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宋荷的决心

第一百九十八章 宋荷的决心

    殷郑看着宋荷脸上露出的耐人寻味的笑容,就感觉殷郑今天肯定是有什么‘重磅炸弹’要送给王茵。

    对于给王茵添堵这件事,宋荷的立场还是与殷郑保持高度一致的。

    于是就看见宋荷脸上憋着笑意,一双眼睛眉眼弯弯的看着殷郑,十分专心致志的看着殷郑,并且等着殷郑,就想看看殷郑能说点什么。

    只见殷郑轻轻的瞄了一眼宋荷,在看见宋荷脸上带着止不住的好奇的表情之后,甚至殷郑还有空余凑上去亲了亲宋荷的脸。

    对于殷郑这种行为,宋荷瞬间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一下子脸上就像是火烧云一样,‘轰’一下的从脸上烧到了耳朵根。

    殷郑甚至还饶有兴致的笑眯眯的看着宋荷,在这种注视中,宋荷实在是忍不住,警告似的,身出拳头轻轻锤了锤殷郑的胸膛。

    明明殷郑和宋荷已经完全可以算得上是老夫老妻了,甚至还是都有了,但是殷郑就是喜欢看宋荷这种仿佛就像是小姑娘似的羞涩的表情。

    王茵并不知道自己在满腹疑惑和怒火的同时,殷郑和宋荷竟然还在电话那端打情骂俏,估计要是知道了,王茵今天绝对是会被殷郑和宋荷的‘不知羞耻’,气到昏厥。

    王茵实在是很不耐和殷郑继续这通电话了,随着殷郑那边不开口,王茵简直是恨不能现在立刻就把电话挂断。

    但是现在王茵凡是做事,都已经学的稍稍聪明了很多,比如过,王茵至少不会像从前一样,想挂殷郑电话就敢挂,那时候的王茵没有脑子,现在的王茵至少知道自己的荣华富贵和殷虎的前程似锦,全都是要指望殷郑的高兴。

    所以,王茵即便心中十分气闷,但是对着电话,王茵说话还是强忍着厌恶和不耐烦,语气生硬的说道:“殷郑,你到底想做什么?”

    殷郑听见王茵这边开口了,也就停下了和宋荷打闹的行为,语气听起来似乎是很开心的样子,对着王茵说道:“我猜你是不是今天联系不到孙意然?”

    这一句话,就像是晴空一声雷,瞬间炸在王茵的头上,让王茵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一瞬间,惊讶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但好歹王茵也是豪门贵妇做了很多年,多少还是有些心眼手段的,不然,就冲殷郑的亲爹那么花心,拈花惹草的,王茵也不可能在殷郑的亲妈去世之后,稳稳当当的就做了这么多年‘殷太太’。

    于是,王茵很快对就反映了过来。

    接着,殷郑就听见电话听筒中传出了王茵生硬的,一看就是强装镇定的笑声。

    甚至,就连王茵自己都不知道,还是殷郑听出来的,现在的王茵,给殷郑说话,都带着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王茵说道:“你……你胡说什么?!什么、什么孙意然,我不认识这么一个人!乱七八奥说什么鬼话呢!”

    王茵这句话摆足了长辈的姿态,但也仅仅只是在语序上面,而要是说语气的话,王茵就很明显没那么有底气了。

    殷郑和宋荷听着王茵这么说话,深知王茵这人为人本性的殷郑,不约而同的和宋荷互相对视了一眼。

    宋荷在殷郑的双眼中看见的是一种戏谑和调侃,但是,在殷郑看宋荷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很明显的惊讶。

    其实也是,殷郑其实已经料定宋荷是肯定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所以知道这件事,宋荷必然就是会很惊讶,这也是很正常的。

    殷郑在宋荷疑惑和焦急需要解释的目光中,对宋荷露出了一个‘稍安勿躁’对表情,随即,注意力又全部放在了和王茵正在通话中的这通电话上。

    王茵心里慌乱的没有底,她现在是真的害怕自己之前糊涂的时候做的事被殷郑发现,从而惹怒了殷郑,自己不但没有快活奢侈的日子过,但是这些都架不住殷正要是因为自己自作主张的主意,从而彻底剥夺了她王茵今后的享乐权利!

    王茵是绝对不会允许这件事情发生的!

    想到这里,王茵干脆咬死了自己不认识那个孙意然,反正这个女人一向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

    这么一想,王茵心里就不由自主的踏实了很多,整个人也很快的放松了下来。

    放松之后的王茵,觉得自己说话也利索了,心里也不心虚了,甚至大还有倒打一耙的意思,立刻尖着嗓子冲着电话大喊:“殷郑,你这个混蛋!我看你就是不想看我过得舒坦点,好啊!你现在就是什么屎盆子都要扣在我脑袋上是吧!”

