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九十二章 似乎和好

第一百九十二章 似乎和好

    杰森毕竟还是一个工作繁忙的医生,没待一会儿,杰森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医院催着杰森回去手术。

    杰森离开之后,很快的就像他刚刚说的那样,来了几个医护人员,推着殷郑去了独栋的私人单人病房。

    宋荷紧随其后,在进了病房单肩并且环顾了一圈之后,看着殷郑说道:“杰森真的很土豪啊……”

    殷郑躺在病床上,尽管心里不服气,但是想想这也是杰森帮忙,只能闭口不言。

    这会儿殷郑的情绪缓和了之后,才觉得整个人身上都是血迹很难受,于是殷郑准备从病床上起来,去冲个澡,但仅仅只是做了一个手臂撑住身体两边要起床的姿势,殷郑就被宋荷拦住了。

    “你做什么去啊?”宋荷现在对殷郑很紧张,仿佛殷郑就像一个玻璃制品似的,尤其是当听见医生说轻微脑震荡还是要多休息,宋荷就露出一种很担忧的表情看着殷郑,让殷郑觉得自己很有可能因为这个脑震荡被宋荷强行勒令在床上度过好一段时间。

    果然,殷郑预料的一点错都没有。

    宋荷看着殷郑,眼睛中流露着很不赞同的神情,义正言辞的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就应该躺在床上,哪里都不能去,就是睡觉修养。”

    殷郑觉得如果按照宋荷这种修养方法,自己别说一个月了,就连半个月都扛不住。

    他就能够成个大胖子——睡了醒,醒了吃,吃饱睡,殷郑听懂了宋荷的潜台词,殷郑觉得这样很不行。

    “我就是觉得浑身都是汗,还这么多血,我总得去洗个澡吧。”殷郑好好讲道理。

    “不行。”宋荷实在是被百度之后脑震荡的后遗症吓到了,于是决定这一次一定不能顺着殷郑,要好好看着殷郑休养。

    殷郑对这件事很无耐了,他看着宋荷,不断的尝试沟通一下,以及安慰宋荷只不过就是去洗个澡,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但是宋荷不论怎么说就是不肯答应,几乎是一秒钟,她的视线都不能够离开殷郑。

    这会儿殷郑才察觉到宋荷情绪上面的不对劲。

    于是男人眼光温和深沉的看着宋荷,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软一些,再软一些,好能够安抚宋荷。

    “怎么了?”

    殷郑伸出手臂将宋荷拢进他宽阔的怀抱中,目光盯着宋荷的眼睛,并且不论宋荷怎么挪开眼神,殷郑都不肯放开,紧紧的追着宋荷的目光,没有一点松懈,似乎是非要要一个原因。

    殷郑知道宋荷这个样子很不对劲,所以为了避免之前因为误会犯错而后悔,殷郑决定必须要问清楚。

    宋荷原本是不打算说的,但是宋荷实在又躲不开殷郑的视线,于是只能硬着头皮,把自己的小脑袋深深一埋,蹭进殷郑的肩窝中,绒乎乎的碎发轻轻扫过殷郑的脖间。

    “我……”宋荷开口说话,声音听起来犹犹豫豫:“我其实没事……”

    违心之言,就连宋荷自己听见自己说的这句话,都不由得觉得实在是没有一点演技可言。

    殷郑果然用一种带着宠溺纵容的笑意看着宋荷,笑道:“你猜我相信不相信?”

    宋荷觉得自己被殷郑嘲笑了,于是宋荷只能轻轻拿着小脑袋往殷郑的肩膀上磕了一下,但好死不死正好撞上殷郑的锁骨上,一时间倒是把宋荷撞的晕晕乎乎了。

    殷郑看着怀中的女人傻乎乎犯傻的样子,然手宋荷就感受到殷郑手掌干燥温暖的热度,帮她揉着刚刚宋荷撞到额头的地方上。

    殷郑的笑意甚至有越来越明显的趋势,所以宋荷当然是脸红起来,还有点恼羞成怒的意思,但是又不知道要怎么发泄,只能一咬牙一狠心,咬在殷郑的肩头上。

    说实话,殷郑的身上是真的不好闻,出了意外后脑勺磕破了,流了一身血,现在血凝固在殷郑的衣服上,宋荷只要靠近,就能够闻到明显的血腥气息,

    幸好宋荷怀孕期间一直没有很剧烈的孕吐反应,所以对殷郑身上的汗味和血腥气味并不是太敏感,但是闻得久了,还是会不自然的觉得有些反胃。

    殷郑感受着宋荷在他身上放肆咬下去的那几口,就像是小狗儿似的,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总要先占为己有,然后悄咪咪的藏起来。

