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克制

第一百六十九章 克制

    兰丁站在心理辅导室外,看着殷郑慢慢离开的背影,尽管殷郑的背影看上去十分的挺拓高大,但不知道为什么,兰丁看着看着,就觉得无比心酸。

    她更觉得殷郑看起来十分的寂寥落寞。

    殷郑努力说服自己每天按时上床,不管睡不睡得着,哪怕睁着眼睛到天明,殷郑都不会为了麻痹自己而埋头投入进工作之中,尽管对殷郑而言,沉迷工作这个办法才是最有效的。

    但是比起麻痹自己,让自己没有时间去想念宋荷,殷郑是宁可心口疼痛欲裂,也想给自己每天有一些时间,好让自己能够想一想宋荷。

    甚至殷郑渐渐的还很满意自己在想到宋荷的时候心口疼痛——这些这么,都是他曾经蛮横的强行施加在宋荷身上的,现在就算是报应,他也要尝尝宋荷受得罪。

    殷郑觉得挺好的,很公平。

    他已经很努力的尝试着不去联系宋荷,甚至就是杰森,殷郑都强迫着让自己不要去联系——虽然出于男人之间争强好胜的自尊心,殷郑也并不是很想联系杰森。

    更多的时候,殷郑强迫着自己忙碌在各种出差和会议中,殷郑努力的让自己的脑子被工作的事情填满,像是一个连轴的机器似的,不要停下来,也不敢停下来。

    殷郑一边害怕自己被这样的生活状态压垮,一边又不得不继续强撑着,让自己继续沉浸在这种生活中,他不敢想起宋荷,但是每天除了工作之外,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宋荷。

    人或许就会有一种趋利避害的本能,殷郑也遵循着这种人类的本能,所以殷郑又一次成为了一个冷冰冰的工作狂,连带着自己的很多直系下属,都开始成为了深夜加班党。

    陈澈敲开了殷郑的办公室的门,言语干练的说道:“**,你吩咐我的事情,查到了。”

    殷郑闻言,停下了手中敲打键盘的动作,抬起头看向了隔着一个办公桌,在他对面站着的陈澈,一言不发的等着陈澈说下去。

    陈澈看着最近殷郑的又成了没有因为宋荷的出现而改变的时候的样子,现在的殷郑,冷漠并且严肃,甚至仔细想一想,陈澈都已经好一阵都没有见到殷郑的笑容了。

    至少殷郑和宋荷还没有出现问题的时候,殷郑在公司里面,虽然少,但是至少还是偶尔零星会露出几个笑容。

    陈澈虽然知道殷郑和宋荷最近出现了问题,但是殷郑不说,所以陈澈只能装聋作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宋荷……

    陈澈不由自主的想到上次见到宋荷的时候,还是宋荷被孙意然气到动了胎气,身体出现了先兆流产的情况被送进医院的时候。

    其实就算是殷郑不说,陈澈也能想到大概殷郑和宋荷之间的问题,无非就是围绕着‘小三’或者‘孩子’,至少陈澈是知道宋荷这一段时间里面,因为殷郑变现的太过于在乎孩子,宋荷确实是心里面有一些不舒服。

    “孙意然最近这段时间,拿着您给她的那笔钱,在商场基本上都已经消费完了。”陈澈自动自发的回答着殷郑,一边将自己调查的事情挑着重点,简洁的汇总报告给殷郑,但是与此同时,也并不妨碍陈澈一边心中暗自思量。

    殷郑脸上每一寸肌肉和皮肤都像是被冻僵了似的,阴沉而冰冷,他看着陈澈说道:“孙意然最近除了在商场买东西之外,还做什么了?”

    “美容。”陈澈比刚刚说的还要简单,但随后,在看见殷郑脸上露出并不是很理解的表情之后,陈澈作为一个女人,尽管是一个女强人,但是多少还是比殷郑多那么一根细腻的女性思维。

    陈澈抿着唇,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孙意然现在做的这些,很明显就是要开始装作是名媛千金,然后想着傍一个钻石王老五。”

    陈澈的言下之意就是,孙意然现在并没有仅仅只把目光盯在了殷郑身上。

    贪婪让原本刚刚毕业,还算是有一些傲骨的孙意然,彻底变成了一片随波逐流的浮萍,更甚至在现实的浪潮之中,漂泊着试图寻找一个能够被她依靠的安身立命处。

    但是孙意然很显然已经被王茵带跑偏了,目光已经落在了她之前从没有看见,并且接触过的富人群体。

    殷郑听完陈澈的话,嘴角边终于有了点弧度,但是看起来只是十分的生硬和冰冷,殷郑开口说道:“傍着钻石王老五?也要看孙意然她有没有那个命。”

