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自投罗网

第一百七十八章 自投罗网

    “你怎么在这里?!”殷豹失声尖叫出来。

    这是殷豹完完全全没有想到的一幕——殷郑居然会站在他的面前。他是什么时候来的?他怎么会来?

    难道,殷郑和袁月串通好了?

    还是……他和袁月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凭殷豹的智商和最近自负的程度,他当然不会认为是前者了。殷豹现在只认为是后者——殷郑和袁月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否则,他殷郑怎么会大晚上的出现在袁月的病房里?

    于是,殷豹立刻向殷郑和袁月的身上‘泼脏水’,“殷郑,你大晚上的在人家袁月的病房里做什么!你现在可是有老婆的人,你这样,你考虑过宋荷的感受没有!”

    殷郑听到殷豹的话之后,真的是要笑出声来。

    片刻之后,殷郑觉得自己并不需要容忍殷豹的愚蠢。所以,殷郑当真的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回荡在病房之中,听得殷豹整个人都懵了。

    袁月起先不知道该对殷豹的话作何回应,但是看见殷郑笑起来之后,也捂着嘴,跟着殷郑一起笑了起来。

    一男一女,在病房里失心疯般的哈哈大笑。

    这样的场景,让殷豹看了,觉得十分的莫名其妙,以及摸不着头脑。

    “你们笑什么!”殷豹吼了一句。

    殷郑觉得殷豹实在是,太过于好笑了。他活了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好笑和愚蠢的男人。以前他怎么没有发现,殷豹竟然愚蠢到这个样子呢?

    殷豹的这句话,都能够成为殷郑这一年的笑点。

    而袁月也在一边,边笑边觉得殷豹愚蠢。

    一个人,到底是要有多么低下的智商,才能够说出这样子的话来?

    就连袁月都不知道。

    总之,这一男一女两个人,在袁月的病房里,笑作一团,笑了个仰倒。

    殷豹看着他们两个人笑成了这个样子,实在觉得自己被侮辱了。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的话怎么就说的有问题了,是话里头加了笑药,还是这两个人干脆都失心疯了?但是,殷豹觉得自己是被他们瞧不起了。

    随着他们的笑声越大,殷豹心里的那一股愤怒和被侮辱的感觉就越来越重。

    殷豹的双手紧紧地握成了双拳,他的额头上,青筋都蹦了出来。

    可是,殷郑当然不会在乎殷豹有什么样的想法。他只要自己笑够了,就好了。

    殷郑笑了很久,直到殷豹实在忍无可忍,又一次吼出声来说:“你们两个是不是想死!”

    “想死?”殷郑这才慢慢地,收起了笑声。他脸上还带着笑意,只是在渐渐地淡去,换上一股严肃而轻蔑的霸气,“你是想让谁死?”

    “你们!当然是你们!”殷豹气急败坏的,在袁月的病房里,直跳脚,“老子要让你们两个,统统给老子下地狱去!”

    殷豹的这一句话喊完之后,殷郑把他的双手插到西装裤子的口袋里,冷漠的看着到了现在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殷豹。

    “哦?”殷郑挑了挑眉毛,“有趣。”

    “殷郑,你不要总是不把我的话当一回事!”殷豹气急败坏的冲着殷郑喊道,“我会让你付出代价!付出你应有的代价!”

    “是吗。”殷郑淡淡的回答了一句,并不害怕殷豹的威胁。他看着殷豹,眼神里全是淡漠。

    他问殷豹说:“那你告诉我,握应该付出什么‘应有的代价’呢?”

    “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殷豹用手指着殷郑,气急败坏并且恶狠狠地怒吼,“总有一天,殷氏集团会是我的!而你,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是一条狗而已!”

    “哈。”殷郑笑了一声,满是讥讽,“那我可真是害怕啊。”他轻描淡写的说着,还摇了摇头,“那,我是不是该求求新一任的‘银总裁’,饶了我这条小命?”

