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失而复得

第一百九十一章 失而复得

    宋荷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看着眼前竟然能说能动的殷郑,好半天都反应不过来,脸上一直都是一种怔愣的表情,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现在和她说话的,是活生生的殷郑。

    宋荷看着殷郑好半天,然后忽然完全没羽预兆的伸出手去,在殷郑坚毅的脸颊上摸了摸,像是给自己一个确认。

    “殷郑?”宋荷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一种不敢确定的小心翼翼,让殷郑听到之后,心里心疼不已——自己竟然让宋荷这么担心!

    殷郑因为宋荷眼中那些小心翼翼又明明灭灭不敢确定的光芒而心疼,但也就好像是有什么暖流,流进了殷郑的心中,让殷郑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冷冰冰的内心,终于感受到了什么是活着的感觉。

    尽管早就知道,但是宋荷这样真实的出现在殷郑的面前之后,殷郑才感受到无比清楚,自己完全就是在用自己的全部,以及生命在爱着宋荷。

    如果不是宋荷,殷郑就还是一个像机器人一样冷冰冰的男人,只是知道工作,清点一下自己的人生之后,最大的财富或许就是所谓的金钱和地位而已吧。

    但是宋荷的出现,带给殷郑的,并非仅仅只是一份感情那么简单。

    宋荷让殷郑明白了生命中其实并不只有虚情假意,并非只有阿谀奉承,宋荷爱他,也也是用全部的心为殷郑付出。

    除过爱情,宋荷还让殷郑明白了什么是家庭——他从年少时候一直最缺乏的来自家庭的温暖,都是后来从宋荷身上找到的。

    殷郑看着眼前哭成泪人一般的宋荷,与宋荷此刻的心情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明明有很多话想说,但是话到嘴边,偏偏就有口难言一般,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现在,仅仅就是看着对方,不论是殷郑还是宋荷,都感觉到心满意足。

    宋荷在心中想道:“还好,你还活着。”

    殷郑也在心中想道:“还好,我还活着,还能爱你。”

    宋荷到这会儿了,才像是有点劫后余生的感觉似的,原本就因为殷郑这件事太过刺激而发软的像是面条一样的两条腿,此刻全然承受不住重量似的,直直的跪在了地上。

    殷郑只听见分明的一声膝盖骨头砸在地上的声音,他吓得赶紧从病床上试图起来想去拉宋荷一把,但是殷郑忘了这会儿自己身上还连着一堆仪器,他这么一动,顿时那些仪器就开始警报鸣叫个不停。

    殷郑脸上出现了难得的窘迫,宋荷也跪坐在地上,一时他们这个小小的隔间就乱做了一团。

    也不知道是谁先笑起来的。

    宋荷看着还能动弹的殷郑,心口一直悬着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的同时,眼中又冒出了泪花。

    女人眼中带泪,楚楚可怜的看着殷郑说道:“殷郑,你真是个混蛋。”

    殷郑听懂了宋荷这句话背后的言外之意,他那双深邃的眼眸就像是即将日落时候的大海,深沉,但是也极为温柔,像是要将宋荷溺毙在里面似的。

    从前宋荷觉得痛苦,但是现在,在经历过生离死别的威胁之后,宋荷就不由得觉得,从前她固执在意的很多事情,在生死面前真的都太过于不值一提了。

    于是,尽管眼眸中还含着眼泪,宋荷也还是终于笑了。

    就在殷郑和宋荷两个人在忽然安静的环境下突然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救场之王杰森终于出现了。

    杰森显然已经目睹了事情的全部发展过程,当他带着一脸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的表情出现的殷郑病床床尾的时候,殷郑仅仅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开口说道:“你出去。”

    “……”杰森顿时就被殷郑这一句话噎住了,他觉得自己刚刚决定不再对宋荷告白的这个想法也是挺错误的,杰森觉得自己或许还能再争取一下。

    “殷郑,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这个人,真的是祸害遗千年。”杰森气不打一处来。

    他难得孩子气的想,殷郑让他出去?他偏不!