    王茵这话实在是说的很粗糙了,一点都不讲究,所以,不论是殷郑还是王茵,在听见王茵这么开口说话之后,脸上都不由得露出一种一言难尽的表情。

    甚至,现在的殷郑竟然还有功夫想,当年他父亲怎么看上王茵这种女人的,嚣张跋扈,年轻的时候就是一个出了名的泼妇和妒妇,年纪大了,就是一个老泼妇。

    两相对比,殷郑瞬间觉得宋荷和王茵一比,件事就是天仙一样完美的妻子了。

    深有满足感的殷郑,这会儿心情不错,也就不计较王茵电话中喋喋不休的叫骂,反正殷郑早就已经练出了不管王茵说什么,殷郑都能够不去计较王茵这些话。

    王茵那边越是骂,就越是花样百出,就在王茵想好了后面继续应该怎么咒骂殷郑的时候,不料,却已经先被殷郑堵住了话头。

    只听殷郑冷冰冰的看着王茵,眼中没有一点感情的说道:“行了,你也就不要在我面前装腔作势了,你心里那点小心思,我能不清楚?”

    殷郑这话也是没有给王茵留一点情面,上来就是对王茵一个稳准狠的直击,瞬间将王茵那些还没说出口的话都憋梗在嗓子眼儿里面了,一瞬间是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噎的王茵就差直翻白眼。

    但是,殷郑接下来说的话,让王茵更来气的,还在后面等着她呢。

    殷郑似乎是知道自己这一句话保准能把王茵气着,毕竟殷郑结婚之前没有搬出去的时候,也是在殷家的老宅子里面和王茵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生活了很多年,所以王茵是个什么样子的女人,殷郑自然再清楚不过王茵是个什么德行的女人了。

    从前,殷郑是懒得和王茵说那么多,计较那么多。

    但是现在,王茵不断的试图挑衅殷郑的底线和雷区,殷郑觉得,或许是自己对王茵太过于放任自流了,以至于王茵才敢这么嚣张。

    其实,说一千道一万,就是王茵这种女人的贪婪,促使她不会长记性,上次殷郑不就因为她要把孙意然往自己床上塞的事情,狠狠警告过王茵。

    但是,对于王茵来说,一点记性都不长。

    王茵这种女人,永远都会被自己眼前的利益蒙蔽住双眼,从而压根就忘了,自己到底是有几斤几两重,就敢上赶着撵着殷郑挑衅。

    她将殷郑身为男人的涵养,看作是对她的畏惧,长着一个身份,在殷家、在殷郑面前,为虎作伥这么多年,殷郑始终是碍于殷老爷子的面子,一忍再忍。

    但是这一次,殷郑觉得,必须要把王茵这个毛病根治根治,幸好这次,因为罪魁祸首王茵的教唆,孙意然惹出来的事情,并没有伤害到自己和宋荷的孩子。

    但是,殷郑不得不以防万一,索性一次到位,一劳永逸。

    这么一想,殷郑原本因为宋荷在身边,还比较温和的面容表情,忽然冷峻了下来,整个人因为脸上的表情微微变动,气势瞬间也变得凌厉很多。

    但是,殷郑不知道的是,在他这种气势表情的变化之下,正专心致志的对付着王茵的时候,宋荷原本看着殷郑的表情,也变了。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不大不小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对宋荷来说,就算是她自己想装傻充愣,继续待在殷郑身边,那也都是不可能的了。

    因为,宋荷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午夜梦回时,被噩梦惊醒而满头大汗的睁开眼的时候,回想起梦中种种让自己最为恐惧的那些场景,无不都是有殷郑的存在。

    甚至说直白一些,殷郑现在对宋荷而言,就像是一场噩梦。

    但也正是如此,反倒是帮助宋荷在绝境中做出了一个最后的决定。

    宋荷知道,自己确实是打真心的喜欢,或者说是爱殷郑的,不然在宋荷知道殷郑出车祸之后,绝对不会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一心就往医院冲。

    宋荷还记得自己那天彷徨无助的内心,也记得自己着急想要陪在殷郑身边的迫切心情。

    这些都是宋荷对殷郑的爱,并不是假的。

    但是,在爱殷郑的同时,宋荷觉得她也应该爱自己,她不能因为一场爱情,就丧失和迷失了自我,或许宋荷应该感谢殷郑,说得再难听一些,宋荷应该感谢殷郑的这场车祸,终于将一直以来犹豫不决的自己,往前推了一步,下定了决心。