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主动挑衅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主动挑衅

    王茵的心里还是有一个结在的。她总是觉得自己现在的富裕生活,很是没有保障。而这种她认为的‘保障’,只有当殷虎,她的亲生儿子变成了殷家的总裁之后,她才认为是一种真实存在的可靠。

    这边,王茵还在气急败坏的乱想。

    宋荷那边挂断了殷郑的秘书打来的电话之后,抱着手机傻呆呆的想了好久,最后才勾起唇角‘嗨呀’了一声,笑了出来。

    殷郑这个时候正好才从洗手间里面出来,正出来,就看见宋荷脸上这个奇妙兮兮的表情。

    他看见宋荷抱着手机,傻里傻气的不知道在笑什么,忍不住走过去,凑近她,问:“怎么了?”

    宋荷还沉浸在自己竟然莫名和殷郑和好的这件事情中,即使在宋荷心里,还有一个不能说出口的秘密没有告诉殷郑,但是,对现在的宋荷来说,能够在一起,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宋荷拿着手机,还没有回过神来,身上就被一个沉重的东西给压住了。

    她被殷郑搂在怀中,转过头之后就能够看见殷郑一张放大的脸。

    宋荷眨了眨眼睛,开口说道:“没有啦,我就是觉得很神奇……明明昨天我们还……”

    只要稍稍提起昨天的事情,不仅仅是宋荷,就连殷郑,心中也是止不住的一沉,不由自主的回想起那段几乎暗无天日的时光。

    殷郑脸上原本闲适的表情也不由自主的消退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比郑重的声音,殷郑说道:“宋荷,我以后,一定会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的,之前……”

    殷郑说到这里,就觉得很难以言明自己的这种情绪,整个人也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宋荷,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似的。

    宋荷看着这样的殷郑,心中感到分明的刺痛的同时,也勉强打起精神,对着殷郑抿嘴一笑,随即说道:“没有关系,我知道你不是有意那样子对我的。”

    尽管明白宋荷这是善解人意的不愿意让自己说下去了,但是在殷郑的心中,对于这件事情,自己还是应该有一个交代的。

    于是,殷郑还是固执的,让自己继续开口说道:“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一向是不善言辞的,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从今往后的日子中,我一定会对你好的,你要相信我。”

    随着殷郑每每说出一个字,在宋荷的心中,就像是扎进了一根刺似的,这对宋荷来说就像是甜蜜的凌迟一般。

    但是宋荷还是在表面上表现的十分冷静,并且甚至在殷郑说完这句话之后,还是抿着嘴,一副笑的甜蜜的模样说道:“我知道,我相信你的呀。”

    那个轻轻一声的,仿佛感叹语气似的‘呀’,在殷郑听起来,就像是春风化雨似的,揉杂进自己的心田中。

    殷郑看着面前表情娇憨并且温顺的女人,忍不住心里感叹,这样一个好女人,是自己的老婆,心中骄傲的同时,殷郑也愈发对自己曾经对宋荷做的事情,表示出很明显的歉意。

    这几乎是殷郑第一次这样郑重其事的对宋荷表示出自己的歉意。

    “嗨呀!”宋荷听起来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了,整个人微妙的露出一种很不好意思的表情,随即在殷郑的怀抱中转过身,深受环抱住殷郑的脖颈,双眼深深的注视着殷郑。

    这可能就是唯一最后几天能够好好看一看殷郑了。

    宋荷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但是很明显,两个人的对话还没有结束,随着两个人脸对着脸相互对视着,殷郑似乎想起来一件什么事,没有告诉宋荷。

    宋荷看见殷郑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很凝重,心中不由得一沉,随即,大概是心里有鬼,宋荷现在完全见不得殷郑露出这么一种凝重的表情,只要是看见殷郑脸色稍微沉重一些,宋荷心里就很惊慌失措。

    “可算是想起来什么事情了……”

    原本殷郑的脑海中死活是想不出这件事,但是随着殷郑回忆最近自己遇见的几桩事情,他脸上瞬间就变成一种拨云转晴的样子,看着宋荷的时候也露出一种‘希望你夸夸我’的表情。

    宋荷觉得,怎么殷郑出了车祸之后,整个人就变得很像一个小孩子似的,不由得觉得好笑的同时,也开口问道:“那你想起来什么事情了哇?”

