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一孕傻三年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一孕傻三年

    殷老爷子又留着和殷郑以及宋荷多待了一阵,但显然这段时间里面,殷老爷子明显就是心不在焉的状态,已经完全不能好好和两个小辈聊天了。

    到后面,殷老爷子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好,见殷郑确实是没什么事情,甚至精神状态比宋荷还要好。

    殷老爷子心里的大石头落下的同时,就要赶紧回去处理家里面那个难缠的儿媳妇了。

    老爷子走了之后,宋荷坐在了刚刚殷老爷子坐着的座位上,和殷郑正好是面对面,聊起来比较方便。

    宋荷想着刚刚殷老爷子不同于平常的状态,心中疑惑,于是看着殷郑问道:“爷爷是怎么了?突然一下整个人都不对劲了似的。”

    倒是殷郑这会儿好像是想明白了,听见宋荷一问,殷郑便老神在在的看着她说道:“回去找王茵去了。”

    “嗯?”宋荷没想到自己会听见这么一个答案,颇有一些意外,下意识就脱口而出道:“爷爷回去找那个……找王茵做什么?”

    宋荷还是没有迈过去王茵这个坎儿,但是也不想殷郑为此为难,算是大家各退一步,所以在习惯性要说王茵的名字的时候,宋荷还是停顿了一下,说这个名字都是含混不清的,带着一种连提都不想提的感情。

    殷郑倒是对此不太在意,毕竟现在对殷郑而言,自己的那个继母,在他生命中这么多年始终就是一个空有名头罢了,要说母子之情,殷郑都很难找到这么一段回忆,甚至现在当下比较流行的那种塑料感情,放在自己和王茵身上都算不上。

    所以不论宋荷是说‘王茵’还是说‘她’,对殷郑而言都无所谓,殷郑和王茵,始终都是对方的眼中钉肉中刺。

    殷郑只是听见宋荷追问,脸上没有一点异色的回答道:“找王茵,和她秋后算账去了。”

    这就更让宋荷感觉到奇怪了,毕竟从前就算殷老爷子没有明面上站出来维护王茵,但是或多或少很多事情上面,殷老爷子都是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有时候面对王茵的咄咄逼人,殷老爷子都宁可选择自己忍一口气。

    看着宋荷一脸的迷糊样子,殷郑眼中闪现过得意的目光,凑在宋荷耳朵边轻声说道:“都说一孕傻三年,我看着这话是真的了。”

    殷郑故意吹在宋荷耳朵上的热气烫的宋荷浑身一个激灵,继而恼羞成怒一般的伸手拍在殷郑的肩膀上,故作凶神恶煞的说道:“你说不说?!”

    “说说说!”虽然宋荷那一巴掌并不疼,但是殷郑还是表示自己投降,立刻将他的猜测全盘托出:“我爷爷这么多年其实也早就忍受够了我妈,现在他要有重孙子了,正是心里紧张的时候,能眼睁睁看着王茵现在这么跳上跳下的胡作非为,整出什么幺蛾子吗?”

    宋荷听见殷郑向她提出问题,思考之后摇头。

    一问一答,殷郑就像是一个十分耐心的老师似的,对着他难得糊涂的学生宋荷继续说道:“我爷爷私下里肯护着王茵,就是因为我爸临终前交代我爷爷的,所以这些年我爷爷才愿意忍受我妈,但是要是我妈还不自知,害到咱俩孩子的头上,我爷爷肯定会让我妈不好收场。”

    听到这里,已然开窍的好学生宋荷最后代替殷郑老师做出了总结:“所以就是你爷爷现在回家要去敲打敲打她,让她收敛着点。”

    殷郑脸上露出‘孺子可教也’的满意表情,说道:“就是这个道理。”

    甚至,说道这里,殷郑还不忘美滋滋的夸奖一句宋荷:“你今天这个礼物送的也很及时啊,就是因为这个礼物,我爷爷才彻底清醒,不装糊涂了!”

    而宋荷早就看着殷郑这幅尾巴都要翘上天的模样忍不住了,伸手在殷郑胳膊上又轻轻的拧了一下,没好气的说道:“我看你是不头疼了,睡觉!”

    王茵觉得最近自己可能是走了水逆,整个人做什么都倒霉,这会儿回家还没几分钟,就被不知道为什么从疗养院回来的老爷子指着鼻子大骂一顿。

    前脚才刚从老爷子的指责和羞辱中走出来,后脚给孙意然打电话,就是永远的无法拨通,甚至到了最后,孙意然直接关机。

    “这个小贱人?!给我关机是想做什么?!”

