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最后的开诚布公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最后的开诚布公

    重获自由之后的殷豹,双眸中都带着一种贪婪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殷郑手中的u盘,这个u盘对殷豹来说,简直就是生死攸关的东西,根本不容有半点差错。

    殷豹知道u盘中的东西,是早几年他还和袁月牵扯不清的时候,袁月偷偷录下来的有关他藏毒、卖毒,以及教唆他人吸毒的证据,殷豹甚至最近想了想,或许还有一些那时候他参与拐卖妇女的烂事。

    这些东西,要是被郑逸舟拿去给警方查看,殷豹知道,自己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殷郑,大家都是兄弟一场,你何必又要把我逼上死路?”殷豹见今天殷郑摆明了就是来者不善的意思,索性干脆摆出一副低三下四的样子,低眉顺眼的和殷郑说话:“再说了,你把我逼上死路,对你又有什么好处?殷家的股票价格,只会因为我这些烂事一路跌,而不是一路涨。”

    殷郑看着殷豹在自己面前大言不惭,顿时心中就觉得可笑至极,他现在真的是很怀疑,自己怎么会有殷豹这种不成器的弟弟,甚至在殷郑看来,殷虎都比殷豹强,至少殷虎懂得弃暗投明,尽管之前,殷虎的所作所为和殷豹一样愚蠢,但是现在至少殷虎已经觉悟了。

    而偏偏殷豹却是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心,非要做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

    “殷豹,我觉得你今天弄错了。”殷郑并不着急结束这场好戏,毕竟最近殷郑自己的生活也并不尽如人意,所以殷豹愿意在殷郑面前秀秀智商,让殷郑高兴高兴,殷郑也并不是很拒绝这种行为。

    只见殷郑手中捏着那个u盘在殷豹面前晃悠两下,随即,就在殷豹伸手准备抢的时候,殷郑却快了一步,又将那个u盘收了回来,全然一副逗弄小狗似的样子。

    “殷郑!”

    殷豹也看出来殷郑的恶劣心思,整个人恼羞成怒极了,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殷郑,就像是一头饿极了的狼,双眼中都透着一抹幽幽的绿色冷光。

    殷郑必然是不会被这样的殷豹吓到,男人脸上挑衅的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不紧不慢的坐在了病房中的沙发上,随后,跟着殷郑来的手下,就挡在了殷郑面前,以防万一殷豹对殷郑做出什么不轨举动。

    随着殷郑位置的改变,瞬间,病房中就变成了殷豹一个人,看着就好像是单枪匹马的需要应付殷郑、袁月以及殷郑的手下,也就是这一瞬间,殷豹才意识到,今晚上的这个局面,并不是自己之前想的那样,能轻轻松松就走出去的。

    殷豹在想明白这件事情的瞬间,后背上就起了一层冷汗,随即,脸上就很戏精的流露出一种卑微的可怜表情,看着殷郑说道:“哥,你就看在你是我哥的份儿上,把u盘给我,让我走吧?我发誓,我出了这个门,就和殷家一点关系都没有!殷家的一毛钱我都不会觊觎了!”

    殷豹说的这些话必然都是违心之言,毕竟只要殷豹能安安全全出了这个门,对殷豹来说,殷郑手中就彻底没有能够拿捏住殷豹的任何把柄了,到时候,还不是殷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至于殷郑要是拿王茵威胁殷豹……那就基本上并不在殷豹的考虑范围之内了,因为对殷豹来说,王茵不过就是他整个计划中的一颗棋子,棋子被人控制了,下棋的人当然就会是舍弃这个棋子了。

    也由此可见,殷豹这个人,完全就是一颗狼心狗肺,没有感情的人。

    对于殷豹的这番说辞,殷郑当然是嗤之以鼻——当他是三岁小孩呢?现在的三岁孩子都没有这么好哄了,何况是殷郑。

    “殷豹,我有时候挺怀疑一件事的。”殷郑并不搭理殷豹的这番说辞,像是自说自话似的,开口说道:“我有时候看你很聪明,心里计算的也很多,但是更多的时候,我觉得你就是长了个猪脑子。”

    殷郑的话说的很不可以,完全没有一点给殷豹留脸面的意思,毕竟也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了,殷郑和殷豹从前就不是什么兄弟情深,现在更不用彼此做戏,但偏偏殷豹戏演的多了,现在成了一个随时随地都在表演,从而为了掩饰真正自我的人。

    殷豹听着殷郑的评价,脸色明眼可见的变得十分的难看,毕竟这种当面说难听话,对于殷豹这种自尊心和需要被认同感极强的男人,是完全不能接受殷郑的这种做法的。

    即便现在已经是殷郑和殷豹之间,高低立判,输赢也是一目了然。

    殷郑恼羞成怒,瞪着殷郑低吼道:“你什么意思?殷郑,我他妈这么多年,最烦你这种看起来高高在上,谁都瞧不起的样子!”