    陈澈看着殷郑脸上格外冰冷森然的表情,瞬间心中就打了一个寒颤,自从殷郑和宋荷在一起之后,除过遇到伤害宋荷的事情之外,陈澈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的很清楚,殷郑其实已经在性格上面温和了很多。

    但是现在,殷郑毫无疑问,已经就成了从前那个冷酷并且性格尖锐的男人了,而且,孙意然这件事,也牵扯到了伤害到宋荷和宋荷孩子上面,所以陈澈知道,殷郑肯定是不会简单结束这件事。

    结果可想而知,孙意然之后到结局,肯定是不会好到哪里去。

    想到这里,陈澈就知道自己是有事情要做了。

    于是,已经在工作上面和殷郑十分默契的陈澈,立刻就开口问道:“**,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

    “放出一些关于孙意然的话。”殷郑很简练的吩咐着陈澈,至于这里面的‘话’,陈澈当然就知道是什么了。

    陈澈很干脆的点了点头,随后说道:“然后您准备怎么做?”

    “把孙意然逼到,不得不回头来找我的地步。”殷郑面无表情的说着决定了一个普通人未来生活的决定。

    很多时候,有钱,并不是代表着仅仅是金钱上面的优越,就像殷郑这样的男人,钱不过就是一种附属品,殷郑手中握着的,是比钱还要重要的权利,这个男人只要翻翻手,或者是动动脚,殷家驻足的行业,就是一阵翻云覆雨的变动。

    陈澈明白殷郑的意思,很简单的点了点头之后就转身离开了殷郑的办公室,于是偌大的办公室中,安静的就只能够听见殷郑自己沉重的呼吸声了。

    殷郑很想去医院看看宋荷,但是殷郑也知道,自己不能去医院,现在宋荷的情绪肯定还不稳定,殷郑知道自己不能够在二次伤害宋荷了。

    而至于孩子……

    殷郑想到‘孩子’,脑海中就蹦出宋荷原本平坦的小腹被撑出的那个圆润的弧度殷郑的眼中,飞快的闪现过一抹很明显的痛苦。

    ‘那个孩子,大概就是有缘无份吧,宋荷要是不想留,就不要了。’

    殷郑在心中想着,但与此同时,也分明能够感受到自己其实并不愿意真的失去这个孩子,可是两相比较之下,殷郑还是愿意先把宋荷放在自己考虑的第一位。

    孩子……男人的唇边漫出一抹很不然的苦笑,他想要是自己和宋荷能跨过这一个磨难坎坷,以后应该还是会有要孩子的机会的。

    比起宋荷的独一无二,孩子的珍贵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殷郑转过头,看着自己眼前脚下这座川流不息的现代城市,忽然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寂寞,尽管他知道,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不论是财富还是名权,是有的人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也达不到的高度,但是却对殷郑而言,无比的微不足道。

    殷郑想要的,是宋荷能在自己身边,是拥有一个和宋荷一样可爱并且好看的孩子,是能够在每次晚上回去晚的时候,他的妻子宋荷会守在卧室的一盏昏黄的灯光边等着他回家。

    这些简简单单、平平常常的小事,在难倒了能在商业中只手撑天的殷郑,甚至能打击到殷郑。

    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难处,家家也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从前的殷郑冰冷的就像一个被设定好了程序的机器人一样,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没有人情味的冷漠,从前他不明白那些为了情情爱爱伤怀的人图的是什么,也不明白去爱的意义,甚至为此嗤之以鼻。

    但是现在,当殷郑为此一筹莫展的时候,也终于明白了从前不将爱情放在眼中的他自己,有多么的可笑和可悲。

    做错之后才知道后悔,失去之后才知道珍惜。

    殷郑沉沉的叹出了一口气,随后又再度转回视线,将目光放在自己的工作台上,开始着手处理文件。

    与此同时,刚刚才在殷郑和陈澈口中出现过的孙意然,此时收到了王茵的短信,她看着手机屏幕上面出现的几个简短的命令式的短句,脸上露出一个分明的冷笑,随后连回复都没有回复,仅仅只是放下手机,继续对着自己的脸开始涂涂抹抹起来。

    孙意然知道自己变了,但是对于这种变化,孙意然并没有觉得不好,甚至还很享受,并且明白了有钱的时候,原来真的去大商场,柜员的态度都会不一样。

    沉浸在这种优越感重点孙意然,显然已经明白了,殷郑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她也不能仅仅只是盯着殷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