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八十三章 邀约孙意然

第一百八十三章 邀约孙意然

    王茵听着孙意然的声音,脸上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说道:“小孙啊,我这里一个可以参加酒会的机会,我呢,给你留了一个,回头你就和我一起去参加吧。”

    王茵说的十分坦荡,简直就像是这个名额完全就是属于王茵自己的一样。

    孙意然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接到王茵的主动来电,更是没有想到会接到王茵主动邀请她去参加那种只有上流人士才能有资格参见的活动,心中更是觉得疑惑之余,还有一种兴奋的感觉。

    对于这种酒会,就算是孙意然没有参加过,她也是知道的,这是一种象征着尊贵身份但是人人皆知并不代表这是一场人人都能参加的活动。

    市拍卖会,基本上就是汇聚了本市很多有头有脸的政商名门,基本上出现在那里的,不是有名望的,就是有钱的,还有一些是二者兼有。

    甚至对于这所谓的‘有名望’和‘有钱’,也都不是一般定义中的,那都是人中龙凤,身价动辄上亿都是很普通的。

    所以对于殷家来说,受邀参加这种晚会就是完全不需要担心收不到邀请函的,基本上殷家就是属于最先收到邀请函的一批人。

    但是这种事情,对于孙意然来说,就是人生第一回了,当然,这中间的第一回,可就代表了很多种了。

    比如这将是孙意然第一回参加拍卖晚会,会是孙意然第一次穿宴会晚礼服,也是孙意然第一次见到许多只有在人物杂志采访中才能看见的很多名流富豪或者富太名媛。

    孙意然听着王茵在电话里对她发出邀请,第一瞬间的感受就是兴奋和激动。

    这种事情么,就算是放在一个资产丰厚的商人面前,也都是会激动的,更何况是孙意然这种一无所有的小姑娘。

    毕竟这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的道理,参加市拍卖晚会,其实也并不仅仅是参加晚会这么简单而已,更重要的是在晚会之间,这些上流社会的人聚在一起,于觥筹交错之间产生的交谈。

    社交,才是这个拍卖会种所有受邀参加的人,最看重的事情。

    有的人或许会在这场拍卖会中谈下一个上亿的合作项目,有的人也或许能通过这场拍卖会,在朋友的引荐下,认识到更多的人,得到更多的人脉资源。

    当然,除此之外,自然就还是有很多别的目的。

    比如谁家发愁儿子婚事的太太,就可以在晚宴的时候留神一下旁人家的千金名媛,又再诸如宋荷,被殷郑憋在家里太久了,纯粹出门透透气,又或者王茵,打算带孙意然见见世面的同时,也借机让孙意然和殷郑有些接触。

    心里的算盘珠子打的‘噼啪乱响’的王茵还不忘叮嘱孙意然,说道:“小孙,你记得准备好晚礼服啊,拍卖会结束之后还有晚宴,这都是要穿晚礼服才不会失礼的,你不要随便穿穿就来了。”

    随着王茵这句话话音才落下,在王茵看不到的,电话听筒的另一边,孙意然脸上的笑容和激动的神情,就瞬间僵硬在了脸上。

    她要是能够买得起晚礼服,还需要这么努力的去勾搭王茵吗?

    对于王茵而言,晚礼服只是她成山堆海里的一个不起眼的小东西,但是对于孙意然来说,这实在是过于的奢侈和昂贵了。

    孙意然沉默了很久,才扭扭捏捏的开口,说道:“嗯……”

    其实孙意然也不知道要怎么跟王茵澄清这件事情。不过所幸,孙意然的话还没有说完,王茵就开口说,“小孙啊,你不会没有晚礼服吧?”

    王茵这话说的实在是很不讲究,甚至语气里面还带着一种很分明的差异,毕竟在王茵这种人眼中,去商场买东西就是‘喜欢什么买什么’,但是对孙意然这种一般生活水平的姑娘而言,每个月的钱都是要计划着花销的,稍不留神就会没钱。

    所以别说是晚礼服了,就算是好一点牌子的衣服,孙意然都舍不得买。

    王茵听着听筒中一阵沉默,这回不用孙意然开口说话,王茵就知道答案了,没想到自己不仅要问别人要进入拍卖会的名额,还得自己破财带着孙意然去买衣服,王茵实在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并不是特别好看了。

    早知道这样的话,当时她就不该选择让孙意然去勾搭王茵!她的本意就是让一个女人破坏殷郑和宋荷的,可不是要去亲自把一个贫民窟里头的小女孩子培养成一个贵族!

