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变故

第一百八十九章 变故

    “你怎么回事?!”

    杰森第一次对着宋荷这么生气,怒声说道:“有什么事情叫我一下不行吗?我就在门口,你现在是要做什么去?!”

    好像是杰森的怒斥声,让宋荷稍稍的清醒了一些,她在杰森的怀中,抬起头,仅仅只是张开口,就已经泪流满面了。

    杰森看着怀中宋荷莫名其妙突然激动起来的情绪,原本还是一头雾水,以及情绪撑到极限的不耐,但是这会儿,当杰森看见宋荷张开口说不出一句话,只是眼泪汹涌的坠落下来的时候,就不由得愣住了。

    “怎么了?”杰森也知道自己刚刚的情绪太恶劣了,他强压着自己的心绪,声音缓和了一些,问宋荷:“宋荷,你不要着急,有什么事情说出来,我们一起帮你解决。”

    宋荷现在脑海中完全就是一团浆糊,根本完全没有办法表达自己想说的话。

    刚刚她只是因为听见杰森和田梨讲电话,已经强撑了很久很久的情绪忽然就再也没有办法的压抑着从心中冲了出来。

    宋荷很想殷郑,想的仅仅这个念头一蹦出来,宋荷就几乎是立刻毫不犹豫的伸手去拿手机,将电话给殷郑拨了过去。

    就算只能够听殷郑说一个字,甚至是听见殷郑的呼吸声,宋荷觉得她都能够稍微好受一些,不然再这样下去,宋荷真的会支撑不住的,她一定会死的!

    而当宋荷拨出去的电话被接通之后,她几乎是不敢置信自己竟然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甚至宋荷还将手机从耳边拿了下来,再度确认了一遍——她拨通的的确是殷郑的电话没有错。

    那么……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这个女人会替殷郑接电话?殷郑身边这么快的就有了别的女人了吗?

    无数个问题争先恐后的从宋荷的脑海中冒了出来,每想到一个问题,宋荷就觉得自己像被一把刀子捅在心脏上似的,快要死去了。

    “喂喂?”

    女人讲话的声音从宋荷手中的听筒中扩散了出来,甚至还带了点焦急。

    宋荷不明白这个女人的焦急从何而立,但是听筒中那把女声已然提出了问题:“你是宋荷吗?请问你能不能能联系到殷郑先生的家属?”

    什……什么?

    宋荷有点反应不过来,但是似乎这个女人和宋荷并不是自己想的那种关系。

    于是宋荷赶紧又把手机贴在了脸上,急促的回应道:“我……我是殷郑的……妻、妻子。”

    宋荷说话之间都不由得有点颤抖,甚至在说起自己是殷郑的妻子的时候,宋荷都不由得结巴了起来。

    电话中的女声再响起来的时候,就听起来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但是紧接着,那个声音又严肃了起来:“”您好,我是市医院急诊室的护士,殷郑先生出了车祸,伤情比较严重,我们已经为殷郑先生做了紧急急救措施,但是还是需要动手术,麻烦您尽快来市医院签署手术知情书,不要耽误了殷郑先生的抢救时间。

    宋荷听完护士的话,她突然一点都不受控制的开始颤抖起来,但宋荷知道自己这时候必须是要保持冷静的,不然没人能够救殷郑。

    “好好,我……我马上就到……”宋荷这个时候说话都已经抖了起来,还带着无法掩盖的泪意和哽咽,但宋荷还是控制着自己,让自己至少是冷静理智的。

    说完这话的之后,宋荷几乎是立刻从床上蹦了起来,一点都没有想到自己这会儿已经怀孕了,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刚刚护士说的,殷郑需要抢救——那得是多么严重的伤势啊!

    手机在宋荷无力的手中滑脱出去,但是现在宋荷根本顾不上捡手机,她连衣服都没有换,穿着一身病服,就蓬头垢面的扯下了衣柜中的外套和手包,就疯了一样的打开门往外冲,直到被杰森拉住,两个人跌倒在地板上。

    宋荷看着一脸不明所以的杰森,心中焦急的像是要蹿起火了,但是偏偏她现在嘴巴一点都不受控制,努力了很久之后,最后还是咬着牙强行挤出了几个很难听的音节。

    “殷……殷郑……”宋荷眼中的眼泪像是控制不住一样,随着她说话的时候就往外淌。

    杰森从宋荷口中听见殷郑的名字的时候,还是很惊讶的,毕竟宋荷这一段时间里面一直没有提过殷郑,但是现在却忽然情绪这么激动的对她喊出殷郑的名字。

    杰森心中顿时涌上一股不详的预感。

    果然,在宋荷艰难的再度挤出来几个字之后,杰森顿时也愣住了。

    “医院……杰森,市医院!”宋荷像是抓住一根浮木似的紧紧的攥住杰森的手腕,她哑着嗓子哭的几欲失声:“殷郑……殷郑在市医院抢救!”

