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崩毁的希望

第一百七十四章 崩毁的希望

    杰森的话就像是将殷郑和宋荷从此之后的未来都画上了一个句点,清清楚楚的标识了将来会是‘殷郑的事情’还是‘宋荷的事情’,却怎么都不会再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

    在一片沉默中,杰森想起刚刚他一进门的时候,就看见殷郑像是没了魂儿似的直直的盯着窗户外面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俊朗的五官上都蒙上了一层暗淡无光,一点都看不出他曾经虽然冷酷,但是意气风发的模样。

    杰森说不清楚是他到底是在为什么发火恼怒,按道理来说,现在这样的情况是最再好不过的了,殷郑已经说了,以后宋荷的事情和他没有关系,那就是表明了他要和宋荷分开的意思,但是,杰森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却并没有觉得十分的高兴,甚至……火气更盛了。

    或许是因为杰森为宋荷而觉得不值,又或者杰森想到多年之前,他的姐姐是否也是在殷郑心中就是如此?殷郑仅仅就是一句不咸不淡的‘都过去了’,轻松的便抹消掉了姐姐出现在他生命中的那段时间。

    杰森的脑海中回想着殷郑刚刚看见自己进门时候的反应——这个男人在感到身前蓦然笼罩下一团阴影之后,面无表情的转回头,掀起眼皮子,极为漠然的看了一眼,在发现来的人是杰森之后,又很冷漠的收回了视线,再度回复到刚刚一直看着窗外的姿势上。

    杰森忽然感到一股无比的愤怒。

    这种愤怒从当初在殷郑的家里,看见男人软禁了宋荷就开始积累在心胸中,催生出愤怒的原因有很多,但杰森能感受到了最明显的一个原因就是怒其不争。

    对殷郑如此,也对宋荷如此。明明彼此相爱,又非要相互折磨让对方痛苦,搓磨彼此。

    而那些需要爱的人,想去爱的人,却没有真正的机会。

    诸如杰森,诸如他的姐姐。

    杰森的目光中是宋荷一样,都像被掏走了灵魂一般的殷郑,他在除了愤怒之外,感受更多的,就是失望——即使杰森并不愿意承认,但是事实上是他所知道的、见到的殷郑,并不是这个落魄样子。

    他认识的殷郑,是始终能够从容面对各种问题,冷静沉着,像是无所不能,不会被打败似的男人。

    杰森不能理解,既然离开彼此都感到难过,那为什么不肯尝试坚定的走到一起试一试?

    如果仅仅是因为孩子就导致的分开……那可真是太可笑了。

    于是,在殷郑感觉到杰森越来越近的下一秒,一双手臂伸过来,带着怒意,狠狠的揪住了殷郑的衣领,强迫着殷郑看向此时已经怒容满面的杰森。

    “杰森,你想做什么?”

    殷郑平视着眼中像是闪烁着簇簇火光的杰森,语调没有一点起伏的开口问着对面的男人,但是杰森却仿佛充耳不闻,只是紧紧的盯着殷郑,连说话的声音,都充满了盛怒之下的震颤。

    “殷郑,你变成胆小鬼了吗?”

    杰森质问眼前毫无生气的男人,短促的一句话就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似的,带着分明的气恼。

    可对于杰森的怒意和质问,殷郑始终保持着一种毫不理会的漠然,像是完全屏蔽了似的,甚至在看向杰森的目光中,都透露的这一种对任何事情都毫不在意的冷漠。

    这种冷漠,不仅让杰森感到陌生的同时觉得不敢置信,现在他眼前看见的落魄的男人,是曾经站在这座商业帝国里面,永远能够掌控一切胜算的殷郑。

    爱情打败了殷郑,并让殷郑跌下了属于他的王座。

    现在的殷郑,就像是所有强撑的防御正在迅速的自我坍塌,自我毁灭。

    杰森的声音中夹杂着一股巨大的悲痛,像是不肯相信似的,连揪住殷郑领子的那双手,都紧攥的几乎要发白了。

    但是,对于杰森这么强烈的感情,殷郑却始终都像是一块木头似的,眼神冰冷,自始至终都散发出一种不愿意和人沟通交谈的意思。

    殷郑忽然将自己完全的封闭起来了。

    他能够看到杰森脸上似乎都要变成实质的怒火,在他的眼中熊熊燃烧着,他也能看到杰森的双眼中,流露出的浓重的失望。

    殷郑知道,他这回确实是过早的说了放弃,但是,殷郑就是忽然累了。

    知道宋荷要打掉他们孩子的那一瞬间,殷郑就像是品尝到了彻底的绝望似的,忽然觉得他自以为圆满的生活顷刻之间变得索然无味了。

    他一直看着窗外的景色,不断自问:你站的这么高,你脚下能够踩着这么多的人,但是你看看,除了事业,你什么都守不住,不论是宋荷还是那个没有出生的孩子,你都没有能力守着,不可悲吗?不可怜吗?

