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爷爷的电话

第一百七十二章 爷爷的电话

    宋荷被孙意然恶意搞鬼气到小产这件事,殷老爷子并不知情,因为从殷豹丧心病狂将老爷子推下楼之后,殷老爷子这段时间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像是伤了元气一直没有恢复过来似的,这让殷郑担心之余,联系了郊区一个环境宜人清幽的疗养院,送殷老爷子过去小住疗养。

    殷郑给殷老爷子找到的疗养院是一家顶级奢华的大型跨国机构,都是独门独户的居住环境,但是也有相通共用的娱乐设施,殷郑甚至给殷老爷子配了一套管家服务,佣人齐全,所以殷老爷子过去的时候,也就只带上了跟了自己很多年的老管家。

    殷老爷子还在郊区享受生活,疗养身体的时候,对市里面殷家快要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无所知,其实原本不会瞒得这么密不透风的,但是殷郑也嘱咐了时时刻刻跟在殷老爷子身边的老管家,不能让殷老爷子知道最近家里发生的事情,所以殷老爷子才能至今被蒙在鼓中。

    殷郑和宋荷这段时间风波不断,又是宋荷很有可能保不住孩子,又是殷郑的绯闻风波,所以原本之前一周就会带着宋荷去看看殷老爷子的殷郑,这段时间实在是无暇顾及殷老爷子,甚至自己都没有发现,已经半个月没有过去看老人家了。

    直到殷老爷子自己坐不住了,将电话打给殷郑。

    郑老爷子觉得最近殷郑很不像话,哪有这么久都不来看看他的?!尤其上次也是自己给他们打的电话,难道这是以后都要自己打电话‘请’他们回来才行?

    郑老爷子有点生气了,但是老人家的生气始终也是敌不过对儿孙的思念,毕竟郑老爷子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儿子了,对于殷郑自然是比一般人家老人重视孙子还要重视。

    于是在给宋荷打电话没有打通之后,郑老爷子的电话就打到了殷郑的手机上。

    “我看你现在心里是没有我这个爷爷了是吧?”郑老爷子威严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来:“明天给我过来一趟,带上宋荷,我要见见你们!”

    所谓人越老,反倒也是会越来越像小孩子的,所以尽管殷老爷子在电话中对殷郑将这几句话讲的语气很硬,但是只要稍稍琢磨琢磨,就能够听出来,殷老爷子不过就是因为太思念孙子和孙儿媳妇,以及他还没有出生的重孙子,在发发无关紧要的脾气罢了。

    电话那边,郑老爷子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殷郑啊,爷爷满打满算也是没有多少日子好活的了,黄土都埋到爷爷的脖子这里了,还有多少时间能再看看你们?邓爷爷两眼一闭,想再见到你们都是很难了!”

    大概或许是人老了,心肠就会软,从前的殷老爷子可是从来不会说这么温情脉脉的话,甚至对郑逸舟这个世上最亲近的孙子,都是很颜色的摆着一张脸。

    殷郑听着殷老爷子从电话中透出浓浓不舍和感慨的苍老的声音,心中酸涩的同时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好好安慰老人家,毕竟从前做这件事情的人,一向都是宋荷。

    最近,不论是什么事情都能绕回到宋荷身上的殷郑,心中一滞闷痛的同时,耽误了当下接殷老爷子话的时机。

    “喂?殷郑,你听到爷爷说话了吗?”殷老爷子一直没有听见殷郑说话,要不是电话还显示着正在通话中,殷老爷子还以为这通话是出了什么问题了。

    殷郑刚接通电话,听到听筒中传来殷老爷子的声音的时候,心里就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复杂——他不知道该不该现在告诉郑老爷子自己和宋荷出了很大的问题,所以明天就算见面,也只是他一个人去疗养院。

    说?还是……不说?

    现在的殷郑,什么都不愿意想,但只要稍微提及这些事情,就会不由自主的开始想,杂七杂八的事情都从他脑海中涌出来,然后搅成一团浆糊,填塞满他的脑子。

    殷郑觉得头疼,沉沉的叹了口气。

    而正因为这口气似乎听起来太过于沉重了,所以像殷老爷子这种一把年纪,什么风浪都经历过的人,自然而然的就听懂了殷郑肯定是遇见了什么事了。

    “怎么了?”郑老爷子难得的说话温和了。

    从前殷郑的父亲刚过世的时候,老爷子也不过六十出头的年纪,身体还好,脾气性格也硬,原本对殷郑这个孙子很是宽容,但因为丧子的变故,他知道以后殷家的事情,就都需要殷郑接管了。