    不知不觉的宋荷对殷郑说话的语气,都像是带着一种哄小孩子的宠溺的语气。

    殷郑看见自己充分的调动了宋荷的好奇心,心中觉得有那么一点小小的骄傲的同时,就像是卖着关子似的,对宋荷开口说道:“你先把手机给我,我打一个电话之后,你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宋荷耐不住好奇,并且因为自己心中暗藏的小秘密,现在的宋荷对殷郑,几乎是带着一种补偿的心情,殷正要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于是,听见殷郑这么要求的宋荷,还是将自己手中殷郑的手机交给了原本的主人,随即,她看着殷郑,还是不放心,以为殷郑这是要开始去处理自己的工作。

    于是宋荷说道:“那你打电话归打电话,但是不能答应回去上班哦。”

    宋荷还记得,之前和陈澈的那通电话中,陈澈几乎是难得带着一种哭天抹泪的痛苦语气,趁着和自己通话的人是宋荷,随宋荷抱怨殷郑这个最大的老板不在,秘书办公室已经堆积了很多需要殷郑处理的事务。

    宋荷担心殷郑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完全,所以很拒绝殷郑最近去上班,因此,面对殷郑提出打电话的要求,宋荷还是第一时间觉得,殷郑这是要给陈澈回复电话,将工作的事情了。

    殷郑看着宋荷脸上担心的表情,随即嘴角掩饰不住的微微上翘起来,露出一种小小的得意的表情。

    这种表情就像是小孩子偷偷藏了一个自以为什么神秘的东西,非要献宝似的拿出来给大家看。

    殷郑接过宋荷手中的手机,解锁打开之后点到了通讯录,并且在宋荷的注视中,不停下滑,直到停在了以‘w’开头的那一行中。

    在宋荷惊讶的目光中,殷郑堂而皇之的点开一个姓名,点下了通话。

    宋荷看着殷郑这一系列行云流水一般的操作,简直就是惊呆了,完全没有想到,殷郑竟然会主动给王茵打电话。

    王茵……是那个王茵啊!

    殷郑看着宋荷脸上忍不住流露出的惊讶和疑惑的表情,觉得自己的目的很明显已经达到了,于是脸上的表情就彻底掩藏不住的流露出了一种小骄傲的得意洋洋。

    宋荷看着殷郑脸上露出的表情,一边觉得现在的殷郑真是像个小孩子似的幼稚,但是一边又忍不住开口,用气音,对着殷郑问道:“你做什么啊?”

    殷郑看着宋荷,继续保持着脸上这股小骄傲的表情,嘴角微微上翘着,原本十分成熟的脸上,流露出一种小孩子气的感觉,竟然意外的迷人。

    宋荷看着殷郑也张开口,对着她做出口型:“你猜啊。”

    宋荷觉得不能惯殷郑这个吊人胃口的毛病,宋荷不猜,反正早晚都能知道。

    其实也正如宋荷想的那样,她也不用猜,因为当王茵接通电话之后,随着殷郑和王茵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宋荷很明显的就听到了这中间,殷郑做了什么事情。

    王茵接通电话接的不快,也不知道是因为震惊于殷郑竟然会给她打电话而愣了很久还是在做什么事情,才听到,所以殷郑这边足足等了好几声,几乎快要等到自动挂断的时候,王茵才堪堪接听了电话。

    殷郑在王茵接听起来电话的瞬间,就将手机按成了扩音,于是王茵带着疑惑,并且还伴有着一种趾高气昂的声音,就从听筒中流露了出来:“打电话来做什么?”

    王茵的语气听起来很硬,不仅是殷郑,就连宋荷,听进耳中都觉得不舒服,更别说对殷郑而言了,平时殷郑不论是生活和工作中,哪里敢有人和他这么讲话?

    于是,殷郑也是很不客气的回答道:“只是想表示一下继子的关心,省得有些人,又开始在网络上面造谣,说我这个‘儿子’对你这个当后妈的不闻不问,不给你养老送终。”

    养老送终——这话听起来就很难听了,宋荷觉得,王茵肯定是忍受不了殷郑这么说话。

    果不其然,随着殷郑这话音刚落,王茵那边就炸了锅了一样,立刻尖着嗓子叫骂出来:“殷郑,你出个车祸脑子坏了吗?没事找事是吧!”

    殷郑今天心情格外不错,觉得这样远距离打电话刺激王茵的感觉也很好,于是,就在王茵的叫骂声中,殷郑凉凉的说道:“难道不是你一向最爱没事找事么?怎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宋荷听着王茵和殷郑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简直要笑出声音了,但是宋荷担心自己要是发出一点声音,刺激到王茵,那可真就是罪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