    殷郑思索了一下,就给自己给出了答案。

    可怜,可悲。

    既然什么都守不住,那就什么都不要了。

    其实殷郑仔细想了想,一直以来,他确实是什么都没能守住,从一开始喜欢的音乐梦想,然后就是母亲,再到后来第一次喜欢的林雪,以及现在的宋荷和那个才不过就是个小小胚胎的孩子。

    他这一辈子到现在,看似什么都有了,男人最渴望的一切,他唾手可得,钱、权、势,甚至殷郑只要招招手,就有一大推女人愿意任他玩弄。

    但是他真的想要这些吗?——他不想。

    如果他想,就不会在一开始想去学音乐,就不会逃开殷家,但命运或许就是残酷的,他明明看到了那么多残酷的事实,甚至后来自己也参与其中,但最终残酷降落在他头上的时候,他才醒悟过来,究竟有多痛苦。

    既然如此……殷郑想,既然如此,那他就什么都不要了吧。

    何必呢?宋荷也因为他而那么痛苦,现在更是因为他,备受折磨饱尝痛苦。

    何必呢?

    既然如此,那就不必了。

    杰森看见一直沉默的殷郑忽然露出一个像是已经对任何事情都不在乎的笑容,但与之同时发生的,是杰森明明看见殷郑脸上在笑,可是眼中是毫无波澜的死气沉沉。

    杰森看见殷郑将目光终于从一个未明的点上挪开,转移到自己的脸上,随后,杰森就听见殷郑沉哑的声音,在这间办公室中缓缓的响了起来。

    殷郑说:“杰森,麻烦你,带宋荷去把孩子打掉,我会帮她联系好相关事宜。”

    “放屁!”杰森怒声,更是狠狠一提殷郑的衣领,怒火让杰森看起来整张脸上全部的五官都是扭曲的:“不要什么事都牵扯上我!这是你们的家事,你们的孩子爱要不要,和我没有关系!”

    殷郑闻言,也没有一点表情,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表示杰森说的对:“嗯,你说的也是,那我会自己安排的。”

    杰森对于现在已经完全油盐不进的殷郑彻底没什么好说的了。

    他像是完全失望般的松开了手,往后推开几步,也不看殷郑,只是盯着他衬衣上面的褶皱,轻轻嗤笑一声。

    但无疑,那一声笑,不论是从语气上还是从杰森的表情上,都充满了嘲讽,像是嘲笑此刻的殷郑竟然成了这样一个没有能力的男人。

    “殷郑。”杰森叫出殷郑的名字的时候,都像是从牙缝中狠狠的挤出来一样,他眼光中流露着一种深沉而冰冷的目光,泛着深幽的光芒。

    杰森说道:“你这种胆小鬼,还爱什么爱,做什么痴情,你为什么就不能够大胆一点?明明你以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现在倒是满肚子柔情似水了。”

    随着杰森的话音响起,他的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嫌恶厌烦的情绪,明明殷郑没有去爱宋荷的能力,却非要将宋荷拉进他的深渊中,以至于现在,连宋荷都要跌的粉身碎骨了。

    杰森的目光阴冷并且刺骨,他哑着嗓子说道:“像你这种人,就应该,活着没人爱,死了没人埋!”

    殷郑静静的看了杰森好一阵,然后就毫无前兆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对。”

    活着没人爱,死了没人埋。

    殷正确实觉得杰森说的不无道理,他这种人,或许就是生来祸害别人的。

    至此,杰森再也无话可说,冷着一张脸,没有再多看一眼殷郑,就大步离开了。

    陈澈是唯一一个被殷郑允许留下来的,她目睹全程,但始终一言不发,直到杰森摔上门离开之后,她才看着又陷入沉思的殷郑,忽然开口说道:“**,我知道作为一个属下,不应该对您的家事过多置评。”

    “但是——”

    陈澈向来严肃冷静的姣好脸庞上面,那双美目之间,也隐藏不住其中的失望。

    “你怕什么?”陈澈问殷郑:“你看看现在,还有什么会比现在更糟糕的了?”

    说完这话,陈澈也打开门,相继离开,只留殷郑一个人坐在空旷的总裁办公室中,垂着眼睛,视线不知道飘在哪里。

    这一刻的殷郑,像极了一个孤单的王者,他坐在自己高高在上的王位上面,举目四望,只有空荡和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