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九十章 深深爱你

第一百九十章 深深爱你

    这注定不会是一个安静的一天,杰森载着已经情绪崩溃的宋荷向着医院疾驰,一路狂奔赶往殷郑的身边。

    而殷郑,此时正躺在急诊室的急诊病房中,带着呼吸机,脸上身上都是血迹。

    当宋荷和杰森冲进急诊室的瞬间,这种着急慌乱的气势在一瞬间就被护士台的小护士注意到了,杰森先宋荷一步,跑到了护士台询问道:“您好,麻烦您帮我查一查,这里有个叫殷郑的伤者,在哪里?我们接到电话,说他要抢救,他家属过来签手术知情书了。”

    在急诊室的,几乎每时每刻都不会安安静静的度过,小护士对此也见怪不怪了,她将登记册拿了出来,翻开顺着往下察阅,仅仅两三行之后,就抬起头对着杰森说道:“在d病区58床,但是……”

    宋荷仅仅只是听到了殷郑具体的床位之后,就什么都顾不上了,压根没有听见小护士后面跟的这一句‘但是’的转折。

    只见宋荷神色惊慌的在病区中眼神焦急慌乱的查找着殷郑的病床号,越是焦急宋荷就越是找不到。

    宋荷心中恐惧极了,她害怕因为自己而耽误了殷郑进去做手术的时间,耽误了医生挽救殷郑的生命,她……她害怕殷郑死掉,害怕以后这个世界中再也没有殷郑!

    眼泪汹涌的糊住了宋荷的眼睛,但是宋荷还是倔强的在病区中寻找殷郑。

    宋荷最后还是在一个护工的帮助下,找到了殷郑的病区。

    当宋荷看见殷郑那一块小小的隔间已经被蓝色的床帘从四周完全的拉拢住,一点看不见里面殷郑的实际情况。

    宋荷觉得自己脚上像是绑了几十斤的铅似的,重的一点都抬不起来,但是宋荷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一定不能够退缩——殷郑现在这个时候,是最需要她的!

    宋荷的手被她咬着牙,强行的抬了起来,带着分明的颤抖,她的指尖触摸上了那薄薄一层的阻挡的帘子。

    她不由自主的紧张的攥紧了手中的那点布料,并且在心中暗暗祈祷:‘老天啊,求你……哪怕一次,听见我的请求,求你让殷郑能够活下去。’

    眼泪从宋荷的眼睛中不受控制的滴落下来,这一幕在急救室中永远都是最常见的事情,因此并没有什么人对现在满脸泪水的宋荷报以奇怪的目光,如果有的话,那些目光中也是怜悯。

    ‘唰——’的一声,宋荷咬牙将病床的床帘子拉开了,映入宋荷眼中的那一幕,让宋荷在透过重重泪雾看清之后,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双腿一软,硬生生的跪在地上。

    宋荷看见她最爱的男人,那个愿意给她全部信任和爱意的男人,现在正满脸满身的鲜血躺在病床上。

    “殷郑……”

    宋荷眼中脸上全是泪水,她嗓子中间像是含着一团火球似的烧的她声带生疼,念出殷郑的名字的时候,宋荷的声音听起来嘶哑极了。

    只见宋荷像是忽然醒过神来似的,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扑到殷郑的病床边,大声的呼叫着医生护士,但不知道为什么,医生和护士却始终都没有出现。

    情绪完全崩溃的宋荷显然并没有发现这种异常,她仅仅只是在没有医生和护士过来救援殷郑之后失声痛哭,宋荷紧紧的抓住殷郑的手,她跌坐在病床边的地上,泪水全然沾湿了殷郑的手背。

    “你们救救他呀……”宋荷见始终没人过来,以为是因为殷郑的情况太严重了,已经被判了死刑,宋荷哭的哽咽不止,说话含混不清,但一刻也没有放弃试图把医生喊过来:“我丈夫还有心跳的呀,你们快来救他,求求你们了——”

    这一刻,宋荷对所谓的尊严,自尊以及她一直以来的执念都可以毫不在乎了,她愿意放下这些虚名,只要有谁能够把殷郑救活,把殷郑还给她就好!

    宋荷柔软的唇贴在殷郑的手掌上,对殷郑全部的爱和对自己的自责全都无法抑制的从身体里冲了出来,这段时间以来,宋荷倍受矛盾的折磨,她曾经还因为痛苦而怨怪过殷郑。

    但是当生离死别终究来的时候,宋荷才发现,殷郑已经成为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殷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成了宋荷生命中的天和地。

    但是现在却好像已经一切都晚了。

    宋荷伏在殷郑的手边痛苦,所有的泪水都是她的悔恨——为什么不好好珍惜那些能够和殷郑在一起的时间?!

