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七十三章 针锋相对的男人

第一百七十三章 针锋相对的男人

    “殷郑——”

    杰森咬牙切齿的从殷郑的办公桌对面伸出手,一把揪住殷郑的西装领口:“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畜生!”

    面对杰森的突然闯入并且上来就是这么明目张胆的扯住殷郑的衣服领子,保安和助理都是不由得开始心惊胆颤起来。

    但是,令这些人万万没有想到的却是,殷郑在被杰森扯住衣服领子之后却没有表现出一点生气的样子,甚至还看着杰森身后的那些人,眼神冰冷的道:“出去!”

    老板的话不能不听。

    于是殷郑的下属们就纷纷鱼贯而入,再一个接一个的出去,最后一个出门的还十分贴心的帮他们老板把办公室的门带上来。

    然后在办公室中就只剩下杰森和殷郑两个人的时候,殷郑才看着满面怒意的杰森,仍旧是冷冰冰的一张脸,没什么感情的开口:“松手!”

    杰森被殷郑这话刺激到了,揪着殷郑西装领子的手更紧了,双眼中的怒火像是要从眼睛里面喷射出来似的,直直的望着殷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你知不知道宋荷现在被你祸害成了什么样子了吗?!你真应该去看看,看看你究竟做了什么!”

    “不知道。”面对眼前这个一直对宋荷心怀觊觎之心的男人,殷郑这回的表现没有之前那么激烈,甚至可以说是一点情绪起伏都没有,只是很冷静的说道:“以后宋荷的事情不要和我说。”

    一句话,却让杰森脸上的怒火戛然而止,愣住了。

    杰森完全不明白殷郑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以后宋荷的事情不要再和他说’?那就是……

    杰森不敢再往下继续想了,一种说不清是兴奋激动,还是担忧宋荷的复杂情绪涌进杰森的心房中,让杰森揪着殷郑领子的手都不由自主的松开了。

    殷郑就趁着这个机会从杰森的手中脱身,西装的领口部分已经被杰森抓的褶皱不堪,殷郑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被杰森弄的狼狈不堪,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从杰森进门之后,仅仅只是表现了短短一瞬惊讶之后就一直冰冷的脸上忽然露出很明显的厌烦情绪。

    那种厌烦,是一点都不保留的从殷郑的眼中一直蔓延到殷郑脸上每一寸表情以及五官上。

    杰森知道,自己今天不应该来找殷郑,不管是出于理智上还是私人感情上,杰森都不应该现在出现在殷郑的办公室中。

    原本从宋荷的病房中出来之后的杰森,尽管心中已经是因为殷郑而怒火滔天,但是杰森还是竭力的忍耐着,回到了医生办公室。

    坐在自己办公桌前的杰森,并没有加入进办公室其余医生们的闲聊队伍中,他脑子混混沌沌,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但是每当意识到自己只是在发呆出神的时候,杰森脑海中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宋荷,以及和宋荷有关的很多事情。

    杰森知道,在宋荷现在情绪这么不稳定的时候,自己不应该趁虚而入,但是思来想去,杰森实在是不知道应该在什么时候,才能够真真正正的去追求宋荷,他似乎好像总是没有把握到正确的时间,以至于总是不知不觉中,就失去了和宋荷在一起的机会。

    吉森不由得想起,其实自己第一次见宋荷的时候,并不是很喜欢宋荷,因为悉知一切的杰森,实在是觉得宋荷不如自己的姐姐,但是后来……

    后来那些和宋荷在一起的时候发生的事情,杰森无数次的反复回想,想到的除了和宋荷在一起的时候自己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感受到开心和快乐。

    宋荷对殷郑是希望的曙光,那么对杰森来说,就是拨开漆黑云雾的明亮光线,将杰森从对姐姐不幸去世的愧疚中逐渐的解脱出来。

    杰森知道宋荷喜欢殷郑,如果说非要说的深沉一些,尽管杰森并不愿意承认,但是事实却是是宋荷深深的爱着殷郑,而至于殷郑如何,杰森从前以为,殷郑也是以同样的心情,爱护着宋荷的。

    但是当真相出现在杰森面前的时候,杰森看着在宋荷和孩子之间竟然犹豫不决的殷郑,就觉得自己之前以为殷郑也是同样爱宋荷的这种想法真的是愚蠢透了!

    当时杰森就只想对着殷郑吼一句:“你老婆的生命都会在生孩子的时候保不准,你竟然还能在犹豫到底是保大人和保孩子?!”