    于是杰森就这样带着一种话里有话,并且不是好话的样子,站在殷郑的病床前,对宋荷嘲笑殷郑,说道:“你们夫妻两个人闹矛盾,我调解,殷郑现在是靠着生死时速搏命把你换回来了。”

    对于车祸这件乌龙事,宋荷只要是想到刚刚自己哭的那幅不能自已的样子,就觉得丢脸的要死。

    于是宋荷脸上露出一种羞赫的表情,看着杰森,很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段时间,真的是麻烦你,我……我真是总在麻烦你……”

    听见宋荷这么说,反倒是杰森还更加的不好意思了一些,其实原本杰森就是想趁着宋荷和殷郑两个人之前完全不可调节的出现的矛盾趁虚而入来着……

    杰森一想到自己当初的想法,就觉得无比的丢脸。

    “咳……”杰森清了清嗓子,试图缓解一下自己的尴尬,随后又对着宋荷说道:“我在这个医院还有几个熟人,一会儿帮你联系一下,给殷郑去办入院手续。”

    对宋荷说话时候的杰森,就又是平时那幅样子了,完全的恢复了正常。

    话音刚落,就见杰森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种十分真诚的表情,他认真的看着宋荷,说道:“既然喜欢,就不要轻而易举的说什么放弃。”

    宋荷听见皇甫凌这么一说,先是脸上一愣,但很快就真心实意的笑了出来,看着杰森说道:“我知道的,之前是我太草率了。”

    此时的杰森和殷郑,或许都以为这件事一定是就此尘埃落定了,但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其实宋荷心中已经做好了打算。

    殷郑听见这个消息,心中也不由得有些差异,随即,殷郑就用一种带着疑惑的眼神看向杰森,竟然让杰森被殷郑看的,活生生就有一种自己其实是拐卖了宋荷,完全不怀好意的错觉。

    “诶诶诶!”杰森不满意了,他伸出手敲了敲病床床尾的栏杆,但是却发现殷郑竟然不向着他:“殷郑,我请问你这是什么眼神?”

    殷郑一点也不客气,嗤笑一声,随即说道:“你觉得我这是什么眼神?”

    杰森觉得自己不能动气,毕竟殷郑现在还是个伤员,自己要是动手,殷郑又得讹他,杰森可是太了解殷郑的套路了。

    这时候,杰森才明白了女人嫁男人,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毕竟从殷郑的身上,杰森是彻底的看懂了这件事真正的意义和重要性。

    殷郑还是没有想通,怎么一晚上功夫,杰森竟然就松口了。

    于是,殷郑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你确定你没有不会事后反悔吧?”

    “……”杰森实在是忍不住了,像殷郑这种人,他刚刚究竟是为什么决定不告白宋荷了?

    于是,跳脚的杰森阴测测的盯着殷郑说道:“我劝你善良,讲话之前考虑考虑,毕竟你现在还有个脑震荡,我都不敢保证,你再说下去,轻微脑震荡会不会变成重度脑震荡。”

    宋荷看着眼前两个男人,明明正经起来的时候,一个比一个脑子好用,怎么现在这两个男人凑在一起就像是倒回了幼儿园的年龄去了?斗嘴的话,都说的一个比一个幼稚。

    宋荷这种想法才刚刚在心中产生,她就听见了殷郑挑衅的回答:“你小心我以后再出个什么意外,你这就成和我有仇的了,第一时间就会被拎去调查。”

    “我呸,你可闭嘴吧!”

    “殷郑,你乱说什么呢?!”

    但随着殷郑这句话刚刚说完,病房中的两个人都是不约而同的表达出了同样的一个想法——再乱说,你小心点。

    殷郑说完,看见宋荷脸上露出的不悦神情,也是有一些后悔了,毕竟自己这才刚刚出了车祸,医院都还没出去,就开始说这么不吉利的话,而宋荷心里本来就还没有彻底平静下去呢,这会儿让殷郑这么一吓唬,宋荷觉得可能最近自己都不会好好的睡个觉了。

    “我乱说的。”殷郑知道是自己一时没有多考虑,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吓到了宋荷,于是男人赶紧伸出手,牵住宋荷的手,柔声说道:“我瞎说的话,不作数的。”

    杰森站在一边,仿佛一个硕大的灯泡,明晃晃的,耀眼极了,甚至一时之间,杰森觉得自己心中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五味杂陈的感觉。

    ‘唉……’杰森又是在心中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内心郁闷不已看着宋荷幸福的样子,杰森确实是打心中真心的为宋荷觉得高兴。

    但是说实话,杰森又确实是又会因为在宋荷身边的人不是自己,而觉得失落。

    失落……

    杰森细细的品味着心中的这份感觉,他忽然发现自己心中现在真的似乎是只有失落了,曾经一度出现在心中的那种不甘心和嫉妒,竟然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然消失。

    或许……杰森心想,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放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