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秋后算账

第一百八十六章 秋后算账

    正在高兴于自己能够和亲生母亲王茵恢复关系的殷虎,当然不会注意到孙意然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和殷虎分开之后,孙意然又回到王茵的身边,假装若无其事的和王茵聊了几句话,又夸了殷虎几句。

    随后,孙意然见天色不早,就与王茵说要先回家去了。

    王茵忙了一天,虽然高兴是高兴的,但是也累了。她也不想留孙意然多待在殷家的老宅里,于是就吩咐司机送孙小姐回家去。

    孙意然道了谢后,就坐上了汽车。

    司机开着车,平缓的驶向孙意然的家里去。

    就在路上,孙意然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孙意然手忙脚乱的去翻包——这个包也是她今天和王茵一起新买的,孙意然对它还并不太熟悉。

    孙意然好不容易翻出自己的手机,当她看到来电显示上,显示出的那个人的名字之后,简直是惊呆了。

    孙意然千算万算,根本没有想到,殷郑竟然会亲自而且主动地给她打电话!

    手机还一直在响着,孙意然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殷郑’两个字,惊讶的几乎都快把眼珠子掉出来了。

    她握着手机,有点儿回不过神来。最后,她又担心殷郑因为等得太久,不耐烦把电话挂掉,所以,孙意然飞快地接起了电话,“喂?”

    “是我。”殷郑冷冰冰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让孙意然听了之后,一下子就热血沸腾起来——天哪,真的是殷郑!给她打电话的,居然是真的、活的殷郑!

    孙意然惊呆了,都快要说不出来了,她现在之所以还能够发出声音,都是一种本能在驱动着她去回答殷郑,“啊,殷总,您,您好。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听到是我,你很惊讶?”虽然孙意然现在看不见殷郑的表情,但是也能脑补出来殷郑不满的一挑眉的样子。

    孙意然立刻说:“没有。不是。那个……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我命令你,半个小时之内出现在我的面前。”殷郑说。

    孙意然听到殷郑这么说,简直热血沸腾起来,她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下来,“好、好的!”

    殷郑听到她的回答之后,也不多话,立刻就把电话挂断了。

    现在,孙意然觉得已经没有词汇能够描述自己的心情了。她又激动,又忐忑。她听到自己几乎是在向司机兴奋地大声地喊着话说:“司机,麻烦送我去殷氏集团!”

    当然了,这也就是孙意然不知道殷郑找她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如果孙意然知道了殷郑找她的真正目的,那么现在孙意然就不会那么高兴和兴奋了。

    司机对于孙意然的家的路线并不是很熟悉,但是对于殷氏集团的路线还是十分的熟悉的。所以,司机在听到孙意然要改变路线去殷氏集团之后,二话不说,就把方向盘打了另一个方向。

    没有二十分钟,司机就把汽车稳稳地听到了殷氏集团的门口。

    孙意然飞快地跑下了车,又飞快地赶到了殷氏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去。

    当然了,殷郑的办公室并没有那么的好去,但是当孙意然报上自己的姓名之后,所有殷氏集团的员工都为孙意然让了路。

    孙意然一时之间,感受到了殷郑对于她的在意。虽然这份在意她从哪里感受来的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就是一种迷之自信,让孙意然觉得,今天晚上,就会是她走上人生巅峰的一个最重要的晚上。

    这一边,孙意然激动得无与伦比。

    那一边,殷郑端着一个酒杯,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户前,望着下面的车水马龙。

    他的心里记挂着宋荷。

    如果不是为了先把孙意然处理掉,那么殷郑现在还是想去医院的。他想好好地和宋荷谈一谈,让宋荷不要继续生气了。

    一直生气,对孩子不好。

    殷郑这么想着,但是也知道,现在是不能够用这样的话语去劝导安慰宋荷了。因为现在宋荷一门心思的认为,殷郑的心里只有孩子,没有她。

    想到了这里,殷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孙意然到了。

    孙意然其实已经到了门口有一会儿了。

    但是她看见殷郑一直站在落地窗户的边上,霓虹灯光勾勒出他的轮廓,让他显得格外的落寞与寂寥。

    这是孙意然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殷郑,也是她第一次知道,原来尊贵如殷郑,也是会有寂寞的时刻的。

