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八十五章 转移目标

第一百八十五章 转移目标

    佣人得到了王茵的答应之后,就离开了。

    孙意然虽然不是说从来没有见过殷虎,但是,这是她在直播和报纸杂志新闻以外的地方,第一次见到殷虎本人。

    所以,孙意然还是有点儿激动的。

    殷家的老宅有一点儿大,所以,孙意然和王茵等了有一段时间,殷虎才走到她们的面前。

    现在的殷虎,当然和从前不同了。他原本那一种地痞流氓的气势,在帮着殷郑打理公司的时候,消磨的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和殷郑几乎类似的一种干练和精明。

    殷虎走到王茵的面前,看都没有看孙意然一眼,只是对王茵喊了一声:“妈。”

    “你来做什么?”王茵端着架子,一只手握着咖啡杯,一双眼盯着远方,并不去看殷虎。

    殷虎看着王茵。这么久没有见面,王茵就像是完全没有被之前所发生的那件母子断绝关系的事情所影响一样,甚至,仿佛活得比以前更好了。

    殷虎的心里本来有一点心酸,但是,殷虎又想到自己这么多天以来,不也是一次都没有来看过王茵,专注的忙于工作吗?

    于是,殷虎的心里又有一点儿的感叹。

    殷虎本来以为的无坚不摧的母子之情,竟然是这么的脆弱。它脆弱到,只是因为一个殷郑,就能轻而易举的断绝,让原本最为亲密的母子,变成现在这副陌路的模样。

    但是其实,无论是殷虎也好,还是王茵也好,他们的心里都是彼此牵挂着彼此的。

    只是因为碍于情面,碍于各自的身份,所以才彼此都表现出一副自己过得很好,完全不需要对方的样子。

    说到底,无论如何,两个人也是血脉相连的母子啊。

    王茵的心里其实时时刻刻的记挂着殷虎。但是同时,她又生气于殷虎竟然因为一个外人,而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宣布要和自己断绝关系。王茵又难过,殷虎竟然在这么说完之后,真的就对她不理不睬了,把她抛弃在殷家老宅里从此不闻不问,仿佛死了一般。

    王茵的心里有着气,也有着对儿子的担忧和牵挂。

    而殷虎呢,他的心里也有气。他生气于王茵的不懂事,他生气于王茵对殷郑的不公平待遇,也生气于王茵对自己的错误教育——金钱固然是很重要的,可是兄弟情呢?母子情呢?这种一辈子只有一次的情分,难道不会比一直能够获得的金钱来的金贵吗?

    为什么她的世界里,就只有权势和财富呢?

    殷虎本来一直想不明白,直到那一天,他亲口宣布要和王茵断绝母子关系的时候,王茵的怒吼,才让他幡然醒悟过来。

    王茵是为了什么——虽然她原本就是一个很爱财的小女孩儿,但是如果不是殷虎的出生,那么王茵的这一生也就是这样了,也不会对殷郑这么不好。

    说来说去,王茵的恶,也和殷虎有着脱不了的关系。

    尽管很多人都说,孩子是无辜的。但是孩子自己却不这么觉得。就像是现在的殷虎,他觉得王茵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都是他的错。

    所以,殷虎的心里有着对王茵的气之外,也有着对自己的恨和内疚。

    他在殷郑那里,发奋的工作,希望能够减轻这种内疚,也能够减轻殷郑对于王茵的恨意。

    但是,王茵的事情不解决,对于殷虎而言,始终都会是他心头上的一根刺,时时刻刻的扎着他自己的心,让自己难受。

    殷虎在处理完自己的公事之后,坐在老板椅上,对着办公室的落地窗发呆。

    他看着外面霓虹灯亮起,看着车辆来来往往的路过,想起了很多的往事。他想起小时候跟着殷豹一起上学,想起小时候跟着殷豹一起去欺负殷郑,他也想起小时候,王茵在他每次欺负完殷郑之后,都说他做得好。

    除此之外,他还想起小的时候受了伤,王茵抱着他,比他自己都还要难过。他记得王茵曾经对他说,他是她唯一的儿子,也是唯一的希望。

    她不愿意贫穷一辈子,她希望殷虎能够成为她的骄傲,让她能够一辈子都不要重新回到她小时候生活的那个‘贫民窟’。

    殷虎一直想到月亮沉下,太阳高挂。

    直到最后,殷虎终于想明白了。王茵她是穷怕了,她每时每刻都在担心自己会重新变回没有钱的人。

    毕竟由俭入奢易,而像是王茵这种享受习惯了有钱滋味的人,又怎么舍得轻易放弃呢?