    孩子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固然重要,但是一个家庭中,不是必须出现孩子的,至少在杰森看来,并不是这样的,杰森觉得,人生在世,父母、兄弟姊妹以及同伴好友和枕边爱人,是最重要不过的。

    如果非要排序,父母之外,就是身边和自己朝夕相处要共度余生的爱人。

    就在杰森恍恍惚惚在脑海中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的时候,忽然之间,耳边就蹿进来一道声音,杰森仅仅就是听见这个语气,就已经忍不住的想要皱起眉头了。

    “杰森医生,你还刚从宋小姐病房回来啊?”打招呼的那只手还如无其事的搭在了杰森的肩膀上,但是还是被杰森很明显的躲开了。

    随后杰森转过头,看见凑上来和他说话的人,是一向在办公室中龟毛小气到不像是一个男人的男人,杰森很少和这个同事交流,除非是在必要的情况下,也幸好杰森一贯在医院就是摆着高冷人设,不好接近,所以对于杰森对同事之间态度微妙的差别,其实也并不是十分明显。

    “怎么了?”杰森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这个不好相处的同事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接着,杰森就看见这个同事脸上忽然露出一种探听八卦的探究的神情,凑上来,似乎要说一件很隐秘的事情,但实际上却用着整个办公室都能够听见的声音。

    “杰森医生,我看你总是去宋小姐的病房,你们俩……”说着,这个医生就冲着杰森一通挤眉弄眼。

    原本最近杰森的脾气就因为殷郑对宋荷的这个恶劣事件而十分易怒,因此,当同事凑过来就想听八卦的时候,杰森猛然冷下了脸,随即说道:“你们是不是有点太闲了?病例都写完了吗?!”

    办公室的同事们都知道杰森平时虽然看起来高冷,但是如果去请教杰森事情,杰森永远都是很耐心的会回答,从没见过蓦然就发这么大脾气的杰森,尤其是在杰森身边的那个同事,完全是被杰森的气势震住了,整个人都有些懵。

    杰森在高声发泄完一腔火气之后,不仅没有觉得心里舒坦了,是更加觉得心里面憋得慌,整个人都像是要炸了似的烦躁。

    他站起身,试图去接一杯水喝掉,或许可以把心里的郁躁浇熄。

    但是当杰森拿着杯子才刚刚接了一杯水之后,他看着‘咕嘟咕嘟’冒着气泡的水桶,忽然重重的一下将自己的辈子放在办公室里专门放水杯的地方上。

    随后,一整个办公室的人就看着杰森面色阴沉的脱下了身上的白大褂,抽出一支笔快速的签了一张请假条拍在自己带的实习生的桌面上,随后就一言不发但是步伐十分极速的走出了医生办公室。

    差不多一小时后,杰森就出现在了殷郑的办公室中,带着一脸怒容,揪住了殷郑的脖领子。

    杰森的火气在殷郑的冷静面前让杰森觉得自己幼稚极了,但是与此同时,杰森却也是莫名其妙就没有再感受到心里的焦躁,目光也恢复平静,一语不发的看着殷郑。

    这似乎是最近这段时间以来,杰森和殷郑看起来最和平的一截时间,可这种和平的表象下面,却还隐隐流动着一种莫名的压抑的气氛,就像是看起来十分平静的水面下,其实充满了无数的漩涡,暗潮涌动。

    很显然,现在发生的这些事情,不是随随便便、简简单单就能够解决的。

    杰森因为殷郑毫无感情的说出‘以后宋荷的事情不要再来问我’,在错愕之后,又不由得生出盛怒,他看着殷郑的眼神就像是要把殷郑吃了似的,无比凶恶:“把你这句话给我解释清楚!”

    这样的杰森,全然不是平时那个理智冷静并且从容镇静的医生杰森。

    杰森现在感觉自己就像是一管炸药,殷郑就是火星,只要他随随便便说一两句话,都能引得自己自爆!

    殷郑看着盛怒之下似乎快要失去理智的杰森,仍旧是没什么表情的冷淡样子。

    男人抬手弹了弹领口上被杰森抓皱的料子:“字面上的意思,你听不懂我可以给你再说一遍。”

    “殷郑……”杰森满目怒火,但是面目阴沉的盯着殷郑,半晌他忽然伸出手,隔着一个距离,点在殷郑的眉心,那是一种**裸的警告:“殷郑,你就压根配不上宋荷,既然你已经说了,以后宋荷的事情不要找你,那么我也请你以后,离宋荷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