    孙意然于是安安静静的,没有说任何的话。

    一直到殷郑叹了一口气之后,抬起头来,他自己看见了孙意然。

    殷郑只是看了孙意然一眼,也没有说什么话。随后,他先抬起酒杯,把杯中的残酒一口气全部喝掉。

    等到喝光了酒,殷郑才把酒杯放到桌子上,对一直站在门口的孙意然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进来,坐吧。”

    孙意然第一次享受到这样的待遇,她简直不知所措,只能乖乖的任由着殷郑的摆布,在殷郑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殷郑看着孙意然,不着急说话。

    反而是孙意然,先耐不住性子,开了口,问:“殷总,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孙意然说话的同时,眼睛不自觉地扫过现在的情景——夜晚,有酒,落寞的男人。

    这么三个关键词拼凑在一起,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孙意然并不是什么都不懂得单纯小女孩儿,她当然明白。

    所以,她现在的内心十分的忐忑,只等着坐在对面,一直盯着她看的殷郑自己先忍不住,主动进攻。

    不过,孙意然的愿望显然是落空了。

    因为她等了很久,才等到殷郑一句问话:“你最近都在做什么?”

    ‘难道想从闲聊开始入手?’孙意然这么想着,表面上笑吟吟的回答:“没有做什么啊,我最近挺闲的。”

    殷郑听到孙意然这么回答之后,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意。殷郑说:“我也觉得你最近一定很闲。能够闲到特意跑去我家,告诉我的妻子一些不属实的消息。”

    孙意然听到殷郑这么说,脸上的笑容跟着僵硬了一下,“殷总,您,您误会了……”

    “哦?是我误会了?”殷郑挑了挑眉毛。

    孙意然见殷郑仿佛不知道事情的真实情况,于是连忙在心里编了个谎,对殷郑说:“对啊,我那天去您那里,本意是想陪陪您太太的。可是谁知道,我才到您那里,就看见宋荷姐在哭呢……”

    “我懂了。”殷郑打断了孙意然的话,自顾自的说下去,“所以你的意思是,宋荷是自己看见的那些消息,都是我的下人们不得当,让宋荷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这都是我管教下人不得力的错了?”

    孙意然当然没有这个意思,一听到殷郑这么说,立刻给吓坏了,她连忙说:“不是的殷总,我没有这个意思。”

    “你当然没有这个意思。”殷郑靠着老板椅,懒懒的看着孙意然,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濒死的小动物,“你只是想把自己摘出去,让你自己跟这件事情毫无关系罢了。”

    “我……”

    “要知道,宋荷现在因为这个消息住了院,我肯定会把这个害的宋荷住了院的人处理掉。而你呢,孙小姐,你既贪图荣华富贵,又不想在我这里断送了前程。你当然会把这件事情的责任推给其他的人。”殷郑一字一句的,分析出孙意然的目的来。

    “殷总……我……”被殷郑说出全部的心里话的孙意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辩解才好。

    殷郑笑眯眯的看着她。但是殷郑的那一脸笑容,实在让孙意然觉得可怕极了。孙意然害怕的,全身都冒出了冷汗。冷汗打湿了孙意然的衣服,黏在身上,难受极了。

    “你?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殷郑慢慢的说。

    “我……”孙意然的大脑一片空白,找不出任何的词汇来。

    殷郑见孙意然没有话要说了,抬起手来,按响了放在办公桌上的座机。

    电话很快被接了起来,陈澈的声音很快传了过来,“殷总。”

    “进来,把孙小姐带走。”殷郑吩咐完后,挂断了电话。

    孙意然慌张不已。她看着殷郑,问:“殷总,您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不要着急,你一会儿到了,不就知道了吗?”殷郑看着孙意然,眼里没有一丁点儿的同情。

    陈澈在这个时候进来了,她压住孙意然的肩膀,就要带走孙意然。

    孙意然一边挣扎着,一边叫喊:“殷总,殷总!”

    “别鬼喊鬼叫的了。”殷郑说,“我送你下地狱去。”

    “什、什么——!”孙意然厉声尖叫起来,“不要啊殷总,不要啊!求求你了!”

    殷郑看着被陈澈按住的孙意然,心里没有一点点儿的同情。

    这都是自己的选择,就应该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

    而孙意然,她原本以为的飞黄腾达,在一夕之间化为灰烬。她不知道哪里出了错,整个人都崩溃了。

    “带走。”殷郑对陈澈挥了挥手,看着孙意然被压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