    殷豹完完全全的没有从殷郑的话中听出任何讥讽的反义,他只是觉得殷郑在陈述事实。所以,他甚至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殷郑的话。

    随后,殷豹勾起唇角,露出一分坏坏的微笑。他对殷郑说:“当然,要看你求饶的态度了。如果你肯好好地,老实儿的向我俯首称臣,那么,我当然会饶你一条狗命。但是,如果你还试图跟我玩儿什么花招。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殷郑一直静静地听着殷豹说话。

    在这一刻,殷豹那种比刚才更加可笑的言论,却让殷郑一下子笑不出声来了。

    因为在这一刻,殷郑打从心底里觉得殷豹可怜,他真的是太可怜了。

    他马上就要死在自己的手上了,可是却还在做着他的春秋大梦。在这样的梦境幻觉里沉迷,根本就醒不过来。

    所以,殷郑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打断殷豹的幻想。

    反正他这一辈子,也就只剩下这么一次幻想的机会了。

    如果把人家殷豹最后一次幻想自己能够功成名就的机会都给残忍的剥夺了,那么他殷郑也太过残忍和无情了吧。

    到底也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这么多年,虽然他经常坑害自己,但是看在父亲的那一丁点儿相同的血脉之上,殷郑还是很好心的选择了听完殷豹这一段屁话。

    直到殷豹的话音完完全全的落下之后,殷郑才慢悠悠的开了口。他说:“殷豹啊,你觉不觉得,自己有点儿可怜?”

    “我?可怜?”殷豹完全没有弄清楚殷郑的路数。但是他并不着急,因为殷豹觉得殷郑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是翻不出什么风浪的。所以,殷豹觉得自己现在是在很有善心的陪殷郑玩儿而已。

    但是,殷郑突如其来的这么一句问话,还是让殷豹有一点儿懵。

    殷郑耸了耸肩,说:“是啊。你每天都沉浸在自己能够除掉我的幻想之中,你不觉得自己有点儿可怜吗?”

    “你放屁!”殷豹听到殷郑这么说之后,即刻指着殷郑的鼻子骂起来,“老子从来不爱幻想!”

    “可是,你现在就是在幻想啊。”殷郑说,“你说你能除掉我。怎么除掉我呢?”

    “我……老子先搞到袁月那小娘儿们的证据,自然就能干掉你!”殷豹到现在,还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

    “好的。”殷郑慢条斯理的和殷豹分析,“你说你弄到袁月手里的证据,你就能除掉我。那么证据,你弄到了吗?”

    “我……我……这不用你管!”殷豹耍起横来。

    殷郑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很无奈的说,“殷豹先生,很遗憾啊。我看你还是没有明白现在的状况。”

    “你是什么意思?”殷豹眨着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殷郑,问。

    殷郑听殷豹这么问,发现殷豹这个人,真的是愚蠢到无可救药。

    殷郑叹了一口气,想着眼前这个愚蠢的无可救药的男人,到底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有的时候,他还是打算做一个关爱哥哥的好弟弟的。

    就比如说,现在。

    殷郑缓缓地,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殷豹一直很想要从袁月那里抢过来的装着他犯罪证据的u盘。

    他把u盘缓缓地举到殷豹的面前,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刚才说的‘袁月手里的证据’,应该就是这个吧。”

    殷郑说到这里,一边看着殷豹的表情,一边装起了无辜。他说:“不过,自从我拿到手之后,还没有看过这里面装了什么东西。殷豹啊,你既然这么在意,不如告诉我一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哦,该不会是你干的那些坏事儿的证据吧——”

    “这个u盘怎么在你这里?!”殷豹看见那个他朝思暮想的u盘之后,惊讶的眼睛都快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

    他回过头去,狠狠地瞪了袁月一眼。

    随后,他又觉得光用眼神瞪着袁月,并不能够一解他心头之恨。于是,殷豹抬起手来,就要打袁月一个耳光。

    而就在殷豹刚刚把手伸出来的时候,他的手忽然僵在半空之中,怎么动都动不了了。

    殷豹回过头去看,这才发现袁月的病房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穿着一身西装,一只手正死死地捏着殷豹的手腕。

    不等殷豹发问,殷郑就开口,替殷豹解答了他心头的疑惑,“殷豹,打女人可不是好男人啊。还不快住手吗?”

    “老子要做什么,不需要你管!”殷豹说道。

    殷郑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但是开口说:“是吗?可是,你是我同父异母的兄弟,是自封的未来殷氏集团的董事长啊。殷氏集团董事长打人,而且还打女人的消息,如果传出去被媒体知道了,只怕对你的名声会有非常不好的影响的吧。”

    “殷郑,你少在这里跟我假模假样的!”殷豹站在原地,又想去打殷郑。可是他的手被殷郑的人钳制住了,根本动弹不得,“你他妈快让人放开我!”

    “哦。”殷郑淡淡的答应了一声,随后真的让那个捏着殷豹的人松开了手。

    殷豹重新获得了自由,对殷郑冷冷的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