命都可以不要的向他求一个孩子,也或许是看见宋荷害怕这个孩子出事的背后,其实是一颗还没有放下殷郑的心。

    杰森将自己的跑车开的十分快,踩在市区超速的边缘,一路风驰电掣的回到了医院,急诊部的同事推着宋荷往前走的时候,杰森只来得及拉住一个同事的手,匆忙着急的说道:“要是有任何问题,都先保大人!”

    这一刻,杰森还是没有听宋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