    如果王茵有这样的想法和念头以及精力和金钱,还不如去福利院里收养一个小女孩儿,从小的时候就开始养起来呢!

    当然了,现在说这些话,也没有什么意义。

    王茵努力的把自己的语气放的心平气和了一点,但是字里行间,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一幅鄙夷和嫌弃,“好了,你要是没有晚礼服,下午就出来,我带你去买一条裙子,再配双鞋。”

    王茵一想到但凡她能看上的衣服,那吊牌价格上面的数字也是很好看的,心中就一阵止不住的在滴血。

    毕竟现在她不光和殷郑之间的养母子关系十分紧张,就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倒戈了。她那个公公——更是靠不上。王茵现在可不如从前自己还能名正言顺,理所应当的问殷虎和她公公要钱的时候了。

    “啊?真的吗?”原本孙意然被王茵那句话弄的脸上无光,羞耻的很,下一刻听见王茵要带自己去买衣服,顿时脸上就喜笑颜开,她本来想要一口就答应下来,但是又害怕因此更加惹恼王茵。

    于是,孙意然假意的客气推诿了一下,说:“可是……那不太好吧。已经麻烦您带我去参加宴会了,还要您破费……这……我实在是过意不去啊!”

    王茵听到孙意然的客气,心里稍微的舒坦了一点。她对孙意然说:“那你不是没有晚礼服吗?”

    “是的呀……”孙意然刻意的把自己的音调压得软软糯糯的,带着一点儿小女孩子的不知所措,“但是我觉得麻烦您也太不好了,无论如何,我都试着去弄到一件晚礼服来吧。”

    王茵的心里倒是真的想让孙意然自己去弄晚礼服的。这个样子,她就能剩下好大一笔钱来了。可是她转念想了想,孙意然的家里这么穷,她的品味和自己的品味肯定不能够一样。

    如果到时候孙意然真的费劲了心血弄到一件晚礼服,落在王茵的眼里却十分的难看和简陋,那么还不是给王茵她自己丢人么?

    毕竟,孙意然可是王茵带着出去的女人。就算孙意然不要面子,那王茵怎么能够不要面子啊?

    哎,真是麻烦。王茵在心里这么想着,但是嘴巴里却说的好听:“没关系,我带你出去,也总不能让你穿的太寒酸,给我丢人不是?”

    轻轻一个反问,就让孙意然脸上像是占了天大的便宜似的笑容僵住了。但很快,孙意然就反应过来,憋着心里的不痛快继续对王茵表示感谢:“那我真的是……真的是不知道要怎么感谢王阿姨您才好了。”

    孙意然说到这里之后,稍微的顿了顿,才又继续说:“您放心,您这么看得起我,愿意带我出席这么奢华的拍卖会,又愿意为我准备晚礼服,我一定不会让您丢脸和失望的。”

    说到这里,其实孙意然的心里也渐渐地平静了。

    一开始,她是因为听到了王茵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对自己的鄙夷和嫌弃,所以才有一些尴尬和难堪。但是很快,孙意然自己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那就是,如果没有王茵的帮助,孙意然根本没有办法去参加这场拍卖会,更别说什么晚礼服了。再退一步说,只有孙意然有参加这种奢侈晚会的机会,她才能有勾搭上殷郑的机会。

    否则一切,都是白搭。

    什么清高和骄傲,在金钱的面前,对于目前的孙意然来说,都是一场空。她太贫穷了,贫穷让她无法去保留住这些东西。

    王茵听到孙意然这么恭敬和谦卑的语气,心里那一口要为孙意然买单的恶气,终于被孙意然捧的干干净净的,一点儿都不剩下了。

    为这样知趣的人买单,总比为那些踩高捧低,给了便宜还不卖乖的女人好。王茵这么想道。

    “行了行了,只要你不给我丢人就行。”王茵满意的收下了孙意然的宫恭维之后,语气也就有些不耐烦的对孙意然用一种命令的口吻说道:“你下午在商场门口等我。”

    随即报完地址之后,王茵就也不等孙意然回应便挂了电话。

    孙意然拿着手机,脸上的笑容在王茵挂断电话之后的短促的忙音中逐渐僵硬了起来,但很快,她脸上便恢复了自然,随后一脸若无其事的开始为下午见王茵而做起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