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卷土重来

第一百七十六章 卷土重来

    自从袁月被怀恨在心的殷豹毁容之后,就一直医院里待着,做一些康复治疗,并且和医生讨论面部重建的整容手术。

    袁月也渐渐地从原本崩溃绝望的心态之中,慢慢地缓过神来。她的心态渐渐地从本来的消沉阴郁,变得乐观开朗起来。

    只要袁月不照镜子,她就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也还是可以接受的。

    甚至有的时候,袁月的心态会变得格外积极和开朗,她甚至会想,正好趁这次机会,把自己脸上原本自己不满意的地方一起整掉。这样,她就会是一个完美的袁月了。

    当然,这一切的想法,直到袁月照了镜子之后,都会统统被打消掉。

    她看着镜子里照出来的自己的面孔,那样的可怕,那样的面目可憎。镜子里的自己,哪里还有从前那个美人的模样?她的脸上全是可怕的烧伤的痕迹,盘踞在脸上,歪歪扭扭的,像是有好几条又肥胖又粗大的红色蠕虫趴在她的脸上。

    袁月受不了这个刺激,在有一天早晨,砸掉了所有的镜子,并且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

    她的叫声很快就惊动了护士们,护士们把她拦下来,抱住她,努力的安慰,又为她推荐了精神科。

    所以,袁月现在不但要对自己的外表进行重塑和修整,并且也要对自己的内心进行重塑和修复。

    而且,这将会是一段十分漫长和持久的旅程。

    以上全部的消息,都是殷豹这么多的时间里一点一点的搜集和探听之后,整合出来的。

    殷豹原本和袁月约好了,要一起去弄死殷郑。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为什么’对于殷豹而言也十分的不重要了。

    总之,袁月叛变了。

    她投靠了殷郑,而背叛了他殷豹。

    在每一个睡不着的夜晚,殷豹就会抽着烟,想着那一天在袁月家里防火的场景。

    背叛他之后,还想爬上殷郑的床吗?

    ‘呵,那我就‘成全’你!我倒是要看看,你是怎么在被毁容之后,还能顶着这么一张可怕的脸,爬上殷郑的床,让殷郑对你动心!’殷豹一边这么恶狠狠地想着,一边恶狠狠地按灭了手中的烟头。

    所以一开始的时候,袁月在医院里,那一种崩溃、绝望、无助的样子,实在是大大的讨了殷豹的欢心。

    虽然殷豹看不见袁月那种崩溃的样子,心里稍微有一点儿遗憾,但是,他知道袁月过得不好,自己的心里也就满足了。

    可是后来,袁月渐渐地走出了自己被毁容的阴影之后,殷豹的心里就有一点儿不痛快了。

    他在心里忍不住的怒骂袁月是个智障,是个没有心的女人。自己都会被毁容成那个恶心的样子了,竟然还能过得高兴又快乐?

    她凭什么高兴,凭什么快乐?

    殷豹自己都没有能够从被袁月背叛,计划失败的打击之中走出来,她袁月又凭什么在经历了这么大的人生打击之后,就轻轻松松的重新振作起来?

    殷豹不服,殷豹相当的不服。

    不过,当殷豹知道袁月又一次的彻底崩溃之后,殷豹整个人都容光焕发起来。他就像是获得了一次整容一样,由头到脸的意气风发。

    跟他一起混着的小弟们,看见他这个样子,都以为自己的大哥这段时间发了横财呢,一时之间倒是对他都不约而同的亲近和热切起来。

    一个个儿的献着殷勤。

    殷豹不知道其中的缘由,只是觉得最近做什么事儿都特别顺手,日子要是再这么继续过下去,他都不用继承殷家的财产,也能比殷郑有钱了。

    当然,从实际情况的角度出发来说,这一切都只是殷豹自己自我感觉疯狂良好导致的幻觉而已。

    其实殷豹还是一个穷光蛋,并且还是一个即将破产到那种再也无法翻身,卷土重来的穷光蛋。

    不过,真实情况对于殷豹来说,现在是很不重要的。

    殷豹毕竟已经太久的没有体会到这种顺风顺水,被众星捧月的感觉了,所以他此时此刻宁愿沉浸在幻觉之中,也是打死都不要醒来的。

    这一天,殷豹坐在自己租来的一间还不足二十平方米的小办公室里,暗自思考以后的路要怎么走。

    殷郑他肯定还是要除掉的,这一点是不用想的。

    等到时候,殷豹把殷郑除掉了,那么殷郑以前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儿,还不全是殷豹说了算吗?