    殷虎不希望自己的母亲会继续有这样的想法,也想告诉自己的母亲,她不用这么担惊受怕,因为她的儿子现在有能力了,她的儿子可以让她继续享受这么优渥的生活的。

    他实在不希望,王茵再去和殷郑争夺什么了。

    毕竟殷虎也从这么多年和殷郑的争斗之中,发现殷郑实在是一个很了不得的人。殷郑这种人,如果能够成为朋友,那么就实在再好不过了。

    因为殷郑讲义气,他愿意为朋友付出。就像是改邪归正之后的殷虎,殷郑给了他越来越多的权利和信任。

    这让殷虎获得了从前没有过的财富和成就感。

    所以,这就是殷虎这一次来殷家老宅寻找王茵的理由。他想劝一劝王茵,有些事情,还是算了吧。

    “妈,我来看看你。”殷虎说。

    王茵勾起唇角,讥讽的笑了笑,“你可别叫我‘妈’,我现在,可担不起你这么喊一句。”

    “妈,你别这么说。”听到王茵这么说,殷虎的心里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的刺痛,“我今天来,是想给您道歉的。”

    “道歉?”王茵挑了挑眉。

    “是我错了,妈妈。那天,我不应该那么说,我不应该说什么和您断绝关系的。”殷虎站在王茵面前,把自己的一腔悔意都说了出来,“是我的错,我没有换位思考,考虑到您的感受。”

    听到殷虎这样的话,就算是王茵这样的铁石心肠,也有很久说不出话来。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啊,总是心软的。

    但是王茵又不肯这样轻易地原谅殷虎,更何况现在,还有孙意然这个外人在呢。就算王茵红了眼眶,能让孙意然看见吗?

    所以,王茵迟迟的没有说话。

    而孙意然,当然也看出了王茵的这个意思。

    于是孙意然款款的站起来,对殷虎笑着说:“殷总,我想有些话还是比较适合您和阿姨私底下说,我这个外人,就不打扰您二位了。请您坐在我这个位置吧。”

    殷虎这才看向了孙意然,随后,他对孙意然点了点头,“谢谢。”

    “不用客气。”孙意然说完这句话之后,也不停留,立刻就走了。

    等到孙意然走了之后,殷虎果然在孙意然的位置上坐下,随后,又开始对王茵说:“妈,我知道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您都是担心我以后被人家欺负,过不上好日子。可是妈妈,我现在过得很好了。”

    “……哦。”王茵害怕自己哭出来,所以只是发出一个音节来。

    “我也知道,您害怕以后我们一直都要听别人的,命运掌握在别人的手里,不安稳。可是妈妈,我已经赚了很多钱了。我们赚到的钱,都是我们的东西呀。它就是我们保命最好的法宝。”殷虎继续对王茵说。

    王茵听着殷虎说话,看着殷虎有点儿着急的样子,淡淡的笑了笑。她忽然说:“阿虎,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着急起来的样子,很像你的爸爸?”

    “……啊?”殷虎完全没有想到王茵会说这么一句话,他满腔的劝解都被堵在了胸口,化成一句呆呆的发问。

    王茵忽然笑起来,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遇到殷虎的爸爸的时候的样子。那时候,殷虎的爸爸也是很在乎她的。有的时候她耍小性子,故意不搭理他。他就会用这样着急的表情看着她,问她:“阿茵,你怎么了?”

    王茵伸出手去,摸一摸殷虎那一双像极了自己亡夫的眼睛,随后,又对殷虎说:“我知道你过得很好,报纸,杂志,都看见了。”

    殷虎闭着眼睛,感受着王茵有些冰凉的指尖,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是张着嘴,傻呆呆的。

    王茵又笑了笑,“好了,傻孩子。我知道了。”

    殷虎听到这句话,才睁开眼睛,惊喜地说:“那,那妈妈,你是原谅我了?!”

    “傻孩子。你是我的儿子,我怎么会生气你!”王茵笑着说,“就算是生气,也舍不得气那么久啊。”

    获得了王茵原谅的殷虎,一时之间非常的高兴起来。

    他留在王茵的身边,和王茵说了很多体己话之后,才起身离开。

    直到他离开的时候,殷虎才看到孙意然还站在花园门口。殷虎停下了脚步,对孙意然说:“刚才,谢谢你。”

    孙意然本来只是站在那里发呆,忽然听到殷虎的声音,才急急忙忙的回过神来,笑了笑,说:“不用客气的。”

    殷虎对孙意然又是客气的笑了一笑。

    孙意然看着殷虎的笑脸,忽然觉得,如果殷郑实在很难攻略的话,那么殷虎也不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