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八十二章 获得邀请

第一百八十二章 获得邀请

    殷老爷子果然是没有想错,王茵不仅觉得自己委屈,更是没有因为殷老爷子这几句敲打而有所收敛,反倒是因为觉着殷老爷子既然已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么久了,肯定是还会继续这样下去,而事已至此,王茵总不能任由郑逸舟就这么欺负她!

    她只要想一想,将来,宋荷踩在自己头上兴风作浪耀武扬威的样子,就恨的每天晚上都睡不踏实。

    而当王茵从自己的老姐妹口中知道这个酒会的事情,从前,在这种事情上面,王茵一向是当仁不让的,郑逸舟本来就不爱在这种事情上面抛头露面,王茵从前自然是就会抓住这些机会,毕竟王茵这种女人,天生本性里面就喜欢张扬和虚荣。

    而像是酒会或者重要宴会晚会这种事情,对王茵来说,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在巩固她在殷家地位的一种手段。

    虽然基本上并没有人这样认为,但是王茵就是觉得,别人家都是正经太太才会出席这种场合,王茵也是殷家正经娶进门的,那当然也是要经常出席这种活动才行。

    或许这就是一种心理上面的缺失吧,王茵作为一个标准的小三上位者,只有用这种方式,王茵才能不断的向众人证明,她自己现在在殷家得到了全家人的尊重。

    尽管事实正相反,王茵一点都没有得到印证的认可,也没有得到宋荷的认可,甚至现在就连亲生的儿子殷虎,也和王茵并不亲熟了。

    从前这种抛头露面的事情,可以赚眼球的事情,一直是王茵心中最执着的一件事,这就像是在上流社会的交际场合中,殷郑对大家公开承认她王茵现在是郑家当家说话的女主人,而非宋荷。

    可是这次,王茵从老姐妹的口中得知,酒会邀请了殷郑,而殷郑手下请柬之后,一点表示都没有。

    王茵没有收到殷郑让她去参加酒会的消息,反倒是从别人的口中知道了这件事事情,这简直就是殷郑做给她看的下马威,甚至说的再严重一些,这就是殷郑要剥夺王茵的一个特权的表现!

    王茵觉得她不能接受这件事!

    但其实,王茵也算是误会了殷郑和宋荷,毕竟现在,殷郑和宋荷两人对他们彼此之间的感情问题都自顾不暇呢,还说什么参加酒会。

    甚至宋荷现在还在医院待着呢,殷郑当然是什么表示都不能有了,只能收下请柬之后沉默,而王茵没有想错的一点就是,殷郑确实是不准备再让王茵充做什么殷家当家说话人的假象了,所以这一次,殷郑完全就是打定了主意,就算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甚至殷郑也知道,王茵迟早是会发现这件事情,但是……

    殷郑就是要让王茵看清楚现在家里面的真实情况,哪怕是太过于残忍,但是殷郑必须要让王茵彻底明白,现在这个家里面,已经没哟她王茵对殷郑指手画脚的份儿了,现在也已经不是从前殷郑觉得无所谓的时候了。

    但是,骄傲自大,大概说的就是王茵这种女人吧。

    此时,偏偏王茵还要在自己的老姐妹面前勉强做样子。

    “平平常常的酒会而已,去了那么多年,有什么新意。”王茵明明心中怒火满怀,但是还是要努力的保持着微笑,让自己看起来很不屑这种晚会的样子。

    但是身边的姐妹尽管按现在时下的话来说是‘塑料姐妹’,但是毕竟也是相交了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王茵这死鸭子嘴硬的性格。

    一个富商太太一边在心中吐槽王茵肯定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一边脸上还保持着笑眯眯的模样说道:“也是,现在的酒会哦,都是一个样子,去和不去也没有什么关系的。”

    尽管这个太太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扭头又和另一边的一位太太讨论起参加晚会应该穿什么晚礼服,什么样的颜色和款式衬自己,而王茵却成为了在座的唯一一个没有受到邀请的‘豪门太太’。

    王茵心中气的恨不得把眼前这几个讨论的兴高采烈的女人脸撕烂,可是脸上还是做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一脸不在乎的看着自己指甲上渐渐出现的花样。

    “诶,殷太太。”

    忽然,那堆兴高采烈正无比开心的讨论着晚会的太太们中间,忽然冒出来一声呼唤王茵的声音,尽管王茵再不愿意去听,但还是努力保持脸上的笑容,将视线递过去,看着对方,十分‘和蔼可亲’的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言下之意就是有话快说。

