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爷爷来了

第一百九十四章 爷爷来了

    所谓的山人自有妙计,殷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殷郑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红唇,殷郑觉得,应该先好好亲一亲这个好看的山人,来缓解一下他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相思之苦。

    于是就见殷郑忽然毫无预兆的伸出手,将宋荷拢进自己的怀中,毫不犹豫的吻上宋荷的唇。

    宋荷在殷郑靠上来的时候就似有所感似的,脸上一片绯红,但是却一点没有躲避,只是很乖顺的靠在殷郑的怀中,然后任由殷郑对自己所的索取。

    当殷郑和宋荷的唇舌交缠在一起的时候,这段时间以来的思念和折磨,都不约而同的从心中爆发了出来,宋荷顺从于殷郑的侵略,并且愿意在这个时候彻底为殷郑所臣服。

    这个吻漫长,并且带着绵密的甜意,渗进殷郑和宋荷的心房中。

    现在的殷郑和宋荷并不知道,他们的爱情竟然还会迎来更大的考验,他们以为之前所有的挫折都是为了从先开始这一刻的长厢厮守。

    但是每一次的甜蜜,都好像是老天爷看他们可怜而施舍的短暂的给他们喘息的机会罢了。

    殷郑和宋荷不是神,没有办法能掐会算到今后的坎坷,所以当命运来的时候,殷郑和宋荷只有低下头,认命的去承受命运给予他们两个人的痛苦。

    并且还要听着命运嘲弄一样的声音说着:‘好事多磨。’

    漫长的亲吻结束之后,殷郑看着面色绯红的宋荷,目光一眨都不眨的看着宋荷的每一个表情变化,从殷郑眼中专注的目光让宋荷更加不好意思了,于是宋荷只能赶紧的伸出手去,捂住了殷郑那双明亮专注的眼睛,不让殷郑看到自己已经红的快要滴出血的脸蛋。

    等宋荷觉得已经缓和好了的时候,她才松开手,但是宋荷却是万万没想到,殷郑竟然在她松开手的一瞬间,干燥温暖的嘴唇就在宋荷的手心中落下了一个吻。

    宋荷好不容易缓过来的羞涩,又一次毫不犹豫的冲上宋荷的脸颊上,这下,宋荷没有及时阻止,被殷郑看了个正着。

    殷郑觉得现在的宋荷真的已经是能够甜在了他的心上。

    殷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会以为女人而感觉到伤春悲秋的人,殷郑从前也不知道自己能是一个因为感情而失去理智到这种地步的人。

    但是因为宋荷的出现,好像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因为宋荷,殷郑明白了家庭的意义,也因为宋荷,殷郑知道了被人关心和温暖是一种什么感觉。

    宋荷这回并没有再敢多逗留了,殷郑在她手心中留下的吻,让她现在手心中都觉得像是被烧烫到了似的,甚至手指都不由自主的开始抖动起来。

    “你好好睡觉。”宋荷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想先跑路在门口冷静冷静,然后想想应该给殷老爷子一个什么样的惊喜。

    但是宋荷显然没有跑路成功,因为就在宋荷显露出了一点想要跑路的念头的时候,她的手腕就被殷郑紧紧的握住了。

    宋荷不明所以的回过头,就看到殷郑脸上露出一种十分明显的惊慌的表情,一瞬间,宋荷就被殷郑脸上的这种表情看的心中一痛。

    就连殷郑都没有开口,宋荷就明白殷郑这是什么意思,于是宋荷反手握住了殷郑的手,感受着男人手心中难得的潮热——殷郑的手,给宋荷的印象就是一直是干燥而温暖的。

    宋荷明白殷郑是因为太担心了,他害怕宋荷忽然离开,这件事现在简直就已经成为了殷郑的阴影了。

    “我就是想去做个b超。”宋荷解释说道:“最近这几天我在医院还没有做b超呢,我想去看看宝宝好不好。”

    殷郑闻言就想起身和宋荷一起去,结果被宋荷摁在了床上,一张小脸上都是十分严肃的表情,说道:“我告诉你,你就老老实实的待着,困了就睡觉,不困就等我回来,想我就给我发消息,就是不能起来。”

    殷郑眼中显出明显挣扎的表情,并且还想反抗一下,但是宋荷完全就是不容置疑的,很严肃的告诉殷郑:“你好好养着,还有个脑震荡呢,我可不想你养不好,以后我有个傻丈夫。”

    殷郑一听这话,表情先是一愣,随即就露出一种很纠结的神情,但是到最后仍是放开了握着宋荷手腕的手,虽然脸上还带着一种心不甘情不愿。

    殷郑说:“那你早点回来。”

