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给爷爷的电话

第一百九十三章 给爷爷的电话

    殷郑怨怪他轻易把自己全部的心都掏出去,结果痛不欲生,他也曾经嘲笑过自己的一往情深,和孤注一掷。

    但是当宋荷再度回来的时候,殷郑就没有一点办法了——该是控制不住还是控制不住,该是愿意将自己这颗心掏出去给宋荷,就还是会老老实实的掏出去。

    殷郑看着宋荷,心想既然这么爱,那就这样吧,把自己的心都掏出去也所谓,他爱宋荷,这就是他殷郑愿意付出的。

    而看着眼前高大俊朗的殷郑,宋荷在心中不由得想道:她不知道自己今后的生活将会如何,但是宋荷觉得,或许只有自己走出那一步,才是不论对殷郑和自己都是最好的一步,她实在是太害怕自己又会因为一时头脑发热,做出什么对不起腹中孩子的事情了。

    宋荷在闭上眼睛接受殷郑凑过来的吻的时候,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她曾经想的是白首不相离,爱情果然会让人自私,她曾经不愿意日后看见殷郑身边有别的女人,但是,宋荷实在是不想将来之后和殷郑成为大家口中的‘怨侣’,活生生被婚姻和爱情捆绑。

    唇舌纠缠之下,宋荷的脸渐渐粉红起来,就像是春和景明中一枝在枝头上绽放正好的明艳桃花,让殷郑沉醉其中,不能自已。

    但是现在宋荷毕竟现在身体还很虚弱,还是危险期,殷郑就只能委屈自己忍住了。

    宋荷被殷郑抱在怀中,她微微抬起了头,眼前就是殷郑坚毅的下巴,宋荷不知道为什么,大脑中忽然一片空白,想都没想就撅起嘴唇,蹭过去亲了亲。

    宋荷这一下,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似的,殷郑一下就收不住了。

    尽管殷郑现在看上去灰头土脸,头上还包着一圈厚厚的绷带,是前所未有的狼狈,但是宋荷一点都不嫌弃,甚至自己的脸上都不知不觉的蹭到了殷郑脸上的血痕和灰尘。

    殷郑看着眼前自己这一生最爱的女人,现在他们两个人即将会迎来家里的新成员,一想到这里,殷郑就又一种压抑不住的将为人父的骄傲和激动。

    殷郑觉得既然和宋荷已经和好了,那么这件事情就应该尽快告诉殷老爷子,也好弥补今天没有回去吃饭的过错,毕竟殷老爷子已经打过来了很多通电话了,那会儿忙忙乱乱,谁都没有顾得上管手机。

    “我们给爷爷打电话说说这事儿吧?”殷郑低头看着宋荷说道。

    而宋荷听见殷郑这话,脸上蓦然又是一红,看着殷郑的眼神中全然是一副乖巧听话的样子,甚至在看见殷郑决定要打电话的时候,还将殷郑的手机递给了他。

    殷郑伸手接过手机拨通了殷老爷子的电话号码,漫长的等待之后,殷郑终于听见了老爷子粗声粗气听起来就很气恼的声音:“打电话过来做什么?!”

    殷郑一听就知道是殷老爷子因为自己那时候答应他的事情,结果还放鸽子的行为彻底的惹恼了殷老爷子,于是赶紧先是赔礼道歉。

    直到老爷子的语气听起来好了些,殷郑便跃跃欲试准备告诉他这个好消息了。

    殷郑的好消息还没有说出口,殷老爷子就先开口发话了。

    殷老爷子的声音中听起来还是有点余怒未消,但是显然也比之前的语气软和了一些,殷老爷子说道:“你们今儿个还来吗?”

    殷郑看了一眼自己现在的状态,又看了一眼因为放着外音而被宋荷听见之后摇头拒绝的样子,殷郑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最后还是说道:“爷爷,今天就不回去了。”

    “明天呢?”殷老爷子说白了就是想孙子孙媳妇了,上回殷郑和宋荷回来之后闹了那么大一场笑话,殷老爷子心中觉得过不去,就想着叫殷郑带着宋荷再回来,一起安安生生吃顿饭。

    殷郑看着宋荷,宋荷先是用口型无声对着殷郑说了一句:“你现在要休养,不能回去。”

    收到了宋荷指示的殷郑立即照办,说道:“明天也没办法回去。”

    这一句话就又一次把殷老爷子的火气给拱了起来了。

    只听见殷老爷子冷哼一声,说话中语气又是明显的不高兴了:“你是在外面忙多大的事情?就连和安安回来陪我这个老头子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了?难不成非要到我老头子进棺材里头的那一天,你才回来看看我?!”

