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瓮中捉鳖

第一百七十七章 瓮中捉鳖

    等到了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夜风微凉,吹在殷豹的脸上,让殷豹原本因为吃饱喝足开始有一点儿犯困的神思渐渐地变得清醒起来。

    殷豹站在医院的大门口,伸了伸懒腰。

    随后,他回过头去,对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弟说,“好了,没什么事儿你先回去吧。”

    “老大,您不要紧吧?”小弟在身后,并不走,而是担心地问了一句,“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要不要我找人帮您走走关系,看一个好点儿的医生。”

    殷豹笑起来,挥了挥手,说,“没事。我今天就是来看一个朋友的。你先回去吧,到时候我自己打车回家就行。”

    “哎,好的。”那个小弟恭恭敬敬地说,“那老大,要是您有什么需要,您就给我打电话啊。”

    “好。”殷豹点了点头。

    他一直站在医院的大门口,直到看着他的小弟的车子开远了之后,殷豹才大大方方的走进医院里。

    时间已经很晚了,医院里并没有太多排队的人。

    最忙的地方,也不过就是急诊室里了。夜里突然了病症的人们呼啦啦的过来,忙得急诊室的医生们焦头烂额的。

    不过,现在殷豹当然不去急诊室,对于他而言,这些地方也都无关紧要了。所以,殷豹也就完全没有注意到急诊室里都围着一群什么人。

    殷豹从医院的大厅里走进去,他走得很坦荡,一点都没有要去害人的感觉。

    他对于这家医院,并不是很陌生。相反,小的时候生了病,他妈妈会带着他来这里看病,所以他熟悉的很。

    知道袁月所在的住院部的病房,殷豹更是一路畅通无阻。

    他走到袁月的病房门前。

    袁月的病房,门是关着的。殷豹低下头去,从门缝里悄悄溜出来的白光可以猜到袁月现在还没有睡。

    殷豹本来想要直接推开门的,但是觉得敲一敲门,当个绅士又何妨。

    所以,殷豹抬起了手,轻轻地敲了敲门,‘咚、咚、咚’。

    ‘真像是袁月的催命铃声啊。’殷豹在敲门的时候,还没有忘记这么想。

    “是谁啊?”门并没有被及时的打开,但是袁月的声音,从病房里慢慢地传了过来。

    殷豹听了,稍微的变了变自己惯常有的声音和腔调,说,“您好袁小姐,我是今天晚上值班的人,现在来查看一下病房内的情况。”

    “哎?不是刚刚有一个小护士来过了吗?”虽然里面传来袁月有一些奇怪的声音,但是殷豹还是听到病房里面传来脱鞋走路时发出的‘啪嗒’‘啪嗒’的声音,那声音不用殷豹细想缘由,也知道是袁月在走到门边。

    所以,殷豹并没有着急去回答袁月的话。他只是等着袁月打开病房的门来,‘自投罗网’。

    袁月穿着拖鞋的走路声越来越近了,殷豹的心里也渐渐地,莫名其妙的开始紧张起来。殷豹攥了攥手心,发现手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满满的冷汗。

    冷汗黏 腻,让殷豹的一双手的掌心都发冷。

    殷豹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妈的,老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用了。’

    随后,他把一双手在裤子上蹭了几下,把手掌心的冷汗擦干。

    也是在这个时候,袁月打开了病房的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袁月就看到了殷豹。

    她看见殷豹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子都愣住了,“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殷豹勾起唇角,坏坏的笑道。

    随后,他不等袁月继续说下去,就伸出手去,一把把袁月往病房里一推,他自己趁着袁月往后踉跄的时候,一脚踏进了袁月的病房里,而且还关上了门。

    袁月现在的身体很是羸弱,根本经不起五大三粗的殷豹猛然一推。她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让自己没有摔倒在地上。

    等到袁月好不容易站稳的时候,殷豹已经反客为主,在袁月的病房里找了一张小沙发,悠悠哉哉的坐下了。

    袁月对殷豹横眉冷对,把他当成阶级敌人般看待。袁月的眉毛一横,厉声问道,“殷豹,你要做什么?!”

    殷豹看着袁月现在这个丑陋的样子,还要横眉冷对,简直就像是一个丑八怪,一个恶鬼一样,真的是会成为其他人的噩梦的。

    殷豹冷冷的挑了挑眉毛,对袁月说,“袁月,你现在的样子,真丑啊。”

    袁月听到殷豹的话之后,神色一下子僵住了。随后,袁月高声喊道,“我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还不清楚吗?!”

