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八十章 殷老爷子的不满

第一百八十章 殷老爷子的不满

    殷豹被殷郑的人送进了警察局,连带着殷豹犯罪的各种证据,一股脑的都被殷郑打包进了警察局之后,殷郑就给殷老爷子打了电话。

    随即下午,就在殷郑还在公司处理事情的时候,殷老爷子就已经回到了殷家老宅子。

    今天约好了自己的姐妹们去做spa的王茵鼻腔中哼着小曲儿,心情不错的从外面回来了,一进家门就看见远在郊区疗养院的殷老爷子,今天竟然回来了,并且难得的没有一回来就进书房,而是在客厅里面坐着。

    “哟,难得的呀。”王茵扬起自己尖利的嗓子,看着殷老爷子,原本笑嘻嘻的准备说点什么话,但是仔细一看殷老爷子脸上摆着十分阴沉的表情正瞪着自己,很明显今天这就是在客厅里堵着自己回家的时候呢。

    王茵心里闪过一丝疑惑,不明白老爷子今儿是什么药吃错了,并且顺带反思了一下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也就是和平常差不多,毕竟宋荷和郑逸舟没有回来的这段时间,王茵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是神清气爽极了,只要不让她看见宋荷那个小贱人,以及殷郑那个畜生,她当然也不会自找麻烦。

    “爸爸,您这是什么眼神儿?”王茵换好了室内拖鞋,拎着今天的战利品,脸上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试图和殷老爷子说几句话。

    但是今天殷老爷子毕竟是有自己的目的,要是平常,王茵这么一问,殷老爷子就算不愿意,为了让家里气氛好,也还是会答应一声,然而今天,王茵这句半开玩笑的话就好像石沉大海似的,殷老爷子除了还是脸色沉沉眼神冰冷的看着王茵之外,一句话都没有说。

    王茵这下就觉得自己热脸贴了个冷屁股了。

    自讨了一个无趣的王茵嘴里嘀咕一句:“摆着一张脸给谁看啊”,就准备上楼把今天新买的衣服再全都试穿一遍。

    “我让你走了吗?!”

    忽然,王茵身后,殷老爷子爆发出一声振聋发聩的怒喊声,双目犹如寒刃一般,刺进王茵身上,登时就让王茵僵在原地,然后又僵着身上每一处关节的转过身。

    王茵在看见殷老爷子眼中凛冽的目光的时候,下意识的闪躲开了自己的眼神,但是紧接着,王茵就听见殷老爷子嗤笑一声,说道:“殷豹都进警察局了,你倒是还有闲情逸致,大包小包的买回来一堆东西?!”

    听见殷老爷子这话的王茵,脸上先是露出一个怔愣的表情,随后十分冷漠的‘哦’了一声。

    “殷豹也不是我亲生儿子,进警察局就进呗。”王茵现在想起那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儿子,就是一股气。

    如果面对着其他人,那么王茵现在早就拉下脸子来了。

    可是,她现在面对着的是自己的公公,殷老爷子,就算王茵心里不屑他,但是表面也不敢展现出来。

    所以,王茵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又努力的摆出一个微笑来,尽量得体的对殷老爷子说:“可是,爸,你想啊。这件事情,我能怎么办?殷豹自己作死,闹的进了警察局去,就算我再伤心难过,我也不能替他坐牢去吧!”

    殷老爷子听见王茵这么说之后,冷冷的‘哼’笑了一声。

    他觉得自己当初真的是瞎了眼了,才让王茵这样的女人进门。

    殷老爷子看着王茵,对王茵说:“你是不能替殷豹坐牢,但是你毕竟养了殷豹这么多年,你是多狠的心啊?竟然对孩子这事儿不闻不问!”

    王茵觉得,今天这个老头子就是来没事找事,给她添堵的。

    现在可好了,宋荷和殷郑不在,换了殷老头子来。王茵的心里烦躁极了。可是她能怎么办呢?谁让殷老爷子是长辈,还不是一般的长辈,他是殷家真正的掌权人,就连殷郑都要对他礼让三分,更何况自己呢?

    王茵这么想着,努力的咽下心底的不耐烦,对殷老爷子皮笑肉不笑地说:“爸爸,您说的对,按道理来说,我是应该去看看殷豹,但是您瞧瞧,殷豹把我们殷虎害成什么样儿了?我养了殷豹这么多年,没给自己养出来个儿子,倒是给我自己养出来一个白眼儿狼!”

    说实在的,王茵就是记恨当时殷豹踩着自己往上爬,在媒体面前出风头的事儿,结果现在玩儿脱了,把他自己玩儿进警察局里,这能怪谁?!