    宋荷的这一句话就好像是一颗重磅炸弹似的,狠狠的丢进了杰森向来冷静理智的大脑中,将她遇事一直镇定的大脑炸的轰轰乱响。

    杰森紧接着反手握住了宋荷的手腕,大力之下竟然让宋荷原本已经除了殷郑这件事之外什么都感受不到的身体明显体味到了痛觉。

    宋荷看着眼前的杰森露出一种震惊并且完全不敢相信的眼神,瞪着杰森说道:“你刚刚说殷郑在市医院抢救?!”

    虽然杰森说了一个疑问的句式,但是显然杰森并不认为宋荷会用这种事情开玩笑。

    于是杰森也并没有等宋荷一个肯定或者是否定的答案,她紧紧的拽着宋荷的手腕从地上爬了起来,脚下像是着了火似的,踩着急促的步伐频率往车库中走。

    而宋荷也亦步亦趋的跟着杰森的步伐。

    直到两个人都坐在了车上,他们两个人之间还都是全然的沉默,杰森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安慰宋荷。

    或许对现在这种情况而言,不说话反倒还是更好。

    汽车平稳的驾驶上路面,杰森努力的让自己试图冷静下来,但是越是想,杰森就越是没有办法冷静,甚至连控制着方向盘的两只手臂都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不论是宋荷还是杰森,都在心中不断的疑惑,为什么殷郑会出车祸,殷郑从公司出来的那条路,明明没有走了那么多次,都没有出现过差错的。

    但是现在显然也不是杰森和宋荷要纠结的了。

    杰森在开车的同时,将车窗降了下来,冷风吹进杰森的脸上,冰冷的温度才让杰森彻底的冷静了下来,也让宋荷能够稍微理智一些。

    宋荷看着车窗外的车水马龙,第一次觉得,原来没有殷正在,那么对她而言,甚至连这个城市都没有意义。

    这么想着,宋荷的眼泪又不由自主的从眼眶中滚落出来,,淌了满脸。

    “杰森……”

    宋荷觉得自己必须要找一个人说说话,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才行,现在这种情况,宋荷总是会在出神发呆之间思想乱跑,以至于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结果,都是最可怕的、最差劲的结果。

    宋荷缩在副驾驶上,想到自己曾经就是在殷郑车上的这个位置上,和殷郑发生了认识以来最激烈的争吵,尽管宋荷现在仍旧不明白,可是对宋荷而言,殷郑几乎就已经是她的全部了,她真的不能失去殷郑!

    宋荷颤颤巍巍的语气灼痛了杰森的心,让杰森在一瞬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回应。

    怎么回应?连杰森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又怎么能说空话大话去安慰宋荷?现在唯一能说的,其实就只有一句话。

    杰森开口,在片刻沉默之后,轻声回应着宋荷,说道:“你别担心,殷郑这种祸害,遗千年的。”

    宋荷听着杰森这种不算是安慰的安慰,心中苦笑不止,她现在宁可殷郑是个祸害,至少这种人都是福大命大。

    其实宋荷想和杰森说说话的,可是很多话到了嘴边,宋荷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发现其实这些话,不是宋荷相对杰森说的,是宋荷想对殷郑说的。

    这段时间以来,宋荷经历的,是她从前从未想过的事情,也是宋荷之前,从没有发现的,自己和殷郑之间的问题。

    这个问题就像是一个鸿沟,宋荷在这一头,殷郑站在另一头,原本宋荷以为,只要她和殷郑之间还有爱情就可以了,但是现在,宋荷在殷郑生死未知的时候,深刻的明白了,自己和殷郑之间,不仅仅是只要有爱情就够了的。

    宋荷现在担心殷郑,心慌意乱,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个磨难坎坷,让宋荷看清楚了,自己心中其实最需要,最想要的东西。

    ‘大概这是最后一次了吧……’宋荷在心中悄悄的、默默的对自己说道:‘这是最后一次,为了殷郑不顾一切。’

    这些想法,宋荷没有告诉杰森,只是悄悄的埋在自己内心深处。

    现在,她要赶去殷郑的身边,在殷郑的身边再好好的爱一次。

    宋荷伸出手,轻轻的捂住了自己的腹部,她感受着自己的肚子中胎儿的动静,随后,宋荷闭起眼,沉默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