    甚至宋荷觉得自己就是凶手,要不是她执拗的非要离开殷郑,殷郑就不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

    对的……宋荷在心中怆然的想着:‘你自己就是害了殷郑的凶手!’

    现在已经对外界完全没有感知的宋荷毫无能力,只能够用她的眼泪忏悔,沉浸在自己情绪之中的宋荷,一点都没有发现,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其实已经睁开了眼睛,注视了宋荷很久。

    而稍远处,杰森看着这一幕,心中都有很多复杂的感情。

    杰森看着殷郑和宋荷两个人,忽然是彻底的释然了,曾经杰森以为,他会一直喜欢着宋荷,但喜欢的同时,杰森也做出了不会和宋荷告白的决定。

    自我不断的否定,让杰森心中晦涩不已。

    所以杰森干脆就一直做殷郑和宋荷的朋友,看着他们幸福,杰森觉得就已经很足够了。

    但是,当一直追求她的田梨忽然说出要找男朋友的事情之后,杰森就知道他已经不是简简单单专一的喜欢宋荷了,他已经在田梨几年如一日的坚持追求下,有些动摇了。

    不肯妥协,只是因为不肯放弃那个还以为他在执着的深爱着他人的自己。

    杰森看着哭泣的宋荷和安静的注视着宋荷的殷郑,终于彻底的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尽管杰森脸上看起来也是很无奈的样子,但是很明显是长舒了一口气,心中想道:‘幸好殷郑就是好几天休息不好,开车撞进了绿化带,头破了,护士弄错了人,以为殷郑是另一个和他前后脚送进来的车祸情况很严重的伤者,要不然……’

    要不然杰森根本就不敢想象宋荷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宋荷跪坐在地上哭的什么都听不到,也什么都看不到,她紧紧的握着殷郑的手,感受着男人手中还有的温度。

    宋荷像是要把这辈子的眼泪都哭干了似的,带着对自己的怨怪和对殷郑如此狠心的痛苦,她无处发泄,就只能不断的去握紧殷郑的手,生怕在她不知不觉之间,殷郑手中就会没有温度了。

    “你都知道我怀孕了,怎么就这么狠心呢。”宋荷喃喃低语着,她面前的病床床单都已经被宋荷的眼泪打湿了一小块。

    随着宋荷的啜泣,她将自己不断流泪的眼睛压在了殷郑的手臂上,那些液体就瞬间浸湿了殷郑的手臂以及手背。

    宋荷仅仅只是说了一句话,就哽咽的再也说不清其他的话了。

    但是宋荷觉得她其实还有很多很多话没有好好和殷郑说清楚,比如说,其实宋荷最后和殷郑在一起待的那段时间,说了很多违心话。

    宋荷并不恨殷郑,她……仅仅就是不知道那时候为什么就会和殷郑变成那个样子,那些怨怼并不是因为殷郑,而是宋荷怨怪为什么老天爷就给自己和殷郑安排了这么艰难又坎坷的感情。

    为什么自己和殷郑就是要这么阴差阳错,为什么她和殷郑一开始的婚姻和感情,就会是建立在那样一种交易中。

    宋荷不知道应该怪谁,所以最后,也只能将这种怨怼,发泄在殷郑的身上。

    宋荷的哭声一直没有停,也不是很大的声音,但是尽管只是这么小的哭声,任何人听到,都能够明白这个时候,宋荷心中的绝望和痛苦。

    一时间,四周都像是安静下来了。

    宋荷抓着殷郑的那只手因为太过于用力,所以整只手都是血液不循环流通的冰凉,连着指尖都成了青白的颜色。

    而也就在宋荷哭的不能自已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到有一只手,正很温柔的在她的发顶上抚摸。

    宋荷下一瞬间就像是触电似的,立刻从殷郑的手臂上抬起头,似乎只有一秒,或者是一个呼吸一个眨眼的时间,宋荷就觉得,自己本来以为将会从此暗淡无光的生命力,属于她的那一束光芒,又照亮了起来。

    “你……”

    宋荷的眼瞳中闪烁着完全不敢置信的光芒,看着眼前虚弱的睁开着眼睛看着她的殷郑,嘴唇蠕动了好多次之后,才仅仅从自己的嗓子里面憋出一个字。

    殷郑目光深沉,看着宋荷的眼中流淌着一种不知的但是却又很分明的爱意,紧紧的注视着自己眼前泪流满,几乎都快哭的要昏厥过去的宋荷。

    “我就是睡了一觉,怎么哭了?”殷郑看着怔愣出神的宋荷,语气中是全然的宠溺,男人深伸出手指轻轻的拨了拨宋荷额前因为汗水而粘湿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