    殷豹终于说了真心话,这么多年殷豹就是觉得殷郑在殷家老宅的时候,不论是对王茵、殷虎,还是他殷豹,都是一副轻视轻蔑的高傲表情。

    当然,最主要的,殷豹还是因为殷郑对他的轻视,殷豹觉得,这才是导致自己变成这副鬼样子的根本,所以罪魁祸首都是殷郑,偏偏现在殷郑活的光鲜亮丽,成了殷家的总裁,而他殷豹,就像是一只过街老鼠似的,几乎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殷郑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听见殷豹说真心话,尽管殷豹的真心话,让殷郑觉得十分的可笑。

    “殷豹,你说对了一点,也说错了一点。”殷郑脸上讥讽的笑容平淡了下来,他看着殷豹,面无表情,而当殷郑摆出这种表情之后,殷豹脸上明显出现了很大的波动。

    ——就是这种表情!

    殷豹记得,从他一进殷家门,成了殷家少爷之后,殷郑每一次看着他,看着王茵和殷虎,就是这种淡漠的,好像是看垃圾一样的眼神。

    这就像是一根尖刺一样,深深狠狠的扎进了殷豹的心中。

    殷郑在看见殷豹脸上的波动之后,很快就明白过来殷豹是什么意思了,也正是如此,殷郑第一次觉得,什么叫‘敏感多疑’,毫无疑问,殷豹就是一个典型的敏感多疑的例子。

    其实殷郑做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并没有过多的意思,偏偏殷豹要给他这个表情加注上一些殷豹自己定义的意思。

    殷郑看着殷豹,眼神中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一种很微妙的怜悯情绪,殷家的三个孩子,殷郑、殷虎、殷豹,三个人,几乎都已经在这个家庭中被毁了。

    或许原因不尽相同,但是所有的根源都是出自于殷家的冷漠的家庭环境。

    殷豹看着殷郑,渐渐的,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一种异常愤怒的情绪,但是他还是耐着脾气,看着殷郑问道:“什么?什么对了,什么错了?”

    “你说对的一点是,这么多年,我确实是看不上你这个弟弟。”殷郑没有找任何委婉的措辞,看着殷豹之言。

    当殷郑这句话刚出口之后,殷豹脸上压抑着的愤怒就再也控制不值,几乎是要从殷豹眼中喷出火星似的,殷豹怒吼道:“你终于承认了,从一开始,你就没把我看成你弟弟!就是你!是你先拿我当外人的,现在凭什么怪我狼心狗肺,吃里扒外?!”

    殷郑看着殷豹脸上出离愤怒的表情,自己的神情倒是没有一点变化,他的语气毫无波澜,冷静的看着殷豹,在殷豹的怒号中,却轻易的压制住了殷豹的高分贝:“这就是你错的那一点了,一开始,不论是你还是殷虎回殷家,对我来说,你们不是外人。”

    或许两个人都知道,今天应该就是这辈子最后一次开诚布公的谈话了,殷郑也说出了一直闷在心中的那些真话:“你们刚回来的时候,对我而言,不是外人,但也不是家人,非要说的话,你和殷虎,在当时的我的眼中,就是有着一个父亲的亲戚而已,我没想为难你们两个人。”

    “而至于你以为的,我要对你和殷虎赶尽杀绝,不让你们两个拿到做为殷家子孙应该有的那部分继承权,我更没有想过,如果我想过,今天的殷虎,就不会让我派去全权管理分公司。”

    殷豹听着殷郑说的话,彻底的愣住了。

    甚至他脑子中回荡的,竟然是殷虎现在居然被殷郑派去全权管理过外的分公司这件事。

    一瞬间,殷豹忽然想起,这么多年,似乎盘旋在在他耳边的那些恶意揣测的想法,从来都是王茵对他灌输的,殷郑似乎是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对他们不利的事。

    殷豹终于明白了,这场在他眼中是权利追逐的纠缠,在殷郑眼中,自始至终,甚至都是殷豹自己一个人的独角戏。

    “呵呵呵……”殷豹的嗓子里憋出很艰涩的笑声,听起来格外的凄凉。

    “殷豹,我会帮你请最好的律师,但是,同时你做的所有事情,我都会向法院提交证据。”殷郑看着面容绝望的殷豹,心中划过一份恻隐的同时,也做出了他自己早已经做好的决定。

    至此,殷豹的后半生,几乎都是要在监狱中度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