    那个叫王茵的太太看着王茵脸上僵硬的笑容,心中得意极了,平时她们这群人里面就数王茵最爱炫耀,时不时就要炫耀炫耀自己的生活,炫耀炫耀新买的各种奢侈品,要不就是炫耀炫耀她生活的多的么自在,老公死了,公公不管,儿子——不管是不是殷郑这个‘儿子’,还愿意给王茵钱花。

    但是会赚钱有什么用,现在殷郑娶了老婆,谁都知道殷郑的这个老婆和王茵不对付,一个晚会都不告诉王茵,可见现在王茵在郑家已经多么的没有地位了。

    这位太太看着王茵,尽管已经很努力的掩饰自己心中真实的想法,但是眼睛中那种施舍的慷慨还是没有掩藏好,流露了出来。

    “你要是想去酒会的话,我倒是可以带你们入场。”

    尽管王茵被这个女人这幅慷慨施舍给她的嘴脸恶心的不行而正准备拒绝的时候,王茵却冷不丁的想到,或许,这也是一次机会。

    估计全天下也很难有王茵这样的女人了吧,不仅不识时务,还始终勇于努力作死,死活想着的是怎么搅和的殷家鸡犬不宁,自己才能够坐收渔翁之利,想着给殷郑的身边多塞几个枕边然——当然,那也要是王茵的人,然后闹的殷郑家里永无宁日才最好。

    也不知道王茵是真的愚蠢还是从小读书不好,竟然连所谓的什么叫做‘唇亡齿寒’的道理都不知道。

    王茵已经嫁进了殷家,殷家繁荣,王茵就算是在让殷郑觉得碍眼,那也始终都是殷郑的继母,只要王茵安安分分,老老实实,殷郑就会当作王茵不存在,从而处于奖励,每个月完全都能够满足王茵的奢侈生活。

    但是王茵就非要没有能力,还要一直在不断作死的道路上走的风生水起。

    现在,在王茵看来,去参加酒会就可以趁这次机会,先带着孙意然去见见世面,毕竟当时那场酒会,孙意然差强人意的表现真的是让秦羽很是失望了。甚至王茵都不由得在想,这么一个乡下妞儿,土锤老冒,殷郑能看上孙意然才是奇了怪了。

    毕竟两相对比之下,王茵也明白,人家宋荷,至少以前还是个千金小姐,就眼界和素养上面,那完全就是单方面压制孙意然,不然当时那场宴会中,孙意然能那么轻而易举的就上了袁月的当?这件事情要是放在宋荷身上,王茵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宋荷肯定是不会上袁月的当。

    甚至还会反将一军也是不一定的。

    这么想着,王茵到了嘴边的拒绝就拐了一个弯,变了。

    只见王茵脸上尽是情真意切的开心笑容,开口说道:“啊,那你那天就带我和另一个人一起入场吧。”

    完全是一点都不客气的语气,甚至说完这话,连个谢谢都没有,趾高气昂,就像是对方巴结奉承着要把强行、带着王茵似参加酒会似的的。

    刚刚才说能够带着王茵参加酒会的那个太太,脸上的表情顿时十分难看了,甚至后悔自己嘴贱,为什么要一时兴起,给王茵多了这么一句嘴,现在竟然被被王茵当作是小丫头的使唤也就算了!甚至到头来,连个谢谢都没有!

    想到这里,那位太太就气的直想翻白眼,但是最后到底还是忍耐住了,脸上硬是挤出笑容的说道:“好啊,那就回那天,你要早点到哦,你总是迟到……。”

    王茵一听,很是矜持高贵的点了点头,表示可以,随即王茵就甚至自己主动的开始聊起来去参加晚会时候应该穿什么衣服比较合适,话题似乎就回到了刚刚,但是相比起刚刚的闷闷不乐的王茵,这会儿王茵倒是精神抖擞的很,完全一副等到晚会的时候要艳压群芳的架势。

    平白答应带着王茵和从没见过面的孙意然参加酒会,并且还没有得到王茵一句谢谢的太太,心里对着王茵狠狠的骂了两句,但是再怎么样,这些太太们的脸上,都是保持着端庄得体的笑容,一点看不出有什么心思。

    而最后,终于如愿以偿的拿到了两个名额的王茵,哼着小曲儿,心情十分不错的在做完指甲之后,坐上了殷家过来接她的专车。

    而刚一上车,王茵就迫不及待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没有备注姓名的电话。

    王茵并没有等太久,当等待声音仅仅只响到了第二声的时候,对方就接通了电话,声音清脆的说道:“王阿姨,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