    所以宋荷在咬完殷郑之后,很理所应当的就伸手抱住了殷郑,毕竟宋荷心中已经觉得自己给殷郑盖了属于自己的专属印章,然后抬起头,脸蛋红红的看了看殷郑。

    当宋荷看见自己眼中的殷郑还是带着那么帅气俊朗的笑容,充满了爱意的看着自己的时候,尽管宋荷并不怀疑这个事实,但是宋荷还是不由自主的红了脸颊。

    “宋荷……”

    殷郑看着宋荷明亮的双眼,一时之间有些不由自主的心猿意马,凑近之后,殷郑灼烫的呼吸就扑在了宋荷的脖颈之间,烧的宋荷一个机激灵,在殷郑的注视下猛地打了个激灵,然后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之后的宋荷,脸上就更加的红了。

    宋荷实在是没有脸看殷郑了,只觉得自己和殷郑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发展到那种想想就面红耳赤的地步。

    于是宋荷立刻当机立断的伸手捂住了殷郑的眼睛,命令道:“你不准这么看我了。”

    尽管殷郑并没有动,但是宋荷还是听见了郑逸喉咙之间那一声很隐约模糊的笑声,带着一种意味深长的令人脸红的意思,毕竟宋荷和殷郑也是老夫老妻了,殷郑这么样,以及想做什么,宋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但是宋荷忽然伸手把殷郑一把推到病床上,双眸晶亮中还带着一种欲拒还迎的娇羞。

    殷郑只见宋荷抿着嘴,脸颊上瞬间露出了两个漂亮精致的梨涡,衬的宋荷的这个笑容更加单纯甜美了。

    殷郑不由伸手去抚摸宋荷的脸,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深情的痴迷。

    低沉沙哑的声音从殷郑的喉咙中咕哝而出,殷郑眼神专注而深情的说道:“真好,你终于回来了。”

    ‘你终于回来了’——简简单单的六个字,不知道殷郑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让宋荷瞬间就听懂了殷郑那些没有明明白白说出来,但是却是真真切切存在的对宋荷真挚热烈的感情。

    宋荷听见这话的一瞬间,喉头就哽咽着,心中也泛起酸意。

    殷郑看着宋荷又再度渐渐红了起来的眼睛,心中心疼的同时,只能低下头去,将吻轻轻落在宋荷的眉眼之间,落在宋荷的鼻梁上,以及落在宋荷的唇舌上。

    爱变成了无言但是温情脉脉的相处与触摸。

    看着这样痴情脉脉的殷郑,宋荷心中是说不出的晦涩,她简直不敢想,当自己真的走出那一步之后,殷郑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论是殷郑还是宋荷,都在彼此唇齿交缠在一起的瞬间,心中的某一处,忽然像是被什么拨动了似的,一股难以言喻的酸楚与幸福交杂的复杂感情,瞬间涌上殷郑和宋荷的心头上。

    有一瞬间,宋荷感觉到自己心中又开始动摇了,但是这一次,宋荷强行咬牙控制了自己心头的动摇,不肯放任它影响自己的决定。

    宋荷承受不住的流下来了眼泪。

    而殷郑,这个向来冷酷理智的大男人,这一刻都难免心有所感似的,唇线紧抿成一条笔直的直线,然后看向宋荷的眼中,就只有更多的更加明显的心疼与怜惜。

    宋荷是这么好的女孩子,殷郑知道,以后自己一定要更加珍惜宋荷,尽管殷郑也知道,未来他和宋荷的路一定不会就此一帆风顺,毕竟他们之间还存在着暗潮汹涌的阻力。

    显然,宋荷也想到了这一点。

    但是宋荷觉得自己不能为此就放下殷郑,甚至自私一些,再重新回到殷郑身边的宋荷,在品味到了自己心中最真实的感情之后,面对殷郑无微不至的关心、怜惜与爱,宋荷心想,或许这就是最后一次了。

    最后一次感受殷郑对她的爱意,这也是宋荷最后一次,倾尽自己全部的感情,来弥补自己即将对殷郑带来的伤害。

    这个男人太好了,哪怕只是想一想和殷郑分开之后,殷郑身边将会有别的女人,宋荷就不能冷静下来。

    宋荷又有一种想要哭的感觉了……

    所以啊……宋荷同样以一模一样浓烈真挚的感情看着殷郑的时候,她在心中静静地想着:‘所以,真的希望以后殷郑能够原谅她的自私……’

    宋荷在殷郑不由自主翘起来的嘴角上轻轻烙印下了属于自己的勋章,然后女人捧着殷郑的双颊,尽管因为身高原因,宋荷不得已需要踮起脚尖,但也正因为这样的一个小小的举动,宋荷身上就散发出了一种莫名的十分吸引殷郑的气质。

    殷郑说不清这种感觉,但就是觉得,只要是宋荷,他这双眼睛就看不见别的风景和别的人。

    痛苦的时候,殷郑恨过自己为什么会轻易就这样深陷在宋荷这个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