    殷老爷子说这话有些重了,但是很明显也是真的动怒了,殷郑不想因为这种小事,引得殷老爷子动怒,于是就赶紧解释起来。

    “爷爷,不是我不回去。”尽管是在讲电话,但是殷郑脸上却难得露出一种像是小孩子做错了事情之后的羞窘模样,随后对着手机那头的老爷子说道:“是我昨天晚上下班开车没留神,结果出了点小车祸,我——”

    殷郑这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殷老爷子一声惊呼打断了。

    老爷子明显听见这事吓的不轻,嗓音都是颤抖的:“怎么回事?啊?!你有事没事啊,严重不严重?哪家医院呢,爷爷……爷爷现在就过去!”

    毕竟对殷老爷子来说,儿子的离世让他已经饱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了,要是殷郑再出个什么事情,殷老爷子觉得自己都撑不住。

    殷郑和宋荷都被殷老爷子的反应吓了一跳,但是殷郑本来就不是一个很会处理这种家长里短的事情的人,面对殷老爷子这么多年以来忽然这么情绪外露的担忧,殷郑在心中感动之余,反倒是不知道要怎么说话了。

    宋荷白了一眼不会好好说话的殷郑,凑近了殷郑手中的电话听筒,声音柔柔的开口说道:“爷爷,是我,宋荷‘,’

    “诶诶……”殷老爷子连声答应着,听见对面换成了宋荷说话,一时之间心中安定了不少,随即很关心并且急迫的问道:“宋荷啊,殷郑怎么样啊?你们在哪家医院,爷爷现在就过去!”

    “不了,爷爷。”宋荷连忙阻止道:“殷郑没什么事情,就是后脑勺摔破了,医生说好好休养休养,也没什么大问题。”

    为了让殷老爷子不要担心,尽管宋荷自己心中都很担心殷郑这个‘轻微脑震荡’,生怕留下什么不好的后遗症,但是宋荷给殷老爷子说的时候却还是拣着状况比较轻的说。

    “不行不行,我还是不放心。”殷老爷子嘴里嘟囔着,甚至说着就听见殷老爷子那边已经开始有了从椅子上起来,然后走路的动静。

    “爷爷,你下午过来吧。”宋荷仓促之间看了一眼病房上面的钟表,然后对殷老爷子解释道:“殷郑从昨晚上到现在也米有合眼睡觉,让殷郑先睡一会儿,下午您过来他也有精神和您说话。”

    这句话说完,宋荷为了让殷老爷子不要着急,又补充着说了一句:“有我在这儿这儿看着殷郑呢,您还不放心啊?”

    “放心,爷爷放心。”殷老爷子一听这话,心里想想也不由得稍微放心了一些,但毕竟没见到殷郑的人,殷老爷子心里那块大石头是永远不会彻底放下的,于是殷老爷子说道:“那行,行,爷爷下午就去。”

    宋荷听见殷老爷子这么说,也知道今天殷老爷子见不到殷郑,怕是晚上都不会睡着的,对殷老爷子这种焦急的心情,宋荷心中也能理解的,毕竟当时自己知道殷郑出车祸的时候,几乎是吓的魂儿都没了。

    殷郑在一边听着殷老爷子和宋荷说话,一直都没有吭声,直到宋荷甜甜的和殷老爷子说了一声‘那爷爷晚上见’,挂断电话之后,宋荷才发现殷郑眼圈竟然有一点点湿润。

    宋荷将手机放在桌面上,目光温柔的注视着殷郑,殷郑这会儿也发现自己似乎是有些失态了,脸上露出一点不好意思的表情,但还是和宋荷说了心里想的话:“我就是忽然觉得我爷爷真的老了。”

    宋荷想了想曾经在家中是最疼爱自己的外公,记忆中的外公一直是面色红润,很精神的一个人,但是时隔多年之后乍一看见外公。宋荷几乎都不敢去相信,那个面目苍老的老者,身背都已经佝偻的老人竟然是自己记忆中永远精神的爷爷。

    像是因为这件事,殷郑和宋荷都明白了,时间在这些老人的身上最残忍,每过一天,对这些老人而言,就是少了一天。

    一想到这里,宋荷忽然心中一动,想着殷郑这件事,肯定是会被老人家教训一顿的,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让老爷子高兴一点呢?

    宋荷的觉得知道殷郑没事之后,心情一好,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起来。

    她想,这也算是对殷郑的一点补偿了吧。

    于是她笑眯眯的凑近了殷郑,纤长的手指点了点殷郑的鼻尖,笑道:“你想不想让爷爷不批评你啊?”

    殷郑看着眼前笑的像只猫儿一样狡黠的宋荷,不由得好奇的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只见宋荷抿嘴笑起来,故意吊胃口似的又凑近殷郑一些,笑道:“山人自有妙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