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小肚鸡肠的女人

第一百八十一章 小肚鸡肠的女人

    殷郑把自己的事儿瞒的很好,全家上下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在殷郑那边的家里,并且殷郑言明过,这些事情要是被传进殷家老宅里头,家里的人都没有好果子吃。

    这番威胁,效果当然可想而知。

    因此,现在的王茵还以为宋荷和殷郑两个人生活和谐美满,并且宋荷的孩子也是很健康的。

    一想到这儿,王茵就不由得有些着急了。

    尽管之前她和殷虎闹的太僵了,但是殷虎那毕竟是自己亲生的,是自己身上掉出来的一块肉,相比起隔着一层肚皮的殷豹和殷郑,怎么说她和殷虎都是血缘关系的母子。

    所以就算和殷虎关系再僵,王茵也都有信心殷虎以后不会对她不管不问,而现在,王茵知道殷虎已经开始全权负责国外分公司了,于是王茵又开始动了殷虎的心思——要是殷虎最后成为殷氏总裁,那她王茵还有什么好提心吊胆的?!

    王茵在殷老爷子面前,又不能把自己这个想法表现的这个明显。

    所以,王茵的整张脸都是僵硬的。

    殷老爷子想明白之后,忍不住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很快,殷老爷子就对慢慢回过神来的王茵开了口。

    他说:“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殷豹的事情,你给我老老实实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别想着从中间投机取消,至于宋荷,我今天把话给你放在这里,如果宋荷的这个孩子有半点闪失,哪怕只是因为宋荷自己的不小心而导致的,那我都会算到你的头上!”

    王茵听到这句话之后,震惊的终于回国了神来。她看着殷老爷子,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殷老爷子站了起来,以一种绝对压迫的气势看着王茵,对王茵说:“所以,你最好老老实实的给我祈祷,宋荷能够把这个孩子健康平安的生下来。”

    殷老爷子的话,让王茵感受到了极大的不公平。她嫁进郑家这么多年来,不说兢兢业业了,那也是战战兢兢的给殷家管孩子,结果竟然现在还要受老爷子给的这么大的委屈!

    可是不等王茵开口,殷老爷子就已经走了。

    王茵看着殷老爷子慢慢离开的身影,脸上原本努力克制的表情随着殷老爷子一步一步走远,就像是忽然崩坏了的面具似的,那些故作的镇静和冷漠都一层一层从王茵的脸上剥离了下来,然后只见王茵脸上的五官就渐渐开始扭曲。

    现在王茵的脑子中,就只能想到一件事情——凭什么?!凭什么宋荷就算是流产了,也都要算在自己头上?

    并且随着这个事实不断的被王茵接受之后,王茵就更是没有办法忘记刚刚殷老爷子说的那一番话,什么叫就算是宋荷哪怕是不小心出了事情,都要算在自己的头上?!

    这句话一直在王茵心中,就像是一个魔咒一样不断盘旋徘徊着出现。

    王茵的脸上现在说不出的扭曲,她就像是一点都没有办法控制自己脸上的表情,甚至一点都不能保证,这个时候殷老爷子要是忽然转身,自己能不能瞬间换上刚刚还算冷静的表情。

    所以王茵害怕殷老爷子真的到时候忽然看见自己脸上这幅表情,后果王茵都不敢想象。

    毕竟现在王茵算是什么都没有的女人——老公老公死了,儿子儿子和自己不亲近,殷郑那个所谓的继子,根本就不认她这个母亲,公公也瞧不上自己这个儿媳妇,王茵觉得自己现在倒像是殷家的一个外人。

    宋荷——

    王茵在心中近乎疯狂的尖叫起来,甚至完全不顾自己平时可以保持的雍容华贵的仪态,在殷老爷子回到书房之后,王茵将脚上那双昂贵的高跟鞋踩的震天响,但是心中的怒火却一点都没有因此而发泄出去。

    回到自己房间之后的王茵,终于能够毫无掩饰的将自己脸上恶毒的表情释放出来,甚至一点都不加以掩饰了,王茵那双眼睛中,都是明目张胆明晃晃的恨意,就像是一条带着剧毒的毒蛇,盘旋在王茵的双眸之中。

    ‘宋荷!宋荷!都是因为这个贱女人!’