    “好好好。”宋荷看着殷郑,就像是一个闹脾气似的孩子,心中不由得觉得好笑,但是仍旧语气温和的说道:“我拿到检查报告之后就回来啊。”

    于是宋荷就在殷郑心不甘情不愿甚至想要跟上去的哀怨眼神中,从病房中走了出去。

    一边走,宋荷还一边回味着刚刚殷郑的表情,心中觉得甜蜜的同时,脸上都不自觉的露出了一种高兴。

    心情大好的宋荷口中哼着小曲儿,脸上都带着一种明显的幸福表情去挂号然后往妇产科检查去了。

    大约半小时之后,宋荷拿着b超照片,回想着刚刚检查的医生说的话,在照片上面努力的发现着宝宝的小身影,好半天,才从一堆黑乎乎的图像中发现了还像个小豆芽似的胎儿。

    “你好小啊……”

    现在,不论到底未来如何,宋荷都已经决定将肚子里面的孩子留下来,原本宋荷就并不是真心想要把孩子打掉的,只不过就是因为宋荷害怕自己的小孩以后没有父亲或者没有母亲,毕竟宋荷太了解这其中的痛苦了。

    而现在,似乎一切都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面,那么不论是宋荷还是殷郑,都对这个来报道的孩子,自然是带着期待的心情的。

    殷老爷子来的时候,宋荷才把东西准备好不久,甚至对殷郑都神神秘秘的不肯给殷郑看她准备的礼物盒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殷郑啊……”殷老爷子好像因为殷郑的事情,仅仅就一个半天的功夫,都老了一些,整张苍老的脸上,那上面皱纹密布着,每一条褶皱中都夹杂着担忧,看起来异常憔悴。

    殷老爷子推门走进来,嘴里还喊着殷郑的名字,而对于殷郑来说,这么多年他几乎就没有见过老爷子有这么紧张过他的时候。

    殷郑很明显的能够从殷老爷子的脸上看到一种慌乱的紧张感。

    也正是这一刻,殷郑才明白其实老爷子对他的在意和重视。

    殷郑和宋荷听见殷老爷子的声音,宋荷扶着殷郑从床上坐了起来,这会儿殷郑身上倒是没有那么狼狈了,主要是在殷郑强烈的建议下,宋荷给殷郑换了病号服,还给殷郑擦洗了一下。

    老爷子佝偻着肩背,拄着拐杖推开病房的门,就看见殷郑在病床上坐着,看起来除过脑袋上包着一圈纱布之外,精神倒是还算不错。

    完全没有看见自己预计中出现的鲜血淋漓的场景,殷郑甚至精神状态还算不错,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的虚弱到奄奄一息,殷老爷子明显眼中一愣,但随即想到早上殷郑还给他打过电话,怎么着也不能是气息奄奄的。

    殷老爷子看见殷郑没有生命危险,心里面的那块石头总算就是放下了,松了一口气的殷老爷子整张脸上都看起来轻松畅快了许多。

    老爷子走到殷郑身边,抬手拎着拐杖就是想给殷郑身上狠狠来一下,好让这个让他不断操心的孙子能长长记性,但老爷子最后还是忍住了,只是在殷郑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

    “你啊,叫爷爷心里多担心呢!”

    宋荷把殷郑扶着坐好了,然后又给殷老爷子拿了椅子过来,扶着老爷子坐下,一时间把郑家一个老的一个小的都伺候好了,宋荷自己才像是要给老爷子倒水似的悄咪咪的溜到隔壁的小房间准备去把给老爷子准备的东西拿出来。

    一时间,病房里沉默了下来。

    殷郑是一项不擅长于这种温情的闲聊的。对于殷老爷子的话,他也只能笑一笑。

    殷老爷子没有得到孙子的热切回应,虽然心里知道殷郑就是这个样子的人,但是一时之间也难免觉得有点儿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最后,还是殷郑先打破了这个尴尬的气氛。

    殷郑努力的接上刚才殷老爷子的那句话,说:“让爷爷担心了,都是我的错。”

    “嗨,我们都是一家人,你又是我最爱的孙子。跟我说什么对错的。”殷老爷子摆了摆手。

    他的年纪也大了,现在对于晚辈,只是希望他们能够健康、平安,就好了。早已经没有了年轻气盛的时候的那种苛刻要求。

    不过殷老爷子的这一句话,对于殷郑来说已经是很难得听到的一句惊喜了。

    殷郑听了之后,有点呆愣愣的坐在床上,更加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病房内又沉默了一会儿后,殷郑才开口,像是挤牙膏一样,一个字一个字往外挤着说:“医生说我的身体其实没有什么大问题,爷爷不要被外面的假消息吓到了。孙子会照顾好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