    殷豹甚至都已经开始思考,到时候要把殷郑说成一个多么丑陋卑鄙的男人了——他为此跃跃欲试,激动得仿佛殷郑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一样。

    想到殷郑不存在了,那么殷豹不得不想一想宋荷。

    说起来,殷豹一直觉得宋荷那个小娘儿们,没什么意思,也没什么姿色。但是看在殷郑一直对她偏爱呵护有加的,殷豹觉得这个小娘儿们自己有必要拿下手,玩一玩儿,到时候再扔掉。

    至于他们那个没出生的孩子,殷豹并不打算留下这个祸根。

    斩草除根的道理,在殷豹这么沉浸在幻觉之中的时候,都没有被他忘记。

    殷豹越想越高兴,越想越是觉得自己志在必得,虽然说他并没有想好到底怎么把殷郑除掉,并且也没有想起自己人生的前几十年都在疯狂的除掉殷郑和除掉失败的日子之中度过。

    但是,无论如何,殷豹就是信心满满的觉得,这一次一定能把殷郑弄死!

    不过话又说回来呢,在殷豹除掉殷郑之前,他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这件事情不是别的,也正是和他一直密切关注着的袁月有关系的。

    毕竟殷豹还记得,自己的那些肮脏的,不可见人的证据,还掌握在袁月的手里。

    无论殷豹之后要用什么样残忍的手段去除掉殷郑,再去祸害宋荷和殷郑的孩子,现在,对于殷豹来说,当务之急是赶紧除掉袁月那个麻烦的女人,把她手上的证据弄到自己的手里,然后销毁掉。

    为了这个,殷豹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待了一下午——说是‘办公室’,其实也就是一个小小的房间而已。

    就连这个房间,也是他新收的小弟孝敬给他的。

    不过,对于从小到大习惯了被人家‘孝敬’‘尊重’的殷豹来说,这个小小的办公室也实在算不了什么。

    虽然说这个办公室,不能和他以前在殷氏集团的相比,但是,殷豹自命不凡,认为自己的未来一定是会有比殷郑更大成就的人,所以他对于现在的办公室没有任何的话想要说——短暂的使用嘛。

    殷豹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苦思冥想,终于决定趁这一次袁月崩溃之后,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把放着有自己的证据的u盘从袁月那里抢过来。

    打定了主意,殷豹决定趁着晚上,医院人少的时候,进行这项活动。

    就在这个时候,殷豹的小弟敲了敲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

    “怎么了?”殷豹问。

    殷豹的小弟客客气气的对殷豹说,“老大,您一会儿要去哪里,我开车送您去。”

    “你还真是会来事儿。”殷豹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这一个小弟的肩膀,随后他说,“正好,我晚上确实有点儿事情要做。咱们等一会儿先去吃顿饭,然后你送我到医院去。”

    “好的,老大。”殷豹的小弟点了点头,恭恭敬敬的说。

    随后,殷豹挥了挥手,让自己的这个小弟先出去。

    等殷豹的小弟出去,关上门离开之后,殷豹重新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撑着自己的下巴,继续沉思怎么样能够把除掉袁月的计划进行的更加完美。

    殷豹想了好一会儿之后,心里也渐渐的有了一个比较成形的计划。

    随后,殷豹就觉得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了,他从办公桌前站起来,走到门口去,把刚才的那个小弟重新叫了回来,说,“咱们走吧,先去吃饭,然后你送我去医院。”

    “老大,好咧!”殷豹的小弟对殷豹喜气洋洋的答应了一句,随后就屁颠儿屁颠儿的拿起了车钥匙,跑在前面,乐颠颠儿的为殷豹开门,开车门。

    殷豹享受着这个小弟为他做的一切事情,悠然自得的跟在身后,漫不经心的上了车,坐到了后座。

    殷豹太习惯了这一切——他从小到大都是养尊处优的大爷,实在不觉得这个小弟对他这么殷勤的献媚有什么问题。

    小弟慢慢地发动了车,把车开到了殷豹平常最喜欢去的一个苍蝇饭馆。

    那个饭馆虽然很破很旧,但是胜在东西好吃。一开始,殷豹对于这个地方,简直觉得没有办法下脚。但是吃过了这里的东西之后,殷豹就爱上了这里。

    一顿饭,吃饱喝足之后,殷豹打着饱嗝,叼着牙签,心满意足的从饭馆里挺着一个滚圆的肚子走了出来。

    殷豹又一次上了车,随后,由他的小弟把汽车开往了袁月所在的那个医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