    王茵在心中疯狂的咆哮起来,毕竟王茵现在害怕因为自己的一时失言惹祸上身,毕竟在王茵看来,这个家中的任何人都已经不可信了。

    这个时候的王茵感觉心中燃烧着一团火焰,这团火焰随着王茵一想到宋荷就像是被浇了一勺热油似的,瞬间就窜起数丈,发出‘噼啪’的声音,甚至还有一些火星蹿进了王茵的血液和大脑中,让王茵觉得自己现在就好像能被心中那团怒火烧起来似的,将王茵脑子里维持理智的那根弦,一下子毫不留情的焚烧殆尽。

    王茵的双眼都因为这种极致的怒火而烧的通红,她现在已经完全不能够完完整整的去想一件事,脑海中基本上就已经是呈现着片段式的,但是来来回回就是殷老爷子对王茵的警告,和老爷子对她蛮横无理的指摘。

    王茵觉得老天爷就是故意苛待她,要不然为什么原本她过的好好的人生,忽然就要出现一个宋荷,并且,都是因为宋荷这个女人的出现,本来自己身边殷虎殷豹都和她亲的不行,王茵完全相信,殷虎和殷豹肯定能扳倒殷郑。

    现在在王茵的心里,宋荷简直就是个丧门星!扫把星!宋荷就是专门克自己的!

    王茵觉得自己心中简直是恨极了,她想不通为什么就连自己的儿子都抛弃自己,甚至王茵到现在都不明白,明明自己是为了自己儿子好,为什么殷虎反倒是像自己要害了他似的。

    而至于殷郑,现在就是完全掌控住了家里的一切,更甚至掌控住了她的亲生儿子殷虎,这简直就像是捏住她的七寸一样,让王茵实在是苦不堪言。

    想到这里,实在是忍不住心中怒气的王茵,将随便拿的一件东西就愤然的摔在了地上,王茵看着地板上已经摔的四分五裂的首饰盒,心中忽然恼怒万分的想到:‘既然你们不愿意让我好过,可以!那我们就走着瞧!’

    ‘不让我动你宋荷的孩子,那我们就来看看你宋荷到底能不能平平安安的把这个孩子生下了!’

    想到这里王茵的脸上不由得泛起一抹冷笑,但是王茵脸上这一抹冷笑也并没有持续很久,就从她的脸上衰败了下来,只见王茵整张脸上已经没有了平时在外面洋洋得意的表情,只剩下一颗空洞冷漠的神情。

    只有王茵那双闪烁着恶毒目光的眼睛中,两个眼珠子来回乱转,不知道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与此同时,王茵忽然想到了殷老爷子是要让她管殷豹的事情?

    既然让她管殷豹的事情,那就少不得接近殷郑以及当然要借着各种名头,多多的去殷郑那个家里‘看看’了。

    而至于看看什么……王茵脸上就不由得露出一抹冷笑,一个计划悄然就已经在王茵的心中逐渐成型。

    “好啊,既然是你这个死老头子说的话,我这个好儿媳妇又怎么不答应呢?”王茵在心中冷静的想着,甚至一点都没有犹豫的就决定‘遵循’殷老爷子说的每一句话。

    甚至王茵心中还很畅意的想着,也不知道是不是殷老爷子这个死老头现在老糊涂了,殷郑和宋荷明明最不待见看见自己,老头子还偏偏开口发话让她王茵去管事情,真是不怕王茵借这件事再起东风。

    这一回,王茵脸上冰冷并且怨毒的神情并没有很快消失,甚至随着王茵不止一次的想着自己的计划应该怎么实施下去甚至有逐渐扩大的趋势。

    最后王茵弹了弹自己新做的手指甲,冲着自己五个尖锐的指甲尖轻轻的吹了一口气,随后漫不经心的挑了挑眉毛,冷漠的嘲笑道:“真是愚蠢——”

    此时的王茵觉得,尽管不知道这个主意是谁想出来的,但是既然让她王茵管殷豹的事情,那自然就应该尽心尽力好好的去帮殷豹。

    自大,狂妄。

    王茵心中出现了这两个名词想送给出这个主意的人,但王茵又觉得她或许是应该感谢想出这个绝妙主意的人。

    尽管现在王茵心中其实多少已经知道了自己是不可能单枪匹马一个人扳倒殷郑在殷家的地位了,但是,搅和的殷郑和宋荷鸡犬不宁,王茵觉得自己办得到的。

    一句愚蠢,就不知道说的是殷老爷子还是殷郑,又或者是宋荷,都已经是未知了。

    为了让自己的计划能够顺利的进行下去,王茵决定现在就给孙意然打一个电话。

    电话那边被接通之后,王茵听着电话中孙意然清甜的声音,一边想着,尽管这个人选她说实话也很不满意,但是孙意然唯一的好处就是太贪婪了——毕竟王茵知道应该怎么去整治孙意然的这种贪婪,也知道孙意然最想要的是什么。

    给了孙意然想要的东西,还怕这个女人不会乖乖就范吗?

    这么想着,王茵的脸上就随着开口说话,显露出了一种明显亲昵的表情,道:“意然呀,我朋友有个酒会,阿姨想带你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