    袁月想到自己从前,虽然算不上是倾国倾城,但是也是一个大美人儿。可是现在,因为殷豹,她以后就算能整容整的漂亮的风华绝代,那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毕竟以前的她是货真价实,经得起考验的,现在呢?!

    袁月越想越生气,她恨不能冲上去把殷豹撕成两半。

    不过,殷豹对于袁月的反应,没有觉得心里有任何的愧疚。他自始至终,都觉得袁月是咎由自取。

    并且,他也是这么告诉袁月的。

    殷豹说,“你既然现在这么恨我,当时干嘛不跟我好好合作?袁月,你沦落成今天这么一副丑陋的样子,还不都是你自己作出来的吗?”

    “我作出来的?!”袁月被殷豹的强盗逻辑所震惊,并且心里觉得还好自己背叛了殷豹,倒戈了殷郑,否则她要是真的帮助殷豹扳倒了殷郑,那么以后等着她袁月的,还不知道会是什么呢!

    袁月往殷豹的面前冲了两步,抬起手来,就要去打殷豹。

    可是殷豹也预料到了她的举动,所以,在袁月刚刚伸出手来的时候,殷豹就一下子站了起来,捏住了袁月的手腕。

    袁月疼的哀哀直叫。

    殷豹冷冷地说,“袁月,我今天晚上过来,不是专门来和你扯淡的。你把那个u盘给我交出来。”

    袁月当然知道殷豹想要的是什么,可是袁月心里咽不下那一口气,她是彻彻底底的恨上了殷豹。

    所以,袁月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说,“u盘?什么u盘?”

    殷豹一听袁月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怕死的要假装听不懂,手上捏着袁月手腕的力气就用的更大了一些。袁月疼的尖叫起来,但是任凭袁月手打脚踹,殷豹就是死活不肯松开袁月。

    “你少跟老子装不知道!”殷豹低声,恶狠狠地说。

    “我真的不知道!”袁月疼的只能尖叫,声音格外的响亮。

    殷豹‘呵’的冷笑了一声,“好!那我就告诉你!你把那个装着我犯罪证据的u盘给老子交出来!”

    他说到这里,还要威胁袁月说,“你如果愿意好好地交出来,老老实实的,老子还能留你一条命。可是,你如果要跟老子耍什么小花招,呵,你大可以试试看!”

    袁月看着他,眼里流露出一股浓浓的害怕和胆怯。殷豹当然注意到了袁月的眼神,他更加的以为自己志在必得了。

    现在的殷豹,只是在等着袁月把那个u盘交出来,然后殷豹就可以拿着u盘,处理掉袁月,从此销声匿迹。

    等到他殷豹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就是殷郑死无葬身之地的日子!

    殷豹在心里这么想到。

    袁月不再尖叫了。她慢慢地皱起眉头来,露出一脸哀求的眼神,说,“你……你先放开我,不然,我怎么给你拿东西?”

    “袁月,算你识相。”殷豹见整件事情都在朝着自己的计划方向发展了,一时之间,心里都轻松了很多。

    他才不怕袁月会在去拿u盘的时候做什么小动作呢。毕竟袁月也只是一个愚蠢的弱女子罢了,就算她要做什么,殷豹一个男人,要制服她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吗?

    所以,殷豹放心大胆地放袁月去拿u盘。

    袁月走到自己的病床边上,她弯下腰去,从自己病床边上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u盘一样大小的东西。

    随后,袁月缓缓地举起了那个东西,对殷豹说,“你是想要这个吧。”

    而其实殷豹并没有见过那个u盘到底长什么样子,反正他看见是个u盘,就点了点头,说,“对,就是这个。”

    于是,袁月就拿着那个u盘,重新走到殷豹的面前去,把那个u盘递给了殷豹。

    殷豹接过了u盘之后,拿起来看了看,却忽然发现这个东西很眼熟,就像是——一种很小的打火机。

    殷豹意识到自己被袁月耍了,不由得勃然大怒,吼道,“袁月,你敢耍我?!”

    “我耍你?”袁月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殷豹,“你自己说的,要这个。”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这个!”殷豹从沙发上跳起来,伸手就去掐住袁月的脖子,“老子要的是u盘!”

    “殷豹,你还想要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凉凉的男人的声音横空而出。

    这个声音,对于殷豹而言,实在太过于熟悉了。那是他化成灰也不会忘记的声音。

    殷豹回过头去,看见殷郑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病房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