    如果让殷老爷子评价自己的两个儿媳妇——殷郑的亲生母亲和现在的王茵,殷老爷子其实都不是很满意,要说最满意的,也应该是宋荷。

    殷老爷子从前就觉得殷郑的母亲,在性格上过于软弱,就是一团棉花,哪怕对她再不好,她也能做到一声不吭软绵绵的吸收了对方全部的怒意。

    所以,当殷郑的父亲出轨王茵的时候,其实殷老爷子一点都不意外,甚至觉得这就是一件早晚都会发生的事情。

    但是殷老爷子对从前的这个儿媳妇最愧疚的一件事,大概就是在她临死前的时候,殷老爷子害怕殷郑心里留下阴影,就硬是让下人把殷郑拖走了。

    而之余他那个花天酒地,并且风流成性的儿子,殷老爷子早就不抱他能来看看自己即将去世的发妻。

    于是,殷郑的亲生母亲临终之前,病床边,除了一向严肃的公公之外,明明应该是世上最在乎她的两个男人——儿子和丈夫,都不在殷郑的亲生母亲身边。

    殷老爷子到现在还记得,殷郑的亲生母亲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顺着眼角淌落了一串不甘的泪水,那是让殷老爷子后悔了一辈子的事情。

    而至于王茵,王茵不是一个体面的儿媳妇,这个女人永远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的,就算是面对殷郑,当王茵的利益因为殷郑而受到损失的时候,王茵只会选择钱。

    殷郑的亲生母亲至少是算得上大家闺秀,并且知书达理,但是王茵就不是,王茵就像是一个一夜暴富的平常人,在终于成功嫁进殷家之后,开始疯狂吸金。

    早已经将这一切都看明白的殷老爷子,就只能被迫,让殷郑早早的成熟起来,而与之伴随的手段,在年幼的殷郑看来,就是原本宠溺自己的爷爷,在父亲去世之后,几乎是一夜之间,变了,变得对他无比严苛,要求他样样完美。

    殷老爷子用他严厉的手段培养出了一个合格的接班人,所以他现在能够安心的安度晚年,但是殷老爷子也用自己严厉的手段,将自己和殷郑之间的祖孙关系,搭建的支离破碎。

    直到宋荷出现,殷郑才渐渐的因为宋荷,而慢慢地开始尝试着和已经年迈衰老的殷老爷子亲近一些。

    所以对于殷老爷子而言,他的儿媳妇不怎么样,但是对孙媳妇是很满意的。

    殷郑在殷老爷子的追问下,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他看得出来爷爷对宋荷的喜爱,也看的出来爷爷对宋荷改变了他们祖孙之间僵持不下的关系而产生的感激。

    所以殷郑完全能够想象到,如果自己现在告诉殷老爷子,他和宋荷要过不下去了,甚至他和宋荷的孩子说不定就要保不住了,那他也毫不怀疑,不过多久,老管家就会打电话过来告诉他,说爷爷被刺激的病倒了。

    “没事。”殷郑觉得自己的这句话说的格外的违心而艰涩:“我就是这两天太累了。”

    “哦哦。”殷老爷子听到是这个原因,才放心下来,他也理解,毕竟从前他管理公司的时候,也尝尝觉得疲累,于是殷老爷子宽慰殷郑说道:“累了就休息两天,公司不会因为你两天不上班而倒下的,身体重要。”

    ‘累了就休息两天,身体重要。’

    殷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最近过的太压抑,当听见殷老爷子那把苍老的声音这样劝慰他的时候,他一个大男人,竟然有些感到鼻酸。

    但是殷郑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回应道:“好的,那我明天就过去。”

    殷老爷子得到了想要的结果,立刻笑眯眯的回答道:“好好,记得和宋荷一起来啊!给她说,爷爷吩咐了,叫厨房明天做桂花糕,她不是馋了好一阵儿了么。”

    “……”殷郑听着殷老爷子用高兴的声音提起了宋荷,稍稍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就像是生怕自己再说一句,就会把真相告诉郑老爷子一般,匆忙道:“爷爷,我还有个会,明天见。”

    说完,殷郑听到郑老爷子回应之后挂了电话,像是做了什么很累的事情一样,整个人像是被抽空力气似的,靠进了他的座椅背上面。

    殷郑现在不仅发愁要不要给郑老爷子说实话,更发愁明天怎么带一个宋荷回去给郑老爷子看。

    这么想着,殷郑又开始慢慢的出起神来,直到杰森忽然闯入殷郑的办公室,后面还跟着一大堆保安和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