    就算老道如王茵,又怎么可能知道殷郑的人这会儿已经将孙意然控制起来了,孙艺彤一开始兴致勃勃的想问问最近孙意然又没有什么发展,毕竟自己让她追在殷郑屁股后面身后,甚至是还专门带着孙意然去柜台买衣服,要带孙意然去见世面,这就足可见她王茵的诚意了。

    但是从今天开始,早上王茵先是给孙意然发消息,没有人回复,到了这会儿,王茵被老子也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之后,还记着给孙意然打打电话,可见仍旧是没有动静。

    甚至在上一通电话的时候,孙意然的手机就已经是赫然关机了。

    王茵坐在梳妆台前面,气恼的将手机狠狠扣在桌面上,随即,她看着镜子中自己脸上已经扭曲的表情,只有强行压下心头的怒火,才勉强让自己脸上的所有肌肉和表情回复到一种正常的状态中。

    王茵很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现在的心情是属于那种忐忑不安的,但是王茵转念一想,毕竟现在郑逸舟已经在医院里面了,他郑逸舟就算是再厉害,现在没那个美国时间去料理孙意然,所以,自己其实不该这么担心的。

    但是,又一种女人的第六感,让王茵感觉,事情也没有那么简单,至少孙意然不会随随便便就敢不接自己的电话。

    所以,这才是王茵心中一直忐忑打鼓的地方。

    “唉……”

    王茵甚至自己都没有注意他已经叹出了好几口气,随着又一声沉重的叹息之后,那点声音在王茵的卧室中回荡盘旋,才让王茵注意到了,她看着镜子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青春不再的自己,不由自主的就伸出手,抚摸上了自己的脸颊,连连叹气。

    但叹气之余,王茵在心中还是暗暗恨着殷家上下这些男人——几乎每一个男人,都有自己去恨的理由,不论是殷老爷子,还是那个早死的丈夫,又或者殷郑,就连殷虎,网友都找到了理由去恨。

    就是这些男人……

    王茵想着想着,轻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脸的动作就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她眼中闪烁着一种怒意,怨怼这个世界的不公平,甚至觉得,就是这个不公平的世界,才害她现在成了这种样子。

    “你们殷家欠我的,以为随随便便就能还清?!”

    镜子中的王茵看起来极为面目可憎,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心里那种诡异并且微妙的情绪,甚至有一种想要肆意破坏的情绪,在心中腾升。

    王茵抬起眼皮,看着镜子,只有面对镜像中的自己的时候,她才能稍稍从愤怒中冷静下来一些,她想到刚刚老爷子对着她横眉怒目的样子,想到自己过得这么惨,但是殷郑和宋荷这两个罪魁祸首竟然能够过得那么幸福,王茵心中就是一肚子憋屈。

    这种感觉让王茵心里十分不舒服,感觉就像是这个世界上,就只有自己最悲惨似的。

    王茵这种女人就是这样,只有自己过得就像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那才行,并且王茵是绝对不允许,有谁还能比她过得还好。

    这种霸道的思维,即使她看起来像是因为母爱的原因,和殷虎和和好,恢复了母子关系,但实际上,只有王茵自己明白,自己愿意和殷虎和好的原因。

    如果殷虎还是当年那种烂泥不上墙的状态,王茵绝对是不会就这么轻易的肯答应和殷虎恢复成原来的母子关系。

    而现在,殷虎已经大有不同了。

    王茵是知道殷虎的改变的。

    就算王茵自己不关心,她那些好事的姐妹们,也都会替王茵关心,毕竟这些老女人,可都是等着看王茵她的笑话的,比如说儿子争气了,但是王茵自己不知道珍惜,活脱脱放弃了一个好儿子之类的好戏。

    所以那段时间,在王茵和殷虎还没有和好的时候,王茵几乎是天天都会从不同的人的最里面,听见自己的儿子做成了什么单子,拿到了什么提成,又或者换了车。

    王茵听见这些话的时候就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王茵知道,如果自己没有和殷虎吵架,那么自己肯定就能够理所当然的伸手问殷虎要钱了呀。

    所以,当殷虎跑过来找自己的时候,王茵一边开心的同时,顺理成章就顺坡下驴答应了这件事,看似慈母心肠的说了很多冠冕堂皇的话,顺理成章的就和殷虎和好了。

    但是现在,又有什么用呢?

    殷虎就算是再和之前不一样了,在王茵的眼中,始终就是不能和殷郑比,尽管现在却是殷虎给王茵零花钱给的爽快,但殷虎到底也不是殷氏集团的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