    王茵不想和殷老爷子说很多的话,让自己憋气憋的心肝肺都疼。

    所以,她在看见殷老爷子张嘴之后,就立刻开口接话说:“再说了,殷豹现在在哪儿呢?他在警察局还是看守所?那种地方是我说想见殷豹就见得了啊?您当就像我去商场逛街似的呀,想看就看,想带走就带走?”

    殷老爷子想说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王茵打断了。

    这一点,让殷老爷子十分的不满。

    他皱起了眉头来,看着王茵。

    而王茵还浑然不觉,不知死活的继续试图用语言阻止殷老爷子接下来的行动然后溜之大吉。

    “殷豹做的那都是丧良心的缺德事儿,您说他还不好好接受教育,接受国家审判惩罚?他这就是活该,自己作的,我能有什么办法呀,又不是我亲生的,也不听我的。”

    王茵说到这里,敷衍性地瞟了殷老爷子一眼。她没有过多的注意到殷老爷子的脸色,只是想把自己的话赶紧说完,“当然了,我知道您肯定不是想让我包庇殷豹这意思。但是您现在这么说我,我也没办法去看殷豹呀,您说是不是?”

    “王茵,你说够了没有!”殷老爷子等到王茵的尾音落下之后,终于发出一声怒喝。

    王茵完全没有预料到殷老爷子会有这么一声怒吼,那声音大的,连茶几上摆放着的玻璃茶杯都开始微微震动。

    王茵被殷老爷子吼得全无反应,根本不知道要做什么才好。

    殷老爷子用力的拍了拍沙发,只听沙发发出‘嘭’‘嘭’的闷响。

    殷老爷子继续说:“我说一句话,你顶 我十句!说来说去,还不是你这个做母亲的不够负责任?!”

    王茵一听殷老爷子这么说,即刻觉得委屈。

    她的嘴角才刚刚拉下来,就被殷老爷子大手一挥,阻止了。

    殷老爷子根本不想听王茵接下来说的话。他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王茵接下来要哭诉她自己从前带着殷虎殷豹,有多么多的委屈,多么多么的不容易。

    可是,殷老爷子很清楚王茵的为人,她的这一套说辞,如果落到殷老爷子的耳朵里,只会让殷老爷子更加的心烦而已——诉苦谁不会?但是看看王茵干的好事,殷虎殷豹哪个孩子像个样子!现在殷虎知道上进了,那也和王茵一点关系都没有,殷豹干脆干了这么丧良心的事!

    所以,殷老爷子听都不要听。他甚至觉得自己刚才提起殷豹被捕这件事情,简直就是多余。

    殷老爷子现在,决定简单明了的直接告知王茵自己这次等她的原因,省的再听她废话倒胃口了。

    殷老爷子清了清嗓子,随后开口,对王茵说:“你有空就去给殷豹跑跑律师的事情,总不能看着殷豹,你这个做妈的什么都不管。再说了,你也别指望殷郑和宋荷两口子,人家也没有那个闲工夫。”

    “殷郑和宋荷能有什么事?!”王茵一听殷老爷子这话,顿时反感极了,想都没想就反驳了殷老爷子的话。

    “那你有什么事?!是购物还是美容?”殷老爷子怒喝完这句话之后,就紧紧的盯着王茵的表情,阴沉沉的说道:“宋荷怀着孩子,殷郑公司老婆两头都要忙,只有你一天像是个没事人似的!”

    只见王茵先是半张了嘴,想反驳几句。可是话到嘴边又被她扼杀在了喉咙口,所以让殷老爷子只听到了一声倒抽冷气的声音。

    随后,王茵的整张脸都扭曲起来,说不清楚是在笑还是在怒,殷老爷子就静静地看着王茵的神情变化,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因为他知道王茵会有这样的表情是为什么。

    一方面是惊讶于殷老爷子能够把给殷豹找律师,处理殷豹这件事的后续交给她来做,王茵眼珠子一转就想到了中间能捞的油水,但是另一方面,王茵也明白,这件事不仅是做给殷家人看的,殷豹的事情,必然会很有关注度,殷老爷子让王茵做,这是要把王茵放在架子上烤。

    做得好了,那是王茵这个当后妈的包庇殷豹的恶行,做得不好了,那就又是另一番说辞了,什么王茵容不下别的女人给殷家生的孩子,借这件事要摁的殷豹不能翻身的说法,就都蜂拥而至了。

    两者相比之下,喜悦就显得不太重要了。

    对于王茵来说,她当然是想把找律师打点关系的钱自己私吞了,殷豹要死要活,关她什么事儿?但是这肯定是没有办法在殷老爷子这里交代的。

    而且现在宋荷还怀孕了,这么久了,孙意然到底在搞什么?竟然让宋荷平平安安怀着那个孽种到了现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